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我需要的消沉
    女孩说完就转身回去车上,而胡佛则是慢半拍的来到了车边,显然女孩给了他非常大的压力。

    “凯特琳小姐非常抱歉,不过这事情和tir先生并没有关系,实在是那个周铭太让人失望了!”胡佛着急解释。

    不过胡佛这句话才说完,女孩原本要摇上的车窗立即停了下来,她转头问胡佛:“你说原本今天tir先生要介绍我认识的人名叫周铭对吗?”



    胡佛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他着急向女孩解释:“很抱歉,但这只是一个意外,不过如果您喜欢的话,我可以陪您打高尔夫球,或者是您愿意的其他项目。”

    



    最后一句再见说完,女孩就把车窗给最后摇上了,车子也随之发动,胡佛起身,这时他身后的一位朋友上前过来问他:“这女孩是谁呀?我们这么多人来接她,她居然还这么厉害直接这样走了,一个招呼都不打的?而且她还能要tir先生给她道歉的,她也忒拿自己当回事了。”

    胡佛却摇摇头说:“你不认识她才会这么说,她可不是一位简单的人物,不光是tir先生,包括很多你们畏惧的大人物,都要让她三分的,这一次为了能请到她,tir先生也花了不少心思。”

    “但可惜你说的那位周铭并不在这里。”有人说。



    在服务员的引领下周铭来到了里间的雅座,和之前的高尔夫球场一样,这里也有一位中国人在等着周铭,这位就是驻纽约总领事程俊。

    程俊请周铭坐下,周铭就大大咧咧的坐在了程俊面前问他:“程领事您找我不会也是为了我宿舍便利店的项目要来批评我吧?”

    程俊愣了一下笑着说:“看来在我之前已经有人找过你了。”

    周铭对此毫不否认:“是的,我刚从西郊的高尔夫球场过来,胡佛先生向我表示tir先生对我很失望。”

    “原来如此,”程俊说,“我找你的确也是因为你宿舍便利店的消息,但却谈不上失望或者期望,只是金融班是国家非常重视的东西,现在你弄出这个项目,让整个金融班都参与进来了,我作为你们的总领事,我必须要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周铭想了一下回答说:“程领事,我想我既然作为金融班的班主任,我也就是想把这班学生都给带出来的,而宿舍便利店这个项目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你别看他好像不起眼,但实际上他却包含了一个正常商业活动的全部,对开发同学们的商业头脑具有非常好的作用。”

    “真的是这样吗?”程俊惊讶的问。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周铭说,“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这么做的。”

    “是因为tir先生的事吗?因为他找上了你,所以就将你一下子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很多人都在盯着你,你才需要做点让人失望的事出来,是这样吗?”程俊又问。

    程俊的话不能不让周铭给他点个赞,要知道自己才只是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句一部分,程俊就通过这句话分析出了后面那一堆,可见这位纽约总领事也并不是个简单人物。

    为此,周铭想了想才回答说:“是也不是,毕竟金融班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靶子,程领事我想你也知道,当我带着金融班第一天来到布莱顿的时候,在机场就有那么多的组织派人来接我了,只是我没去;到了哈佛校园里面也有那么多社团邀请,这些绝对都不可能是巧合。”

    周铭最后说:“因此我认为现在tir先生所做的,只是让这个靶子变得更显眼了而已。”

    “我代表国家向你表示抱歉。”程俊对周铭说。

    周铭则摇头说:“如果我计较这个的话我想我早就不干了,并且就算我不带着金融班,就只是我一个人,那些组织也早晚会找上我的,与其以后再碰到再想办法,我倒宁愿他们一开始就找上门来。”

    要是其他人这么说,程俊肯定会啐他一脸:自己是驻纽约总领事,什么场面什么人没见过?

