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竞标会议的反对声音
    大家都还来不及对这个问题进行深究,那边李庆远就继续往下说了:“其实这一次的投标是航运公司在更换了董事长以后所进行的大胆尝试,主要是为了通过招标的方式降低成本同时提供质量。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一次的招标活动所采取的是一种综合算分的方式,并不单纯的以价格或者是某位负责人的喜好决定的,这也能说明这一次招标活动会尽可能的公平一些。”

    李庆远翻开了文件的下一页:“截止到刚才为止,已经确定参加投标的有五家公司,除了我们以外,还有杭城市供销社,来自滨海市的白兔食品公司,杭城市西湖食品有限公司和新浪潮食品公司。”

    “其中杭城市供销社由于本身的实力关系,再加上他们和航运公司的一直合作关系,是最有可能中标的一家,是我们最需要注意的对手;排在后面的就是白兔食品公司,这个白兔公司是建国以前就存在的老公司,本身实力并不弱,但由于过去一直采取的收缩战略,导致他在其他省份并不强,因此竞争力并比不上供销社。”



    毕竟这可是一千万,在周铭这里不算什么,但对于这个年代的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一个天文数字的,哪怕是在自己的八宝粥分公司里。

    



    “根据我们现在已经得到的消息,供销社那边仍然还是沿照以前的方式竞标,并没有在价格和品种上有做太多的变动,这说明供销社那边很自信他们的公关能力,或者也可以说他们并没有把这次的竞标太当回事,我认为我们完全可以在这方面做些文章,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李庆远又在黑板上写下了白兔的名字:“白兔公司是从滨海远道而来的公司,虽然规模很大,但在公关上面还是没有什么优势,所以他们会尽全力在价格和品种上面做文章;至于西湖和新浪潮两家公司,他们很早就明确表示要尽人事听天命,标书也早早就交上去了,我个人认为并没有太大的注意必要。”

    说着李庆远在黑板上画了两个圈:“现在我们所要注意的就是供销社和白兔公司而已,尤其供销社是我们这次竞标必须要面对的对手。”



    “我并没有说差很多,我只是说供销社的威胁最大,是必须要面对的,而白兔公司由于自身所在地的问题,从滨海来我们这里竞标问题太多,参与竞标的只是白兔公司在杭城这边的一个分销商,因此他们并不会对这个订单势在必得。”李庆远说。

    “原来是这样,不过李经理难道你不觉着你的想法很自相矛盾吗?”项目经理说,“李经理认为白兔公司最难以竞争的最大问题在于距离,他们是滨海的公司,在杭城这里准备不足。”

    李庆远点头说是,这项目经理马上反问:“那么白兔公司存在的问题难道不是我们自身也存在的吗?”

    项目经理看了周铭一眼,见周铭没什么反应以后才大胆说道:“李经理你说白兔公司不在杭城,但他们的分销商在杭城至少也经营了半个世纪,否则我们这些杭城人也吃不到他们的白兔奶糖了,他们总在各方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我们八宝粥公司却是一个才成立不过几个月的公司。”

    “另外来说,别人白兔公司至少还是一个各方面渠道都比较成熟的大食品公司,而我们却只是经营八宝粥的熟食企业,那这样比起来,我们比白兔公司还差的远那,我不明白李经理如何能说比我们还有优势的白兔公司不足为惧的。”项目经理说。

    “我并没有这么说过,我只是说供销社才是最大的对手,相比供销社其他公司并没有那么重要。”李庆远说。

    “可是我们现在连白兔公司都解决不了,怎么还能把对手定在供销社去呢?我能明白李经理你想拿下这个订单的决心,但首先咱们也要实际一点,不能连白兔都比不了,就想要去比供销社呀!”

    项目经理这句话引起了其他人的附和:“是呀!这饭要一口一口吃,步子要一步一步卖,不能走还没学会就下要跑了呀!”

    还有人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况且白兔公司和供销社并没有联系,他们失败了就失败了,并没什么损失,而供销社却是我们的大客户,如果我们失败了,不仅失去了一个订单,还会得罪我们的客户呀!”

