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绝处能逢生(下)
    小布鲁克表情很夸张的对周铭说,不过随后话锋一转继续说:“但你以为你还办得到吗?现在那黑鬼还有婕拉那婊子的证词都已经无效,你还怎么定我的罪?你现在就像是一个自己走上了悬崖的白痴,在你面前就只有跳下去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当然,”小布鲁克接着说,“你今天不来也不行了,因为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会要起诉你诽谤的,知道外面的那些记者都为什么来吗?就是为了看你绝望和委屈的表情来的!”

    “不过我想我今天或许会让你失望的,因为我们中国人讲究绝处总能逢生。”



    不过他们才进了法院,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等在了这里:“这不是中国周铭和大律师艾伦吗?外面有很多记者在采访你们吗?看来你们很快就要成为占据麻州头条的新闻人物啦,恭喜你们。”

    



    “尊敬的法官还有各位陪审员们上午好,今天已经是我的当事人遭到诈骗指控的第三次可笑的开庭了,请原谅我用可笑这个词语,因为这场指控在我看来就是一场无中生有的闹剧!”

    萨皮罗接着说:“首先是我们的自诉人周铭先生,他原本就对我的当事人心存怨恨,因此当诈骗案件发生以后他马上就恶意的怀疑到了我的当事人身上;还有证人赫姆同学,他由于向周铭的宿舍便利店诈骗未果,为了脱罪就不择手段,一口咬定说是我的当事人指使他这么做的。”

    “这对我的当事人是非常不公平的!”萨皮罗强调,他还指了指周铭继续说,“他们是什么?一个患有受迫害妄想症的疯子,和一个诈骗犯,这样的一对组合如果他们去竞选总统是有可能的,但是如果要在法庭上,在法官和各位陪审员的面前证明我的当事人有罪,这是万万不可能的!”



    等到现场安静下来,法官看向周铭和艾伦这边问:“自诉人,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没有我就宣布休庭,开始判决了。”

    面对法官的询问,周铭和艾伦相视了一眼,最后周铭站起来说:“法官大人和各位陪审员,其实我想说的还有很多,但现在我觉得我说的太多似乎也毫无作用,所以我只有一个问题要问法官大人,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我。”

    “自诉人请问,只要是在我的职责范围内,也是和这件案子有关的,我都会如实回答你。”法官说。

    “法官大人请放心,我的问题肯定是和案子有关,也不会超出你的职权范围,我并不会问你是否会嫁给我这样的问题。”周铭随后问,“我想问的是你是否会判布鲁克无罪?”

    “很抱歉,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为判决的结果我还需要会同陪审员们的意见,并不是我一个人所能决定的。”法官回答说。

    “既然法官大人你无法回答这个问题,那么就由我来帮你回答吧,我说你肯定会判布鲁克无罪的。”

    周铭说话的声音很洪亮,让整个法庭都能听到,所有人听到这个答案都大吃一惊,大家相互交头接耳,都是很不可思议,就连法官都愣在了那里,一时之间都忘记了敲小木槌要求现场肃静了。

    不过周铭显然并不觉得惊讶到这里就够了,他接着说:“我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我知道法官大人和布鲁克家族的交情匪浅,甚至他还有可能收受了布鲁克家族的贿赂,所以我敢断定他一定会判布鲁克无罪的!”

    说着周铭拿出一沓照片交给律师艾伦,让他分发给所有听证席上的记者,同时自己说:“我并不是一个患有受迫害妄想症的疯子,我所说的一切都是有事实依据的,就像对布鲁克同学的指控一样,而我说法官大人的依据,就是大家看到的这些照片。”

    “这是我在布莱顿市中心的餐厅里无意间碰到的,上面是法官大人和布鲁克家族的老管家在共进晚餐,照片的背景上有时间,是在一个月以前,那时正是第一次庭审结束以后。我猜想这肯定是在那次庭审以后,由于所有的证据都对布鲁克同学非常不利,因此这位老管家才会想到要通过这样的办法来改变判决。”周铭说。

    如果说周铭之前的话还只是让大家惊讶的话,那么此刻周铭的话则是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没有谁能想到周铭居然拿出了一个这样的证据来,他的目标居然对准了这次庭审的主审法官,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萨皮罗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法官则是愣了好一会才说:“自诉人,你这些话根本是无中生有,根本不存在的,你在当庭侮辱和诽谤法官,我有权驱逐你出庭!”

