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我的法律顾问艾伦
    “请恕我冒昧,不过我想这是非常必要的,和信任无关,只是一种对我们双方的负责态度。”

    周铭对沃顿说,沃顿点头表示理解,周铭看了一眼手表又说:“我的律师上午还有些其他事情要处理,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不过我相信他很快就要到了,还请沃顿先生稍等片刻。”

    老天就像是要为周铭证明一般,当这边周铭的话音才落,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就突然响起来了,周铭接通报了这里的地址然后放下手机,他告诉沃顿:“是我的律师,他已经到了。”



    当然也可能是临时抱的佛脚,但周铭更愿意相信他是真有心的,毕竟从昨天提出来看到现在就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要想全部不留痕迹的整理好是有难度的,或者除非这办公室就没有乱过,不过以这个公司闹了那么大的变故来看似乎并不可能。

    



    “没错,艾伦律师就是我请的法律顾问,从我来美国碰到的第一个案子起,就一直是艾伦律师帮我处理的,他很专业,我很信任他。”周铭给沃顿介绍说。

    “周铭先生你可真是一个让人嫉妒到死的家伙!”沃顿说,“你肯定不知道我当初就非常想请艾伦律师当我的法律顾问,可艾伦律师名气太大也太忙了,我根本没有预约他的资格,如果我当初能请到他当我的法律顾问,我想现如今我就不会为我的股东出走而烦恼了,因为我相信艾伦律师一定会帮我制定一份详细的公司制度。”

    周铭笑着对他说:“艾伦律师的确很忙,我有幸能请到他也是因为一次巧合。”



    愣了好一会沃顿才说:“艾伦律师您好,我很荣幸能见到您,您是我们麻州最厉害的大律师!”

    艾伦对他道了声谢,随后沃顿请大家坐下,艾伦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文件说:“周铭先生收购公司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今天来就是帮他处理公司所有法律文件的,这些就是沃顿公司的文件吗?”

    对于艾伦的询问,沃顿先是点头然后马上摇头起来:“不是的,如果是艾伦律师您的话,这些文件就没必要看了,我给您看另外一些。”

    听到这话丹尼马上很不高兴的指责道:“沃顿,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艾伦律师不来的话,你就要在文件上欺骗周铭先生吗?”

    对此沃顿很不好意思的说:“丹尼兄弟,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是把公司当成是我的孩子一样,现在我出售公司就等于是在卖我的孩子,所以我会想要用一些小手段最后保护我的孩子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不管如何,你这都是一种欺骗行为!”丹尼严厉的指责着沃顿。

    这个时候,周铭却站出来说:“我能理解沃顿先生的心情,而且就算他给了我这些文件,也并不会对我造成太大的损失。”

    说到这里,周铭转头看了艾伦一眼,艾伦接过话头说:“没错,只要有我在这里,不管这些文件上面有任何不符合法律逻辑,或者是有损我当事人利益的地方,不管他多隐蔽,我都能看出来。”

    周铭向艾伦道了一声谢,才又对沃顿说:“所以这个事情就算了,请沃顿先生拿出真正的文件吧。”

    只是普通的一句话,却让沃顿感觉浑身冰冷,就像是整个人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因为周铭冷静的太可怕了,原以为周铭在听到自己的蓄意欺骗,他会表现的非常愤怒,可他却并没有反应,甚至还帮着劝了丹尼一句。沃顿无法想象,这究竟是需要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做出这样的事。

    沃顿突然感到了一阵后怕:自己事有多蠢才会想到要在这件事情上欺骗他,也幸好艾伦律师的到来让自己说出了实情,否则事情真要做了,这周铭可能的报复,是沃顿怎么也无法去想的。

    “沃顿先生怎么了?难道又想起了什么吗?”周铭见沃顿好一会没动静了就问他。

    周铭只是一句调侃,但却让沃顿禁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他马上起身说:“拿,我马上就去帮周铭先生您拿文件。”

    说着沃顿就飞快的跑去里间的办公室,不一会拿出一堆文件放在桌子上:“这些就是沃顿公司的全部文件,至于这些都不用看。”

    沃顿说话间还伸手把之前的文件给全部推到了地上。

    周铭并不理会沃顿的做派,他只是转头看了艾伦一眼,艾伦耸耸肩对他说:“这么多的文件,就算是我恐怕也要看上一段时间,或者沃顿先生你可以把你准备的公司的转让合同给我看看。”

    对此沃顿很不好意思的说:“很抱歉艾伦律师,现在的合同文本还很不充分……”

    不等沃顿说完艾伦就打断他的话道:“这没关系,草案也行,我可以代为完成,不过你需要支付我一定的劳务费。”

    沃顿点头表示能够接受,周铭也表示相信艾伦。

    合同的事情就这么订了下来,艾伦抱着一堆文件离开了公司,周铭和丹尼随后也告辞了。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我还是要和周铭先生说一句很抱歉,周铭先生是一位有着上帝般胸怀的人,我相信我的沃顿公司交到周铭先生手上一定是最好的事!”临出门沃顿对周铭说。

    周铭对此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或许吧”,然后就没了下文。

    走出公司大厦,丹尼突然说:“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周铭同学你为什么要这么急着购买一家公司,是你真的就准备好了,还是你预感或者是你知道了一些什么?”

