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们回学校
    “我知道你们都是好样的,但是作为学生,还是要在学校里才最好的。”周铭说,“刚才我已经帮你们和学校沟通好了,你们都会被保留学籍,你们依然还是人大的学生。”

    周铭这么说让同学们的思维一下爆炸了,他们都纷纷说:“老师您不要我们了吗?我们不要回去人大,我们都只要跟着您去学最好的金融知识,您不是说还要培养我们成为未来国家的金融支柱吗?您怎么能现在就放弃我们呢?您不要赶我们走呀!”

    听着同学们这样的话,周铭也只能苦笑了,不过周铭倒也是没想到,自己在这些学生的心中居然如此重要。



    周铭和罗韩来到了前面大厅,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等在这里,见到周铭他们就都围了过来。

    



    周铭点头说是,金融班的同学们当即欢呼了起来,那种喜悦,就好像刚才呼喊的不是他们一样,周铭能感觉到同学们这发自心底的高兴,同学们是这么的单纯,能被他们需要的感觉真好。

    周铭这么想着随后又说:“所以既然咱们现在又回去了人大校园,所以作为人大金融班的同学们,你们明天还是回学校自习的好,我可知道你们的教室人大一直还给你们留在那里的。”

    听周铭这么说,其他人还没怎么反应,李阳却先问道:“老师为什么要我们自习呢?难道老师您不给我们上课了吗?”



    随着叶凝的话,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这才猛然想起周铭的身份来,想起他可并不是简简单单一个老师,而是这个国家乃至世界的金融传奇,他们不知道周铭究竟有多少身家,不过他们能知道不管是北俄那边的金融战,还是畅销国内的八宝粥,都需要有他的领导,他能管到这个金融班,就已经是很能抽出时间了。

    在这样的想法下,班长陈树站出来说:“老师您如果有事就忙您的,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们一定能做到您在与不在一个样!”

    对于金融班同学们的宣言,周铭感到很欣慰,就连罗韩也对他说:“周顾问,您的个人魅力真是无与伦比,同学们太支持您了!”

    周铭对罗韩点点头,然后对同学们说:“非常感谢,我可以告诉大家,我这一次离开确实是公司那边有点事情要处理,不过我很快就会完成的。”

    说到这里周铭突然一转话锋接着说:“好了大家,多余的话也不多说了,我们回到正题上来,我希望你们这一次回去就不要再给我吵吵闹闹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好好学习,因为这一次金融会议结束以后,这位南江证券公司的第一副总罗韩先生,就会带你们去那边实习,并且还会参与到南江证券交易所的组建工作当中。”

    随着周铭这么说,下面的同学们立即兴奋了起来,作为金融班的精英,他们谁会不知道证交所的成立,那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呢?

    如果说之前说他们这个金融班是未来的金融栋梁还只是在画饼充饥的话,那么周铭的这番话,就是在实实在在的给他们参与到大事件里面了。

    面对着一张张激动的面孔,周铭却突然板起了脸说:“不过我丑话可得说在前面,虽然你们只是在南江实习,但证交所组建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你们也都是金融班的学生,所以我已经交代了罗总,到时候他会最严格的要求你们,如果你们达不到标准,他是会请你们离开的。”

    “老师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加倍努力的!我们也会最严格的要求自己,为了我们和金融班的尊严,我们一定不会被罗总开除的!”陈树坚定的说。

    有了班长的带头,其他同学也都纷纷坚定的给了周铭保证。

    这个时候,周铭带在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周铭拿起来接通,很快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周铭同志吗?”

    “杨老是我。”周铭回答说。

    尽管周铭在回答的时候已经刻意压低了声音,并且还转身走向了一边,但一直站在他身边的罗韩还是听到了,他当时就瞪大了眼睛。

    杨老?国内现在能配得上这个称呼的就只有一个人,难道那位老人家直接给周铭打电话了?是因为这次的事情,那么说尉迟龙今天会找周铭服软,就是杨老打了招呼的?

    这个想法让罗韩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尽管他早就想到了肯定是中央那边有人打了招呼,却没想是杨老亲自过问的,并且还在结束以后给周铭打个电话确认,这是什么样的待遇,周铭究竟是怎样一个大人物呀!

    周铭并不知道自己那一句杨老给罗韩带来了多大的震撼,他这时已经走到了一边接电话。

    “尉迟龙同志已经找你谈过了吧?”没有任何客套,杨定国一上来就直接问道。

    “是的杨老,我刚刚才和尉迟龙谈完,我已经答应了会劝金融班回人大,条件是他们不能再随意干涉金融班的安排。”周铭回答说。

    答案并不让杨定国感到意外,杨定国恩一声说:“你这个小家伙呀,真是到哪里都不安宁,好好的让你去学校当个班主任,你居然还能带着一个班级集体退学了,真是让人无法理解,看来我已经老了,是跟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思维和脚步啦!”