    可程俊现在面对的是周铭,他却相信周铭就有这个能力。

    并且程俊作为驻纽约总领事,有些消息是从使馆那边传来,周铭都还不知道的消息,就是自从周铭带着金融班到了布莱顿以后,布莱顿的警察就变多了,并且从哈佛到布莱顿市区,也多出了很多不一样的人。

    这些人都很好的说明了美国国内对周铭和金融班的态度,虽然不能确定美国政府以及那些组织对周铭的态度,但想来都做的这么严密了,就绝对不可能只是拉个家常那么简单了。

    除此之外,在这么多的监视下,周铭但凡想做任何事,美国政府以及其他人就会把周铭的情况汇报给国家,或许现在美国政府还很通融,但到了以后再如何就说不准了,那么与其后面再讨论,倒不如先向那些组织以及美国政府认怂,这才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现在随着周铭做了一个宿舍便利店的项目,就连tir先生都感到很失望,就更不熬说其他人了,这样做周铭就可以把这些团体或人对自己的监视给平息下来,只要摆脱了束缚,周铭相信任何事情都是可以重头再做的。

    “那周铭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打算先沉寂一段时间,好让所有人都忘记你了吗?”程俊问。

    周铭摇摇头说:“我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但现在我并不想这么做,我打算马上开始我真正的工作,而这就需要程领事您帮忙了。”

    “找我帮忙?”程俊表现有些惊讶,“如果不是什么违法的事情,我想我还是没问题的。”

    周铭嘿嘿笑了:“但是程领事,关键就在于可能会有一些违法,因为我需要您帮我通过一些手段,把我的钱给转到美国来。”



    车门打开,一条纤细修长的美腿迈下车,随后一位穿着晚礼服的年轻女孩走下车,也随着这位女孩下车,胡佛和他的朋友们都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气,因为这女孩非常漂亮,她五官非常精致,身材在晚礼服的衬托下凹凸有致,一头金发打着波浪卷,整个人就像是造物主运用最完美的比例创造出来的一般,让人简直不敢相信。

    不过胡佛这些人都是很成熟的商人,自然不会有任何失态的举动,并且他们也并不是第一见到这个女孩了,因此几个呼吸间,他们就恢复了正常。



    “很抱歉,由于临时的安排问题,他今天有事并没有来到现场,并且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他的能力或许也并没有tir先生想象中那么好,当然也或许并不值得见您。”胡佛回答说。

    



    胡佛先是一愣,随后马上点头说是然后问:“凯特琳小姐您认识他吗?”

    凯特琳那双如湖水般清澈的蓝眼睛突然走了一下神,然后才说:“是的,我在诺德里曼老师那里听说过他,不过这次没有见到太可惜了,希望下一次能有机会见到吧,胡佛先生再见。”

    



    女孩走下车,胡佛走上前去右手捶胸向女孩致意:“非常荣幸凯特琳小姐的到来,凯特琳小姐依然还是那么的魅力迷人,相信以后谁能娶到您一定是天大的福气。”

    女孩轻声道了声谢,然后她环视一圈问:“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吗?你不是说有一位非常厉害的中国年轻人要介绍我认识吗?还是胡佛先生说的就是你自己呢?”

    



    胡佛则看着凯特琳离开的车影喃喃说:“或许我太着急让那个周铭离开了,没想到她居然会认识周铭,难道说他们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吗?或者说他们的关系并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

    胡佛抓耳挠腮的想不到答案,他很想把周铭找来问个清楚,不过周铭这个时候却已经走了很远了,但周铭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去哈佛,而是来到了布莱顿市中心,进了唐人街外的一家茶餐厅。

    



    “胡佛先生,失约可并不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绅士所为。”

    女孩说话时那双蔚蓝色的眼睛直盯着胡佛,虽然只是轻声问他,没有任何责问的意思,但却让胡佛感到了一阵莫大的压力。



    “我还要参加一个舞会,没有很多时间在这里,所以胡佛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么我先告辞了,请代我向tir先生问好,不过在这件事上他可要给我说声抱歉了,当然如果胡佛先生不方便的话,我倒是也不介意亲自跑一趟列克星敦。”

    



    “那还是不必了,我想我并不需要再多一位仆从。”

    女孩只是轻巧一句话,却让胡佛感到有股吐血的冲动,因为他好歹也是一银行分行长,怎么在她这里就成了仆从,更让她感到难堪的是她还不愿意了。



    ,



    一辆非常富有贵族古典气息的捷豹轿车停在布莱顿西郊高尔夫球场的停车场里,唐人银行的布莱顿分行长胡佛带着他的朋友们正在这里迎接。

    



    胡佛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当然并不是,我可不是那种恬不知耻的人,我本来的确是有一位非常厉害的年轻朋友要介绍给您认识的,他也是tir先生非常重视的人。”

    “那么现在他人呢?”女孩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