    周铭马上抓住了丹尼话语当中的重点,他皱起了眉头:“预感或者知道?”



    当然事实也正如周铭所说,他的确是故意侮辱华裔,好挑起周铭的民族情绪,然后通过周铭的愤怒来诱导他做出对自己有利的决定:比如说愤怒的买下沃顿公司,不顾会有任何其他条件。

    沃顿会这样打算的原因是基于对周铭年龄的判断,同时他在以往的商谈中也无数次的用过这样的方法,屡试不爽,现在他见周铭这么年轻,想来也肯定是年轻冲动的,而从周铭之前的表现来看也的确如此,可他却万万没想到最后周铭居然会反应过来了。



    沃顿接着说:“不过不管周铭先生你有多么不喜欢我这个人,我还是要向你介绍我的公司,他是非常优秀的,只要有人能给他资金操盘起来。”

    



    “我相信周铭先生的律师肯定是一位非常优秀和负责任的好律师。”沃顿随口评价道。

    几分钟以后,公司外的走廊上响起脚步声,随后一位拎着公文包的白人走了进来,看到这个人和他稀少的头发,沃顿当时就愣住了,他不可置信的说:“我的天,这位不是艾伦大律师吗?他可是我们布莱顿乃至整个麻州最棒的大律师,周铭先生你说你等的法律顾问就是他吗?”

    



    “没想到呀,你这个中国人还是有几分本事的,我承认是我小看你了,我向你道歉,很对不起,关于刚才的话我全部收回,其实我并没有任何种族歧视的意思。”沃顿叹息着说,很大大方方的认输了。

    “的确是这样,沃顿是一位非常友善的商人,尽管他平时总会耍一些小聪明,就像刚才那样,但他的本质还是很好的。”丹尼也帮他解释。

    



    在周铭和沃顿说话间,艾伦已经走过来了,他主动上前来和沃顿握手:“沃顿先生你好,我是周铭先生的法律顾问,他的一切有关法律上的事务都由将我代劳,至于我和周铭先生的渊源,他可还欠了我一大笔钱。”

    面对艾伦这句话开场白,沃顿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因为他并不知道由于在之前黄毅的案子里,周铭祭出了总统特赦令赦免了黄毅的罪行,导致艾伦输了和周铭的打赌,最后艾伦愿赌服输的帮周铭支付了周铭在他的律师事务所里一切的开销,包括他本人的律师费,以及之前黄毅的保释金。

    



    沃顿说着邀请周铭进入公司,这个沃顿公司尽管占据着天梯大厦最好楼层的办公室,但终归只是一个新成立的小公司,里面的情况在周铭看来也就和国内一般的皮包公司差不多,两个办公室几套办公桌椅,或许可能要好一点,因为这里还有一台电脑。

    虽说这个公司随着那位最大股东的撤资已经停业半个多月了,并且在那次撤资的时候沃顿还和对方有过激烈的争吵,但现在周铭来到公司,至少还有一副很整洁的模样,就说明沃顿这个人的确对这个公司比较重视,这段时间公司就算停业他也会过来打扫整理。



    “那周铭先生的意思,是需要请一位专业的律师过来看了?”沃顿问。

    



    在公司里转了一圈,最后周铭坐在了接待区的沙发上,沃顿去给周铭拿来了一堆文件:“周铭先生,这里是公司成立的法律文件,以及税务部门文件,目前公司股东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公司的股东大会也只召开过一次,如果周铭先生需要会议记录的话,我也可以为你提供。”

    “好的谢谢,沃顿先生你先不用忙了,坐下来休息一会吧,这些东西就先放在这里。”周铭说,“我才到美国没多长时间,这些东西了解的很少,你给我我也看不懂。”



    ,



    沃顿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说出这句话当时就后悔了,因为这不是自曝其短吗?

    



    周铭轻轻点头:“我非常愿意相信沃顿先生的个人品质,不过我也并不希望再听到任何辱华的话语,不管是出于任何原因,尤其是一些并不那么光彩的行为,这会让我非常怀疑你的个人品质,沃顿先生。”

    沃顿两手一摊:“好吧周铭先生,我想我这个罪名是洗脱不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