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再战斗吧沃顿
    沃顿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四周,老布鲁克很善意的对他说:“那位酒吧经理和汤姆斯先生,我都已经请他们出去了,因为我可不喜欢我的人被人这样欺负。”

    沃顿抬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老布鲁克:“布鲁克先生您说我是你的人,还说不希望我被欺负吗?”

    “那当然,因为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否则今天我也就不会过来了。”



    汤姆斯饶有意味的看着这个人问酒吧经理:“这个白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虽然我是顾客,但偶尔我帮你打扫一下酒吧也很不错的。”

    



    听沃顿这么说老布鲁克马上瞪起了眼睛:“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在这里酗酒?不去给我紧盯着周铭,是你不想给自己报仇了吗?”

    “当然不是,我做梦都想要找周铭报仇,可是上一次的事情我让布鲁克先生您太失望了,我以为您在生气……”

    不等沃顿说完,老布鲁克就打断他道:“如果你继续这么酗酒下去,那我才真要对你失望了。”



    “你觉得你被发现了,所以你就觉得自己没作用了吗?可是你为什么不想想,周铭会怎么想呢?”老布鲁克反问。

    沃顿想了一下回答:“他会觉得我不会再观察他了,因为没有任何意义!”

    “就是这样,那么现在如果沃顿先生你逆向一下,就继续去观察他,但是更小心一点,不是反而能取到比之前更好的效果吗?只是这个前提是要你愿意才行,我可没有任何强迫人的想法。”老布鲁克说。

    沃顿拼命的点头说愿意,老布鲁克这才说:“那么你就抓紧时间吧,因为经过这些天的产品销售,他们已经掌握了几千万美元在手上,不管是正常的保险公司发展还是以他们哈佛经济学专业学生的身份,他们都一定会拿钱投资的,而方向最好的就是金融市场,所以我需要你观察他给我这方面的情报。”

    “那么最后在掌握了他的投资方向,布鲁克先生您就可以很轻松的用对冲手段打垮他了。”沃顿试探着问。

    老布鲁克理所应当的点头:“就是这样,让他损失这笔钱,可比让他赔付保险什么的要好很多了。”

    说完老布鲁克看着他问:“所以沃顿先生,请你再一次站起来为我也是为你自己战斗吧。”

    老布鲁克的话让沃顿激动到浑身颤抖,他坚定的说:“请布鲁克先生放心,我会像战士一样战斗到最后一刻,我保证完成任务!”

    沃顿最后给老布鲁克留下这句话,然后马上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一溜烟的跑出了酒吧。

    看着沃顿离开的背影,老管家过来问老布鲁克:“先生,那周铭身边毕竟是有一位优秀保镖的,就算周铭大意了,但他的保镖可未必会大意。”

    老布鲁克却说:“他们的大意与否对我并不重要,或者说我也就是要周铭知道沃顿还在跟踪观察他,接下来我们玩的就是智商游戏了,但是很可惜,中国人在金融投资领域一向都是很弱的,如果是港城的家伙还能玩玩,但一个从中国来的,就只能是软柿子了。”

    ……

    时间到了3月27日星期六,在芬威区天梯大厦的沃顿保险公司,由于周末的关系今天保险公司并不销售保险理财产品,下午周铭便利用这个时间召开了一次公司会议,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一起都坐在会议室里。

    这并不是沃顿公司的第一次会议了,在周铭的授意下,还是由叶凝在公布着上一个阶段的情况,叶凝说:“同学们,在上一周的时间里,公司保险理财产品的销量非常好,公司的总销售额是三千五百万美元,其中业绩最突出的是公司副总经理陈树,他曾在单天时间内创下了销售八单,销售额超过五十万美元的成绩。”

    随着叶凝把成绩公布出来,现场顿时响起一片欢呼,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突出的成绩,因为这周加上一周,他们的总销售额就达到了恐怖的六千五百万美元。这笔钱不仅让公司完全有能力应对港城航运集团和老布鲁克的赔付,同时这笔钱更是任何一家新成立的保险公司难以想象的业绩。

    此外更让他们兴奋的一点,就是现在公司有了这么一大笔资金,那么他们要真正进入股市的愿望也要实现了。

    周铭站出来对所有人说:“同学们,虽然咱们已经通过销售的手段拿到了六千五百万美元,但销售仍然不能停止,不过我当然也会兑现我当初给大家的承诺,就在昨天下午,我已经用公司的名义,帮大家在证券公司开好了户,接下来我会把你们的户头发给你们,同时里面还会有承诺给你们操作的资金。”

    “当然这些资金只是一部分,最多只有两千五百万,剩下的除了维持公司的正常开支以及储备金以外,还会要购买各种债券之类的低风险投资。”

    周铭最后说:“所以,如果你们想要操作更多资金,当金融市场里呼风唤雨的金融大鳄,就请你们好好发挥自己的本领,只要你们做出了成绩,我还是会给你们提高你们所能支配资金的!”

