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他会意气用事吗?
    也正是由于其他哈佛新生都这么有素质,班长陈树还有其他人也就用不着出来迎接了,也需要更好展现自己素质。

    回到金融班所在的区域,迎面周铭就看到了所有金融班同学们热切和激动的目光,周铭说:“还好,我并没有让大家失望。”

    只是轻轻一句话,却让所有金融班同学热泪盈眶,因为大家都明白周铭是在什么情况下被强行挂上新生代表名头,又是如何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在所有哈佛新生的嘘声中上台演讲,最后又征服了这一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精英学子,让他们心悦诚服的为自己叫好。



    胖子说着转头,却正好看到王剑正在收拾东西,他顿时惊讶道:“我说王,你这是要干什么?”

    



    于是陈树带着所有金融班的25名同学们先向其他所有的哈佛新生深鞠一躬,然后才一起坐下,没有任何拖泥带水,而这个动作也给所有人留下了另一个印象,一直到晚上八点典礼结束时大家都还记忆犹新:这些来自红色中国的人,并不好惹。

    “嘿中国人,你们真的是来自那个红色中国吗?很抱歉我这么说并没有任何侮辱你们的意思,我只是单纯的想和你们做朋友,上帝,我要带你们去给我的父亲看,他肯定不会相信的,你们真的太厉害了!”

    “中国人,你们是准备念哪个学院?原来是商学院经济系吗?那太可惜了,原本我还想着说能和你们做同学呢,不过你们这么多人一起念经济系,我想今年经济系里肯定会很热闹。”



    看着漆黑的夜空,周铭对同学们说:“今天的事情是个意外,不过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大家回去可以好好想一想今天的得失,而且我们大家既然进入了商学院,还是哈佛大学的商学院,就要学会用更开阔的头脑去思考问题,那么我们就更可以想想,如何才能把利益最大化了。”

    陈树和大家都点点头表示明白,只有叶凝听出了味道,她问:“老师您让我们回去是您有其他什么事吗?”

    周铭没想到叶凝会突然问出来,但他同样也没打算瞒他们,回答说:“我的确还有些事,陈树你带着同学们先回去。”

    陈树点头说好,叶凝还是问周铭:“老师我可以跟您一起吗?”

    周铭本想回绝的,不过周铭看着叶凝希冀的眼神,不想让自己的女学生失望,就点头表示同意了,随后陈树带着其他金融班同学回去宿舍,周铭则带着叶凝还有保镖**走另一边。

    走在路上,叶凝小声对周铭说:“老师,谢谢您带着我。”

    这话让周铭有些诧异,但当周铭转头看向叶凝时他顿时就明白了,因为叶凝此时是小脸通红,眼睛都不敢看周铭,显然是有一种少女的窃喜。

    周铭有些头疼,这并不是叶凝长的难看,事实上叶凝也挺好看的,尤其她还有这个年代特有的纯真,但关键这是自己的女学生呀,就算自己现在表现出来的年龄只有二十出头,但实际的心理年龄却有五十了,真要对叶凝有什么想法,根本就是禽兽!

    只是周铭原本就不善处理和女孩的关系,就更不要说还是这种禁忌的关系了。

    在前一世的时候,周铭倒也看过一些关于师生方面的片子,可那都是岛国风,比禽兽还禽兽,不可能派上用场,只能让周铭一个头两个大。

    不过好在叶凝很懂事,并没有让这个尴尬的氛围维持多久,她很快就转移了话题问周铭:“老师请您恕我多言,刚结束开学典礼,您这是准备去哪?”

    “去校长劳伦斯的办公室,我要感谢他。”周铭回答说。

    “什么?老师我没有听错吧,您说您要去劳伦斯校长那里,这是为什么?而且现在这个时候这样做……不好吧?”

    叶凝感到万分惊讶,其实这个问题就是叶凝随口问的,但周铭的答案却是她怎么都想不到的,因为现在开学典礼才结束,劳伦斯校长才被周铭用实际行动扇了一个大耳光,现在就去拜访,再怎么劳伦斯也是哈佛的校长,就这么和劳伦斯校长把关系搞这么差,他们未来四年在这里的生活学习可怎么办?

    从叶凝的表情周铭完全能猜出她此刻心里的想法,于是周铭马上解释说:“你不要用这样的表情看我,我是真心要去感谢他,并不是去嘲讽什么的。”

    “老师,我知道您是一个非常稳重,并不是一个会意气用事的人,我也能理解您肯定不会为了这么点小事,专程去羞辱谁,可是我还是不明白,您为什么要去感谢劳伦斯校长,我们有必要感谢他吗?”叶凝好奇的问。

    “完全有。”周铭说,但他见叶凝还是满脸不理解的样子,他只好反问她,“叶凝我问你,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当哈佛校长?”

