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是福是祸?
    “勇叔是上面的情况有变化了吗?我们终于要对周铭动真格的了吗?还有是不是那几位老先生也过来南江了?”姜春华问道,原本他在听到中年人说算了的时候是感到非常沮丧的,不过当他听到中年人后面的话的时候,却又让他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这些事情你就没必要知道了,你现在只需要做好你所应该做好的事情就行了,这一次可不允许再出错了!”中年人最后强调了说。

    姜春华马上给了中年人一个肯定的答案:“勇叔放心,我保证做到最好!”



    说起小虎姜春华也的确非常生气,因为那会小虎被抓就被抓了,这有什么,自己找人去保他出来就好了,可他居然把自己给供出来了,你这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吗?

    



    ……

    当姜春华和勇叔这边做出决定以后,周铭再一次来到了南江市委,他的待遇还是和以前一样,常务副省长市委书记的秘书彭胜友在门口迎接,等周铭来了再带他上去。

    到了陈云飞的办公室,陈云飞正在批阅文件,见周铭进来他马上放下文件站起来请周铭坐在接待区的沙发上,并让彭胜友去沏茶过来。



    陈云飞无奈的指责周铭,他接着说:“这一次叫你来呢,其实是有一个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的,就是中央已经批准了南江证券交易所进行试营业的政策。”

    “这还真是一个难题,太突然了,让人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周铭长长吐出一口气说。

    “周顾问,可我好像知道你是一直支持要把证券公司变更成为证交所的,以前是中央没有表态,现在中央已经表态了你难道不高兴嘛?”陈云飞故意问。

    周铭苦笑着说:“书记你就别打趣了,如果这个事情是一开始中央就同意,那我会很高兴,可现在这么突然的决定,不能不让人担心呀!”

    周铭并不是在说笑,毕竟事出异常必有妖,南江证交所原本被那样针对,就连陈云飞这样的人都不敢公开支持,只能让周铭想办法先搞起来再说,这显然就是中央有强大的反对势力,都不会一个两个人,而是恐怕有一个集团,可现在突然间中央的风向就变了。

    要说是这个集团被干掉了,或者是陈云飞这边的集团上台了,周铭是怎么也不相信的,要知道能干扰陈云飞的,无一不是站在权力顶峰的人,而一般这种级别的政治变动,不可能会一点消息没有。

    那么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是故意的,是那个政治集团故意让风向变的,至于目的,除了是有阴谋周铭想不到其他可能。

    陈云飞这时也收起了笑容,他对周铭说:“所以我才找你过来,你认为现在南江搞证交所的时机成熟了吗?”

    “时机是肯定成熟了的,不过以现在中央这样的情况,就很难说了。”

    周铭说完又把问题抛回给了陈云飞:“我想书记这边肯定已经有决定了吧?”

    周铭会这么问并不是他拿不了主意,而是这个事情本身就不是他能决定得了的,首先证交所事关一个国家得金融命脉,其次陈云飞也是属于一个政治集团当中,上面那么多大人物,他们没理由拿不定主意。

    “现在中央的决定就是要搞南江证交所。”陈云飞回答说。

    陈云飞的话听起来似乎是重复了一遍自己带来的消息,但周铭却能听出弦外之音,就是说他们这一派是已经拿好了主意,哪怕明知这可能是个阴谋,证交所也仍然要搞起来。

    周铭两手一摊:“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搞起来吧,反正现在证交所的规定已经试运行一段时间了,市场也已经开始逐步接受了,我们接下来所要做的,就是把证券公司那块牌子给换掉就好了。”

    陈云飞点点头说:“这个事情我会交给证券市场建设领导小组那边,不过周铭你这边的压力是最重的,你有什么要求吗?”

    周铭当然明白自己的压力是最重的,别看准备工作都是给张恒还有罗韩那边在做了,但他们都只会按部就班的做,一旦发生什么意外,只能是自己出来救场,否则这个消息罗韩这位证券公司第一副总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发展顾问怎么就能知道了呢?

    周铭长长呼出一口气说:“要求倒也没什么,只要书记你能出席参加证交所的开业典礼就好了。”

    “这个没问题,既然是中央的决定,我这个南江市委书记,当然不能无动于衷了,这个开业典礼我会参加。”陈云飞说,“不过这个开业典礼你打算什么时候搞呢?”

