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给司法机关帮帮忙
    “好吧婕拉老师,这一次非常感谢有你的帮助,我才能这么简单的证明了布鲁克有罪。”

    周铭对婕拉说,最后还是妥协了,毕竟不管她究竟是什么动机,但她帮了自己的事实都是不会改变的。

    婕拉听到周铭的感谢立即开心的笑了起来:“今天能听到周铭你的感谢恐怕是最美妙的事情了!”



    当所有人都离开以后,婕拉大步走到周铭面前,扬着头问:“怎么?最没有绅士风度的中国人,我帮你做了这么重要的证人,你不打算感谢我吗?”

    



    “我很愿意洗耳恭听。”周铭说。

    得到了周铭的答复,婕拉一下挺起了胸膛说:“周铭同学,我身为你的班导,我对你这段时间的课时情况非常不满意,从开学到现在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你在教室里的时间却还不到十个课时,这样的行为严重的违反了学校纪律,我现在对你进行警告处理,我希望你接下来能有所改正,就这样,再见。”

    说完婕拉就离开了,只留给了周铭一脑门的莫名其妙,还是艾伦律师看出了点端倪,走过来对周铭说:“你和她正在交往吗?周铭先生果然不是一般人,连这么漂亮的班导都能追到手,只是哈佛是教会学校,师生恋这种行为尽管不违法,但在这里也是极力禁止的。”



    说着艾伦还给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铭无奈的解释:“我和婕拉老师根本没有什么好么?”

    “这可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艾伦耸耸肩很无谓的说,他接着说,“不过周铭先生还是先回去配合警方看看你的损失情况如何,也好配合量刑。”

    周铭点头说好,然后和艾伦一起走去宿舍便利店,虽然带走布鲁克已经开走了两辆警车,但还有几个警察留下来在宿舍便利店查看遭受破坏的情况,这都是证据,是未来开庭量刑的关键;毕竟法律讲究证据,光凭周铭和婕拉的证言可没有办法量刑,就算再有艾伦大律师的证言也不行。

    来到宿舍便利店门口,警察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几名警察正在屋内拍照,李阳在门口,他见到周铭过来连忙三两步上前说:“老师很抱歉,是我没有处理好,明明老师您都已经嘱咐过我了。”

    周铭拍拍他的肩膀说:“不要紧的,布鲁克这一次闹的动静太大,你只有几个人,怎么也没办法的,不要去想了,这里损失情况怎么样?”

    李阳摇摇头:“基本都被砸光抢光了,损失估算在一万美元左右,也幸好钱柜是铁柜,这才保住了账本和钱,否则损失就更大了。”

    “没关系,才一万美元而已,几天咱们就挣回来了,只要人没事就行。”周铭安慰着说。

    当周铭和李阳聊天的时候,突然又一个声音传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怎么连警方都惊动了呢?”

    这个声音周铭一听就知道是谁了:“看来莫尔老师今天晚上一定很忙,否则为什么连警方都过来勘察现场了,怎么莫尔老师才到呢?”

    周铭说话间转身,只见科兰德书院的负责教师莫尔正站在那里,陪着笑看着周铭:“没错,你看今天晚上有个聚会非要请我去,我哪里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我也是才得到消息就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那看来就是舍监科勒先生的责任了,没第一时间制止事件的发生,有违舍监的责任!”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故意问莫尔道:“莫尔老师,我可以对此进行投诉吧?”

    面对周铭提问,莫尔先是一愣,随后马上明白了过来,忙不迭的点头说:“没错,出了这样的事情必须要投诉,绝对不能姑息!”

    倒是那舍监还愣在那里,他惊讶道:“什么?莫尔老师你这个王八蛋,难道不是你说不要管的吗?我告诉你我被投诉了我也绝饶不了你!”

    “你放屁!”莫尔也毫不示弱,“我什么时候这样说了,我明明对你们舍监的要求都是要照顾好每一个学生,宿舍出了事你们一定要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对于莫尔和舍监的骂战,周铭没有兴趣,周铭之所以针对舍监,并不是不知道莫尔和舍监都是故意不在场的,而是莫尔作为科兰德书院的负责教师,留他下来对自己宿舍便利店会有好处,否则要换来一个新的负责教师,要重新打这层关系还真挺麻烦的,所以就只能让锅给舍监一个人背了。

    “周铭先生果然好手段!”艾伦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他是真心在夸周铭的,毕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这些并作出这样的安排,足以说明他的本事了。

    周铭对此不好意思的笑笑,他随后带着艾伦走出了宿舍楼对他说:“这一次还真感谢了艾伦律师你,如果不是你这么有效率的帮我办好了入股和宿舍便利店的业务对接这些手续,恐怕今天我还真拿布鲁克没办法了。”

    “这都是我职责范围内的事。”艾伦随后又调侃了一句,“再说了,难得能拿到周铭先生你的报酬,我总得努力才行呀。”

    周铭知道艾伦这是在调侃之前黄毅得案子,所有费用都是他出的事情,周铭也哈哈笑了起来。

    不过随后艾伦的脸色就严肃起来说:“不过周铭先生,现在事情进行的非常顺利我觉得也未必是什么好事情,或许会是未来的什么隐患。”

    周铭则无谓的摆摆手:“管不了那么多了,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再解决就是了,不过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是要把布鲁克给量刑重一点才行,艾伦律师你有办法吗?”

