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触碰不到的世界
    “感谢程领事还有所有在美国外交战线上同志们的工作,否则我想我到了美国才下飞机就要被抓起来了吧。”周铭说。

    程俊却说:“其实我们所做的工作都很有限,周铭你能顺利在这里,就连这些组织都不敢对你不利是另有原因的,只是这个或者说是这些原因,我现在不方便告诉你,或者说我也知道的很有限,但我相信以周铭同志你的能力,以后肯定会知道的。”

    程俊的答案让周铭有些惊讶,原本他以为中央同意他去美国是因为中央和美国政府达成了协议,但现在听起来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好像中间还有一些其他自己并不了解的事情发生了。



    周铭这么想着突然问:“程领事,既然是你亲自来接机,那么你肯定知道我在北俄的事情吧?”

    



    程俊看着周铭的脸色对他说:“周铭同志,其实你现在已经很了不起了,要我在你这个年纪,很多事情根本是不敢想的,更不可能有你今天的成就……”

    周铭摇摇头打断了程俊的话,周铭知道程俊之所以会这么说无非就是怕自己想不开去钻牛角尖,不过也的确如此,要换成思想偏激一点的还真就接受不了了,怎么自己策反了麦塔先生,手上掌握着那么大笔的资金,却还是一个笑话一样的暴发户呢?

    不过已经两世为人的周铭却并没有那么多无聊的想法,因为就是周铭自己想来也的确是这样的。



    总而言之自己现在的情况就是除了钱一无所有,不过早就听说一些美国豪门联合起来,就能操纵美国总统,某些特别厉害的世界豪门,他们所掌握的资源,甚至都可以堪比世界大国,那么就自己的那些钱,在真正的世界豪门看来,就只能算是个笑话了。

    想到最后周铭长出了一口气,苦笑着说:“程领事你不用再说了,其实有些东西我都明白的,否则我也不会带队来美国了,我打算的就是更深一步的提升自己,不管是关于金融和其他方面的知识也好,还是拓展自己的见识和视野,要不然我就待在国内做我的富翁多好,我想就我现在赚的钱,足够我家挥霍几辈了。”

    周铭这番话说的非常直接,却让程俊眼睛一亮,他惊讶的看着周铭,有些没想到周铭居然能有这个见识。

    因为就一般的年轻人而言,都是很不可一世的,尤其还是周铭这种少年成功的,还不止是成功一点点,甚至都超过了别人几辈的成功,怎么都应该是很牛皮哄哄飘飘然到可以飞天的那种,可他却并不是,反而还是很谦虚冷静,能一切从实际出发,看清自己所处的现实,这了不起了!

    程俊想着就算是自己,现在有了他这个成就,恐怕都会有点控制不住的,可他却能,看到他能有这个成就,绝对不是偶然和运气。而他也更想到,既然周铭这么年轻就能有这个见识了,那他的未来呢?

    程俊这么想着然后感慨道:“周铭同志,难怪国家会这样保你,你这样的人才绝对是国家难能可贵的瑰宝呀!”

    作为中国驻纽约总领事,程俊也是见多识广,自然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马上就转换话题说:“先给周铭同志你介绍一下今天的安排吧,我知道你们都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而且布莱顿和港城有13个小时的时差,所以我先安排你们去酒店休息,等你们精神状况好一些了再去校报道,关于入的事情我已经和校方沟通好了,你们到时候只需要办一些简单的手续就好了。”

    说到这里程俊顿了一下,他又给周铭介绍了坐在车另一侧的年轻人:“这位是黄毅,他是布莱顿市中国留生协会的主席,平时就负责所有布莱顿市中国留生的一些相关事务,他本身也是哈佛大的留生,对哈佛大里面的事情都比较了解,能让你们最快的熟悉这里。”

    “你就是金融班的班主任吧?非常高兴能认识您,早就听说过您的事迹了,不管是您在北俄的还是在国内,没想到您还这么年轻,我非常崇拜您!”

