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这种事情有了第一个就停不下来了,马上有人跟着走了,还丢下一句:“我想起我买了南发展的股票,我得赶紧把股票给抛掉了,要不然受这个消息的影响,万一亏了就麻烦了。”

    在二楼的办公室里,周铭和罗韩就站在窗户边,下面的情况他们尽收眼底,看着下面那些人蜂拥去柜台的情景,罗韩对周铭说:“看来这个消息还是很有效的,这些股民都明白这个消息的恶果,只是不知道他们现在还能不能从股市里抽身出来。”

    “现在肯定已经晚了。”周铭说。



    对此老杨只是笑笑,他靠在椅子上反问:“你真是这样觉着的吗?如果你真这么想那就请坐下来咱们先等等,看看股市对这个消息究竟会是怎么一个反应。”

    



    这就是周铭的办法,罗韩还记得周铭当时说的原话,他说:现在的南江股市就像是一栋破破烂烂摇摇欲坠的房子,已经到了要倒的时候,只是因为被人扶着才一直没倒,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在安全的时间推房子一把,人为的把房子先推倒了,免得房子突然倒了砸伤更多人。

    这个事情并不是真的,只要消息放出去就能对股市造成决定性的影响,而且就现在南江股市的形势,只要开始下跌,就会是多米诺骨牌一样的停不下来。

    当然为了保证南发展银行的声誉,事后自己再出面辟谣,并追究造谣者责任就好了,反正股市的暴跌也停不下来了。



    但周铭却并不着急,他转头看了罗韩一眼,饶有意味的问他:“你真认为他们会那么团结吗?”

    “周顾问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罗韩愣愣的问。

    周铭笑了一笑接着说:“罗总,你说如果是你,在明知道南江的股市是肯定要崩的,就连普通的股民都开始在逐步撤出股市的情况下,你还会坚持继续逆势而上往股市里投资吗?”

    “当然不会。”罗韩脱口而出道,“但是周顾问,他们现在别无选择了。”

    周铭摇摇头,他没有多解释什么而是又问罗韩道:“那么罗总你觉得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吗?或者说他们所要做的事情,是能让自己获得很大回报的事情吗?”

    罗韩愣在了那里,似乎有点明白了什么,周铭接着说:“我们都看到滨海的李董聚集其他的滨海老板一起吃饭了,我们也能想到他们肯定是在讨论关于股市未来的情况,这个李董只要不是个草包,也一定会想办法稳住其他人的情绪,让他们继续保持统一战线。”

    周铭说到这里话锋猛然一转接着说:“但是罗总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存在的问题,是一顿饭几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吗?那可都是活生生的利益呀!”

    “所以周顾问你是说就算有了昨天的饭局,他们依然还是貌合神离,一旦有了风吹草动,有人该撤还是会撤的。”罗韩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实际情况会比你想的还精彩,搞不好昨天的饭局就真的是一个局了,毕竟卖队友有时候也是一个技术活。”周铭说。

    罗韩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正准备说什么,就听交易大厅里传来一阵喧闹,虽然由于距离和办公室隔音的原因,他不可能听清楚下面究竟在吵什么,但却能猜出来,肯定是和股市有关。

    突然,办公室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来了,罗韩急忙拿起来接通,那边立即传来工作人员的汇报:“罗总,刚才有一笔大约两千万的股票被抛售了。”

    罗韩当时就愣住了,而周铭这时也说:“是有很大一笔资金要撤离股市吧?看来我没有看走眼,滨海李董他的手还是很快的。”

    “周顾问您真是太了不起了,您居然能这么了解他们。”罗韩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

    周铭摇头说:“这并不是我了解他们,而是人性就是这样,如果能损人利己,谁又愿意自己吃亏呢?”

    与此同时,在证交所外面,报亭老板急急忙忙跑出证交所,跑向路边停着的一辆桑塔纳轿车,见报亭老板跑过来,车窗摇下,是滨海的李董坐在车里。

    报亭老板跑过来休息了一会然后对他说:“刚才有人在里面喊南发展银行出现账目问题的消息,很多人在抛售股票,马上股票就开始全面暴跌了。”

    李董点点头,拿出两百块钱给他,报亭老板拿钱说声谢谢然后就退开了,李董抬头看着证交所的牌子说:“没想到为了让股市跌下去,居然连这样的手段都拿出来了,不过也谢谢你们了,要不是有这个消息作为掩护,我恐怕也不好这么简单的撤离。”

    说着李董靠在了椅子上,也摇上了车窗:“只是伙计们,就对不起你们了,我先走一步,你们慢慢想办法吧,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李董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他让司机开车,却并不知道,在不远的地方,还有一辆桑塔纳,也停在那里,而报亭老板也急急忙忙跑向了那里……



    南江发展银行的内部账目出错了,可能会因此损失上千万的资金,这个消息是真的吗?怎么会这样呢?

