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提前自诉
    布鲁克走上前说:“很抱歉这位中国先生,我并没有事,我只是来协助警方找到你们的。”

    协助警方?这是什么意思?

    当周铭他们疑惑的时候,那边布鲁克又对朱瑶说:“亲爱的朱瑶妹妹,你居然和这些人在一起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难道不知道这些家伙他们都是非常危险的狡诈恶徒吗?尤其是这个存在种族歧视和暴力倾向的中国人,他马上就要被起诉坐牢啦!”



    黄毅愣住了,听着周铭这番话,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不过不等他说什么,前面开车的**就先说道:“大家当心,前面有车拦住了我们。”

    



    “谁说我们只有艾伦大律师的……”

    朱瑶还想说什么,却被周铭一把拉住了,周铭对朱瑶轻轻摇了摇头,能考上哈佛的朱瑶不是笨蛋,她立即反应过来住了嘴。

    布鲁克见朱瑶这个反应饶有意味的哦了一声:“看来你们是在准备着什么,不止是请了艾伦大律师,我就说你们怎么能拿着总统先生的文件报道,又怎么能请到艾伦大律师,你们想的很好,但可惜了一点,就是我比你们更快了一步,你们不管在准备什么,最终都将功亏一篑。”



    “没错,我的确就是让刘易斯直接向法院提起了自诉,没办法,检察机关的办事效率实在太低了,所以我们只好自己来了。”布鲁克说,“当然你们不要着急,警察马上就来了,我们的黄毅同学,需要按照法定程序,再去牢房里走一遭,等候我的开庭时刻了。”

    “布鲁克你这个王八蛋,你太卑鄙了!”朱瑶大骂道。

    布鲁克哈哈大笑说:“我卑鄙?朱瑶妹妹你那性感的嘴唇看来不止会舔蛋,原来还会说笑话呀,我只不过是帮助刘易斯行使了他作为被害人的权力而已怎么就卑鄙了呢?没办法,实在是黄毅这家伙做的太过分了,让我的兄弟根本没办法忍受等待开庭的痛苦。”

    布鲁克伸手指着朱瑶大声说:“像你这种只知道张嘴说话的人,是不会了解我们的黑朋友们,他们在过去是忍受着怎样的屈辱,难道现在还要他们重新回忆一遍吗?”

    布鲁克的表情洋洋得意,朱瑶却气的浑身发抖,布鲁克这个家伙他就是故意的。

    因为一般来说,尽管自诉法是有的,但一旦有检察机关参与的案件都不会有被害人提起自诉,这一来是诉讼费和律师费都需要自理,另外一方面在缺少检察机关参与的前提下,个人很难掌握多么确凿的证据让被告认罪,会让诉讼变成一场漫长的马拉松,整体算下来得不偿失。

    可现在刘易斯却不管费用和证据直接提起自诉,显然是布鲁克想到了什么,所以才会想要尽快把案子判决下来。

    周铭皱了皱眉,布鲁克的打算是一眼就能看明白的,可要解决却没办法,因为自己才和尼古拉维奇通了电话没多久,就算这位北俄的总统先生很给面子,马上就着手帮自己要特赦令,也不可能这么快到自己手里;首先美国总统自己会傲娇一阵子,总不能你说特赦我就要特赦,那样出来读者肯定会骂的,必须要先加一点特技的。这个时间可能是几天,也可能是半个月。

    原本在周铭的打算里,由于美国检察机关的审前程序非常麻烦,可能就直接耽误了半个月,到时候总统特赦令怎么都下来了,自己就不怕了,可没想到布鲁克这家伙居然绕过了检察机关,直接向法院提起了自诉,这样一来就算再快也来不及了。

    难道真的要把黄毅让布鲁克告上法庭,这个判断以艾伦大律师的能力,应该是能拖下去,直到总统特赦令下来的,但关键是黄毅要被重新羁押起来,这点才是真正让周铭不愿意见到的。

    原因就在黄毅身上,之前羁押期间身上就受了那么多伤,现在要是再被羁押一次,只怕会变本加厉,并且这些都是内伤,以现在的条件根本验不出来,或者就算验出来了也能推给其他羁押人员,根本没法事后追究。

    周铭想到这里,马上转头说:“黄毅朱瑶,我们先上车走,不管这个布鲁克。”

    黄毅和朱瑶都不笨,他们立即明白了周铭的意思回头上车,布鲁克见周铭他们要上车也不着急,笑脸盈盈的说:“想跑呀?这是个不错的想法,不过已经晚啦,因为来抓黄毅的法警已经到了。”

    随着布鲁克的话音落下,一阵阵警笛顿时远远传来,片刻之后,三辆隶属于布莱顿法院的警车呼啸而来,包围了周铭他们。

    “快抓住他们,这些中国人很狡猾,他们想跑,幸亏是我在这里拦截他们,我要代表我的朋友刘易斯抗议对黄毅的保释,我认为这种人就应该一直关着他,他是不怀好意的!”

