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耳熟的起因
    要周铭自己来说,这个仇他一定还要找机会报的,可对黄毅他们来说,这却已经是值得他们庆贺的胜利了,那么可想而知在过去,他们过的究竟是怎么样的日子。

    周铭安慰的拍了拍黄毅的肩膀,等他情绪稳定下来以后再问他:“那个布鲁克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这么针对你们,还把你们协会的办公室给砸成这样了,如果只是单纯的歧视,他不应该做这么过分吧?”

    听周铭这么问,黄毅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当然不是单纯的歧视,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布鲁克尽管在哈佛大学里很嚣张,但也没有嚣张到现在这个地步,也和我们中国留学生协会相安无事,说起来也挺无奈的,是因为他根本没把我们当回事。”



    随着刘易斯跑进了房间,这边黄毅才从刚才的呆滞中回神过来,他激动到跳起来了:“太棒啦!周老师还有**大哥你们真是太厉害啦,我在这已经两年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能让这些骄傲的美国人低下头来向我们认错,如果不是你们,我恐怕现在还看不到。”

    



    这个答案让周铭感到有些意外,难不成是什么狗血的三角恋情节吗?周铭不知道,只能等着黄毅自己揭开答案。

    随后黄毅接着说:“一年前布鲁克谈了一个女朋友,是我们中国的留学生叫朱瑶,后来他们谈了半年朱瑶就要和他分手,但布鲁克不愿意,说朱瑶骗他,就是为了骗取在美国的公民身份。”

    这个桥段周铭也很耳熟,事实上也的确有很多女孩为了获得在美国的正式身份而想的各种办法,还有很多闪婚闪离的。而这个朱瑶也是用的这个方式,当然她找的是布鲁克,布鲁克用他家里的关系,显然比其他方式都更容易做成这件事,朱瑶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以后,就要和布鲁克分手了。



    说到这里黄毅顿了下最后说:“从那之后的第二天他就带人来砸了协会办公室,还打伤了好几个同学,但他还不满意,就一直针对协会,直到现在。我们从第一次就报了警,可由于他父亲在麻州的影响力,警局只过来了一次做了例行调查以后就再也没来过了。”

    “原来是这样。”周铭对黄毅说,“这个事情你做的没错,如果是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的。”

    周铭当然是要支持自己同胞的,虽然他也看不惯那些为了获得美国公民身份就找美国人嫁了或者谈朋友的女人,但后来大家分手了,你觉得自己亏了,你可以去法院起诉她诈骗或者怎么样,可是像布鲁克这样闹,不仅辱骂所有华人,甚至最后还要动手打朱瑶,这就怎么也说不过去了。

    “我想要是周老师您来处理的话,肯定就没有这些烦恼了,看来我的能力还是不到家呀!”黄毅叹息着说。

    “想什么呢?”周铭说,“黄毅同学你能考进哈佛,就足以证明自己的能力了,只是你身边所掌握的资源和我是不一样的,你想一下,如果我身边没有**在的话,今天的结果不也和你们一样吗?而且你第一次和布鲁克交锋,你凭自己的能力还赢了呢!”

    黄毅点点头,他对周铭说:“周老师,您真是一位好老师,我真羡慕叶凝同学他们能有您这样一位老师!”

    黄毅这话让周铭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周铭刚才的话是发自真心的,他相信要论能力,黄毅肯定是要比自己更胜一筹的,只是他现在还年轻,很多事情缺少一种经验,而自己两世为人都已经五十多岁了,怎么能相提并论呢?只是这话自己没法和他解释清楚,他就天真的认为自己是在单纯的开导他了。

    “好了,黄毅你既然是中国留学生协会的主席,面对这些事情就要坚强一点。”周铭说了他一句然后接着说,“不过这个事情还是要解决的,这样吧,今天回去你带我去找找那个朱瑶,看看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黄毅坚定的答应了周铭说好,随后没多久周铭他们就走了,他们不可能真的让布鲁克他们把协会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事实上就协会办公室里面被弄成的那个样子,还被油漆泼的到处都是,也不可能真的打扫干净,让他们去打扫,实际上就是为了让他们去做个姿态,给他们一个教训,用事实告诉他们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

    等周铭他们都走了以后,布鲁克他们九人坐回到车子旁边,一个一个抱怨道:“那些黄皮婊子真是太过分了,居然要我们去打扫那个办公室,上帝那简直就是个猪窝,我看就是印度贫民窟都比那里好上一千万倍。”

    还有人责怪起了刘易斯:“特么的你这个该死的大块头,怎么连那么一个小个子都打不赢,你那一身肉都是白长的吗?还被人逼进来一起干活,我都替你感到羞耻!”

