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不懂规矩的年轻人
    尉迟龙有些为难的看了罗韩一眼,周铭明白他的意思说:“罗总也算是我的一位老朋友了,他的人品是值得信赖的,并且尉迟行长你的身份比较敏感,我怕引起外界不太友好的猜测。”

    周铭的话让尉迟龙的脸色一下变得有些难看,他显然是有些话不想在罗韩面前说的,但他又不能不找周铭,最后他考虑了好一会才说:“还是周顾问考虑的更全面一点。”

    尉迟龙说完深吸了一口气才又说道:“是这样的,我和尉迟峰的关系想必周顾问也是知道的,我听说周顾问和他发生了一点误会,最后还带着整个金融班从人大退学了,这是非常冲动的决定……”



    罗韩点头表示同意,他还感慨的说:“周顾问您这一手带金融班集体出走真是釜底抽薪的大手笔呀,尉迟行长想不找你服软都不可能了。”

    



    “一点也不遗憾,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的话,我依然还会这么做。”周铭顿了一顿接着说,“不,我想我还会做的更好。”

    “周顾问!”

    尉迟龙怒声说,不过他也只是喊了这么一声,随后就又缓下声来:“周顾问我想你作为金融班的班主任,肯定比我更明白他的重要性,能进这个班的都是从全国各地精心挑选出来的学子,他们都是国家未来金融系统的种子,是要扛起未来国家金融大旗的。”



    一丝怒色在尉迟龙的眼底闪过,不过他很快就压下来了,尉迟龙继续耐着性子给周铭解释:“周顾问我知道你还在生尉迟峰的气,不过那个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这么一个重要的班级,班主任是不可或缺的,**只是尉迟龙找来临时顶替一阵子的,只要周顾问你回来了,这班主任依然还是你的。”

    “我管这班主任会不会是我的?就这么一个破班主任难道你以为我真那么稀罕当吗?我告诉你,就是你们尉迟家这种做事方式把我给惹毛了,我才要给你们一点教训的。”周铭说。

    “周铭你……”

    尉迟龙怒视着周铭说不出话来,如果可以的话,他这个时候真的想把周铭直接掐死算了,自己和他是真的没办法继续愉快的聊天下去了,这个家伙根本不会聊天!

    面对尉迟龙的愤怒,周铭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吊儿郎当的靠在沙发上看着尉迟龙,如果这个时候再吹一声口哨,那就活脱脱一副痞子模样了。

    周铭叹口气说:“尉迟行长呀,真不明白究竟你是拿自己当傻子呢还是真傻,你说说就你刚才那些话,除了能哄三岁小孩以外还能干什么?我拜托你有点智商行不行,咱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

    周铭这番话让尉迟龙有种吐血的冲动,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刚才根本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可那叫客套说辞呀,毕竟自己总不能直接说这一切都是尉迟峰的错,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那也太跌份了,并且旁边还有罗韩在这里,这叫他怎么能说得出口呢?

    妈蛋的,这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一点规矩都不懂的!

    尉迟龙心里骂娘都要骂翻天了,在他看来,周铭这根本是在拆台不想好好聊天了,要换成随便一个体制内的官员,就算不同意,也不会说的那么直接,大家总还有点转圜的余地,不像现在都几乎要撕破脸了。

    要放在平时,尉迟龙就直接拍桌子走人了:老子是金融世家,现在滨海证券市场的创始人,你周铭是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个暴发户而已,凭什么在老子面前嚣张?

    不过这个话他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永远都说不出口也做不到了,因为他深深记得自己在来参加这个会议前接到的林泽康的电话,林泽康在电话里劈头盖脸就给他骂了一通,告诉他杨老已经关注了这个事情,让他无论如何都得把事情解决,把金融班给劝回来,如果劝不回来后果自负。

    以林泽康这么个身份的人能把话说到这份上,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就是不管不顾的给他下了军令状。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尉迟龙能理解林泽康好不容易小心翼翼上到了那个位置,但由于杨老和杜中原这一批老同志还在,在没有正式接位前,他都只能谨慎再谨慎的,以免犯了错,位置起了变数就完蛋了,并且时间越是靠近老同志推位的时候他越是要小心。

    可是现在自己却给他找了这么一番事,林泽康当然气愤到要杀人了。

    可以想象,如果自己这边不能和周铭达成共识的话,林泽康肯定要做点什么了,无论什么都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

    想到这里尉迟龙只能狠狠的一咬牙:“周铭,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能让金融班回去人大?”