    “按照法律过程,接下来就应该是检察署的公诉了,我们很难影响到,不过考虑到案子的特殊性,周铭先生你的宿舍便利店受到了很严重的损毁,你可以向司法机关提出民事和刑事的共同诉讼,就是一个案子两个诉讼,让我也可以参与出庭,到时候我们在法庭上再帮检察署出力。”艾伦说。

    “好的,就按艾伦律师你说的这么办,这个事情就交给艾伦律师你了,我们也给司法机关帮帮忙。”周铭说。



    明明他之前了解到的情况就是周铭的宿舍便利店是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只是他们和负责教师莫尔商量了一下,就批准他们在这里做了;并且自己在负责教师莫尔那里也证实了这个消息的,怎么现在突然就冒出了个什么艾伦律师和什么沃顿公司来了?

    另外自己也是中午才找来两个黑人,让他们来周铭的宿舍便利店买东西,然后等晚上人最多的时候让他们来闹事,不为别的就为了把他们的名声搞臭,让他们的宿舍便利店在这里开不下去。



    “我去你娘的诽谤罪指控,你这个美国人当中的败类,居然会去帮一个中国人,你会下地狱的!”

    



    面对婕拉这样的表现,周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好说:“婕拉老师,我知道你很关心我,不过我的宿舍便利店刚刚遭受了损失,我需要去查看一下情况,失陪了,希望你能理解。”

    婕拉对此很大方的说:“没问题,我非常理解,看在刚才我帮你的事情上,我还有几句话,我希望你能听完。”

    



    这一切的计划都很好,可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个问题布鲁克来不及想,因为两名警察已经架起他走向了警车,很明显就是要抓他回去了,于是布鲁克马上如梦初醒般的反应了过来,开始挣扎起来。

    



    艾伦这番一本正经的话让周铭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自己怎么就和婕拉在交往了,自己和她就没有任何亲密的关系好吗?而且也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做,会说这些话的!

    不过还不等周铭开口,艾伦就说:“周铭先生你不需要和我解释,我只是说出了一个律师应该说的话而已,接下来是一个朋友要对你说的,你可真厉害!”

    



    随着这最后一声呼喊,警车摇上了车窗然后开走了,布鲁克走了,周铭对仍然愣在这里的其他人说:“请大家放心吧,我知道这一次的罪魁祸首是布鲁克,你们都只是受到了欺骗,我们中国人问罪讲究一个冤有头债有主,既然你们大家都只是受骗的,那么这一次我会放弃追究你们的责任,都回去吧。”

    在周铭这一声令下,所有人才恍然想起他们也是从犯来着,马上千恩万谢的慌忙离开了现场,生怕周铭会反悔。



    这好像是最接近可能的可能了,毕竟女人只有在感情中才会变得不可理喻,但这个可能却怎么看也不可能就是了。

    



    看到婕拉,这不禁让周铭感到很头疼,按理来说,婕拉在那么关键的时间挺身而出来当证人,周铭感谢她两句也是应该,只是周铭实在不明白这个奔放的美女老师究竟要做什么,自己并没有求她帮忙,甚至从河边一直到科兰德书院,周铭一直都刻意的没有去叫她,可她却一路跟来,最后还主动出来当了证人。

    不是周铭喜欢恶意的去揣测别人,只是她这样做的目的着实不明,难道说这位漂亮老师对自己一见钟情,死乞白赖的非要跟着自己吗?



    ,



    直到冰冷的手铐铐在布鲁克手上起,他才明白自己是真要被抓了,可他到现在还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为什么要抓我,你们有什么权力抓我?我是被这个中国人冤枉的,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们快放了我;哦杂碎你弄疼我了,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我会请我的律师控告你们!还有婕拉你这个婊子,你居然敢为那个中国杂碎作证,是他操你操爽了吗?”

    在布鲁克的骂骂咧咧中,他被强行带上了警车,周铭看了艾伦一眼,艾伦会意的上前对布鲁克说:“布鲁克先生,我希望你能管好自己的嘴巴,否则你还将面临更加严酷的诽谤罪指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