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们自己玩好了
    周铭点了点头,虽然周铭并没有说什么,脸色也看不出任何变化,但是罗韩这边却已经羞愧难当,恨不能当场找条地缝钻下去了。

    “周顾问,要不我们先吃了走吧?”罗韩非常不好意思的向周铭建议。

    不过周铭却说:“刚才只是孙行长说他来不了了而已,在我们预定的名单里不是还有中行的田行长和交行的吴行长吗?他们还没有消息过来,或许他们只是临时有事耽搁了呢?最后实在不行,咱们南发展银行的第一副总罗韩先生不也在这里嘛!”



    罗韩点头说好,得到了罗韩的答案,周铭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就结束了这一次会议。

    



    这让罗韩好不容易才通过周铭那里借过来的一点信心瞬间又跌回到了谷底,周铭也看到了这条信息,笑着对他说:“看来我们只能等交行的吴行长了,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有点信心的,怎么样罗总,要不然我们来打个赌吧?就赌这顿饭,谁输了谁请。”

    罗韩是真的做不到像周铭那样到了这种情况下还能谈笑风生,赌这顿饭倒是无所谓,关键是在周铭面前丢的人,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可这个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敲响,原本罗韩以为是服务员上茶点了,却没想进来的是一位中年人,罗韩的眼睛顿时一亮,因为这个人罗韩认识,他就是交行的吴行长。



    “不要紧的,吴行长能来就可以了。”周铭说。

    对比周铭的简单,罗韩的话就多了起来:“没有关系的,我知道交行最近在进行业务拓展,所以单位里有很多事情忙起来也是不可开交的,不过吴行长今天还是能抽空过来我们就已经非常高兴了。”

    随后周铭和罗韩请吴行长坐下,吴行长却摆摆手说:“坐就不用了,我还有事,说几句话就走。”

    “吴行长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呀?不过再急也不忙一杯水的工夫……”

    罗韩想多说几句,不过周铭却打断了他的话,对吴行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吴行长请说。”

    周铭的表现让吴行长高看了一眼,他先向周铭问了声好然后才说:“周顾问罗总,既然我今天来了,我就不和其他人一样说那些没意思的话了。我知道你们今天在这里搞这么一个饭局,请了我还有其他几个大银行在南江的负责人在这里吃饭,就是为了商量让我们成立新的证券公司,去你们的证交所当认证券商对吧?”

    周铭点头说:“就是这么一个事情,不知道吴行长你的答案呢?”

    “我的答案是非常抱歉,”吴行长说,“其实我本人是非常想成为这么一个券商的,不过因为一些原因,我需要稳妥一点……”

    吴行长说到这里想了一下接着说:“说的直白一点吧,就是已经有人给我们都打了招呼。”

    罗韩脱口而出问了一句是谁,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捂住了嘴巴,周铭和吴行长这边就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在这个问题上说什么,毕竟在吴行长那边是不方便说,而周铭这边也是不方便也不需要听。

    “其实谁都有困难,不过未来证交所总是要搞出来的,金融也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一个国家光靠金融不行,但没有金融也不行,我相信吴行长作为一位非常有眼光的金融人,应该是很想在证券这一块试水的吧?尤其现在这一块市场还是完全空白的,就等着有人第一个下手。”周铭问。

    “周顾问,这首先抢占市场就能占据先机的道理我明白,不过有些困难也是没办法克服的呀!”吴行长叹息着说。

    周铭想了一下又提出了建议:“如果吴行长那里有困难的话,吴行长或者可以用其他名义成立一个新政权公司,有些事情是可以变通的嘛!”

    吴行长还是摇头:“周顾问,我觉着我还是不要去动那些歪脑筋会比较好,这一次很抱歉了,我那边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吴行长就离开了包厢,罗韩又颓然的坐回了座位上,周铭则叹了口气说:“果然还是这样,这些家伙根本不给我们一点机会。”

    罗韩没有听出周铭仍然调侃的语气,他只是感到了无比的沮丧,因为原本他看到吴行长过来,以为他人过来了多少会有点表示,却没想他只是过来给他们说一声他不干了,这让罗韩感觉自己太受打击了,还不如向其他人那样干脆来都不来更好。

    见罗韩这个样子,周铭上前拍拍他肩膀说:“罗总,我说你好歹也是证券公司和南发展银行的负责人,能不能不要做出这么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罗韩抬头看到了周铭的笑容,当时愣了一下,周铭接着说:“你别这样的看着我,你还是把李宏他们叫过来吧,我觉着我们可以开饭了,我不知道你饿不饿,但我知道我肯定是饿了。”