    “法官大人,如果你想这么做的话就请快下令吧,因为你只有现在还是庭审的法官了,我已经向上级巡回法院递交了申诉,并向司法部门举报你违反法官基本法了。”周铭说。

    就像是要给周铭的话以证明一般,当周铭的话音才落,法庭的大门立即被打开了,几名穿着f制服的人走了进来,领头警官说:“加勒法官你好,我是联邦调查局麻州分局的副局长穆勒,根据举报你涉嫌司法违规,请你跟我们协助调查,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会记录在案。”

    随着穆勒的话音落下,他身后的两名f探员带着手铐上去抓住了法官。

    这时穆勒又对坐在被告席上的老管家说:“你好,你涉嫌妨碍司法公正,也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你有权保持沉默,或者在你说话前咨询你的律师。”

    随后老管家也受到了和法官一样的待遇,被两名f探员铐起来带走了。

    起初老管家还并没有反应过来,但当手铐的冰冷刺激了他的神经,让他立即挣扎起来:“放开我,我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我没有妨碍司法公正,你们不能抓我!”

    老管家大喊大叫着,但联邦调查局的探员们根本不管他,老管家随后把矛头对准了周铭,他怒骂道:“周铭你这个黄皮肤的杂碎,你不会有好下场,我不会放过你的!”

    “非常抱歉因为我们的介入干扰到了这一次庭审,不过我想这次庭审也没了效力才对。”

    留下这句话,穆勒就带着人离开了,不过他在离开前深深看了周铭一眼,而当他离开以后,又几个人走进来。

    领头那人进来宣布:“大家好,我是麻州巡回法院的**官斯尼特,鉴于加勒法官在此次案件审理过程中的违法行为,此案移交至麻州巡回法院重新审理。”



    “果然老布鲁克是一位十分狡猾的政客,他想最好的利用好这最后一次开庭,看来今天注定对我们是非常不利的。”艾伦语气沉重的说。

    之所以周铭和艾伦都这么说,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等在法院门口的记者,他们显然就是老布鲁克叫来的,目的就是对小布鲁克案子进行舆论宣传,这样法院的判决就会在第一时间被播报出来,一旦结果是有利于他们的,到时候自己这边就会面临很大的舆论压力。



    “周铭先生艾伦律师你们好,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在所有证据都被推翻,就连检察署都已经撤诉的情况下,你们仍然坚持要继续诉讼呢?是因为周铭先生你和布鲁克先生的私人恩怨,你这是故意在用诉讼报自己的私仇吗?周铭先生你被曝出和自己的女班导有不道德的关系,这是真的吗?”

    



    周铭给小布鲁克留下这句话就走进了法院,根本不管小布鲁克在他背后如何跳脚。

    上午九点法院开庭,周铭和艾伦走进法庭坐下,当法官例行开场后,这一次还不等艾伦说话,那边小布鲁克的律师萨皮罗先站起来说话了。

    



    “既然有这么多记者在这里,那么艾伦律师,今天咱们就要加油了。”

    周铭给艾伦丢下这么一句话就先下车了,艾伦跟在他身后很是无奈,他很清楚老布鲁克这么做就是准备要把他们打倒在地以后再狠狠踩上几脚的,可周铭却怎么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呢?

    



    “所以。”萨皮罗最后说,“我在这里不是要强调或者证明什么,而是要大家都看清楚,我的当事人他是这场由疯子和骗子策划的闹剧的受害者!”

    随着萨皮罗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现场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法官敲响小木槌示意安静。

    



    周铭被围的很厉害,不过艾伦也同样不能幸免:“艾伦律师能告诉我们你为何还要进行这场官司吗?是因为周铭给你了很多钱,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你作为麻州最有名望的大律师主动来打这样的官司,不觉得自己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和荣誉在做赌注吗?你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面对记者们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周铭和艾伦并没有回答,只是在保镖**的开道下挤开人群进去了法院。



    “哎呀我好害怕呀,原来你还没有放弃对我的指控吗?我该怎么办才好?”

    



    “布鲁克,不要以为检察署撤诉你就赢了。”周铭说。

    面前这个人就是周铭他们起诉的对象小布鲁克,由于检察署已经撤销了对他的指控,没了司法机关,他自然就不需要再被羁押以及强制传唤了。



    ,



    2月25日,这一天是小布鲁克诈骗案的第三次开庭,周铭和律师艾伦来到布莱顿法院门口,看着门口的情况,周铭当时就笑了:“原本我就知道今天的开庭会非同寻常,却没想到景色居然会这么壮观。”

    



    “看!那边就是那个中国周铭和艾伦律师!”

    周铭和艾伦本想偷偷的走进法院,但这些记者守在门口显然就是为了堵他们的,因此很快就被人发现了,随着一声呼喊,这些记者就都第一时间呼啦啦的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着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