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闹事
    这个答案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说起来有人来给他们捣乱并不让他们意外,事实上他们一直也都等着姜春华过来捣乱的,可现在来捣乱的人不是姜春华,而是一个普通股民,这就让他们很意外了。

    难道证券公司里真出什么问题了吗?

    这是所有人脑袋里首先想起来的问题,最后还是周铭当机立断,他站起来说:“先出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吧。”



    李宏当即问道:“是不是姜春华又来了?他这次又来干什么了?”

    



    当周铭他们才来到一楼,还没有出去大厅,就听到这么一句话传了过来,李宏和李阳都愣了一下,李宏马上给周铭解释:“周顾问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周铭摆摆手表示没关系,然后带他们走出到了一楼大厅,就见几个人拉着横幅站在大厅中央,一个年轻人就站在前面拿着喇叭反复喊着周铭他们刚出来时听到的话,几个记者就在旁边拿着照相机和摄影机记录着这一切,而除了记者还有一大群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所有安国证券公司的员工都在旁边不知所措。

    “周顾问,这个人叫小虎,他说是在我们安国证券公司开的户,然后让我们的客户经理给炒股亏了。”一个职员过来向周铭汇报了情况。



    孙经理人呢?

    这个问题周铭并没有追加问了,因为周铭看到了那边就在小虎的面前,有一个穿着衬衫西裤的年轻人在很着急的和小虎说着什么,甚至都有些哀求的意味。现在公司里所有的干部都在开会,一般不会有人那么热心去管别人的闲事,那么这个人就只能是那个孙经理了。

    “小虎今天的事等我下了班再说好不好,咱们不要在这里闹,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嘛,你这样是没有结果的,算我拜托你了!”孙经理说。

    小虎却根本不为所动:“等你下班鬼知道是个什么结果?我今天就是要见你们领导,让你们领导出来给我一个说法,我的钱不能说没就这样没了,你知道那是我全家多少年的积蓄吗?你以为我在这里和你玩呢?”

    孙经理又说:“小虎你怎么这么蛮不讲理呢?我已经和你说过了,你那个股票的事情并不是我的错,而且你的钱也不会这样说没就没了的,我完全可以再通过操作帮你赚回来嘛,你这样闹没任何意义。”

    小虎并不理会,不过他也没有接着举起喇叭再喊了,因为他看到了周铭和李宏他们走到了大厅,小虎马上过去两步问:“你们就是这个证券公司的领导吗?”

    周铭看了李宏一眼,李宏走上前说:“同志你好,我是咱们安国证券公司的总经理我叫李宏。”

    小虎上下打量了李宏几眼,不屑的挥手丢他一句‘我不和你说’,然后找到周铭问:“你是这个单位的领导吧?不是领导就是上级主管,总之就是有很大关系,你可不要想骗我,刚才你一个眼神这个总经理就出来说话,我都已经看到了,我就找你!”

    面对小虎这话,周铭是有点哭笑不得,只好点头承认了:“我的确和安国证券公司有很大关系,不知道这位同志有什么事情呢?”

    “都是他把我们全家的血汗钱都给弄没了!”小虎说着同时手指向旁边的孙经理。

    被小虎这么一指,孙经理的魂都要给吓没了,他忙跑到周铭面前哭诉道:“周顾问,这是没有的事,我当时给他开户,是他自己要放这么多钱进来炒股的,我还跟他说了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的,可他就是不听!”

    听孙经理的话小虎不乐意了:“孙经理我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么一个敢做不敢当的小人,当初要不是你说的炒股能赚钱,比我放在银行,甚至比一般做生意都能赚更多钱,我会把全家的钱都放进来吗?你要跟我说了股市有风险会亏钱的我还会放钱进来吗?我特么不傻b吗?”

    就这样,孙经理和小虎争执了起来,周铭听不过去大喊一声:“都给我闭嘴!”

    孙经理和小虎马上停止了争执,周铭对小虎:“这位同志你接着说。”

    小虎对孙经理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眼神然后接着说:“领导是这样的,我一个礼拜前过来开户,是你们这位孙经理接待的我,他就跟我说开户炒股能赚大钱随随便便万元户,但是我不会他说他能帮我炒股,随随便便就能给我赚个万元户出来,我就相信他把我的钱给他炒股,可谁知道这一个礼拜就亏完了,我现在来找他还不认账了,你们这里到底还有没有一点信誉了?就是一个骗子公司嘛!”