    叶凝不明白周铭的想法,她还是努力想了一下才回答:“应该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教育家。”

    “你觉得这样的人他会不会只是一个老师,并不懂为人处事,也没有政治头脑?”周铭又问。

    “这不可能。”叶凝当即说,“如果只会当老师,那只是一个教书匠,根本不可能成为校长,要想成为哈佛的校长,除了本身有很好的教育能力,更重要的我认为是要会管理,需要有总裁的头脑才能将学校里的大事小事打理得井井有条,更需要协调内部的一些矛盾和突发事件等等。”

    最后叶凝得出结论:“这样的人就算是去大公司当总裁也可以,不可能没有政治头脑的。”

    周铭点点头说:“的确,能从无数哈佛大学毕业生当中被挑选出来担任母校的校长,这个人肯定是有非凡的能力,更是一定有政治头脑的,那么这样一个人,你认为他会任性到意气用事吗?”



    随着周铭最后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哈佛剧场内马上响起了最热烈的掌声,所有学生都自发的站了起来,一边鼓掌一边为周铭叫好着。

    “这真是一场让人大开眼界的演讲!”



    “中国人,我能接受你们的入学,不过你们是永远也比不过我们的,我的祖国作为现在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本身就足以证明了我们的优秀,今天你中国人是新生代表,可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我们还有四年的校园生活,到了94年的毕业典礼,我们会告诉你们谁才是胜利者!”

    



    “陈树,带着大家感谢其他同学的支持,坐下来吧,在这里别丢了我们的人。”周铭说。

    或许到了美国这边金融班要打乱重新编配的,但对于这个小团体来说,原来的班委都还是很有威信的。

    



    在主席台一侧是校董事会和各要害部门负责人所在的位置,他们也都跟着学生一起站起身来,为周铭的演讲鼓掌,校董赞叹了一声,他转头对劳伦斯说:“老伙计,对于你点名让那些中国人做新生代表来干这次的新生代表演讲,我想我现在可以持保留意见了,我知道他对你来说或许并不那么让人接受,但对哈佛来说,却是非常精彩的,我相信在明天的报纸上,哈佛的开学典礼,将会占据头版,这是多么让人怀念的感觉呀!”

    对于校董的这番感慨,校长劳伦斯只是随意的笑了笑:“或许吧,不过我并不后悔我的决定。”

    



    “中国周,你不打算参加学生会吗?我相信以你的口才你肯定能成为管理哈佛大学六千学生的‘小总统’,而且还会是第一位中国‘总统’!”

    晚上,开学典礼结束以后,当周铭带着金融班离开剧场的时候,周围的同学们没了典礼的束缚,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就上来找他们搭讪了。对于这样的场面,周铭还好,原本经商的他有些经验很容易应付,其他金融班同学就很不好意思了,因此近一个小时以后,周铭他们才清净下来。

    



    台下各种肤色的同学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对周铭说着,尽管有些话还带有一些挑衅的意味,不过他们的情绪已经没有开始那么激动了,大家更多的是带着一种玩笑的意味。

    而与此同时,在看台的最后一排,胖子也感到了不可思议:“这真是奇迹,我万万想不到这个中国人这么有煽动力,嘿王,看来你的过来这一次是真的派出精英过来了,一如一百年前你们做的那样。”



    台下,周铭回到了金融班所在的区域,不能不说,这些哈佛学子,尽管都只是刚入学的新生,却也都表现出了全世界选拔出来的精英素质,他们都站起来为周铭刚才的演讲而欢呼喝彩,但却都只是稳稳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给周铭留出来了可供通行的路。

    



    “离开这里,有了这个演讲,后面我们已经没了听的必要,我们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报回组织里。”王剑说。

    “好吧你说了算。”胖子无奈的摊开了手,“只是劳伦斯那个老头本来想给中国人一个羞辱的,却反而成就了红色中国人的精彩,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下去那个老头面前看看他脸上的精彩表情。”



    ,



    “曾经,梁思成竺可桢等很多前辈们都在哈佛学习,他们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汲取这里的先进知识,得到了很多人的尊敬;而今天,我和我的同学们也追随着前辈们的脚步来到了这里,我们满怀着对知识和文化的憧憬,我们也会证明,我们和前辈们一样优秀,会证明我们中国人不比任何人要差,我们也会证明,不管白色黄色还是黑色的手,都是可以紧紧握在一起的!”

    



    周铭并不知道这边劳伦斯和校董的简短对话,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没用,此刻他正在一千多名哈佛学生的掌声中走下主席台。

    “中国人你是对的,我们既然来到了哈佛,我们既然在这个自由和民主的国度,我们就应该要互相包容和理解,我们作为世界精英当中的精英,我们就必须做出我们精英的表率来,可不能和南非那种超级隔离墙一样,那是对我们本身的巨大侮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