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恭送周铭
    像总统办公厅主任卡西亚和美国大使罗伯特以及戴维耶他们,根本就是希望自己赶紧滚蛋的;而伊尔别多夫他们,的确是希望自己留下来,但此刻他们更是在心里咒骂自己,怎么就做出这么一个昏了头的决定吧?

    而比起这些人,李成和童刚的心情就更纠结了,从情感上来说,他们是和周铭一起过来北俄闯荡的商人,他们肯定是想为周铭送行的,但由于周铭在临走之前做出的那样一个决定,让他们又在心里咒骂周铭的不负责任,恨不能把周铭给大卸八块。

    相比之下,最没有心理负担,最真心实意过来送行的,恐怕就只有张辉领事了。



    还有伊尔别多夫:“周铭先生是我们北俄商人最好的伙伴,他的很多商业理念都是超过我们的,他的离开让我们都感到了沉重的惋惜,如果可以的话我是非常非常不希望周铭先生离开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周铭大声说:“我非常感谢大家今天能来这里为我送行,我周铭何德何能让大家这样看重。”

    随着周铭的话,下面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周铭谦虚,说他是很有能力的,他们来为他这么一个人来送行也是他们的骄傲,他们都会舍不得周铭的云云。

    “我知道有些人都很舍不得我离开,那要不我就再多待一段时间?”



    周铭最后这么说,所有人都为周铭鼓掌起来,尤其是戴维耶和卡西亚鼓掌最为起劲,什么机票买好不退这个话,他们是不信的,一个账户上有一千亿的大资本家,会在乎一张机票?你这不扯淡吗?不过不管周铭要回去的原因是什么,总之他能离开这里,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事。

    周铭和苏涵杜鹏从客梯车走上飞机,摇手和大家道别,他们走进头等舱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杜鹏看了一眼窗外对周铭说:“你看戴维耶那些家伙高兴的样子,他们那时巴不得你滚蛋的。”

    周铭也看了窗外一眼摊开双手说:“所以我就如他们所愿了,不知道他们回去以后会不会开个香槟庆祝什么的。”

    “只不过你还给他们留了点惊喜,当他们知道就算你离开,你的事情也不会停止,不知道他们会是怎样一副表情。”苏涵笑道。

    在他们的笑谈声,飞机慢慢助跑起飞升空,而正如他们所预料的那样,在机场亲眼看到了周铭坐上飞机离开,消失在远方天空以后,戴维耶他们高兴到简直要跳起来了,马上回去了八号别墅开起了庆祝宴会,把卡西亚这位总统办公厅主任也请过来了。

    “周铭这个混蛋终于走了真是太好了,他简直就是个无恶不作的恶棍,一点也没有绅士风度,只会叫人恶心!”戴维耶举起酒杯说。

    卡西亚也举杯说:“没错,周铭这个家伙的确不是什么好玩意,他在这里指会扰乱我们才建立不久的经济秩序,这些狡猾的东方人,他们永远就只会寻找我们政策和制度上面的漏洞,让我们头疼脑热,总统先生和我们的同志,每天为了这位周铭先生,都不知道要掉多少头发。”

    罗伯特也说:“作为绅士和一位外交官,我可不能说什么脏话,但我只想说,周铭走了就是好事。”

    随后三个人碰杯,罗伯特问:“不过卡西亚先生,你能确保周铭是真的离开了吧,他不会在西伯利亚那边打个转就回来了吧?你知道的,这些中国人都很狡猾,你不能不多注意一点。”

    “请大使先生放心,我已经给西伯利亚那边下过命令了,如果他们想要玩什么花招的话,我们这边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我还可以让那边机场临时关闭一段时间,让我们的周铭先生回不了克里斯科。”卡西亚说。

    罗伯特举杯对卡西亚示意:“这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不过紧接着卡西亚却担忧起来:“只是周铭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呢?他离开这边的事情就真的会停下来吗?”

    “这点请卡西亚先生放心,那些中国人还有伊尔别多夫他们,都只是一些不懂的货色,一直都是周铭在这里给我们找麻烦,现在只要他走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只要他滚蛋了,这边的事情就由不得他做主,我们就可以放手来做事了,股市不是才恢复了暴涨吗?”戴维耶高兴道。

    可上天就是为了和戴维耶唱反调一样,当戴维耶的话音才落,年轻的威廉就急忙跑过来说:“不好了,刚才有一股庞大的资金进入了股市,正在疯狂抛售股票,导致股票狂跌,现在已经超过百分之八十。”

    戴维耶惊讶得几乎要跳起来了:“怎么会这样的?周铭不是已经走了吗?”

