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尉迟院长傻b吗?
    “周铭你不用安慰我的,我能明白人力有时而穷的意思,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苏涵说。

    “其实我这倒不是全在安慰你,说真的小涵你能做到现在真是很厉害的,毕竟全国老大,多少人都被踩在脚下啦!”周铭说,“不过你能明白人力有时而穷,知道人的力量不是无限大的意思就更好啦!因为你能明白这个道理,你才能更好的去管理和使用人才,而不至于事必躬亲刚愎自用。”

    周铭说的是自己一直以来的管理哲学,也或许是两世为人,早过了激动热血的年纪,他没兴趣去做事必躬亲的诸葛亮,宁愿去做找一堆人给自己打天下的刘邦。



    “小涵你想说是八宝粥的市场开发陷入了瓶颈吗?”周铭摇头说,“要我看是咱们缺乏一个可以真正带着八宝粥壮大的领导人。”

    



    正是了解这一点,周铭才会夸苏涵能明白人力有时而穷的意思是多么难得,因为只有放弃自己那无聊的自尊,才能看清其他人的优点,并且加以引导,这是能成为真正企业家的品质。

    “因为八宝粥公司是周铭你的企业,我不管怎么样都一定会努力把他做到最好的!”苏涵坚定的对周铭说。

    周铭对苏涵点点头,苏涵能这么说也是把一颗心交给周铭的重要表现了。



    周铭想了一下说:“小涵干脆你来当八宝粥公司的董事长好了。”

    听着这话苏涵先是一愣,随后反应了过来:“周铭你的意思是重新聘请一位总经理吗?可是我们现在匆匆忙忙的恐怕很难找这样的人吧?而且这样的人大都是著名集团公司的总裁,他们要去也都会去发展更好的跨国公司,也不会来我们这里搞什么食品公司吧?”

    周铭摇头说:“那可不见得,我知道现在在滨江省杭城市那里,有个人在搞儿童口服液的加工,这个人我研究了一下他的履历,和他经商以来的所作所为,我认为这个人可以找他谈谈。”

    “周铭你认为这个人他可以带着我们的八宝粥公司走出现在的困境继续发展壮大吗?”苏涵问。

    周铭微微一笑说:“当然没问题。”

    得到了周铭肯定的答复,苏涵懦懦的说了一句知道了,情绪有些低落,这让周铭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突然想起苏涵能理解是能理解,但心里却依然很不好受的。

    不过还不等周铭说话,苏涵那边先说话道:“周铭很抱歉,我明明人在国内,都找不到一个合格的经理人,而周铭你之前一直在北俄,还能注意到国内经理人的情况,我真是太失职了!”

    原来是这个原因。

    周铭松了口气,同时他也为苏涵这样的愧疚而感到不好意思,因为他所说的那个经理人,实际就是后世国内的饮料大亨,他是知道这个人是如何创造三年销售过亿奇迹,知道他是如何带出一个饮料帝国的,所以要说眼光和战略布局这些,这个人都绝对能胜任,尽管他现在还在帮别人搞口服液保健品的加工。

    因此周铭的这些情报来源都是自己前世的记忆,根本就没做过任何的调查,让苏涵这么评价,饶是周铭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的。

    周铭最后只好说:“小涵你也用不着道歉的,毕竟咱们国家这么大,有那么多厉害的商人,我能知道那个人也是因为一个巧合而已,不能说小涵你没做工作呀!”

    苏涵嗯一声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她又问周铭:“那这个人是谁呀?我们是不是应该对他进行一下考察什么的?”

    “可以,他现在是杭城市一个小口服液厂的外包老板,他的名字叫李庆远。”周铭点头支持了苏涵的提议,毕竟来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周铭尽管知道李庆远是一个商业大手,但是这个人究竟人品怎么样,周铭从来没有接触过,只能去重新调查了。

    总不能知道某个未来的商界大亨就主动上去帮他创业或者邀请他加盟吧?这样是可以,但谁能保证这些人不会动脑筋把自己的企业变到他的名下呢?