    还有人对布鲁克说:“少爷,咱们被那些黄皮婊子欺负了,不能就这么算了。”

    听着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话,布鲁克忍不住的大喊一声:“都特么给我闭嘴!”

    这一声吼让其他人都下意识的住了嘴,布鲁克环视一圈说:“你们都在吵什么?你们以为我就想给这些黄皮杂种干活吗?还是在那么脏的地方,我特么现在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怎么会放过他们?”

    “那少爷你打算怎么办?我们多找点人来好好教训教训他们吗?”一个黑人问布鲁克。

    “这可不是一个好办法。”布鲁克转头看了黑人刘易斯一眼,然后接着说,“那个中国人会功夫,你们见过十几个人就能打败李小龙的吗?而且这里是布莱顿是在哈佛校园里,你以为是在暴力街区吗?我们这样成群结队的欺负中国人已经是底线了,如果再发展到和中国人火拼群架的地步,我们就全都要被赶出哈佛了!”

    “少爷,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大家异口同声的问。

    布鲁克拉过刘易斯来说:“我说了,这个事情就要靠我们的刘易斯了,我们都是美国的文明人,不能和那些黄皮杂种一样,我们要用一种文明的手段,让我父亲还有哈佛校方都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刘易斯的话才说完,**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刘易斯当即叫骂道:“是哪个婊子养的敢打我,不要命……”

    刘易斯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看到了打他的人,顿时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向后退了好几步,如同被欺负了的小媳妇一般抱着膝盖,眼神慌张害怕的看着**说:“你……你不要过来,你这个恶魔!”



    周铭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他随手指着后面的协会房间问他:“那边是你们过来搞乱的吧?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对于这个情况周铭并不感到意外,事实上这也该是最正常的情况才是,于是周铭问:“那么后来发生了什么?”

    “其实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这个事情,都是因为一个女同学。”黄毅说。

    



    对他这种表现,**并不在意,只是问他:“是不是下巴不疼了,所以这张嘴又开始犯贱了?”

    **说完微笑了一下,虽然刘易斯听不懂**的话,但他却能看懂**的笑容,只是这个笑容在他看来无异于是恶魔的微笑,让他浑身一个激灵,顿时想起了之前那宛如噩梦一般的场景,尤其是那一瞬间让他晕阙过去直入骨髓的疼痛,让他哆哆嗦嗦的说:“你……你不要打我。”

    



    当然具体事情是不是就这么简单谁也不知道,总之后来布鲁克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亏了就不愿意了。

    “朱瑶找到我们中国留学生协会求助,”黄毅说,“当时是我出面负责帮她调解的,可那个布鲁克却根本不听,我问他想怎么解决他也不说,就出言辱骂我们,最后还要当着我们的面打朱瑶,我们气不过就和他打了起来,当时我们人多,狠狠教训了他一顿。”

    



    “当然明白,我马上去打房间打扫干净。”

    刘易斯说着马上起身朝房间跑去,只不过他的下身仍然还疼着,所以他都是佝偻着腰深一脚浅一脚跑的,看起来十分滑稽。



    那两个同学说着还都激动的举起了自己的手臂,这让周铭看着感到有些悲伤,因为说起来那并不算什么,而且协会的办公室也被砸了,还泼了那么多油漆,就算现在让他们去收拾,只怕也收拾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黄毅说着到最后几乎都要哭出来了,黄毅也真是太激动了,尤其是刚才看到之前不可一世,那么强大的刘易斯都被**两下给打倒,起来以后那副害怕和拼命给周铭道歉的样子,真是让他感觉无比扬眉吐气。

    黄毅那两个同学也都说:“没错周老师,您和**大哥真是我们的大救星,如果不是你们,我们恐怕还要遭他们欺负了,今天就是我们对美国人的第一次胜利!”



    ,



    当屋内布鲁克几个人在骂骂咧咧计划着什么的时候,屋外躺在地上的刘易斯这时也悠悠转醒了过来,不过他刚醒过来的时候显然有些懵,迷瞪着眼睛喃喃的说:“一群可悲的黄皮小婊子们,看你黑爷爷的大吊,尽情的在我的身下享受凌辱吧!”

    



    周铭这时也走了过来用英语对他说:“放心吧,我们中国人并不喜欢暴力,只要你以后不辱华不欺负其他的华人,并向华人道歉。”

    刘易斯如小鸡啄米般使劲点头:“好的我保证我以后不会再辱华绝不再欺负其他华人,如果我做不到就让我下地狱,我向你们道歉,我以前真的不该那么做,不该辱华,我求你们宽恕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