    周铭又转向孙经理,他马上否认道:“周顾问并不是这样的,我当初就和他说了股市有风险,而且那支股票也都是他自己坚持要买的,要亏也是他自己亏的,和我并没有任何关系呀!”

    李宏和李阳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头疼,因为这孙经理和小虎各执一词,就是典型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并且最重要的是这个事情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根本没有其他的佐证,完全没办法判断,恐怕就是包大人或者狄大人过来也只能头疼了。

    不过他们的头疼还只是刚刚开始,因为这个时候,姜春华也过来凑热闹了。



    重生以来,周铭从一个一穷二白的**丝一步步走到现在,手里握着巨额资产,这样的场面已经见惯不怪了,因此它很从容的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走进会议室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才示意所有人都坐下:“大家都坐下吧,李经理你来说说现在的情况吧。”

    被周铭点了名,李宏马上说:“好的周顾问,我们安国证券公司到今天已经开业一个礼拜了,虽然各方面的宣传都已经做出去了,但是我们的开户成绩却并不理想,我认为这一方面是证券公司那边开户的习惯已经根深蒂固的扎在每一位股民的脑海里了,另一方面也是我们的主动出击还不够。”



    “你们的话我当然相信,我担心的是有些其他的麻烦,毕竟有姜春华这么一个专门想找茬的人,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周铭说。

    



    说完周铭就中断会议出去了,这也才让大家恍然大悟,他们不管在会议室里怎样惊讶和意外都没有任何结果,只有出去搞清楚了情况才能更好的做决定,于是随后李宏李阳还有其他证券公司的干部就都跟着周铭出去了。

    “安国证券公司就是一个骗人的单位,亏光股民的血汗钱不管,你还我血汗钱!”

    



    “我们现在只是单纯的守在证券公司里等着股民上门开户,这样太过于被动了,毕竟现在证券公司那边还保留着开户的职责,是和我们相冲突的,如果我们再不能主动去寻找每一位想要炒股的股民,那么我们就算服务再好,再符合市场规律,也不会有机会发挥出我们的先进性来!”

    李宏一板一眼的说,周铭听了以后点点头:“李经理说的不错,按照现在的形势,股民是不会自动送上门的,如果我们要发展就必须要更主动一点,这是应该的。”

    



    “炒股亏了?”周铭马上听出了话里的重点,“证券公司里有哪个客户经理违规帮他炒股了吗?”

    周铭严厉的语气吓到了那个职员,直到周铭不耐烦的又问了一遍他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的回答周铭:“是市场部的孙经理,这个小虎是他负责的。”

    



    李宏和李阳相视一眼,他们正要说什么,却听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证券经纪人跑了进来慌慌张张的说:“李总不好了,门口有人闹事!”

    这个人的话说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但这句话本身却如同一颗重磅炸弹一般让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李宏和李阳:特么的会议上刚说到保证声誉的事情,就有人过来闹事,这不是在打他们的脸吗?



    一个普通股民?

    



    李宏会这么问并不奇怪,毕竟现在就只有姜春华要来找他们麻烦,是有前科的,现在出事了第一个不想起他还能是谁?

    但答案却出乎了他的意料,那经纪人摇头说:“并不是上次的姜春华,是一个普通股民!”



    ,



    上午周铭开车来到了安国证券公司,他走进了会议室,当他来的时候包括总经理李宏和大堂经理李阳在内的所有公司中高层干部都已经坐在了这里,见到周铭进门他们马上站起来齐声向周铭问好。

    



    说到这里周铭转了话锋接着说:“不过就目前来说我认为我们最重要的还是要树立起我们的声誉,因为我们并不是政府机关,而且我们现在还没得到正式的认可,还是处于一个打擦边球的阶段,只有声誉才能支撑我们发展壮大起来,如果失去了声誉,那我们本来就不顺利的发展就会变得更难了。”

    李阳这个时候说:“老师您放心吧,我们的工作现在都做得非常小心的,只有姜春华之前来找过麻烦,已经被我们给放过去了,我们还给他专门派了一个最细心最聪明也最老成的客户经理给他,到现在也没出过任何问题,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