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百万支票
    周铭笑了对他说:“在我们中国有句俗语,人有多大胆地就有多大产,如果没有这个胆量还是趁早不要做投资了,还是老老实实找个工作上班就好,比如说在深蓝航空的飞机检修技工?”

    罗杰斯哭笑不得的耸了耸肩:“我看不错,不过我认为周铭先生您就算做这个,也早晚有一天能做到深蓝航空的总裁的,我很有信心!”

    “好吧,非常感谢。”周铭说。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能保证你的客户跟着我一定能有收益,并且还是一笔不小的收益,刚才在深蓝航空的接待室里,我的方法你不是都已经听到了吗?”周铭接着说,“当然罗杰斯经理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应该要相信我的钱吧?我投资的可是三千万美元,我总不会拿这笔钱乱玩的。”

    



    送走了罗杰斯和艾伦,**又开动了车子,周铭走到车前面敲了敲驾驶室的窗户问:“沃顿还一直在跟着我们吗?”

    **点头回答:“从我们从深蓝航空公司出来,他就一直在跟着。”

    “那就让他跟着吧,我们回租车行先把这辆林肯还了,毕竟一天三百美元,还是很贵的。”周铭说着拿出一个照相机,对着后视镜里那辆一直跟在后面的车子照了一张相。



    面对婕拉的这句质问,周铭一下蒙了,他完全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婕拉见周铭这样接着说:“你说你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来上课了?上一次你不是已经答应我每天都会准时上课的吗?可是现在你又是怎么做的?你说你不是躲着我你又是为了什么?”

    对这话周铭心里很是无语:“婕拉老师,你知道我现在收购了一个沃顿公司,现在正在做保险理财产品,目前已经掌握了很大一笔资金,正在想办法进行投资,所以每天的时间就很紧。”

    “所以你并不是躲着我了?”婕拉问。

    “当然不是,婕拉老师你这么漂亮我喜欢你都来不及怎么还会躲着你呢?”周铭脱口而出道。

    听周铭这么说,婕拉的俏脸顿时一片通红,眼神也变得羞涩:“原来是这样吗?那我就原谅你了,你还有你其他中国同学们的旷课我也会想办法处理的,只是你作为哈佛大学的学生,还是要来上课的,否则你们旷这么多节课,校方那边根本没办法交代。”

    周铭对婕拉这么大的转变有些不适应,但还是说:“我知道了,以后的课我尽量都会到的。”

    婕拉嗯了一声,然后气氛沉默了一会,婕拉又突然问:“你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周铭点头回答:“当然,因为现在公司的业务已经趋于稳定,投资方向也已经找好了,以后我的时间会很多,我自己也要给自己充电,增加更多的金融知识,肯定会尽量去上课的……”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婕拉给打断了:“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你说我很漂亮,你喜欢我都来不及,是这样吗?”

    如果说婕拉之前的问题都还只是让周铭搞不清楚情况的话,那么此刻婕拉的话就让周铭完全懵逼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因为周铭完全不明白婕拉怎么就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只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其实周铭点这个头根本是没有经过大脑的,可婕拉看到周铭点了头以后顿时心花怒放,上前两步捧住周铭的脸颊对着周铭的嘴唇就吻了上去。

    周铭瞪大了眼睛,他以前就知道西方的女人很豪放大胆,却也没想到她们居然会大胆到这个地步,一位美女班导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吻自己班上的学生,这还要不要脸了!不过话说回来,婕拉老师的嘴唇的确很软,挑逗自己嘴唇的小香舌也柔柔滑滑的。

    来不及感受其他,周铭突然感觉嘴唇上一阵刺痛,周铭下意识的推开了婕拉。

    不过周铭还来不及说什么,婕拉就先说道:“知道疼了吧?如果你还不来上课的话,我就咬死你!”

    给周铭留下这句话,然后婕拉就转身离开了,只留下周铭在原地哭笑不得,即使是两世为人,即使自己这辈子已经经历过了这么多女人,自己也仍然不知道她们究竟在想什么。

    当周铭在宿舍门口与自己的美女老师痛并快乐着的时候,在另一边查尔斯大道上的房间里,沃顿仍然蹲在望远镜前面,观察着周铭的情况,当他看到周铭被亲的时候,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嘴里怒骂道:“这个婊子,那个中国佬有什么好的,真是给我们美国人丢人,还不如找我,我能包你爽上天。”

    骂了一句,随后他离开了望远镜,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老布鲁克的电话说:“布鲁克先生,我现在已经跟着周铭回到了哈佛,他从深蓝航空出来以后就没有再去其他地方,他还把租来的礼宾车还回了租车公司,所以我猜他投资的目标肯定就是那个深蓝航空。”

    “看来这应该是布莱顿银行证券公司的客户经理给他出的主意了,深蓝航空我了解了一下,是一个值得投资的项目。”老布鲁克说。

    “布鲁克先生,可是我们绝对不能让周铭这么舒服的投资呀!”沃顿急着说。

    老布鲁克说:“这不用你说,你只要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另外你去接触一下那个负责周铭的客户经理,我需要知道他们的进度。”