    “很简单,这个金融班的事情你们以后就不要再插手了,由我自己全权负责。”周铭说。

    “这不可能!周铭你这是想要自己独吞这个金融班!”尉迟龙说。

    这一次周铭还没说完,罗韩却先说道:“尉迟龙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告诉你,周顾问他从来没有想过要独吞什么金融班,他就只是单纯的要培养这些学生,为国家金融的未来所考虑的!”



    “我们有句古话叫术业有专攻,我认为在证券市场上更应该如此,证券交易所就应该只是给所有正规合法的证券提供一个交易的平台,负责审核所有上市公司的资质,至于开户和关联银行这些,就应该交给那些专业的券商去做,仿照国外建立经纪人制度,只有这样我们的证券市场才能真正做到稳定!”

    在金融大厦的会议大厅里,尉迟龙端坐在上座上侃侃而谈的呼吁,说到情绪激动的时候他还会用力的挥舞起自己的拳头。



    尉迟龙说完就再不管这些围着他的记者,大步走出会议室了,而他在走出会议室以后,他就立刻失去了刚才面对记者们的冷静,很着急的四处张望,最后朝休息室走去。

    



    不等尉迟龙说完,周铭马上打断他说:“尉迟行长,我并不认为这是什么误会,我已经被开除了,难道这还有误会吗?”

    “这个误会就太大了。”尉迟龙叹息着说,“首先周顾问你并没有被开除,只是因为一些原因被停职了,而且做出这个决定的是上面,尉迟峰已经在极力的帮你争取了,眼看你就可以回来继续担任金融班班主任一职了,可你却闹出了这样的事情,难道不遗憾吗?”

    



    而随着尉迟龙的话,所有有幸能进场的记者们都拿起自己的笔和本子快速记录下尉迟龙的话语,不仅是因为他的这些话绝对是能改变未来国内金融格局的,更重要的是他本人的身份:他叫尉迟龙,是中行滨海分行行长,也是滨海证券公司的创始人,在国内金融系统里有很高的话语权。

    这一次的金融会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主要就是围绕尉迟龙说的两地证券公司改组证交所的事情,尽管南江证券公司要先成立,但滨海由于地理位置以及历史沉淀的关系,始终还是国内金融的老大哥,在这金融会议上,自然就以尉迟龙为主导了。

    



    “可是现在,”尉迟龙说,“这些学生们就这样离开了校园,难道周顾问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吗?”

    周铭还是摇头说:“不可惜,相反我还觉得这样很好,因为如此继续待在人大,继续给那样培养的话,我才要担心同学们的未来了。”

    



    这个休息室是提供给与会人员开会完休息用的,现在会议结束了,但也并没有其他人,只有周铭和罗韩来到了这里。

    “罗总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我相信尉迟行长不久之后就会过来了。”周铭说。



    周铭摆手表示没关系,然后示意尉迟龙坐下:“那些都不重要,尉迟行长找我们来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一如事先排练好的一样,这边罗韩的话音才落,那边休息室的大门就被打开了,开门的正是尉迟龙。

    尉迟龙进门看到罗韩也在这里先是一愣,不过马上就被笑容掩盖住了,他快步走过来说:“周顾问罗总很抱歉让你们久等了,不过相信你们也知道,有时候那些记者也真是很难纠缠,让人脱不开身的。”



    ,



    “将证券公司改组成为证券交易所,这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名字的改变,更重要的这是我们的证券市场从之前的试验转向正式的标志,你看现在的证券公司是什么?他既要审核各个上市公司的资质,维持交易的稳定,还要给股民开户关联银行,我们是不是管的有点太宽了?”

    



    最后尉迟龙宣布会议结束,所有记者马上起身朝尉迟龙这边围过来,纷纷询问他关于滨海证券公司以后的问题,以及改组成证交所后会做出哪些改变,券商那边又改如何协调的问题。

    作为滨海的金融世家,尉迟龙显然已经习惯了被记者的这样围追堵截,他只是淡然的摆手说:“关于你们的这些问题,我们在以后的会议上还会再研究的,现在我这边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请大家先让一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