    在这里的大都是老股民了,他们当然都明白这条消息意味着什么,就算还有一些不懂的新股民,他们也都会去问旁边的老股民。在股市里,这么一个不利的消息,无疑会直接作用在股市上,导致南发展股市的崩盘,再如果南江股市现在本身就存在着问题,那么就会是一个雪崩式的暴跌。



    随后老杨走向大厅内的座位过去,他面前的人一个个很自觉的分开给他让路,原本在座位上的人也都自觉起来把座位让给了他。

    



    罗韩有些惊讶的看着周铭,因为南发展银行的消息是他派人在交易大厅里故意散布的,实际上根本没这回事,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给普通股民制造一种恐慌心理,只要他们跟着消息盲目的去抛售,就会带动市场的连锁反应,让股市真正开始下跌。

    如果这还不行的话,那么周铭会借助媒体把这个消息给曝出去,这么大的新闻,足够股市反应了。

    



    老杨这时也长出了一口冷气,虽然他明白自己现在不应该是这样的想法,但他的心里总归是很激动的,甚至想想刚才自己面对几乎所有人的质疑和嘲讽,他都有点想哭了。

    当然他这并不是觉得自己受了什么委屈,他只是在为周铭在为这个事情抱不平,毕竟来说他是听了周铭的话来帮助所有股民,让他们能避免未来股市波动所造成损失的,可自己来告诉他们了,他们不仅没有感激,反而还在这里一个个的冷嘲热讽,这怎么能不让老杨感到痛心疾首呢?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只是罗韩还有些担心:“周顾问,你说万一滨海那边他们还是扛住了压力,依然往里投资,下定决心要扳回这一成,继续保持股市的上涨势头,这可怎么办?”

    罗韩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的,毕竟昨天晚上李董主动把其他滨海企业聚到一起吃饭的行为,就已经明确表示他也是个人物,并不会乖乖的束手就擒,万一他们打定主意不断注资来保持股市的上涨态势,就放任南发展银行的股票下跌,也还真的有些难办了。

    



    这些都是大家的下意识反应,原因就是他对股市的精准预测,可以说前一秒老杨还坚持的告诉他们股市会跌,后一秒就传来了这个消息,这怎么能不让大家感到震惊,对他充满敬畏呢?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接受这个现实,总还是有人会觉得面子上挂不住要嘴硬的。

    “这个消息谁知道真的假的,就算是真的又能说明什么问题了?最多也就是南发展银行一支股票下跌而已,整个大盘又不是只有南发展一支股票,只要整体情况好不一样很好吗?”有人嘴硬说。



    老杨这番话说出来就像是发令枪响一般,当他的话音才落,就立即有人二话不说转身朝柜台那边走去。

    



    面对老杨这话,那人犹豫了,不仅是他,其他人也都犹豫了,老杨看着这个情况,就决定要再给他们多烧一把火。

    老杨很无所谓的拍拍自己身边的座位说:“都不要客气嘛,坐下来慢慢等不要着急,反正我早就预料到股市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什么股票都没买我就不担心了,相信你们也用不着担心吧,因为你们都很相信股市不会跌,都当我是在放屁,对吗?”



    ,



    这声呼喊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一般,他无与伦比的冲击力顿时震惊了交易大厅内的所有人,刚才还吵吵闹闹的交易大厅瞬间就次第安静了下来。…≦頂點小說,尤其是围在老杨身边的这些,他们刚才还一个个都对老杨的判断冷嘲热讽的,可当听到这个消息就全呆愣住了。

    



    不过面对着这些质疑的股民们,老杨也算是明白了周铭有多伟大,因为这才只是一些冷嘲热讽,就让自己很委屈,有点想哭了,那么对周铭来说呢?他恐怕承受的更多误解和质疑吧,并且这还是自己所知道的,那么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呢?周铭帮南江股市挡住了多少风雨?

    老杨这么想着,然后抬头看了一眼二楼的办公室,眼睛里满是对周铭的敬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