    “可是布鲁克先生,按照那个周铭的身家,负责他的应该是一位大客户经理,我恐怕没办法接触的到。”沃顿说。

    “这个你不需要担心,”老布鲁克说,“我会给你一个百万美元的支票账户,这样你就可以接触到了,另外如果他不肯透露,你可以对他说f正在调查这件事。”

    “f?”沃顿很是惊讶。

    老布鲁克回答说:“没错,我的计划就是先狙击周铭的投资,然后再向f举报说他进行内幕交易。”

    “这样周铭那个家伙,他就不仅钱亏了,还要进监狱里蹲上好几年,”沃顿接过老布鲁克的话头过来说,“布鲁克先生,这真是一个绝妙的计划,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帮您调查清楚一切的!”

    电话那头,老布鲁克放下电话,他身旁的老管家上前来问:“先生,为何这些事都要这位沃顿来做呢?他肯定会被发现的,我们不是有专业的私家侦探吗?”

    老布鲁克说:“我就是要他被发现,如果他不被发现,我怎么敢惹上f呢?这可是违法证券交易法的,总是要有人背着罪名的,这位沃顿先生,我给了他这么多好处,他来承担是再好不过了。”



    回到车上,当前面**发动车子离开的时候,周铭拿出一张支票递给罗杰斯:“罗杰斯经理,这一次真是非常感谢你给我的帮忙,如果不是你给我的推荐,要我在众多的上市公司里找出一个适合投资的公司,还真是有些麻烦,这是给你的酬劳。”

    这个举动让罗杰斯当时就愣住了,很客气的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您选择了我作为您的经纪人,我为您出谋划策也都是我职责范围内的事,我的酬劳是在您的交易里提取佣金,并不需要您单独给我。”



    罗杰斯这才放心下来,他反问道:“周铭先生你是想说让我说服我的客户跟着你一起投资吗?”

    



    随后周铭分别送了罗杰斯和艾伦回去,律师艾伦在下车前对周铭说:“周铭先生,关于深蓝航空法律文件,我会帮你仔细斟酌的,因为有几个地方是和法律精神相违背的,不过我会为你想出解决的办法。”

    “在这点上,我对艾伦律师你的专业性非常信任。”周铭说。

    



    罗杰斯看了一眼支票上面的数字也皱起了眉头:“而且周铭先生,恕我直言您给的钱也太多了一些,一百万美元,这可是我整整一年的佣金了。”

    周铭给出的这张支票上的数字的确是一百万美元,但被罗杰斯拆穿以后周铭却也一点没有收回去的意思,反而放在了罗杰斯的手里对他说:“罗杰斯经理,这的确是给你的钱,不过却并不是这次投资交易的佣金,因为这一次投资交易才刚刚开始,我还有一些事情是需要罗杰斯经理帮忙的。”

    



    一个小时以后,周铭坐着自己的那辆别克回到了哈佛校园,来到宿舍门口,周铭看到自己的那位班导婕拉正在这里等着自己,周铭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不妙,想让**掉头走人,可婕拉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车子,并向这边过来,周铭只好硬着头皮走下车。

    “周铭,你说你这段时间为什么要躲着我?”婕拉质问周铭。

    



    周铭点头说是,罗杰斯马上摇头说:“这是不可能的,我如果接受了你的钱去叫我其他的客户投资,那这就是受贿。”

    “这并不是受贿,只是一种合作建议。”说话的是律师艾伦,“因为罗杰斯经理你只是给你的客户提出建议,并没有要求一定要怎么做。”



    “不得不说,周铭先生您是我见过的最大胆的投资人,居然这样的局您也敢设,真是让人不敢相信。”罗杰斯感慨一句。

    



    罗杰斯沉默了,他挣扎了一会最终叹口气道:“周铭先生我想我已经被您说服了,我答应您,我会帮您想办法给我的其他投资人建议的,不过就算这是您对我的谢礼,您如果成功了也会赚更多的钱也一样,这一百万美元我还是不会收的,这是我的原则。”

    周铭把那张支票给撕碎说:“好吧,我尊重罗杰斯经理你的原则。”



    ,



    下午四点,周铭和艾伦罗杰斯才离开深蓝航空公司总部,是深蓝航空的董事长马克亲自下来送他们上车的。

    



    罗杰斯听了挑了一下眼皮,然后果断把支票又塞回了周铭的手里说:“周铭先生,我知道你们中国人会有一些很不好的习惯,但在我们美国,一切都是有法律的,我能有今天的地位也都是依法办事得来的,如果周铭先生需要我做一些违背法律或者是职业道德的事,那么我只有请你离开了。”

    周铭并没有生气,而是笑了一下说:“罗杰斯经理多虑了,有艾伦律师在这里,我怎么会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呢?我只是需要罗杰斯经理帮我一个比较麻烦的忙,否则凭我一个人是很难做好深蓝航空这个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