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我让你咬
    周铭带着同学们去教室坐下,这个小插曲尽管让周铭感到头疼,但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叶凝很紧张的坐在了周铭身边,甚至当婕拉进来的时候她还给出了一个很挑衅的眼神,倒是让周铭哭笑不得:一个美女老师一个清纯学生,自己这桃花劫犯的有点严重。

    好在第一堂课并不是婕拉的,否则周铭还真担心她们在课堂上大打出手。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到了第二堂课,或许是上天不愿意让周铭见到很血腥的一幕,他的手机和上课的铃声同时响了起来,周铭接通,是深蓝航空公司的马克董事长打来的。



    耳边传来一声咬牙切齿的骂声,周铭转头,果然是自己那位团支书叶凝,她又对周铭说:“老师我看这女人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您可千万不能被她迷惑了呀!您看一般的女人哪有她这样的呀!”

    



    这一下换马克惊讶了,他有些不确定的问:“周铭先生你说你不知道?今天早上一开盘,我们深蓝航空的股票就高开高走,现在两个小时就已经涨了有六个百分点了,以这个速度涨下去,今天涨满十五个百分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然而我们深蓝航空并没有发布任何消息,这个涨势太突然了,难道不是周铭先生你开始了吗?”

    “原来是这样,”周铭说,“马克先生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并不是,因为我还是哈佛大学的学生,现在我正在教室里上课,你觉得我有时间来操纵深蓝航空的股价吗?”

    “所以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说这一轮的股价波动是有其他人在操纵了?”



    “资本这一块一直都是深蓝的弱项,我们只注重业务的发展,基本没在股市上做过什么文章,我也明白资本市场对一个公司的重要,可现在该怎么办?”马克问。

    面对一个犹太人董事长的慌张,让周铭不觉有些讶然,看来也并不是每一位犹太人都是商业天才,也有不懂金融还要向中国人求助的嘛。

    不过现在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周铭对他说:“马克先生,还记得我当初对你说的吗?我的目的也就是要推高股价,现在只不过是这个事情提前发生了而已,那么我们就还是按原计划行事,你现在在深蓝航空公司的总部吗?马上联系新闻发布会,就在今天,我马上过来。”

    马克早就没了主意,面对周铭的要求,他只能茫然的点头说好,周铭挂断了马克的电话以后想了一下,随后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接通以后说:“罗杰斯经理,股市那边的情况你观察到了吗?”

    那边布莱顿银行证券公司大客户经理罗杰斯说:“从早上九点开市,我就一直在盯着了。”

    周铭嗯一声说:“那就好,深蓝航空马克那边有些坐不住了,我让他去召开新闻发布会了,时间会在今天下午的时间,说明我给深蓝航空注资三千万的事情,你注意一下。”

    “放心吧周铭先生,我都已经帮您推荐好了,有了今天上午的涨势以及下午的消息,我相信深蓝航空不会让人失望的。”罗杰斯说。

    “我也深信这一点。”

    周铭说,随后他又对罗杰斯交代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可当周铭回头过去,却正好看见婕拉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正满脸怒容的看着自己,周铭一时愣住了,婕拉质问道:“周铭同学,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为什么在这里接电话,快回去上课!”

    对于自己美女班导这话,周铭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说:“很抱歉婕拉老师,接下来的这节课我恐怕是要请假了,因为我有非常重要的事……”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婕拉就打断他说:“我不听,我也不管你有什么重要的事,但是你答应过我你会来上课的,至少今天会来上课,你是一个男人,难道你要违背自己的诺言吗?”

    “我当然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况且昨天我对婕拉老师你的保证是尽量。”

    周铭说到这里就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了,因为就算周铭再不懂女人心,他也能从婕拉的脸上读懂她根本不听解释的意义。

    于是周铭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先左右看了两眼,然后走两步上前捧住婕拉的俏脸,对着她的嘴唇亲吻了下去。

    婕拉完全没料到这个情况,当时就傻了,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的她一把推开了周铭惊讶道:“周铭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周铭则是很无辜的耸了耸肩说:“我可没有疯,不是婕拉老师你说过的吗?如果我要是还没有来上课,你就要咬死我的,现在接下来你的课我是肯定上不了了,只好把自己送给你咬了。”

    周铭的回答让婕拉当场石化了,她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毕竟昨天她那样做只是想故意挑衅一下周铭的,哪能想周铭居然就当真了呢?还送给自己咬,要是自己真的咬了那只怕明天哈佛到处都是自己和周铭公开师生恋的消息了吧?自己还怎么在这里待呢?