    听到程俊介绍了自己,黄毅就很热情的和周铭握手,周铭也客套的回了一句也很高兴认识他。

    ……

    当程俊安排的中巴车朝着布莱顿市区驶去的同时,还有另一辆车,则开到了布莱顿的郊区,最后在一座小木屋前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黑人走下了车,如果周铭在这里他一定就能认出这个黑人就是自己下飞机时遇到嘲讽中国人的那个黑人。

    相比在机场的时候,这个黑人就没有那么逗比了,他先警惕的四周看了看,才径直走向了那个小木屋,到了门前他也没急着推门,而是先有节奏的敲了敲门,在听到里面的声音以后才推开门走进去。

    进去小木屋是一个小餐厅,一张餐桌就摆在那里,一个白人就坐在椅上,不过小木屋内的光线并不好,看不清,但这黑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他来到桌前说:“布伦特先生您好,我回来了,在机场的时候我是同周铭一起下的飞机,在出机场的时候就是中国领事馆的程俊总领事亲自迎接的。”

    “居然真是他,看来这周铭对中国是真的很重要呀。”布伦特喃喃评价了一句。

    “不过布伦特先生,还有一点我需要向您汇报。”那黑人又说,“就是在出口的时候,除了中国领事馆,还有很多其他的组织都来迎接了周铭,这是我记录下来的所有组织的名字。”

    说着那黑人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一张纸条来放在桌上,布伦特接过纸条看了一眼说:“你做的很好,出去吧。”

    那黑人没有任何犹豫,马上离开了小木屋,而在黑人离开了以后,布伦特则拿出打火机来把纸条给烧掉了。



    再者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其他几个来接机的自己也一个不认识,当然就算是认识也不会去的。

    领事馆为周铭安排的是一辆中巴车,周铭和其他金融班同们都要乘坐中巴车去往布莱顿。



    “只不过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周铭摇着头说。

    



    现在不方便告诉?这句话的潜台词显然就是自己目前还达不到那个高?

    这让周铭有些郁闷,不过也让周铭明白了,自己尽管去过北俄,参与了苏联解体的事件,还策反了美国的金融战专家麦塔,受到了杨老和杜中原主席的接见,但自己的资历毕竟还是薄了,简单来说在很多人眼里自己就是一个圈窄小的暴发户。

    



    在车上,程俊对周铭竖起大拇指说:“周铭同志不愧是走在世界前沿的杰出```m青年,居然在美国这边也这么受欢迎。”

    周铭知道程俊说的是刚才在机场出口那里,有那么多人来给自己接机的事情,周铭无奈的笑了:“程领事你就取笑我了,我连程领事你亲自来都没想到,哪里还会想到有这一出,再者说了,我这哪里是受欢迎呀,我看着分明就是在给我添堵呢!”

    



    不是有个说法吗?就是要成为富豪,很多人只要聪明点肯努力,一辈就可以了,但要想成为豪门贵族,却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其实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所谓豪门,不仅仅是财富的沉淀,更重要的是圈人脉的沉淀,否则就会像自己现在的情况一样,虽然受过杨老和杜中原主席的接见,参加过苏联解体,见过北俄的总统和所有富豪,但那又怎么样呢?这也都仅仅只是见过而已,根本算不上是自己的人脉,又或者说是一种巧合才会让自己见。

    



    “我倒觉得这应该没假的,因为如果不是这些组织的情报,我想一般人恐怕是没办法知道你是坐哪趟航班来的,毕竟布莱顿这里也算是世界最繁忙的机场之一,不可能做到这么精确的。”程俊分析说。

    其实程俊分析的这些东西周铭自己也都想过,只是今天突然一下碰到这些组织都派人来给自己接机,实在让人感觉诡异了一点。



    程俊想了想说:“肯定和那件事有关系的,从大使馆那边传来的消息说你的名字都已经进了白宫被放在罗根和沃尔什前后两任美国总统的办公桌上了,不过我想他们只是对你好奇,并不会想对你不利的。”

    



    程俊先是点头说知道,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你是担心这些组织都是因为那件事来找你的?”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别的理由。”周铭摊开双手说。



    ,



    最终周铭还是选择坐上了领事馆的车,很简单,本来周铭过来计划就是有领事馆的人来接机的,在异国他乡还是要相信自己国家领事馆的,现在连总领事程俊都亲自过来了,要不跟他走就不给面了,怎么说自己未来如果在美国有了什么麻烦,还是要需要使领馆帮忙的。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然后问:“不过程领事,刚才那些来接我的机构,你都听说过吗?”

    程俊点点头:“我基本都听说过,都是美国这边一些非常强力的组织,当然有一些是不对外公开的,不知道也不稀奇,不过从今天的表现来看,我相信你以后肯定会认识他们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说周铭同志你是很了不起的杰出青年,还是走在世界最前沿的,否则也不会他们一起向你伸出橄榄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