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猪和小寡妇的比喻
    说完周铭看向陈树,他能明白周铭的意思,想了一下回答说:“老师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这个故事所讲的应该是一种前期投资的含义,目的就是让客户走进一个局里,最后把客户掌握在手中,产生利益。”

    周铭没有对陈树的回答发表任何意见,他随后又看向李阳,李阳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老师,我同意班长的意见,这绝对是一个局,不过我和班长看法不一样的是,我认为这个局会是像股市里的庄家一样,在推动股市发展的时候,庄家总是会先抛出一部分利益来引诱散户来跟着他脚步的,直到最后掌握局面让散户不得不按照他的规划来走。”

    周铭依然没有对李阳的回答发表意见,他接着又把目光投到了叶凝身上。



    当然也有女同学埋怨周铭:“老师你干嘛说这么恶心的一个故事呀?难道就因为我们现在在集市这里吗?但也可以讲个更有意义的故事嘛!”

    



    而面对同学们的表现,周铭笑了:“你们还是忘了我最开始说过的话了,我从一开始就已经说过,我今天并不是来教你们什么理论知识的,我所能交给你们的,就只有考虑问题的方法。”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所以你们说的都很正确,不管是陈树同学的前期投资和局,还是李阳同学说的庄家散户,或者叶凝同学最后总结说是一种引导,这些说法本身都没有问题都是对的,事实上这种问题也不需要任何标准答案,只要你们能去认真思考,这就是答案。”

    一石激起千层浪,周铭这么说让所有同学都感到惊讶万分,因为从小到大他们都是认真做题,他们无论是课本还是试卷上,都要分答案对错的,这也是他们长久以来习惯了的观念,现在突然听周铭这么说,一下子还真让他们感到有些无所适从了。



    对于周铭的说法同学们都赞同的点头,毕竟逐利是人的本性,周铭接着说:“于是过了几天又有一个人赶猪来到集市上来卖猪,也下了雨,这个卖猪男也如法炮制的来到了小寡妇那里借住,还是一样的对男人说不方便,这个卖猪男也是一样的说他可以给猪。”

    “就这样一直到了卖猪男动起来了,不过和之前的卖猪男并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卖猪男只动了七下就停下来了,小寡妇问他怎么停下来了,他回答说完事了,于是第二天他就只能赶着自己剩下的两头猪灰溜溜的走了。”

    周铭说到这里就停住不说了,这一次同学们都明白周铭的意思了,反应最快的副班长李阳说:“老师,这就是典型不考虑自身承受能力,完全跟风投资的结果。”

    “没错,李阳同学说的太好了,就是这个意思!”周铭夸奖道。

    听周铭夸奖李阳,叶凝着急了,小姑娘急忙说:“老师,我想在有了第二个人失败的教训以后,再以后的人他们应该会想办法了吧?”

    “叶凝同学非常棒,都已经能自己往下接了!”

    周铭先夸了叶凝一句,尽管只是这么一句,却已经是让小姑娘心花怒放,握紧了小粉拳。

    “的确就像叶凝同学说的这样,如果我们把这个故事比做金融投资的话,那么在有了第二个人的失败以后,后面的投资者就会小心很多。”

    周铭继续往下说:“他们可以先拿一头猪来换一粒药,然后再去小寡妇家里过夜,这就是在得到了确切消息以后所做的对策,经过计算是能让受益几率得到稳定增长的。”

    “可是老师,如果第三个人这样做了,那么肯定第四个第五个人还会这样做的,而随着这样做的人多了,恐怕卖药的人也会发了吧?”班长陈树说。

    “当然会发,”周铭理所当然的说,“如果卖猪的人很多,药还会供不应求,最后只能提高药的价格,这就是通货膨胀。”

    这边周铭才说完,那边又有人问:“老师,那么如果有人手上没有猪也想去女人那里过夜怎么办?是不是可以找其他卖猪男去借猪过来,等到过夜他赚到了猪以后再还回去呢?”

    “为什么不行呢?不过为了确保自己能稳定赚到猪,这个人恐怕还必须去卖药的那里借药过来,承诺赚到猪以后归还。”周铭摊开了双手,“我相信这个情节大家都很熟悉了,今天花明天的钱,这就是贷款。”

    “老师老师,”又一位同学举手说,“可是如果这样贷款的人多了,可是那小寡妇就只有一个啊,一旦小寡妇家里没有猪了,或者小寡妇家里还有猪受不了搬家走人了可怎么办?”