    布鲁克在一旁叫嚣着,六名法警下了车,他们当然不会听从布鲁克的指挥,不过职业素养还是让他们小心接近着周铭和黄毅,并同时说:“请你们保持镇静,我们需要请黄毅先生回去随时准备开庭,如果你们有任何试图逃跑或者伤害等行为,我们都会采取强制措施。”

    妈的没办法了,只能拼一下了!

    周铭在心里这么喊了一声,然后上前一步挡在了黄毅身前:“各位法警先生,我不想为我的朋友辩解什么,但我想说我们已经得到了总统先生的特赦,他可以免于起诉,所以你们没有羁押他的权力。”

    周铭同时也伸手指向了旁边的布鲁克:“还有布鲁克先生,你和刘易斯先生也没有起诉黄毅的权力!”



    “非常感谢周老师和朱瑶同学,还带我来药堂这里治疗。”黄毅苦笑着说,“不过我想我恐怕过不了多久就又要进去了,现在的治疗也并不会有多少效果。”

    周铭和朱瑶刚才就是带黄毅去治疗的,因为黄毅之前被抓进了警局,并在里面受到了殴打和虐待,身上很多地方都有内伤,在医院里很难根治,只有用中医的传统调理才行。朱瑶虽然来美国的时间并不长,但由于长时间住在唐人街里的缘故对这里非常熟悉,因此就自告奋勇带他们来这里了。



    “如果只是律师当然无济于事,但我的办法却能保证你肯定能脱罪。”周铭说。

    



    “该坐牢的狡诈恶徒明明就是你!”朱瑶说,“是你带人去砸了中国留学生协会,是你诬陷黄主席的,我告诉你,有周老师的帮忙,黄主席他是不会坐牢的!”

    “女人就是愚蠢!”布鲁克说,“中国朱瑶,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请到了艾伦大律师出面,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就算有艾伦大律师帮你们,你们也绝对赢不了这次诉讼,我想这一点你这位哈佛法学院的高材生应该比我更懂吧,谁让那个白痴在警察面前说出了那些话,他活该!”

    



    最终朱瑶带黄毅去的是一家叫陈和堂的地方,这里是一家百年老店,和国内上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最老药厂的陈和堂是出于同宗同源的,因此这里的药和方子都没有任何问题。一如黄毅来之前身上还有点隐痛,但在做了一次推拿,喝了一服汤药,出来的时候身上并没有太大问题了。

    听黄毅这么说,朱瑶当时就不干了:“黄主席你这话怎么说呢?不是你说国人留学生在国外要互相帮助的吗?而且你也是因为我才会惹上麻烦的,我要是不帮你我还是人吗?”

    



    朱瑶大吃一惊:“布鲁克,难道你已经向法院递交了诉讼文书,你要提起刑事自诉?”

    刑事自诉是美国等一些国家存在的特殊方式,顾名思义就是公诉案件的对称,指在某些案件当中,被害人可以绕过检察机关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而种族歧视类的侮辱罪和故意伤害罪,恰好就是允许自诉的案件范畴。

    



    “保证脱罪?”黄毅有些茫然的看着周铭,他不明白周铭的信心是哪里来的,“美国这边的法律意识非常强,这点再厉害的律师也没办法扭转,要说脱罪,除非能有总统的特赦令,但总统为什么要给我开特赦令,我和美国总统恐怕这辈子都未必能有交集吧。”

    周铭却说:“那可未必,作为哈佛大学的学生,我想黄毅同学你肯定知道著名的六人交际理论吧,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六个人的关系相互认识,所以为什么说你不能和总统先生有所交集呢?”



    周铭他们的车停到了雪佛兰轿车面前,周铭他们下车,这时布鲁克和他包括黑人刘易斯在内的几个小伙伴已经等在了前面,周铭下车问他们:“布鲁克你专程来堵我们的车有事吗?”

    



    大家顺着**的话往前看去,果然有一辆雪佛兰轿车拦在了他们前面。

    “该死的,看这车肯定又是布鲁克那该死的家伙,真是阴魂不散!”黄毅第一眼就认出了那车的样子,嘴里咬牙切齿的说。



    ,



    一辆普通的别克轿车驶出布莱顿市中心的唐人街,周铭**和黄毅朱瑶都在车上。

    



    周铭则对他说:“黄毅同学,不管怎么样你身上受了伤就一定要治,至于布鲁克那边你放心吧,我会想办法帮你,你不会被抓进监狱的。”

    “周老师非常感谢您,您果然是我们的好老师,只是我虽然不是学法律的,但我也明白,自己既然在警察面前直接骂了黑鬼,种族歧视的罪名我是坐定了,既然种族歧视是真的,那么刘易斯身上的伤就很难以辩解了,哪怕周老师您帮我请了很厉害的律师也无济于事。”黄毅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