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姜春华的明栈道暗陈仓
    姜春华嘿嘿笑着说:“勇叔,我说的顺利当然不是我这边,事实上我才进去周铭安排的那两个经理就找上我了,当然我也在大厅里闹了一场。”

    “你这是在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就你这样闹是没任何效果的吗?”中年人说。

    姜春华点头说:“我当然知道了,不过我要是不这么做,他们怎么会把最细心最聪明的客户经理派来给我呢?”



    “老师您放心,我会的。”李阳说。

    



    随后姜春华又问年轻人:“怎么样?给你开户的那个客户经理足够聪明细心吗?”

    “聪明也细心,不过他有些贪心,因为我的关联银行账户上有很多钱,出来的时候他希望我能更多交易。”年轻人回答说。

    “贪心是一个很好的品质,不贪心有些事情怎么能做得了呢?”姜春华说。



    随后姜春华叮嘱了那年轻人一句‘后面按我交代的办’,就挥手让年轻人走了,中年人问了一句那人可靠吗?姜春华点头回答:“勇叔你放心,这是我从燕京带出来的人,是自己人。”

    “这个事情办的很漂亮,而且这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让我都有些意外。”中年人说。

    姜春华嘿嘿一笑:“那没办法,谁让我这个目标这么明显,如果不好好利用一下这个优势那怎么行?我知道安国证券公司作为第一家券商在客户经理的选择方面肯定会很慎重,不过贪心不贪心这个就没办法控制了,所以为了保证成功率,我先过去把最好的客户经理吸引过来,小虎那边就方便了,反正没人认识他,更没人知道他和我的关系。”

    中年人点点头:“这个开头的确很好,不过还是要多注意一下,切记不能骄傲自满。”

    “勇叔您放心,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姜春华说。

    随后车子发动,中年人和姜春华回去了别墅,当天晚上,小虎来到了东门酒店,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安国证券公司的客户经理,他们一起找了个位置坐下吃饭。

    “孙经理,你看我在你们公司开户存了这么多钱进去,我是很想炒股赚钱的,否则我也不会专门过来开户了,可是我又根本不懂股票,证券公司里那么多上市股票,我都不知道买哪支股好,你就帮帮忙吧。”小虎一边说着一边给孙经理倒了一杯酒。

    孙经理和小虎碰杯说:“小虎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我们单位里有制度的,我们客户经理是不可以代客炒股的。”

    “这是什么破规定?你们明明就是专业人员,就比我们这些普通人更懂股票啊!如果给你们帮忙炒肯定就能得到更好收益呀,你看我都不懂股票,你给我开了户我也不知道该买哪支股的,我账户里那么多钱不都浪费了吗?我还不如存到银行里吃利息呢,还有国库券,我听说国库券的利息也挺高的。”小虎说。

    “你也别先做这个决定,国库券一直是在降息的,就算不降息他一年才几分息也肯定比不过股市上一天几分息的。”孙经理说。

    “可是孙经理你又不帮我炒股,我哪里知道该买哪支股不该买哪支股呢?”小虎两手一摊很无奈的说。

    “现在股市的行情很好,除非是一些特别的股票,否则随便买任何一支股票都是能赚钱的……”

    孙经理的话还没有说完,小虎这边就打断他说:“可是我想赚更多呀!我哪知道哪支股票能涨多少?万一我手气不好买到一支股票明天就跌了那可怎么办?不行我这个人胆子小,如果孙经理你不帮忙,我看我还是不买算了。”

    “小虎你可千万别这么想,你看你账户里有那么多钱,光放在那里是不行的,要想办法投资让他动起来才是最好的赚钱办法。”

    小虎那边不为所动,孙经理想了一下只好咬牙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单位的确规定我们客户经理不可以代客炒股不假,但我们是可以给你们提供股市信息的,我可以告诉你我预测哪些股票行情好,哪些行情不好,你有了这些信息就可以更好做决定了。”

    听孙经理这么说,小虎认真考虑了一下,他先是点点头,后来又摇摇头说:“还是不行,孙经理你这么说听起来好像很不错,但还是不行,因为我本身没那么多时间,而股票价格又听说每分钟都在变,那万一我听你的买了这支股票,转头就跌了,你通知我我也没办法马上更改呀!”

