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给你一百万这个案子算了
    老人真想一怒之下就直接走人了,不过他想到他还有任务,就只好压住性子,让自己的礼宾车再一次拦再了周铭的前面。

    “我说这位老人家,我说了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我也不想上车和你聊天。”周铭下车说。

    你特么以为我想和你聊天吗?什么东西,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



    这位老人的语气非常嚣张,他的表情也同样非常嚣张,等着周铭的答案。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是谁,我为什么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吗?”老人问。

    “并不想。”周铭摇头说。

    老人面对周铭的答案几乎就要疯了,自己都已经给了他搭了一个这么好的梯子,可他就是不上来,甚至自己伸手过去他还要给打开,这世界上怎么就会有这么不懂事也不给面子的人呢?如果可以的话,老人此时真想那把刀直接砍死周铭算了,可他并不能这样做。



    老人气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他没想到自己也有被人这么调戏的时候,此刻的他就已经不是想要砍死周铭那么简单了,而是想要用枪把周铭给打成筛子。

    可无论老人多生气,他还是要忍住火气点头说好,周铭这才和艾伦**一起上了车。

    “知道吗?如果是在二十年前,我一定会把你们吊死在码头的桅杆上。”

    这是周铭他们上车以后老人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周铭对此哈哈一笑说:“我可以和你打赌,不管多少年前,你都一定做不到,反倒是我可以。”

    老人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中国人,不要试图激怒我,代价是你承担不起的。”

    周铭无谓的耸耸肩说:“如果这就是你要和我说的话,那么我觉得我已经听完了。”

    老人再一次深吸了几口气,才平复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他接着说:“我是布鲁克议员的管家,这个名字我想你肯定听说过,他就是你的同学小布鲁克的父亲。”

    周铭点头表示果然如此,老人转头看了一眼司法大楼然后问:“我很感兴趣在这个时候你们去司法大楼做什么?不要告诉我你们打算和检察署一起提出共同诉讼。”

    “我就是这个打算。”周铭回答。

    “好吧,我知道这一次小布鲁克做的事情给你的宿舍便利店造成了不小的损失,所以我的老板愿意十倍的补偿你,你放弃这一次诉讼,并出庭作证说这是一个误会,可以吗?”老人问。

    这一次周铭还没说话,律师艾伦先说话道:“等一下,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通过钱财的手段贿赂我的当时人出庭做伪证吗?”

    老人转头向艾伦:“是吗?可我认为我这是在做一定努力的庭外和解。”

    说完老人又转头回去对周铭:“中国人你考虑一下,我知道你和你们国家驻纽约的程俊总领事有很深的关系,你也有办法能弄到总统特赦令,但正如你们中国人的那句老话一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并且庭外和解,你能得到非常丰厚的补偿,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值得考虑的建议。”

    “如果我的回答是不行呢?”周铭反问。

    “我认为你还是考虑好了再回答,因为这里有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能请得起艾伦律师我也同样能请到律师,可能是纽约的,也可能是其他州更厉害的律师,到时候谁输谁赢可不好说。”老人想了想问,“我想你来了布莱顿这么长时间,应该有听说过詹姆斯案吧?”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周铭皱着眉头问。

    周铭当然听说过这个詹姆斯案,这是布莱顿上个月发生的一起轰动全国的案件,詹姆斯是布莱顿詹姆斯基金会主席,是个资产过亿的大富豪,前年被指控谋杀了自己的好友,开庭时证据确凿,但在经过两轮法庭的审理以后,詹姆斯最终被无罪释放。

    和后世轰动全美的辛普森案一样,这起詹姆斯案也被称为是有钱人的胜利,他们通过自己的辩护律师团不断的和检察署在每一个证据细节上进行周旋,最终找到突破点获得辩护胜利。

    不过詹姆斯案不一样,因为詹姆斯在获得辩护胜利以后并没有偃旗息鼓,反而还把检察署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所以周铭才会有此一问。

    老人面对周铭的质问笑笑说:“我可不敢威胁你,这可是妨碍司法公正的,我只是想告诉你这就是过河的桥,你知道一切有益的建议都是带着苦涩的,或者我也不要求你作证,只要你不追究就可以了,这个要求已经很低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我还是拒绝接受。”周铭说。

    “如果我把补偿提高到一百万美元呢?”老人又说。

    “不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很缺钱,如果我给你一千万能把布鲁克送上绞刑架的话,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周铭说。

    “那真是太可惜了,中国人,你刚刚亲手关闭了通过天堂的大门。”老人说。

    “或许地狱的道路更适合我,再见。”

    周铭说完和艾伦一起走下了车,看着礼宾车离开的背影,周铭幽幽的说:“或许我真的应该接受他的提议。”

    艾伦马上否决道:“不,周铭先生,那是一种懦夫的行为,我不赞成!”

