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未雨绸缪
    “我原来就听说过首都老警察有识车看人的本事,今天总算是亲眼见识到了。”

    在第二辆红旗车上,一个人问前面副驾驶上的人说,那副驾驶上的年轻人则耸耸肩说:“我想说这都是逼出来了,毕竟首都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万一抓了什么皇亲国戚,那乐子就大了。”

    “所以我今天就沾了你杜少的光,也狐假虎威了一把。”后面那人说。



    “那就麻烦警察同志了。”

    



    这说话的三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北俄回国的周铭杜鹏和苏涵,卡列琳娜和**也回来了,不过他们被安排到了前面的一辆车子里。

    从北俄回来的一路上还是非常顺利的,值得一提的是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也不知道是多希望周铭赶紧走,居然真的给他们派了战斗机护航,一路送到边境,让他们也享受了一把国家领导人的待遇。

    航线还是一样的,从克里斯科起飞到西伯利亚中转,最后才到的燕京。



    由此不难猜出事情的重要,周铭和杜鹏来到了两位老人面前,还没等他们说话,杨定国就先说道:“你们终于到了,来先坐下。”

    杨老都这么说了,他们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坐下以后杨定国又说:“周铭你在北俄那边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不仅制造了苏联解体,居然还能跟着西方国家一起趁火打劫,从我们的老大哥手里掠夺了超过一千亿美金的财富,你这个动作可不小,现在都是超级资本家啦!”

    国家之间很难有什么真正感情可讲,尽管杨定国还喊一声苏联是老大哥,但要有机会咬这位老大哥一口,那他估计也会很乐意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周铭也还是很谦虚说:“杨老您这么说就让我很不好意思了,其实我那些事情都只是凑巧而已,不管是之前苏联的解体,还是后来我联合其他北俄富豪一起掠夺他们的财富,都是这样。”

    “居功不倨傲,年轻人能做到这点很不容易。”

    杨定国夸了周铭一句,随后才说:“那么你从北俄那边回来,也经历了北俄那么多事情,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我不明白杨老您说的是哪方面的想法?”

    周铭这么问并不是故意的装傻充愣,而是杨定国给出的命题太广泛,让周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从哪里回答好了。

    杨定国能看出来周铭的真实想法,他直接给出了答案:“当然是关于金融资本这方面的,周铭你说美国那边有什么刀塔计划,是美国花了十多年时间做准备,在和苏联打什么金融战,是这样吗?金融资本真的有那么大的威力?可以兵不血刃的打垮一个国家?”

    周铭点头说:“这是千真万确的杨老,苏联的解体以及我后来在北俄赚的钱,都可以很好的证明。”

    周铭接着说:“并且之前的都还只是热身,我留在北俄的那一千亿美金,接着用刀塔计划冲击北俄市场,才是金融战的真正恐怖之处,保守估计我能赚十万亿,而北俄的直接和间接损失会达到上百万亿,这个损失会让这个国家在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内,都没办法恢复元气。”

    尽管周铭说的这些都曾经通过电话向国内汇报过,但当现在听周铭说出来,还是让两位老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毕竟这个数字太惊人了,尤其打垮的还是一个超级大国,不论是谁都没办法淡定下来吧。

    但杨定国终归是杨定国,他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就平静了下来,至少表面上已经平静下来了,然后问周铭道:“那你说,如果这样的金融战发生在我们国家,结果会怎么样?我们有能力抵挡吗?”

    周铭想了一下回答:“如果不开放国外资金进入的通道,那么他们没办法发动金融战;相反如果开放资金通道的话,以我们国内现在的金融环境,只怕会比北俄垮的更快,损失更严重。”

    这个答案是意料之中的,不过杨定国和杜中原还是叹了口气。

    “杨老杜主席我认为我们完全用不着悲观的,我认为我们现在起步也还是能来得及的,现在美国金融战的目标锁定在了北俄那边,几年时间内不会顾及到我们这边,只要我们能在这个时间里发展处完备的金融体系和制度,我认为我们完全能抵御金融战的冲击。”

    周铭说的非常有信心,因为他作为重生回来的人,他已经见识到了后世国家的经济实力,尽管之前走了许多弯路,但大体的方向没错,不管是东南亚金融危机还是后来的热钱做空中国,哪怕是后来蔓延全球的经济危机,都没有打垮中国经济,整个国家始终以一种非常变态的速度在增长着。

    “所以你知道我们这么着急叫你回来的原因了吗?”杨定国问。

    周铭先是一愣,然后试探着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杨老您的意思是要未雨绸缪,尽快培养国内的金融资本人才,好在迎接未来的挑战对吗?”