    周铭回答:“如果我们把猪比作钱的话,那么当有很多人想着空手套白狼,是用贷款去小寡妇那里过夜的话,他就会还不上贷款,而之前由于药的价格被抬到了一个虚高的位置,现在小寡妇突然走了,如果这是股市的话,同学们大家说会怎么样呢?”

    面对周铭的这个问题,所有人脑海里都只浮现出两个字:崩盘!



    南庄农贸市场里,当周铭说出了成年人听的故事以后,立即让同学们躁动了起来,男同学都是亮起了眼睛,有些外向一些的还嗷嗷嚎叫了起来,而女生们则都羞红了脸,有些还都捂住了眼睛。

    “好了,我虽然不是啥正经的大学老师,但也不至于是那些舞厅小流氓,不会给你们讲那种不健康东西的。”



    “小寡妇问他为什么停了,男人回答没猪了,小寡妇说没猪也可以动,男人又动了几下说不占她便宜,小寡妇小声说要不我可以给你猪……就这样到了第二天,男人高高兴兴的赶着三十头猪赶集去了。”

    



    相比陈树和李阳,叶凝并没有直接回答,她是先认真的思虑了一会才说:“我认为这个男人的做法应该叫善于发现客户的潜在需求,但这个需求需要一定的引导,借用李阳同学的话来说,就是庄家通过抛出利益让散户跟进,只要最后能得利,这个引导就是符合事情发展规律的。”

    随着叶凝的话说完,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屏住了呼吸,愣愣的看着周铭等着周铭给出答案。

    



    周铭说,自从他在南江搞出了全国第一个夜总会以后,各地的夜总会和舞厅也都蜂拥而起,作为首都,汇聚了全国最多资源的首都,自然也不例外。而舞厅这种地方也是混子小流氓最多的地方,尤其是那种越便宜越不正规的黑舞厅,同学们有时候也会去舞厅玩,当然明白这点。

    “其实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很简单,就是说有一天卖猪男赶着二十头猪去集市上卖,可中途突然下雨了,集市关闭,男人的猪并没有卖掉,只好找一户农家借住一宿,第二天再赶集,开门的是一个女人,她对男人说家里就她一个人不方便,男人则哀求她求你了大妹子,你看外面雨这么大,我真的不好再去其他地方找了,要不这样,只要你今晚让我借住在你这里,我给你一头猪你看行吗?”

    



    同学们茫然的样子也是在周铭预料之中的,周铭接着说:“好吧我们也不要去纠结答案这个问题,我给你们一个当作家的机会,你们认为故事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同学们都摇着头,周铭只好自己来开这个头:“事情是瞒不住的,这第一个卖猪男在小寡妇这里得了便宜,肯定也会有人来效仿。”

    



    随着周铭的话音落下,立即有同学高兴的拍手说:“这男人也太厉害了,居然还能想到这样的办法!”

    不过当即就有女同学面红耳赤的鄙视他说:“好什么好?都是你们这些恶心的男人一天到晚想着这些事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周铭打手势示意大家安静接着说:“要说这个故事本身和农贸市场有多大关系我认为并不重要,我只需要你们能听出这个故事背后关于金融经济的含义。”

    



    不等周铭说话,叶凝马上反驳她们说:“你们难道真以为老师说的这只是一个故事那么简单吗?在讲故事之前老师就已经说过了今天我们来这里是来上课的,你们怎么也不好好动脑子想想这个故事背后的寓意呢?就知道这个恶心那个厉害,难道你们的脑子里就只有这些东西吗?”

    其实不止是叶凝,还有包括班长陈树、副班长李阳和那位黄平在内的很多人,在听了不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一些东西。只不过叶凝嘴巴上教育别人教育得非常凶,但实际这个清纯的小姑娘自己的俏脸也是红扑扑的,显然也是被这样的故事羞到了。



    ,



    带有颜色的故事往往能更吸引人,从古至今莫不如此,否则也不会有兰陵笑笑生的那本能和四大名著比肩的旷世奇书某瓶梅了。

    



    “小寡妇想了一下点头说那好吧不过家里只有一张床你只能睡地上,男人一听又不干了,又和小寡妇商量要不给我也到床上来睡,我可以再给你一头猪?小寡妇听男人这么说就点头同意了。”

    “于是这俩人就一起上了床,男人又提出要求说要和小寡妇睡觉,小寡妇不同意男人说再给你两头猪,小寡妇说睡觉可以但你不能动,男人答应了但过了一会央求想动一下,小寡妇不同意,男人只好说动一下多给两头猪,小寡妇高兴的同意了,然后男人开始动起来了,可他才动了八下就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