    “所以我并没有那样做。”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不过恐怕接下来的开庭并没有我们预想的那样轻松了。”



    布莱顿的市司法大楼是一栋非常古老的建筑,始建于上个世纪,是一栋非常富有罗曼式风格的建筑,布莱顿检察署就在这里,而此时此刻,检察署里斯威特检察长正在会见着三位客人:一位头发稀少的美国白人和两位年轻中国人,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周铭和他的保镖**,以及律师艾伦。

    “你们要一起提起诉讼,我原则上没有任何意见,只要你们不干涉司法机关的正常程序,否则我有权随时撤销共同诉讼。”斯威特检察长说。



    “非常感谢艾伦律师,那这个案子就麻烦你多费心了。”周铭说。

    



    老人在心里大骂,不过表面他仍然还只能强忍着对周铭说:“我猜你肯定没听过一个故事,有一盒巧克力,外面没有任何包装,但是你又非常想吃,你想知道巧克力究竟是什么味,就只有打开盒子这一个办法。”

    “可问题并不是每个人都想吃巧克力,比如我就并不想吃,所以你可以让开路了吗?”周铭问。

    



    艾伦笑着点头说:“非常感谢斯威特检察长,我们提起诉讼只是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因为布鲁克的原因,我当事人的宿舍便利店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所以这个诉讼是非常必要的,也基于这个原因,我们的诉讼只会帮助司法机关的诉讼,并不会给司法机关造成任何麻烦,这点请斯威特检察长放心。”

    “既然是这样,那恐怕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们检察署在完成了证据收集整理以后,会在提起公诉前通知你们的。”

    



    最后老人深吸了好几口气说:“好吧周铭,现在是我邀请你上车来,有人要我带几句话给你。”

    “一般来说邀请并不意味着一定要接受,尤其是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周铭笑着说,“不过我们中国人一向有敬老的传统,我看你年纪这么大了,给你个面子也行,只是不知道您怎么看?”

    



    艾伦无谓的耸了耸肩:“没问题,不过这种案子我一般都是我出庭做辩护律师,这一次站在原告的角度,我想会有不错的风景。”

    周铭和艾伦走去停车场,突然**上前两步拉住了他们,随后一辆加长的凯迪拉克礼宾车开过来停在他们面前,车窗摇下,一张约摸六十岁的面孔出现在他们面前,并对他们说:“哈佛大学商学院经济系一年级新生,来自中国的周铭对吗?你不要问我是谁,我只问你有没有胆量上车来聊聊?”



    他不明白周铭这是什么情况?这和他事先所设想的剧本完全不符呀,不是像周铭这样的年轻人脾气都很大,都是随便激一下就上钩了吗?怎么今天这个周铭就不按套路出牌了,自己那样激他都没反应,反而还直接要走,难道他不觉得这样做是很没有种的行为吗?

    



    周铭对此无谓一笑:“我没有兴趣知道你是谁,那既然你说我没有胆量,那就随你高兴好了,我走了拜拜了您嘞。”

    说完周铭就绕过礼宾车走了,这让那位老人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尽管最后一句周铭是用中文说的他并听不懂,但中间的那句拜拜他还是能听懂的,正是这句话加上周铭直接离开的举动才让老人想不通。



    ,



    布莱顿是美国最古老的城市之一,那么在这个古老的城市里自然也存在着许多古老的街道,汉克街就是这么一条街道,虽然狭窄但车辆却川流不息,因为布莱顿市的司法大楼就在这里。

    



    斯威特检察长说到最后顿了一下,他看着周铭和艾伦又说:“你们想品尝一下司法大楼的午饭吗?”

    这句话显然就是在下逐客令了,周铭和艾伦马上起身向斯威特检察长告辞,走出司法大楼,艾伦对周铭说:“只要有了斯威特检察长的授权,我就可以以共同诉讼律师的身份介入案件的调查,并出席开庭辩论,不管周铭先生是想要索赔还是加重量刑,我想我们都有主动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