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杨老是关心你呀!
    但杨定国却摇了摇头说:“我请他来可不是因为这个,我是想了解另外的事情呀,一些我们都忽略了的事情。”

    这话让杜中原有些惊讶,他看着杨定国的表情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什么。

    两位领导人说完就立即做出指示让人去找周铭了,而周铭也在一个小时以后过来了中南海。



    “这个小子,这么年轻就能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可不简单。”杜中原夸了周铭一句。

    



    “真没想到周铭你这家伙随便做点什么都能把消息传到中央来,要知道我在燕京这么多年,现在我家老爷子还是主席,我都没你进来的这么频繁,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呀!”

    坐在车上,杜鹏略略嫉妒的对周铭说着,周铭对此则摊开两手说:“要说起来我也没想到中央能这么关注我,我在学校里随便说点什么话这么快就能传到两位老人家的耳朵里,还直接进我进来了。”

    杜鹏撇撇嘴,这时坐在前面的中办秘书则说:“周铭同志这么说太谦虚了,你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所做的事情,都是让人惊讶的,安排你来带金融班,也是两位领导人再三思虑的结果,他们本身就非常重视,而且那个在燕京各个高校搞辩论挑战的**,他也是之前归国的一批外商之一,是中央领导亲自接见过的。”



    按理说这么一个带着人挑战燕京全部高校未尝败绩,或许里面有一些其他因素,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成绩了,这样说起来他是这么厉害,又是一个很爱现的一个人,还有一个归国华人的身份,这些组合到一起怎么都应该是某个大公司的总裁什么的,怎么会完全没印象呢?

    这么说起来原因就只可能是有一个:那就是他根本没啥真本事,只是能耍耍嘴皮子动动歪脑筋而已。

    十来分钟以后,车子开到了随安室,周铭和杜鹏在秘书的带领下走进办公室,两位老人家都在办公室里,见到周铭进来,杨定国向他招手,周铭和杜鹏坐在面前的椅子上。

    杨定国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然后突然叹了口气,伸手拍拍周铭的肩膀说:“真是难为你了。”

    这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话让周铭当时就愣住了,他看着杨定国愣愣的说:“杨老这没关系的,我这个人脾气可能有点急,我就看不得有人这么得瑟,还侮辱自己的同胞,只希望没给中央带来麻烦才好。”

    杨定国摇头否认:“并不是这个,像那种人我才不会在意,如果他要去使馆抗议就去吧,这个官司陪他慢慢打。”

    作为国家领导人,杨定国在说这话的时候底气是非常足的,周铭只好又说:“至于树立同学三观这也是一直以来我的老师对我的教导,学习就是德智体美劳的全面发展,而德又是排在智前面的。”

    周铭接着说:“在我老家那边有这样一句话,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说的就是一个品行不正的人没有智慧,他的危害很有限,但一个品行不正的人还有了智慧,那么就很有可能会是全社会的毒瘤,而金融班又是未来国家金融的基石,所以我才会把树立同学们正确的三观放在首位。”

    杨定国还是摇头:“我指的也不是这个,树立同学们正确的三观,你能意识到这一点的确很难得,但你不做,我也会指示其他人去做的,毕竟你也明白这个金融班对我们这个国家意味着什么。”

    这一下周铭傻眼了,怎么不是说那个香蕉人**的事,也不是说树立金融班同学们三观的事情吗?

    不过想想也是,杨定国和杜中原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们可是国家领导人,这个国家的主宰者,十亿人民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们来处理,而自己说的那些事情重要,但也没到他们知道就马上要找自己来的地步,相比之下,苏联的解体北俄的经济危机,还有本身改革开放就存在的太多问题,甚至是南海那边的边界问题,都非常重要。

    要是连这点小事都要他们亲自来过问,还是亲自过问自己,那放到整个国家就得忙死他们了。

    想到这里周铭又迷惑了:“杨老,我虽然已经入了党,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能做的事情很有限,而且还是一个资本家,组织上要安排任务的话,可一定要多考虑考虑,毕竟咱国内其他的有能力也想报效祖国的赤子也不少。”

    听到这里杜中原忍不住了对周铭说:“你这小家伙,杨老叫你来可不是要给你派什么任务,他主要是关心你呀!”

    “我?”