    杨定国高兴的拍手赞了一句聪明,周铭谦虚的笑笑接着说:“杨老这么做是应该的,我也非常支持国家的这个做法,可是这没必要一定请我回来吧?我的确在北俄赚了不少钱,但那更多的都是运气,真正要说起对金融资本市场的理解,我还是很不够的。”

    “我并不是推脱,这是真的。”周铭又补充强调了一句。

    “这个我们当然也明白,我们也并不是叫你回来当教授的,而是另有安排。”杜中原说。

    “什么安排?”周铭感到很纳闷。

    杨定国却卖了个关子:“明天你到了地方你就明白了。”



    “警察同志,这里是干嘛呀,堵在这里那么多车,你们这样是在给首都交通制造麻烦!”

    这个年代的首都还不是三十年后,没有那么四通八达的道路网,因此在机场公路上行驶着很多车辆,很多司机对这样的检查怨声载道。



    那队长说着大步走到了按喇叭的车子面前,那是两辆黑色的红旗轿车,从外观看上去非常普通,可那队长才走到面前,就一下变了脸色瞪大了眼睛,然后小跑到轿车旁边立正敬礼喊了一声:“首长好!”

    



    “算了吧,今天这车可不是我派的,要说狐假虎威也是我沾了你周老板的光才是。”前面那人说。

    “我想说杜鹏你那不叫狐假虎威应该叫狗仗人势才对。”坐在后面的女孩呵呵笑道,这话让前面的年轻人顿时脸色苦逼了。

    



    面对这些司机的抱怨,一位队长走上来说:“你们在瞎嚷嚷什么?要不是上面压任务下来,你以为我们愿意这样吗?你们只管配合我们检查就好了,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要不然把你们都抓起来!”

    “警察同志,我今天是真有事情,并且我也是遵纪守法的良民,你就放我们过去吧。”

    



    既然是国家领导人召唤周铭回国的,那他到了机场以后,自然安排了车子去接,这个车子不仅挂着中央部门的牌照,还放着中央各部的通行证,怎么能让一般的警察不紧张呢?这才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车子直接开进了中南海,到了靠北的随安室,最高领导人杨定国和主席杜中原都等在这里了,由于身份特殊,只有周铭和杜鹏被获准进入,其他人都被留在了外面,不仅是有着外国脸孔的卡列琳娜和有犯罪前科的**,就算是早就进过中南海见过最高领导人的苏涵也是一样。

    



    红旗轿车的车窗摇下,一张年轻的面孔探出来:“我可不是什么首长,我只是一个商人,不过我现在有点急事要进市区,不知道警察同志能否通融一下?”

    听到这个问题,刚才还态度强硬的队长马上变了语气:“当然没问题,我马上为您清理道路!”



    这句话说出来其他人就再无话可说了,一个个都忙不迭的干活了起来,很快给这两辆红旗车让出了通路,两辆车启动开过,那队长和其他警察都敬礼目送两辆车离开。

    



    车上的年轻人说完这句话就摇上了车窗,而那队长则马上组织人手开始组织前面的车辆让出一条通路来,让这两辆车先过去,这样一来,马上引起了其他司机的不满,就连他手底下的警察也很纳闷:“老大您刚刚才说过必须接受检查的,现在就破例了,这样不好吧?”

    可这话问出来,那队长当时就一巴掌拍了回去:“少尼玛废话,你们知道那是什么车吗?那可是中央的车!”



    ,



    首都燕京的机场公路上,几辆警车停在这里对过往车辆严格盘查,每一辆经过这里的车都必须要停下来接受检查才能放行。

    



    见一味的抱怨不起作用,马上就有人变脸的服软哀求起来,不过这也没用,那队长说:“你是什么人不是你说了算,你有没有事情也都要接受检查,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做起来也很快,如果你们都这样不配合那就只能拖下去了,你们都自己看着办。”

    一番警官和司机你来我往的对话,突然两声汽车的喇叭响起,那队长很不满的皱起了眉头:“都说了得等在这里,按什么喇叭?一个个的都找刺激啊,是不是今天不抓几个人回去你们就浑身不自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