    周铭可不认为自己是路飞,拥有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霸气,所以还是稳妥一些好。

    “李庆远,在杭城市做口服液吗?我记住了!”苏涵反复念叨了两遍。

    当周铭和苏涵在讨论关于八宝粥厂的未来以及李庆远这位未来饮料皇帝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敲响了,杜鹏走了进来,带给周铭一个并不好的消息:“咱们的尉迟院长已经给金融班找了一个新的老师,估计是想永远取代周铭你的位置了。”

    周铭哦了一声:“是吗?其实如果有更好的选择我也不反对,只是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杜鹏说了一个名字,周铭当时就惊讶了:“这尉迟院长这么大岁数了还是傻b吗?金融班的老师找谁都不能找他啊!我刚刚还在和小涵探讨这个用人的事情,没想到尉迟院长就给我送上来这么一个反面教材了!”



    燕京西单东北角西单大厦的13层办公室里,周铭正坐在总经理的位置上,看着一份文件报表,皱着眉头发问,而真正的总经理苏涵则乖巧的站在旁边,如同一位老板称职的秘书一样。

    不管是760厂还是独立出来的八宝粥公司,现在都是周铭的产业,那么他这个老板过来视察也是应该的,当然也可以从另一方面来说,反正他现在已经被人大给停职了,他闲着也没事做,正好就给自己找点事了。



    然而抱着这种期望的他们当看到总经理苏涵的时候,却都险些惊掉了下巴,这些四五十岁的大叔,他们都想不到这公司的老总居然会是这么个年轻的小丫头。

    



    这样做对企业的好处是毋庸置疑的,他能最大限度的发挥每个人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会让企业充满了活力,而不是一堆听命行事的机器人,离开了领导就不转了。

    不过知道是一回事,能做到就又是一回事了,毕竟这个世界上自以为是,总认为天下老子第一的聪明人太多了,他们由于自己做出了点成绩,就总认为别人什么都比不上自己,什么事情别人做都不好,都得自己动手才能做好,他们始终看不到别人得优点,没办法容忍别人比自己优秀。

    



    苏涵知道这个事情以后也很气愤的说干脆金融班就不管算了,反正和周铭八竿子打不着的,现在多把自己的生意做好才是正经,为此苏涵都带周铭来了自己的办公室,把八宝粥公司的报表交到了周铭的手里。

    他们现在是在临阳八宝粥公司的办公室里,这座西单大厦是目前首都最著名的几栋商用办公楼之一,由于位置就在长安街上,挨着中南海这个权力中心,周围都是重要的机关部委,无论要报批文件还是做其他事情都是很方便的,因此这栋西单大厦的租金在整个首都都是非常昂贵的。

    



    “还是先说正事吧,现在八宝粥公司已经陷入了这么被动的状况下,肯定是需要作出改变的,我们不能永远这么停下来。”周铭说。

    “周铭你说的我都想过,可我们究竟要怎么办呢?公司里的几个主管都是从其他公司挖过来的,他们的工作也并没有出问题,我们不能就这么问责他们吧?”苏涵说。

    



    只是他们还都没有见到周铭,要是他们都知道周铭才是公司的幕后老板,估计就该颠覆他们的三观了。

    这份报表是苏涵拿给周铭看的,在此之前她已经看了无数遍,因此听到周铭发问,她马上回答道:“是这样的周铭,我们八宝粥的确在全国的销量都很好,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好像是陷入瓶颈了,几个市场主管投入了很大精力,销量却始终停滞不前。”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顿接着说:“当然我也明白你在其中所付出的努力,你每天都坚持在看书给自己充电,偶尔还会去滨海和燕京,去听那些经济和公司管理的课程,就是因为你的努力,你才能创造这个成功!”

    



    听周铭这么说,苏涵低下了头:“很抱歉周铭,都是我能力不够。”

    周铭笑了拉住苏涵的小手,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对她说:“小涵你说这就是傻话了,你之前只是一个连大学都没有上过的普通女孩,老实说你能带着八宝粥公司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成为全国私营食品公司的领头羊,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你知道全国那么多食品公司,有多少人拍马都比不上你吗?”



    ,



    “这就是上个月的销售报表吗?小涵,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的八宝粥不是早在上半年就已经突破五百万大关了吗?怎么上个月倒退回了三百万了?”

    



    不过租金再昂贵对于周铭来说也不是个事,当初公司由于发展需要要在首都建办事处,周铭大手一挥,就直接在这西单大厦租了一整层下来,如此土豪的手笔把大厦里其他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吓了一跳。

    正是这样当初八宝粥公司开业的时候,大厦里大大小小的公司老总都亲自跑来庆贺了,毕竟首都这地方是藏龙卧虎的,别看只是一个食品公司,说不准背后就牵着中央的什么线,站着什么大人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