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周铭来了
    “喂!我没有看错吧,那走在最前面的好像是我们南江的陈云飞书记,后面还有罗总和李经理他们,现在他们全惊动了,不会是这证券公司有什么调整了吧?”

    有人这么问着,他旁边的人马上说:“这你还用问呀?你忘了咱们这证券公司要调整成为证交所的事情了吗?这可是咱们这个股市算是正式成立了,现在还有什么事能比这个事情更重要吗?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和陈书记并肩而行的那个年轻人是谁,为什么罗总都排到那么后面去了,这是上面派人下来了吗?”

    也有人在这里倚老卖老:“一看你就是新来炒股的,没有经历过南江股市最疯狂的那段时间,如果你们经历过,你们不可能不会认识他,他是周铭,他才是我们南江股市的定海神针!当初无论是股市暴跌还是后来的股民**,都是他出来解决的,甚至我们股市的所有规则都是他制定的!”



    现在拿不出方案,无非就是这玩意属于新鲜东西,大家都怕犯错担责任,都不敢负这个责而已。

    



    “看那就是周铭,咱们南江市的特聘发展顾问,我一直就和你们说,别看我们的董事长是曹董,还有个第一副总罗总,就认为他们才是证券公司的领导了,但真正把我们这个证券公司给带上正轨,解决了我们证券公司所遇到一切难题的,还是这位周顾问!你看现在咱们到了筹备证交所的关键时刻,就又请他出山了。”

    “如果说咱们证券公司是南江的传奇的话,那么这位周顾问就是传奇中的传奇,他的厉害都不用我跟你说,你就看在我们这里实习的那些金融班同学们,他们都很厉害吧?可他们却都要叫周顾问一声老师,可想而知周顾问是多么有本事的人了。”

    “这周顾问不愧是周顾问,你看都是咱们市委陈书记亲自去接他来的,看来陈书记也真是着急了,这证交所已经准备这么长时间了,却始终急急办不下来,不找周顾问也是真没办法了……”



    “罗韩同志,既然周铭同志已经到了,今天证券公司就早些休市,叫同志们过来我们大家一起见个面,开个会。”

    陈云飞和周铭一起来到证券公司的大会议室里,陈云飞就对罗韩做出指示,不过周铭却对陈云飞说:“书记,其实我认为这个事情不急,我才刚到这里,环境都还没有熟悉,就贸然开会,不太好。而且下午四点休市也是早就定好的规矩,时间快到了,现在正是规矩成型的时候,贸然更改不太好。”

    陈云飞无奈的指了指周铭,然后才对罗韩说:“那好吧罗韩同志,你先下去通知一下,让同志们先做好准备,等4点休市以后大家一起开个会。”

    罗韩点头说好,就出去通知了,他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周铭真是胆子太大了,居然敢反驳陈云飞的决定,看来这未来不准备在国内混的人翅膀就是硬。

    不过这还是罗韩不知道周铭在北俄时候是怎么做的,要是他知道周铭在那边的时候,曾面对北俄的国家总统和北俄的国家首富,仍然敢当面呵斥他们,最后还让美国最厉害的金融战专家帮他操作一千亿美金的金融战,那绝对能把他的舌头都给吓打结了。

    比起那个来,现在对陈云飞说这么多还算是非常客气了。

    很快半个小时过去了,时间到了4点的休市时间,罗韩让办公室通知所有人最快时间放下手上的工作来到大会议室里。

    陈云飞和周铭先是在隔壁的休息室里,等证券公司的人都到齐以后,他们才走出来坐在了他们的位置上,陈云飞首先说:“同志们好我是陈云飞,而坐在我身边的这位,他是我们南江的发展顾问周铭同志,之前因为一些原因出去了一段时间,现在回到了南江,大家掌声欢迎。”

    说完陈云飞带头鼓掌,台下也随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陈云飞接着说:“大家都知道,现在证券公司正在筹备变更为证交所,而周顾问未来就会负责这项工作,将南江的证券发展带上一个新的台阶,那么接下来,就有请周顾问给大家说两句。”

    话筒交到了周铭手里,周铭摆弄了一下话筒然后说:“首先我很感谢陈书记,感谢他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大家都知道,南江证交所的成立,对我们国家而言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他也是为改革开放开启了一个新的篇章,我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接到这么一个光荣的任务,我感到非常荣幸。”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最后说:“我也知道证交所并不是谁说弄就可以弄出来的,但是我今天想在这里告诉大家,既然我周铭来了,证交所的筹备就不再有困难,我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内弄出来!”