    周铭的话让所有人都一下欢呼了起来,当然也有人感到了担忧:“老师,你说咱们现在有这么多钱了,我们的投资行动,那位老布鲁克会不会来找我们麻烦?”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放心。



    随着时间的流逝,到了早上,狂欢了一夜的人们开始逐渐离开酒吧,当然也会有人早上来这里的。

    一个人走进酒吧,酒吧经理和他打招呼道:“嗨汤姆斯先生您这么早就来啦?看你笑容满面的样子,让我猜猜,你不会是昨天遇到了什么艳遇吧?”



    当汤姆斯和酒吧经理说话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他们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很颓废的人趴在威纶吧的桌子上,在他面前摆满了各种各样东倒西歪的空瓶子,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的胡子也不知道多久没刮了,身上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说话的时候正抬起头用自己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他们。

    



    老布鲁克无谓的笑了笑,然后接着说:“好了我们言归正传吧,我来找你是因为我对你最近的表现感到非常失望,你难道不知道沃顿公司现在非常火,周铭的保险理财产品已经卖了好几千万了吗?”

    沃顿点头说:“我在酒吧有看电视,我知道……”

    



    那位汤姆斯先生说:“艳遇?你还说对了,我昨天就是有了很大的艳遇,你知道我手上有一笔钱,昨天我把他投资出去了,就是哈里夫妇说的那个星辰大海,什么保险理财产品的,我从来记不住这些繁琐的名字,但是我知道他能给我带来很大的收益,我签的是意外合同,到期以后我能得到两万美元的收益,这可比放在银行看着他贬值要强多了。”

    这话让酒吧经理感到有些惊讶:“天哪!你居然买到了沃顿保险,那可太恭喜你啦,我也想买来着,但可惜我去的时候听说他已经开始限购了,你知道的,我要在这里上班,可没那么多时间去天梯大厦排队。”

    



    沃顿愣在了那里,老布鲁克缓了一下语气接着说:“其实失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就好了,最重要的是能坚持到底!”

    “可是我也被周铭发现了。”沃顿又说。

    



    这个人艰难的抬起自己的手指着汤姆斯说:“你们这些白痴,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你以为你买了保险是赚了吗?其实你是在给周铭那个中国人送钱,就像你把钱存进银行也是给那些富人送钱一样!”

    “你以为那个中国人他为什么要推出什么保险理财产品,就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活不下去,他要迫切的拿到更多的钱才行,可你却就把这笔救命钱给他送过去了。还什么限购,那根本就是饥饿营销,是一种制造供不应求的营销手段,你们都被他骗了知道吗?”大声说着,到最后都咆哮了起来,“你不知道,因为你就是一头蠢猪!”



    这个浑身上下充满颓废气息的人就是沃顿,3月11日当他听到周铭利用自己把广告给神不知鬼不觉搬上了电视,以及老布鲁克在电话里的辱骂以后,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就跑来酒吧里买醉了。当然原本他是在其他酒吧买醉的,后来其他酒吧嫌他影响营业,就把他赶出来,最后他才只能到这个不那么正规的小酒吧喝酒了。

    



    汤姆斯说着就随后拎起旁边一个酒瓶朝那人走去,狠狠砸在了他的脑袋上,那人当场就栽倒了下去,然后就失去意识了,不知过了多久才被人拍醒,他茫然的睁开眼睛,当他看清楚对面的人时眼睛一下子睁的老大,脱口而出道:“布鲁克先生?”

    在他面前的人就是那位麻州参议院老布鲁克先生,他笑眯眯的看着他说:“沃顿先生,在酒吧里自暴自弃可不提倡。”



    ,



    威纶吧是哈佛校外的一个并不那么正规的小酒吧,在昏暗的灯光和刺耳的音乐笼罩下,是各种酗酒泡妞的人,当然在角落里还有几位正在吸食白色粉末的瘾君子,所有路过的人对此也是视而不见。

    



    汤姆斯哈哈大笑起来:“那这太可惜啦,我是在限购第一天买到的,当我听到限购的消息,我马上拿出了五万美元,看着后面那些人可惜的样子,我真想在他们面前跳个草裙舞庆祝一下。”

    “你们这些蠢货,是在给周铭送钱去的,是在给他帮了巨大的忙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