    听着这些公司高层的反对,苏涵想说什么,但她先看了周铭一眼,见周铭仍然安坐在那里并没有任何要表态的意思,她也就耐着性子忍下来了。

    面对几乎所有人的反对,李庆远的眉头越皱越紧:“叶经理我并没有你说的这个意思,我也并没有说要跳过白兔公司直接和供销社对决的意思,我也并不认为就这个订单的问题,供销社就会完全和我们翻脸,我们的销售就会因为这次的竞标陷入停滞。”

    李庆远拼命的要解释,但其他人根本不听他的解释,只是在说:“李经理你这么做就是太冒失了,这个事情我们要做还差很远,就应该和供销社那边联合一起拿这个单子,那才是最正确的。”

    周铭听了一会,挥手示意大家都安静然后才说:“从大家的意见来看,大家对这次的竞标好像并不是那么有信心。”

    周铭随后把头转向赵俊:“赵经理你是公司的老人了,你怎么看?”

    赵俊想了想回答:“周老板,我本身对竞标并没有什么反感,事实上我最初也是想要竞标的,但是综合其他情况分析,我认为我们并不需要投入太多的精力在这次的竞标上,和白兔公司一样尽人事听天命就好了;综合发展公司和继续深度挖掘滨江省的市场,才是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



    “大家不用这么拘束,都坐下吧,我这里是公司并不是什么梁山的聚义厅。”

    周铭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坐到了会议桌专门为他留着的上座上,而对于周铭的话,所有人报以轻笑,当大家都坐下以后,周铭才又说:“大家好,今天我来到这里,召集大家在这里开这个会的目的就有一个,那就是关于航运公司那个订单的事情。”



    李庆远点头说好,同时翻开了一个文件夹:“这次的招标方是远洋航运公司,这是我们滨江省内一家规模非常大的航运公司,光海员就有好几千人,他们这一次的招标活动主要是针对未来一年的远洋货轮供给服务,简单来说就是给航运公司的货轮提供食品和其他一些杂物的供给。”

    



    李庆远把这些公司一一照本宣科的分析着:“至于西湖食品公司和新浪潮食品公司,实力相比就要弱很多了,他们都是新成立的食品公司,虽然各自都有台资的背景,但他们成立的时间太短了,所以他们的竞争力更弱,我判断他们这一次会来参加,也纯粹就是受到了邀请的缘故,并没有真正中标的打算。”

    李庆远一边介绍着一边走到了会议室的黑板旁边,拿起粉笔在上面写下了供销社。

    



    “为了这个订单的事情昨天我也来过公司,单独找的赵经理和李经理谈了一下,现在这个订单已经交由营销经理李庆远全权负责。”周铭说着伸手示意了一下李庆远接着说,“李经理你说吧。”

    对于周铭的这个说法,在座的大多数人都并不感觉惊讶,这其中有一些人是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还有一些则是并没有表现出来。

    



    听着李庆远讲完,会议室里并没有掌声,而是在平静了一会以后,一位项目经理举手问道:“对于李经理所收集到的消息和根据这些消息所做的分析我很支持,不过我还是有些疑问。”

    李庆远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项目经理接着说:“李经理是认为供销社才是最大的对手,而白兔公司相对差很多对吗?”

    



    说到这里李庆远故意顿了一下才又说:“而根据我最新了解到的情况,航运公司已经把这一次的标价抬高到了一千万元。”

    随着这个数字被说出来,现场包括一位副总在内的许多人都下意识倒吸了一口冷气,显然是被这个数字给惊到了。



    每一个人都在心里这么想着,不过随着这个想法,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疑问出来了:既然这个订单如此之大,那我们能拿下吗?

    



    或许杭城市的分公司平时的月销售都能达到三百万,但那时针对整个滨江省而言,也是由无数的小单子累积起来的,可现在李庆远张嘴就是一千万,还只是一个单子。那么一个单子一千万和几个月上千份单子一千万相比,哪个更让人震撼,这个答案就毋庸置疑了。

    难怪周老板不同意赵俊之前的安排,要主动争取这个订单,原来是这么大的订单。



    ,



    周铭带着苏涵又一次来到了湖滨大厦,这个时候,包括八宝粥公司总经理赵俊和营销经理李庆远以及两位公司副总在内几乎所有公司高层都在会议室里,周铭推开会议室大门,这些人在赵俊的带头下猛然站起来,一同向周铭和苏涵鞠躬问好。

    



    被周铭点名了的李庆远冲周铭点了一下头,然后他站起来说:“首先我非常感谢周老板能给我这次机会,能让我负责这么大的一个订单……”

    不等李庆远说完,周铭那边就摆手说:“这些客套话就不要再说了,直入主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