    “我听说周铭在走之前已经把事情全部交给了麦塔先生来做,现在股市里的较量,就是麦塔先生在操盘的。”威廉说。

    一句话让戴维耶三人全部目瞪口呆,再也说不出话来,因为这就像梦幻一般,难怪周铭敢在这个时候离开,感情是有了这一手准备呀!

    只是让他们怎么也不明白的是:麦塔怎么就会去帮周铭,周铭怎么就敢把事情这么放心的交给麦塔去做。



    因为此刻在机场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甚至还有一辆挂着姆林宫牌照的车辆,好几十人就站在机场上,旁边是众多保镖和姆林宫警卫队,在人群的中间,是几个中国人,其他那些人,似乎都在为他们送行。

    我的上帝,这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说是中国领导人秘密来访吗?可要真是这样,不应该有领导人的专机吗?中国那边是穷,但也不至于连一架专机都买不起的,即便他们买不起,我北俄这能和美国比肩的泱泱大国,友情借给他们一架专机也不是不行的,怎么都不应该做客机吧?



    当然,这个让他们这样猜测的中国人不是别人,正是周铭,他今天就要乘坐飞机离开北俄回国了。

    



    毕竟对他来说,大使交给他的任务已经圆满的完成了,周铭能赚多少钱,和他又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也是真的敬佩周铭这样能在异域扬威的国人。当然要说他还是有些不自在的,就是人美国大使都亲自跑过来给周铭送行了,可他这边就只来了一个领事,感觉有点不够重视。

    不过不管怎么说,一个人要走了,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不管是姆林宫这样的国家中央,还是大使馆那样的最高外交机构,或者是那些顶尖富豪,都足以自傲了。

    



    这是每一个看到这幕景象时心里的第一反应,不过如果有博识的人在这里,他一定能认出那边很多人的身份,那边不仅有总统办公厅主任卡西亚,还有美国大使罗伯特,更有伊尔别多夫和博尔塔斯基这些北俄富豪,至于其他能和他们站在一起的人,想来也并不会差到哪里去。

    旁边的机场人员却对他们说:“我们东郊机场是北俄最大最好的机场,出现什么大人物也都是正常的,我在这里都已经见过好几次了。”

    



    周铭突然这么一问,美国大使罗伯特和戴维耶他们的脸色当时就不对劲了,尤其是他们想明白周铭是故意耍他们以后,就更气了。

    “不过我回国毕竟还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的,并且机票我也已经早就买好了,不可能再退了,但是我会时刻关注这边情况的,我也一定会和大家常联系的。”

    



    “周铭先生,我今天是代表总统先生来为您送行的,您是我们北俄共和国的好朋友,是您在我们北俄最危难的时候帮助了我们,这份友谊地久天长,而为了表示友谊,我们会派出空军战机为您全程护航,我的朋友!”总统办公厅主任卡西亚对周铭说。

    卡西亚之后,美国大使也对周铭说:“我和周铭先生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仅仅一面,我就能看出周铭先生这个人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他的人格是高尚的能力是优秀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是想找机会和周铭先生好好畅聊一次的,以后如果有空的话,我非常欢迎周铭先生去美国一趟。”



    换做其他人,自己在离开的时候有这么多人自发的过来送行,应该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毕竟这说明做人是非常成功的,人格魅力是爆表了的,可现在周铭却除了蛋疼还是蛋疼,原因很简单,眼前的这些家伙,他们根本就不是诚心实意来送行的。

    



    在这三人之后其他人也纷纷上前对周铭说话,或惋惜或不舍,甚至还有一些人都掉出了眼泪。

    面对这些送别,周铭心里感到十分蛋疼,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要任何人来送行,这些人在听到自己要走的消息以后,就一个个跑到机场来了。



    ,



    北俄首都克里斯科的东郊机场一号航站楼,候机大厅的广播轮回广播着让大家按秩序登机,可当所有旅客通过登机通道走进停机坪以后,却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

    



    这番话让所有人肃然起敬,纷纷为自己能和这样的大人物乘坐同一架飞机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也对这机场工作人员能经常见到这些大人物感到幸运。

    不过这些人并不知道,这机场工作人员的话的确是发自内心的,可实际这样的情况却也不是天天能见到的,以往很久才能见到一次,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却很频繁的发生,只不过每一次似乎都和中国人有关……该死的,这些中国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就能带来这么轰动的动静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