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周铭啥时回国?
    本来一位美国大使这么急忙找一个普通人就很值得关注,更别说是在这么敏感的时刻,又是周铭这么一位敏感的人,张辉要不闻不问搞的这个事情像没发生一样,那事情才不对头了。

    “张领事这您可就冤枉我啦,我只是去瑞士银行存钱的,我哪里能想到这就能招来美国大使了呢?”周铭对张辉说,一脸无辜的表情。

    面对周铭的无辜,纵然是张辉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的确周铭这说起来就只是去银行存钱的,只是他存的这笔钱可比普通人的多很多很多倍就是了。



    伴随着车上愉快的笑声,他们很快到了领事馆,一般来说大使馆和总领事馆是在一起的,但在北俄这边,由于近年两国贸易量激增,为了区别商务和政务方面的事情,就改革把领事馆分开了。

    



    面对杜鹏的指责,张辉并不着急说话,他是先看了看周铭。

    周铭皱眉想了一下然后拉住了杜鹏说:“我想张领事并不是这个意思,国家没有不管我们,只是就这个事情而言,国家确实不好出面。”

    “我明白不好出面,这也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至少对我们没必要这么拐弯抹角的吧?”杜鹏说。



    杜鹏则是愣在那里,但他的脸上却又笑了起来,总之表情就很诡异:“原来还可以这样的吗?原来老头子他们还知道怎么装傻充愣呀!”

    周铭没有管杜鹏,他又问张辉道:“张领事,那么我的商业活动一旦受到了什么阻碍,都可以来找张领事帮忙吧?”

    张辉摊开双手回答:“那当然,而且鉴于周铭你的商业活动涉及面比较大,在必要的时候大使馆也都可以出面的,这样对周铭同志你已经是很照顾了。”

    周铭也点头认同,随后张辉又说:“那么这一次邀请周铭你们过来,也是有个问题想询问你们的想法。”

    “什么问题?”周铭问。

    “从周铭同志你到克里斯科到现在,已经超过了半年的时间,这个时间已经是很长了,我只是想询问你们有回国的计划没有?”张辉问。

    周铭第一时间就皱了眉头:“张领事这么说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有人要对付我们吗?”

    张辉摇头说:“并不是,周铭同志你不要紧张,我要问的是你回国的准备工作,并不是谁要对付你们,而是祖国更需要你们,希望你们能在完成了克里斯科的事情以后,马上定好回国的事情,到时候我们领事馆这边可以联合大使馆一起,帮你们安排临时的包机。”

    “这怎么可以?周铭先生他现在才刚拿到瑞士银行的一千个亿美金,正是要利用这些钱做事情的时候,他这个时候怎么能走呢?张领事,我认为这个玩笑并没有意义。”卡列琳娜毫不客气的说。

    苏涵的胆子相对较小,她不敢像卡列琳娜那样直接质问张辉,她只能关切的看着周铭。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凝眉沉吟了一会问:“张领事,是国内的事情很重要吗?”

    “对整个国家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张辉的回答铿锵有力,绝对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

    周铭思索再三还是回答:“好的我明白了,我会尽快返程回国的。”

    得到了周铭这个答案,张辉才终于松了口气,他问周铭:“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周铭摇头回答:“很抱歉,就连要返程也是才刚刚确定的,根本不会有时间去订返程的日期,不过我可以答应张领事,我一定会尽快安排的,还望张领事给我准备好包机,我这么大还没坐过包机。”

    “这个简单,包在我身上了,只要周铭不是今天离开,我就一定能有办法。”张辉非常自信的拍着自己胸脯说。

    说完了事情,周铭带着杜鹏苏涵离开领事馆,回到车上,见周围都是自己人杜鹏才问:“周铭你不会真的打算在这个时候回去吧?现在你才刚拿到这笔钱,正是你要大展拳脚的时候,你这么离开不是太可惜啦?”

