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这股票真的会涨!
    大楼的走廊上,证交所第一副总罗韩急急忙忙走着,他的手里拿着一份文件。

    罗韩一直走到会议室里,和大楼里其他地方一样,会议室里也是亮着灯的,三个年轻人正等在这里,罗韩敲门进来说:“周顾问,今天的股市情况已经计算出来了,所有股票跌停,股市一共损失超过两千万,这里是具体的损失情况,您请过目。”

    周铭苏涵和保镖**正等在这里,罗韩说着就把手里的文件交到了周铭手上,周铭接过文件打开一边翻看一边问:“今天损失这么大,股民的情绪还能控制吗?”



    “谁说不是呢?谁让咱们滨海才是国内金融的唯一认证呢?要我说呀,现在南江就是一头羊,之前的发展不过就是我们放养的结果,现在我们觉得时机成熟了,就随时可以操起剪刀来剪羊毛啦!”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每个人都想着从股市里赚钱,却不想这个钱是从哪来的。”

    罗韩嘟囔了这么一句,然后他担心的问:“周顾问,看来这一次那边来势汹汹,今天第一天就跌的这么厉害,您那边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周铭笑了,他挑了挑眼皮问:“怎么罗总不相信我了?”



    “周顾问您要是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您尽管开口!”罗韩自告奋勇。

    不过周铭却笑着对他说:“并不需要你配合,我说了这一次就是金融上的交锋,罗总你现在是证交所的第一副总,你就只需要做好你分内的工作就行了,其他的事情自然会有其他人来做的。”

    “那些家伙,如果不给他们上一课,他们会真以为股市是那么简单的了。”周铭接着说,“而且借着这次的机会,也能给咱们的安国证券公司打打广告。”

    罗韩长出了一口气,周铭的话让他安心不少,恐怕这个时候也只有周铭还能这样保持冷静和信心了。

    ……

    时间到了第二天早上,老杨早早的来到了证交所,尽管现在的时间才只有八点,但在证交所门前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他们都是眼睛死死的盯着头顶上证交所的大盘,一刻也不愿意放松,就好像他们这么看着就能把那些绿了吧唧的数字和线条给看红一样。

    老杨是南江股市里的老股民了,他当然明白这些人的心理,无非就是渴望股市能发生奇迹,或者是想着自己今天抢着时间早能把手上的股票抛掉。

    其实说起来这些想法都是很可笑的,但却是现在这些人眼中最纯粹的想法。

    如果自己不是因为打了电话给安国证券公司那边,恐怕自己此刻也是和这些人一样的心情了吧。

    老杨这么想着同时脚下习惯性的走到了报亭这边,老板看到他亲切的和他打招呼:“老杨你的报纸给你。”

    等老杨走过去以后,那老板又问他:“怎么样老杨,你昨天没买股票吧?”

    “昨天没来得及买,不过今天我一定要买的,因为我的客户经理他已经明确告诉我了,今天的股市肯定会涨……”

    没等老杨的话说完那报亭老板就打断他说:“我说老杨你怎么能这么老实呢?昨天就和你说了,那什么狗屁安国证券公司就不靠谱,他们那客户经理就是忽悠你交易他赚佣金的,哪会帮你考虑什么呀?你看这前这些人,他们都是等着抛股票的,虽然专家在报纸上不断给市场造势,但我看来他们也就是说说了,我估摸着这一次股市暴跌要持续个一个礼拜到俩礼拜了。”

    “不,我相信我的客户经理,我也相信安国证券公司,他们是证交所唯一认证的券商,他们肯定不会骗我的!”老杨很有信心的说。

    报亭老板无奈的摊开双手:“得,看来我是没办法说服你了,不过我相信那边那些人会感谢你的,因为他们正愁自己手上的股票抛不出去了。”

    “可怜的人,如果他们继续持有股票的话是可以赚回来的,可惜他们就这样抛掉了,要想再买回来就比较麻烦了。”老杨说。

    “老杨如果不是我们认识十多年了,我会真以为你是三岁小孩了。”

    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孔乙己来到了老杨身边对他说:“老杨我说你好歹也这么大岁数人了,要天真也该有个限度吧?不能太过分了。”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老杨不理会报亭老板和孔乙己,时间匆匆而过,很快到了股市开市的时间,随着保安打开证交所的大门,一直等在门口的股民们发疯一般的冲进了大厅。

    看这样的情况,孔乙己对老杨说:“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形势,依我看今天股市还会有一轮暴跌。”

    当孔乙己的话才说完,那边就传来了一声呼喊:“不好了,股市开市就有股票跌停啦!”