    这话让周铭眼睛一下瞪的老大,完全想不到会是这个原因。

    周铭倒是不妄自菲薄,手握一千亿美金的自己的确有让杨定国这样的国家领袖重视的资本,可关键是周铭不认为自己目前有啥需要关心的呀。

    嚣张一时的**是败在了自己手上,原本还担心能不能得到同学们真心实意支持,现在经过这个事情以后同学们都很崇拜自己,那股狂热劲让人惊讶,也难怪后世会有那么多为了某个明星和家里反目的年轻人了,不过想想自己在年轻的时候不也冲动和狂热吗?一如那句谁能年少不轻狂的歌词一样。

    自己在后来帮他们树立三观的时候得到了他们的热烈响应,甚至在最后自己接到电话要来中央的时候,这些学生还自发的为自己送行,护送车子离开。

    所以这些事情都是非常顺利的呀,杨老还关心什么呢?

    面对周铭的疑惑,杨定国自己揭开了谜底,他对周铭说:“因为国家的贫穷和落后,让你在北俄受苦了。”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真没想到周铭这个年轻人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着实让人感到惊讶。”

    在中南海的随安室内,两位最高领导人杨定国和杜中原正在这里喝茶,他们刚接到人大那边关于周铭在经济讲堂里的事情,当然人大是没有直接向他们汇报工作权力的,因此这个消息是先汇报到中办,再由中办的秘书记录下来转到他们这边来的。



    “出乎意料之外吗?我倒并不这么认为,”杨定国说,“中原同志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之前在讨论金融班问题时候,周铭的第一主张是什么?”

    



    “杨老和杜主席正在随安室那边休息,还请两位坐我们内部的车前往。”

    中办的秘书这样说着,这也是中南海里面的老规矩了,毕竟这里是最高权力中心,不是随便什么车子都能乱开的,周铭和杜鹏对此也都明白,就跟着中办秘书坐上了中南海内的车子。

    



    这个过程一般情况是需要好几天时间的,但中办的人谁不知道周铭是杨老和杜主席安排进去的,而且那个金融班也是承载着国家的未来金融发展希望,因此那边的消息没人敢耽搁,并且在经济讲堂里发生的事情他们判断也的确不是什么小事,中办的秘书就第一时间转过来了。

    尽管是转达,但鉴于这个事情的重要性,因此事情的前后经过还是描述的较为详细,不管是之前**在经济讲堂的挑衅,还是后来周铭去打败他的事情,都向两位领导人汇报了的;至于着重的部分还是周铭那句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以及最后周铭给所有学生们培养爱国热情的事。

    



    周铭点点头:“那个**的确有点本事,只不过这个人的性格有点偏激,而且承受能力也很差,还有他现在对于国内的态度,做一般的高管执行命令还行,但真要他真正做什么事情,恐怕还是算了。”

    周铭说这话并不是真的要嘲讽**什么的,是因为在周铭的印象里并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先树立同学们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杜中原脱口回答道。

    杨定国点了点头:“就是这样,我记得周铭还在讨论的时候说过,教育的首要目的就是树人,一个三观不正的人,无论他取得什么样的成就,最终都是对国家有害的。”



    “当然可以,因为我的好奇心也不必杨老你要小多少,我也很想知道这个小家伙究竟是怎么想的,还有我对这个金融班的未来,也更加期待了。”杜中原说。

    



    “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改革开放的年代,大浪淘沙,每一个人都在不择手段的赚钱,在创事业,为此哪怕丢掉自己的良心,哪怕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哪怕是要坐牢但只要赚钱他们就依然会去做,在这个时候还能紧守住一个人的本心,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

    杨定国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然后说:“中原同志,你说我们要不把周铭同志叫过来好好谈谈吧?”



    ,



    (鞠躬感谢“sjk占”的月票支持!)

    



    听完这些话杨定国当即忍不住的为周铭叫了一声好,而杜中原则对已经汇报完了的秘书挥挥手,秘书很识趣的离开。

    “杨老所言极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这句话是总理他老人家很早以前说过的,在全国人民的心中都是非常著名的,要说周铭他能说出这句话也并不稀奇,不过他后面还能借此机会对人大和金融班的同学们进行爱国主义的培养,倒是很出乎意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