    听周铭这么说,罗韩才猛然想起他们今天的饭局不仅约了那些银行的行长,也让李宏和陈树李阳叶凝他们都过来了,只是没在这个包厢里,没他们出场的机会而已。

    “周顾问,难道真的要那么做吗?”罗韩问。

    “那当然,除非罗总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周铭说。

    罗韩低下了头,他哪里会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所以他只能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同时让包厢的服务员上菜了。

    过了没一会,李宏和陈树他们就进了包厢,周铭让他们坐下吃饭。

    一边吃着周铭一边说着:“刚才的结果我们不说相信你们也都猜到了,所以现在为了证交所能开业,我们需要有真正的券商出来,所以我决定以金鹏公司的名义注册一个新的证券公司作为券商,而李宏你和李阳你们两个人,就需要你们离职去那里上班。”

    “既然我们要搞证交所,没有人成立券商支持我们,那我们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自己玩一次,你们可不要不乐意,因为我能预见未来这证券市场肯定会大发展的!”周铭非常肯定的说。



    “罗总,不管这一次书记能给我们怎样的支持,我们既然决定了要把证交所给搞出来,就一定要拿出决心,我们待会先开个会,把现在我们要面对的情况先拿出来讨论一下,你去把李宏经理,还有陈树李阳和叶凝都叫过来,我在会议室等你们。”

    周铭对罗韩这么交待了一声,然后朝会议室走去,而罗韩原本在车上一席话,就对周铭帮他解决事情的举动感到惭愧不已,现在周铭让他做事,他当然非常积极,周铭才来到会议室里坐下没一会,罗韩就带着人进来了。



    面对周铭的问题,全场沉默,还是罗韩回答周铭说:“周顾问,您说的我们都懂,之前我们在找证交所会员的时候,就曾经找各方面沟通过,不过效果并不明显。”

    



    对于周铭的调侃,罗韩只能苦笑,可是他看着周铭那泰然自若的样子,却又感觉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信心。

    只是罗韩的信心很快又遭受了打击,因为他的呼机又响了,是中行的田行长的消息,他也说他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周铭先让大家都坐下然后才说:“今天找大家来开这个会还是老生常谈,就是把现在的证券公司变更成为证交所的事情,你们都是比我早来的,也是为这个事情做了很多前期工作的,我相信很多困难你们也都比我要清楚,那么我在这里也就不多说了,因为这些问题我们一个都没有解决。”

    说到这里周铭故意顿了一下,他环视一圈接着说:“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我们会一个一个的解决他们。”

    



    罗韩如同弹簧一般马上从位置上跳了起来:“吴行长您好,您总算来啦!”

    “很抱歉,单位里临时有点事,所以耽搁了,让你们久等了。”吴行长说。

    



    从罗韩那一副面有难色的样子就不难判断,他口中的并不明显只怕是很有保留的,要知道之前在市委大楼,自己不过就是把证交所定为了公司制,可以先上车后买票的开业而已,他就感动成了那个样子,可想而知之前在帮证交所找会员的时候,他究竟遇到了多大的阻力。

    “明显不明显没关系,该努力我们还是要努力的,罗韩你帮忙约一下几个银行和保险公司的负责人吧,我和他们谈谈。”周铭说。



    服务员点头离开,罗韩这时说:“周顾问,刚才工行的孙行长给我发了传呼,说他那边有其他事情也来不了了。”

    



    晚上,周铭和罗韩来到了南湖酒店,他们早就定好了一个包厢,他们在这里坐着,从五点半一直到了七点半,包厢的服务员再一次上来询问:“先生您好,请问您是现在上菜吗?或者先上一些点心?”

    这已经是两个小时内服务员第三次过来询问了,周铭对她说:“先上两碟茶点吧,再给我两杯茶。”



    ,



    从市委大楼离开,周铭和罗韩直接回到了证券公司,这个时候证券公司门口的人还是很多,他们还是把车停在停车场,从侧门进去的。

    



    “现在我们就要解决第一个。”周铭竖起一根大拇指,“现在我们证券公司还履行着券商的一些职责,但当我们变更成为证交所以后,券商肯定是要独立出去的,所以我们就需要有我们认可的券商。”

    周铭最后问:“那么我想知道大家手上有没有相应的资源?我们可以去找银行或者保险公司只要是具备一定金融资质的都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