    “现在南江证交所正在筹备当中,当初是我们南江最先搞出了股票股份制公司,最先搞出了证券公司有了上市的说法,现在也同样是我们,要把证券公司变成证券交易所,这并不仅仅是一个名称的转变,更是要把过去的游击队,变成了正规军。”

    “而在这一切的的背后,都需要有一个真正能领导这一切的主心骨,我想就只有周铭同志你才能做到!”



    周铭这下不干了:“曹董你这就太不够意思了,你们这怎么能把工作都丢给我一个人呢?”

    



    更有人在猜测:“不过这位周铭先生可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了,我可是听说他因为贡献太大,被国外间谍盯上,所以不得不被中央接去首都保护起来了,远程操纵着南江股市的情况,现在又派出来南江了,肯定是要最快把证券交易所给搞起来。”

    不管这些人是在猜测还是在炫耀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周铭他们的出现吸引了一大波的注意力。可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毕竟说起来周铭是很低调的,知道周铭情况的人并不多,可当周铭走进证券公司里,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多少人从自己的办公桌上偷偷起来去看周铭。

    



    “所以我现在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你,证交所的成立,不管是对于我们南江还是全国来说,都具有一个划时代的意义,这样一件事,如果不是拥有非凡的智慧勇气还有眼光,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而能完成这份嘱托,就会是南江乃至这个时代的金融英雄,我相信周铭同志你一定会成为这个英雄的!”

    大巴车上,陈云飞紧握着周铭的手,用一种非常语重心长的语气对周铭说着,他们是一起乘坐大巴车出的机场,目前南江的当务之急就是证券市场的建设,而陈云飞作为南江市委书记,自然在这上面有很大压力,不能不从上车开始和周铭就一直在聊这个问题。

    



    私底下的交头接耳,所有人在背后的小声讨论都离不开周铭这个中心人物,猜测着周铭今天来这里的原因。当然这个原因其实也并不难猜,对于证券公司变更为证交所这个事情已经沸沸扬扬讨论好一阵子了,连证券公司门口的清洁工都知道这个事情了,他们作为证券公司的员工,没理由不知道。

    从大厅到证券公司内部,周铭就这样如同超级巨星一般,在所有人的一路目送中走进了证券公司。

    



    陈云飞哈哈大笑说:“周铭同志这就叫能者多劳嘛,我们在金融上面好多问题都搞不明白,都要靠你来了才能解决,比方说你要搞的那个什么证交所指数什么的,这个公式张恒同志会同几个银行负责人商量了好长时间,就是没人能真正拿出方案来。”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其实这个指数说起来并不复杂,就是把目前已经上市了的三十多家公司选出十家来,以这十家公司的自由流通股为权数,以加权平均算法计算出来的数值。尽管听起来很拗口,但如果把公式列出来,给银行那些专门和数字打交道的审计人员,很快就能算出来的。



    不过正如那句‘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话说的那样,证券公司的大厅在一阵静寂,等这些人全回神过来以后,场面一片哗然。

    



    两个多小时以后,车子回到了南江证券公司,陈云飞带着周铭还有曹建宁罗韩他们一起走进了证券公司,后面还跟着一票金融班的同学们。

    当他们到证券公司的时候,这里还处在一个开市阶段,还有很多人正在这里看行情,当陈云飞他们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穿过大厅的时候,顿时惊呆了所有人,大家都愣愣的看着这一幕有些说不出话来,顿时场面一片静寂。



    ,



    “周铭同志,你之前在北俄的事情我听说了,能代表国内和西方金融战专家交手还占据上风,你非常了不起,也可以证明你对金融市场的理解,并不输给任何人。”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陈云飞已经把周铭称呼为周铭同志了,相比周顾问,这是一个更加正式的称呼,也就说明陈云飞是真的上心了。

    不光是陈云飞,曹建宁也在说:“过去一段时间我还总是会担心证交所的筹备工作都有点失眠了,现在周铭你来了我这个董事长就可以放心睡觉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