    “这个无所谓,越快越好吧。”周铭说。

    就这样,在周铭和陈云飞的商量中,南江证交所的开业就给敲定下来了,而只经过了一个礼拜的准备,南江证交所的挂牌典礼就在原证券公司门前开始了。

    这一天在证交所门前是一派热闹喜庆的气氛,鞭炮喧天锣鼓齐鸣,就连舞狮都请出来的,而由于市委书记陈云飞的到场,南江市从党政机关到各事业单位以及民营企业家,甚至还有省里都派代表来参加了这次典礼。

    面对这派壮观的景象,罗韩的眼睛湿润了:“证交所终于搞起来了,我们终于有了真正自己的证券市场了!”

    在这一刻罗韩是非常激动的,毕竟从最开始的股份制改革到现在证交所的挂牌成立,他所付出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对他来说,证交所就像是一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一样,以前这孩子还是黑户,现在终于上上户口了,他这个家长怎么能不发自内心的高兴呢?

    当然今天来证交所门前出席这一次活动的,也并非所有人都是真心来祝贺的,人群中,有一位年轻人就很不屑,他是姜春华。

    “什么玩意还搞的这么隆重?也不知道是谁给你们开了方便之门才能搞起来的。”姜春华说。

    他旁边的一位中年人则说:“隆重一点好呀,毕竟是新中国第一家证交所,只是这个第一,是福是祸就不好说了。”

    “那肯定是祸呀,勇叔,我真迫不及待要看这证交所倒闭萧条的样子了!”姜春华狞笑着说。



    “周铭这个王八蛋,我要把他剁成肉酱!什么狗屁市委书记市长,什么证券公司,都特么是一伙额杂碎!”

    还是在南江的新区别墅里,姜春华来回在客厅里走着,嘴里发出了愤怒吼叫,中年人就在他对面,抬头看着他:“小姜,你还是先坐下来冷静一下吧,你站在这里这样吵吵的,你会让我觉得把你保出来是一件非常错误的决定,那样的话,我会不介意再把你送进去一次的,你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中年人点头说:“的确这规定太奇怪了,一般受害者怎么会也要受到处罚呢?”

    



    中年人默默点头,然后起身离开,对于姜春华的能力他还是放心的,之前两次虽说都进了派出所,但不管是他的想法还是做法,都还是让人满意的,只是周铭那边的准备更充分而已,再说这一次要交给他的事情也并不关键,就算他都失败了也并不影响大局,就让他闹去吧。

    就在这样的想法中,中年人拿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你好,给我接三号线。”

    



    中年人的语气平淡,不过听在姜春华的耳朵里却让不自觉的浑身一颤,这才强忍着怒火坐了下来。

    只是坐下来归坐下来,姜春华心里还是感觉很憋屈的,他对中年人说:“勇叔,您是看着我长大的,您知道我长这么大就没进过派出所,可现在来了南江这才几天时间我就进去了两次了,并且这一次明显周铭那家伙就是在对我进行打击报复的,他这不光是在报复我,也是在打勇叔您的脸呀!”

    



    坐在沙发上,周铭问陈云飞:“书记,这么着急让我过来,不会是又有什么难题要出给我吧?”

    “周铭你这个小同志就不能给老同志一些尊重。”

    



    姜春华那边听周铭这么说正要附和高兴,却听中年人又把话说回到了他身上:“不过当时的情况我也听说了,你找的那是什么人呀?”

    姜春华脸色一红:“小虎那个家伙我也是瞎了狗眼,怎么就会找了他这么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呢?妈比的居然那会把我给供出来了,我真想把他的脑袋给敲开,看看里面装的都是屎吗?不过现在就让他在看守所里好好待着吧,他要有本事就自己出来,我不会去管他了。”



    中年人打断姜春华的话说:“算了吧,我们可没时间在这里玩游戏,接下来就开始我们真正的计划吧。”

    



    中年人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对姜春华说:“小姜你也不要埋怨别人了,这个事情我们自己也的确没有处理好。”

    “勇叔,这一次是他们合起伙来一起算计我的,下一次我肯定会更加小心……”



    ,



    (鞠躬感谢“幸运的奇迹”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丧物玩志”和“谦卑的前辈”的月票支持!)

    



    中年人看了姜春华一眼笑着说:“行了,你也别拿这些话说我,我经历过的事情比你见过的都多,你这套在我面前没用。”

    姜春华那边尴尬了一下,但还是搔搔头说:“勇叔我这不是气不过嘛,而且周铭他们那边也真是太奸诈了,居然一个常务副省长市委书记配合周铭这样针对我,要不然不会有这样的规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