    看着婕拉完全傻眼的样子,周铭又说:“如果婕拉老师你要不准备咬的话,我就先走了,再见。”

    说完周铭就转身离开了,根本不给婕拉任何阻拦的机会。

    婕拉看着周铭离开的背影气的直跺脚,一张殷红的小嘴里嘟囔骂道:“周铭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敢这样调戏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学期就等着重修学分吧,我是不会让你毕业的!绝对!”

    不过在骂完以后,婕拉似乎又想起刚才周铭亲吻自己的情形,一张俏脸一下变得红润起来。



    当然,如果只是这个女人漂亮,大家都只会看一眼就过去了并不会奇怪,毕竟这里是哈佛,能到这里来的基本都是精英,不可能会是一群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不是说哈佛学生不爱美,而是说他们都很能控制自己的**,能更合理的爱美,而不是像痴汉一样见到美女就走不动了。

    可是这个女人不仅人很漂亮,最重要的是她是经济系最著名的美女班导婕拉,是很惹人关注的,现在她又在这里像是等待丈夫回家小媳妇的样子,不能不让人奇怪,自己的女神究竟在等什么呢?



    不过婕拉似乎并不在意,她亲了以后就松开了周铭,对周铭说:“好了,虽然你们来上课了,但现在时间却不多了,你们尽快吧,我在教室里等着你,千万别迟到了哟!”

    



    马克董事长也不客套,张嘴就愤怒的质问道:“周铭先生,我们不是说好等我这边准备好了你那边再开始吗?怎么你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开始做了?我可是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暂时延缓披露一些消息了的,如果你这样不守信誉的话,我会考虑向证券业协会举报你进行内幕交易,我知道你有好律师,你也等着吃官司吧!”

    对于马克的愤怒,周铭感到有些一头雾水:“马克先生请你先等一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什么不打招呼就开始做了?我又怎么不守信誉了,就算你要我吃官司,你也得说个明白吧?”

    



    答案很快揭晓,随着不远处有一群中国人走过来,正是周铭和他的金融班学生,看到他们,婕拉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欣喜的表情。等周铭走过来,婕拉三两步过去给了周铭一个热情的拥抱,同时对周铭说:“太好了,你终于来上课了,真是个信守承诺的男人,这是给你的奖励!”

    说着婕拉对着周铭的脸用力的亲了一下,这个画面顿时让周围一片哗然,所有人都非常惊讶。

    



    马克立即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可是这不可能呀,我们深蓝航空近两年在股市上面的表现都非常差劲,现在又正处在一个低谷,谁还会来操纵我们的股价呢?还是说周铭先生您给深蓝注资的事情被泄露了出去?”

    沃顿的名字在周铭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不过周铭却并没有选择说出来,而是对马克说:“这个事情是以后再讨论的,现在最重要的事要挽回损失。”

    



    说着婕拉还给周铭抛了一个媚眼,就像不是说在教室里等着,而是说在床上等着一样,让周铭有些无奈。

    “这个女人真不知廉耻,还是什么老师呢,我看比那些旧社会的妓女都不如!”



    或许说起来被自己的美女班导喜欢还头疼,是很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不过对于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

    



    面对叶凝话语的急切,周铭笑着揉揉她的小脑袋说:“放心吧,相比国内的保守,她们西方的确要开放和奔放许多,这或许就是她的一种普通问候方式,你不要想那么多了,我们现在还是去上课更重要。”

    只是周铭嘴上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心里却也是对婕拉的这种行为感到头疼的。



    ,



    4月1日星期四早上八点半,在哈佛大学商学院经济系的教学楼门口人来人往,因为马上就是上课时间,所以这些哈佛学生们都在赶往教室,不过他们在经过门口的时候,总会很奇怪的停一会脚步,只是在这里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女人等在这里。

    



    毕竟师生关系是一个禁忌,在某些州甚至是法律上明令禁止师生恋的,麻州这里尽管没有这条法律,但在哈佛这种教会学校,对各种伦理的事情还是非常忌讳的,可现在这位美女班导,居然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主动亲了周铭,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有的在骂婕拉堕落,有的在骂周铭违背伦理,还有的在嫉妒周铭能得到婕拉的垂青,总之周围就是一片沸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