    “哪能呢?杨老您是老当益壮,国家这盘大棋可还指望着您来下呢,说多一点,如果没有您,恐怕我也没机会脱颖而出了。”周铭嘿嘿笑着说。

    “你这马屁拍的,可是最后拍到你自己身上去了。”

    杨定国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最后语气沉下来说:“这一次的事情我也了解了,有些地方那边确实做的不对,我也和泽康同志谈过了,他已经表示以后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不过你也的确过于冲动了。”

    “我明白,”周铭说,“不过请杨老放心,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希望如此吧,不过你这保证我可不放心。”杨定国说。



    呸!什么不想独吞金融班,什么只是单纯的想要培养这些学生,为国家金融的未来所考虑,我看根本就是冠冕堂皇的借口,这世上哪可能会有这么伟大的人,我们都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能不要逗我吗?

    看着周铭和罗韩离开的背影,尉迟龙恨恨的在心里啐了几口,自从十七岁参加工作以来,他已经见过了无数的人,无论高官还是老百姓,不管他们嘴巴上喊着是怎样的为人民服务,但实际上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在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奋斗的,哪有什么大公无私的人,那种人根本只存在于电影里。



    相比罗韩的义愤填膺,周铭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罗总用不着纠结这个,所有人的都是以己度人的,自己是什么样,他自然就会认为别人也和他一样的。”

    



    这让周铭也挺感动的,他郑重的对同学们说:“叶凝陈树李阳,你们是班干部,不要带这个不好的头,还有其他人也都先静一静,首先我很感谢大家对我是如此重视,那么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周铭是一个责任感非常强的人,大家这么需要我,我怎么可能会弃大家而去呢?”

    反应最快的李阳突然想到了什么:“老师那这么说我们在回了校园以后您依然还是我们的班主任了?”

    



    如果周铭你说你真的那么正义,为什么那些学生会这么听你的话?不就是你在当班主任的时候做了什么吗?

    不过说归说,但在内心深处尉迟龙还总是会有一些怀疑的,不为别的,就为周铭那种不屑的眼神:他说他根本不屑做那些事,也的确他是商人,并不需要这些学生做什么,那么难道他真是这么做的?

    



    李阳的问题才问出口,叶凝就脱口骂他道:“李阳你能闭嘴吗?你是真不懂还是在这装糊涂呢?你难道不知道老师可不仅仅只是老师,他还是国家最重要的金融战专家,自己手上也有好几个公司吗?他能抽出时间给我们上课是老师看得起我们,我们怎么能要求老师放下这些一直真的只给我们当老师呢?”

    说完叶凝回头看着周铭:“我相信老师让我们回学校也是出于对我们负责的考虑!”

    



    “所以他永远想不到周顾问您是和他不一样的!”罗韩说,“不过我想最后周顾问您那番话,也应该是会让他有所动摇了。”

    “动摇不动摇都无所谓了,我本来就和他非亲非故,他要怎么想都无所谓,我们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周铭说。



    叶凝说完,其他同学都你一言我一语的回答:“是呀周铭老师,您是没有错的,这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周铭打手势示意他们都安静,然后周铭说话:“同学们,对于你们从人大退学一事,我感到非常抱歉,毕竟那是我怂恿你们那么做的……”

    周铭的话还没说完,叶凝马上就打断他道:“老师这不是您的错,这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是我们不愿意再在人大的金融班里学习了,是我们不愿意那个**当我们班主任,是我跟着老师您去真正的学习金融知识,您不信可以问问在场的同学们,他们肯定也都是这样的回答!”



    ,



    (鞠躬感谢“addd111”的月票支持!)

    



    这个想法才冒出来,尉迟龙就狠狠德尔拍灭了他,尉迟龙告诉自己:不可能,世界上不会有那样的人,就算有也绝对不会是周铭,他只是一个自私自利又贪婪的大资本家,他不会是的,可如果是真的的呢?

    尉迟龙在那边纠结着,不过这个时候周铭和罗韩却已经离开了,一路上罗韩为周铭有些愤愤不平:“这尉迟龙真是太过分了,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周顾问您明明这么做就是为了同学们能有更好发展,您也是要求我要这么做的,可他却诽谤你也是为了自己,还污蔑您这是要独吞金融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