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恶心的傻b
    周铭尽管不是体制内的人,但以他在南江的影响力和那连中央领导人都要折服的能力,尤其现在南江的证券市场还是需要他帮忙建设的时候,一些只要不过分的请求都是能答应的,更别说现在只不过是券商的开业典礼需要公安局来保驾护航了。

    恐怕就算周铭不请求,陈云飞也会授意公安系统去维持秩序的,毕竟这是全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券商,政治意义非常高,哪怕是陈云飞这样地位的人也不能不重视。

    那么这样一来,不管区公安局还是市公安局出动警力帮忙维持秩序都不过分,可现在这里维持秩序的偏偏只是一个南港派出所。要说这是周铭临时报警临时出警过来的,姜春华是打死也不会相信,那么就只可能是周铭早就安排好的了,可周铭这么安排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够了!”

    



    看着姜春华的表情,中年人知道他的脑子已经转过弯来了,就接着说:“小姜,我知道你在派出所里受了很多委屈,但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去做,有些事情我们是不能去做的,你明白吗?”

    “一个小小的街道派出所,一个级别还没到所长的小警察,和几个民警,要把他们撸掉,甚至是让纪委调查他们都是很轻松就能做到的,可你觉着我们现在有必要把精力浪费在他们身上吗?尤其现在陈云飞他们还并不知道我们在南江的布置到了怎样的地步,如果我们动手了,岂不就暴露了吗?”

    中年人紧盯着姜春华的眼睛问:“小姜同志,你觉得就因为这么点小事,我们就要暴露我们的根基,这样合适吗?”



    姜春华低下了头:“勇叔我明白了,我会忍下这口气的。”

    “这就对了,”中年人满意的说,然后他坐了下来,“现在安国证券公司成立了,这并没有关系,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给证交所制造麻烦,让他不能成立。”

    姜春华尽管心里还非常不爽,但也耐着性子坐了下来问:“勇叔,可是现在有了券商,南江证券市场也发展到了一定地步,证交所成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就算他们没有任何批复文件,但这个擦边球打起来总要观望一阵,就算是捅到中央去,就算是那位伯伯已经坐稳了位置,也不好直接撤销吧?”

    中年人点头说:“的确不好直接撤销,毕竟证券市场的发展是符合发展规律的,不过要是发生了重大事件呢?”

    这话让姜春华眼睛一亮:“难道我们的计划现在就要开始启动了吗?”

    中年人却摇摇头说:“现在还不是时候,还需要再酝酿一段时间,毕竟很多协调工作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是打个前哨,给他们找点小麻烦而已,就针对他们的安国证券公司!”

    中年人的话说的非常笃定,但姜春华却有些茫然,似乎明白又有点不明白的样子。

    ……

    与此同时在证券公司,周铭和苏涵开车才到这里,第一副总罗韩就马上迎了出来。

    罗韩先向周铭问了声好,然后给周铭汇报道:“周顾问,刚才南港派出所那边打来电话说姜春华被人保出去了,是他们所长亲自下的命令。”

    周铭饶有意味的看着罗韩说:“罗总这个事情没什么好说的吧?毕竟他嚣张归嚣张,他背后站着的势力还是不一般的,他好歹家世不错,利用价值不至于只有这么一点,所以要没人来保他才奇怪了。”

    面对周铭的话,罗韩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还是坚持往下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周顾问,我是想说他既然被保出去了,他会不会再来捣乱?”

    周铭摆摆手:“这个问题也不需要考虑,肯定会,而且是小麻烦大麻烦不断。”

    说到这里周铭停了一下然后问罗韩:“你是不是想说怕他来捣乱所以我们的一些新规定暂缓实施呢?”

    罗韩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因为他就是这么想的,周铭于是问他:“这样吧罗总,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现在很饿非常饿,饿到连皮带都想吃了,给你一碗饭,你想不想吃?”

    “当然想。”罗韩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么如果这个时候有个傻b跑到你面前故意呕吐,或者故意在你面前拉屎放屁呢?你还会继续吃嘛?”周铭又问,最后想了想还强调了一句,“记住你现在是真的很饿很想吃饭了!”