    “所以如果孙经理你不帮我炒股的话,我想我还是要放弃股票了。”小虎最后说。

    见孙经理皱着眉头似乎有些犹豫的样子,小虎接着说:“孙经理,我当然也不会白要你帮我炒股的,到时候赚了钱我们四六开你看怎么样?本来我每手交易你都能抽佣金出来,再加上这赚的钱,差不多就能有五五开啦,这不比你当客户经理要赚更多钱吗?难道孙经理你不想赚钱吗?”

    “我当然是想赚更多钱的,不过有些事情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孙经理说。

    见孙经理的语气似乎有些松动,小虎继续往下说:“孙经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如果亏了全算我的,保证不会找你麻烦。”

    小虎说着还用力指了指自己:“孙经理你也知道我账户上有多少钱了,我并不是一个缺钱的人,我只是想要我的投资变得更有意义,所以亏了就亏了,我不会揪着不放的。而且孙经理我看你也是个老实人,我也愿意相信你,要不然我也不会找你帮我开户了。”

    “孙经理听口音你是南江本地人,我想你肯定去过港城,知道港城还有国外那些证券经纪人,他们不都是帮客户炒股的吗?凭什么他们行我们就不行呢?没有这个规矩的。”小虎说。

    这句话终于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听完小虎这句话,孙经理下了决心说:“那好吧,我可以帮你炒股,分成就按你说的,不过要是亏了你别来找我。”

    “那当然,我就在这里先谢谢孙经理了!”小虎笑着向他道谢,只是孙经理并没有看到在小虎眼底一闪即逝的阴谋。



    “姜春华同志慢走,你的户我们会在明天之前为你关联完毕,也就是说你最迟明天下午证券公司开市以前就可以进行正常的股票交易了,而如果你对自己的股票交易有任何疑问,也就是说你不确定目前的股市走势的话,都可以直接联系你的客户经理,他会从自己的专业角度为你做解答的。”

    李宏送姜春华到了门口,并对他做着最后的叮嘱,姜春华对此则是很不耐烦的摆手:“我知道了你烦不烦啊,你不要总是拿你的智商来侮辱我的智商,我说了我是来炒股就是来炒股的!”



    “好了小李同志,咱们现在的首要工作就是得想办法把安国证券公司的知名度给先搞上去,不能总等着周顾问来给我们送粮食。”

    



    这个答案让中年人有些意外,姜春华这时朝安国证券公司门口指了一下,中年人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年轻人正被一个客户经理恭送出来,然后姜春华摇下车窗,等客户经理回去以后他朝那边招了招手,那年轻人看到姜春华招手马上走过来。

    年轻人来到车边,姜春华给中年人介绍:“这是我朋友小虎,他刚刚顺利的在安国证券公司开了一个户。”

    



    尽管姜春华是这样说的,不过李宏还是多给他唠叨了几句,直到见他真的要发火了才放他走。

    送走了姜春华以后,李宏对李阳说:“看来周顾问说的没错,姜春华这个家伙果然会来捣乱,不过没想到居然是他自己过来捣乱,看来他也就这个能耐了,幸好我们早有准备,要是让他在公司闹起来,那可不是好玩的,尤其他还带了那么多记者过来。”

    



    中年人听出了味道,他问姜春华:“你其实是打算让他来做那个事情对吗?”

    “勇叔,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自己做,毕竟我这个目标太明显了,他们肯定会防着我呢,不过现在看来我明显也有明显的好处嘛!”姜春华笑着说。

    



    李宏一边说着一边带着李阳回去了安国证券公司,回到了公司里,李阳马上给周铭拨过去了电话:“老师,果然不出您所料,姜春华他今天果然来了,不过他是一个人来的,今天也只是过来开了一个户,他想吵出事情,也带了记者媒体过来,只是我们并没有给他找到任何理由。”

    电话那边周铭想了一下说:“这样就好了,你们一定要记得一切严格按照规章制度来走,只要我们不犯错,他们就没机会。”



    这个答案让中年人颇感意外:“难道你这么堂而皇之的去安国证券公司,他们都没人知道吗?这有点不符合逻辑,毕竟这里开业第一天你就过来过的。”

    



    姜春华已经走出了证券公司,他拐弯到路边上了一辆奥迪车,中年人勇叔就坐在车上,见姜春华上车他问道:“今天的情况怎么样?看你这么高兴的样子,看来一切都很顺利?”

    “太顺利了!”姜春华回答说。



    ,



    (鞠躬感谢“sjk占”的月票支持!)

    



    “是呀,总算是没让他真的闹出什么事情来。”

    李阳很没底气的说,他还皱起了眉头,因为他总觉得今天的事情很不对劲,可哪里不对劲他却又说不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