    “可我并不这么认为,我倒认为我现在也没什么关系,反正自从和刀塔计划的全面争斗开始以来,我就没动过太大的脑筋,现在离开和以后离开并没有差别。”

    周铭说到这里想了想又说:“而且麦塔先生还在张领事安排的别墅里,这位美国总统的金融战专家,我想他用的方法,肯定会比我夺更多的。”

    “但麦塔他不是刀塔计划的总负责人吗?让他负责这一千亿还有我们的资金,这样真的可以吗?”杜鹏感到十分费解。

    “现在当然不行,晚上我去找他好好谈谈吧。”周铭说。

    杜鹏和苏涵卡列琳娜都被周铭这番话给搞蒙了,原本听到周铭的前半句话还没有问题,但到了后半句,就让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了,周铭怎么就能相信那个麦塔呢?要知道那位可是才从刀塔计划那边叛变过来的,周铭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在周铭的伏尔加轿车上,杜鹏回想起刚才在红场大楼里那美国大使罗伯特吃瘪的样子,他就忍不住的一阵兴奋,毕竟过去由于中国穷,国人看国外都是仰望的存在,现在自己也能让一位美国大使这样,怎么能不爽呢?至于对不对什么的,现在才没兴趣管这些了。

    当然作为杜中原的孙子,又是日后一位非常了得的隐富,他就算现在年轻,也不是真的没心没肺。



    就算他心理素质很强,或者说没心没肺到了一种境界,出了问题了不起辞职不干了,那么在经济危机的冲击下,说不得就有什么极端团体或者个人,把这一切的责任都归咎到他身上,认为是他造成了这一切,某一天他出门买个菜的工夫就能被人弄死横尸街头了。

    



    不过张辉找周铭过来并不是说这个事情的,所以他并不纠结,很快把事情抛诸脑后然后说:“其实这一次叫你们过来是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们的,首先是国家对你们在这边的行为并不支持也不反对,只是保证国家不干涉一切商业活动的准则。”

    这话让杜鹏愣住了他问:“张领事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祖国就这么不管了,如果发生了什么事,国家就都要装作没看到吗?这样对我们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我不管什么政治不政治,这么做太混蛋了!”

    



    随后杜鹏又问周铭:“只是周铭你这家伙真的打算用这笔钱吗?”

    苏涵和前面的卡列琳娜都看着周铭,想听听周铭的答案,周铭回答:“用是肯定要用的,否则我们怎么能实现我们的赚钱目标呢?不过我并不会乱用,对市场造成冲击什么的,我只是个想赚钱的商人,并不是撒旦,我没兴趣拯救世界,同样也没兴趣把他弄得一团糟,那样对我并没有好处。”

    



    “我想张领事只是想我们把中央的精神领会。”周铭说,杜鹏瞪起了眼睛表示并不明白,周铭接着说,“张领事刚刚说国家奉行不干涉一切商业活动的准则,换句话说就是国家把我们现在的行为全部看成是单纯的商业活动了,关于我们的处理也都会按照商业活动的规则来处理。”

    随着周铭话音落下,张辉马上拍手说:“周铭小同志说的太好了,国家就是这个意思。”

    



    周铭耸了耸肩,很无辜的说:“他可以选择去看心理医生或是开店安眠药之类的,和我并没有关系。”

    苏涵也高兴的拍手说:“对,谁让那些美国人一天到晚针对我们的,还和姆林宫里那位北俄总统一起来合伙骗我们,现在弄出事情让他们紧张紧张就算是对他们的小惩大诫,看他们还敢不敢那么嚣张了。”



    对于张辉能知道这个事情,周铭和杜鹏都没感觉有任何意外,毕竟张辉作为一位领事,中国在这边也有大使馆,肯定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另外美国大使的动向也是全世界关注的重点,那么稍稍关注就能知道了。

    



    周铭他们走进领事馆,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张辉的办公室,张辉并没有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而是就坐在前面接待区的沙发上,从这就不难看出他在这里就是一直在等周铭他们过来的。

    张辉邀请他们坐下,并让工作人员给他们上了茶,然后对他们说:“本来我是准备去红场大楼找你们,但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听你们已经要回来了,所以我才在这里等你们,怎么样?今天美国大使罗伯特先生都赶去了,你们这闹出来的动静可真不小了。”



    ,



    “周铭你这家伙真是太能搞了,那罗伯特好歹也是美国大使,你说赶他出去就真的赶他出去了,而且还是以担心他窥视你商业秘密的理由,看他离开时候那黑着一张脸的样子,我想他这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待遇吧?”

    



    “只是周铭先生您刚才在大使先生面前那样说,他回去只怕要睡不着觉了。”卡列琳娜偷笑着说。

    一旦一笔一千亿美元的资金失控了,那对全世界都是灾难性的打击,罗伯特没能劝住周铭,算是他的严重失职,面对总统以及国内外的压力,他要能睡的安稳才有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