    罗韩脸上的表情很纠结,显然是被周铭的话给恶心到了,不过在强忍了一波以后他还是回答说:“我会先赶他走。”

    “他要是不走呢?”周铭反问。

    “那我走!”罗韩说。

    “可是你也走不了,或者是他就跟着你呢?”周铭问。

    罗韩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如初了,他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说:“那我只能背过身子去,装作看不到他继续吃我的饭了。”

    周铭露出了笑容,他拍拍罗韩的肩膀接着说:“就是这样了,罗总你可千万别嫌我这个比喻恶心,因为事实就是这样,我们现在就是那个很饿很需要搞出证交所和完整证券市场的人,而姜春华和他背后的势力就是那个在我们面前拉屎呕吐的傻b,我们不能因为有傻b在恶心我们就不吃饭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克服那群傻b带给我们的烦恼,继续做我们所需要做的事!”

    罗韩重重的点头说:“我明白了周顾问,我会做好的!”



    “周铭这个王八蛋他居然敢这样对我,我特么要日他祖宗十八代!”

    在南江市的新区别墅里传出了这样一阵怒吼,吼声有点撕心裂肺,把门口路过的保洁阿姨给吓了一跳,这位保洁阿姨抬头看了一下面前的豪华别墅,差一点就要去到路边的电话亭报警了。



    见到中年人进来,姜春华一下就像是受欺负了的小孩看到了自家大人一般,马上向中年人哭诉道:“勇叔你可得给我做主呀!周铭那狗娘养的实在太过分了,他居然真的把我抓进派出所了,还有派出所那些狗日的畜牲,他们敢那样对我,不就是一群无权无势的小警察吗?跟我横,勇叔你帮我把他们全给撸了!”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需要多想什么,无非就是在这里等着抓捣乱的人了。

    为什么不叫市局区局呢?因为上面的人都怕惹事,只有下面最基层的派出所不怕,首先他们也没什么好撸的,其次那些高高在上的大神仙也未必会找他们麻烦,最后也可能是这些人压根就没这个政治意识,有些人只知道是领导让他去做的,他就会乐呵呵的去做。

    



    好在这个时候一辆奥迪车开了过来,里面一位中年人摇下车窗微笑着阻止了她,并且还给了这位受惊吓的保洁阿姨一百块钱。

    保洁阿姨是农村人,来南江打工的,这才发行没几年的一百块面值超大额钞票,她只听人说过,并没有亲眼见过,不过想来能开这么好车的老板也不会骗她;确认这位老板真要给钱她,她开开心心的骑车走了。

    



    “当然不合适!”姜春华紧咬着牙关说,“可是……我也是真咽不下这口气呀!”

    “咽不下也得咽!”中年人严厉的说,“姜春华,你要记住我们的目标是周铭是陈云飞是南江证交所,不是几个派出所的小警察!”

    



    姜春华的话说的非常狂躁,但那中年人显然并没有陪他一起狂躁的兴趣:“行了,好不容易从那里面出来你也消停一点,你知不知道咱们的别墅是不隔音的,你刚才嚷嚷的东西外面全听见了,你也不嫌丢人!”

    “勇叔!”姜春华不干了,他是刚从派出所被捞出来的,现在是满腹怒火,“你都不知道那些杂碎是怎么对我的,他们居然打我耳光,还揪我的头发把我摁在桌子上,勇叔你可知道我长这么大连我爸都没有这样打过我呀!我在派出所里发誓过的,只要我能出来就一定要他们好看,勇叔我知道你在南江这边有根基的,对付周铭不行,但撸掉几个小警察还是没问题的,勇叔……”



    姜春华愣住了,他被勇叔这一声暴喝给喊醒了,作为政治家庭出生的孩子,他的政治智商当然是没问题的,只是之前被气昏了头,他才会那么嚷嚷的要报仇,现在恍然醒悟过来了,他也想到了问题所在。

    



    中年人忍无可忍的暴喝一声,把姜春华后面的话生生掐断在那里,姜春华愣在那里,讪讪的看着中年人,似乎还有点想不通勇叔怎么会这样呵斥他。

    中年人伸手指着姜春华说:“小姜呀小姜你说我究竟该说你是没脑子呢?还是该说你脑子里缺根筋呢?好歹你的家庭条件也是很好的,从小接触的人和事也都是很先进的,怎么现在就连这个弯都转不过来呢?你自己说说看,以周铭现在的能耐,难道他叫市局来进行安保工作很困难吗?”



    ,



    read336;

    



    送走了保洁阿姨,中年人抬头抬头看了一眼别墅,幽幽叹了口气,挥挥手让司机开车,才摇下了车窗。

    奥迪车开进了这幢别墅,车库连着大厅,中年人穿过一条走廊来到别墅的一楼大厅,大厅里坐着一个年轻人。要是周铭和罗韩他们在这里的话,他们一定能认出来这个人就是在安国证券公司开业典礼上闹场的姜春华,显然刚才的怒吼声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