    听到这个喊声,孔乙己和老杨他们立即回头,只见证交所大屏幕上面的线条的确在继续下滑了,对此孔乙己给了老杨一个得意的眼神,但老杨却不为所动,还是执意要进证交所买进,孔乙己说:“老杨我看你是同乡我才劝你的,你不要这么犟!”

    老杨也说:“我也是看你同村我才劝你的,这股票真的会涨。”

    这一次不等孔乙己说话,旁边就有人接话道:“这一次老杨说的没错,这股票真的会涨!”



    在东区别墅的客厅里,中年人勇叔高兴的举起了酒杯,其他围坐在这里的老板们也都跟着一起举杯,所有人脸上都荡漾着笑容,无比喜悦,他们都纷纷附和着勇叔的话,只因为今天南江股市的崩盘。

    “勇哥,要说今天的成绩,与其说勇哥感谢我们的配合,倒不如说是我们感谢勇哥指挥的好,是勇哥你带我们走上了这一条路,如果不是勇哥,我们今天怎么会在南江坐在这里呢?所以应该是我们一起敬勇哥一杯才是,不知道其他朋友都怎么看?”



    听着饭桌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勇叔说:“咱们现在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但是我们对南江股市的攻击也才刚刚开始,大家要发扬太祖宜将剩勇追穷寇的精神,继续持续做空南江股市,可不能有一点懈怠,这还需要大家继续多多配合。”

    



    “很难了。”罗韩说,“今天从上午开始,就有股民开始冲击柜台了,不过好在我们早有准备,派出所民警及时赶到,才控制了局面。”

    “这个情况也正常,毕竟一下损失这么大,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不管我们如何宣传股市风险很大,人们进入股市始终是抱着一颗赚钱的心,不管之前赚了多少,只要亏了他们就会接受不了。”周铭说。

    



    有人带头这么说,其他人马上跟上说:“吴老板说的对呀,我们今天能撬动南江股市,都是勇哥带头带的好,我们都只是各司其职而已。”

    也有人说:“这也是南江这边的暴发户没事学我们要搞什么股市,他们以为他们被划了一个特区,得到了中央的政策支持就可以翻了天,什么事情都牛b了不成?这股市可不是谁想搞就能搞得了的!”

    



    罗韩忙不迭的摇头说:“周顾问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当然是相信周顾问您的,可是这一次的震荡太过猛烈,我担心您请来的帮手会退缩……”

    没等罗韩说完,周铭就打断他道:“放心吧罗总,别说现在才只是一天全部跌停,就算是今天开市就全部跌停,我也一样能救回来,至于退缩,别说他们不会走,就算他们走了,我自己上也没问题。”

    



    “勇哥这你就放心吧,就是你不说我们也会继续这么做的。只是可惜了南江股市的跌停制度,要不然两三天我们就能让南江股市彻底打垮!”

    一位胖乎乎的老板高声说着,其他人都哈哈笑着说:“不过南江股市也都是在死刑立即执行和缓刑折磨的选择而已,像这样天天跌停,最多不超过一个礼拜,咱们就能把南江股市这两年的发展给榨干了吧?”



    与此同时在证交所大楼,尽管现在时间已经是夜里八点,尽管股市在下午就已经闭市,但此时这里却仍然灯火通明,无数金融会计正在这里加班加点的工作。

    



    面对饭桌上的其乐融融,姜春华也忍不住的说:“各位叔伯,我觉着能让我们来剪羊毛,这也是南江最后的利用价值了,毕竟咱们滨海才是国内的金融中心,南江不管怎么发展,都是在支援我们才对嘛!那个周铭不管怎么本事不管如何努力,结果也都是在给我们赚钱才对嘛!”

    “干杯赚钱,让我们尽可能的榨干南江的所有价值!”所有人举杯高呼。



    ,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配合,这一次才能重创了南江股市,打出了南江股市的原形,我在这里敬大家一杯!”

    



    还有人把矛头指到了周铭的身上:“就是说呀,我在来之前还听说这边的股市是什么周铭搞的,这个周铭是能和美国的金融战专家比划的,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我们随便给他找点事股市就崩盘了,这吹牛皮的本事可比他搞股市的本事强多了。”

    “那可不,国内的金融中心只能是咱们滨海,最好的金融专家也在咱们滨海,毕竟咱们可是建国前就有金融传统了的,那时候南江还不过就是个穷县城而已,这两年有了政策支持就想抢咱们滨海的风头,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现在随便找点茬给他们马上就现出了原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