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这是一个阳谋
    马克对此先是点头说是,不过紧接着他马上反应了过来,惊诧的问周铭:“您不会是要我去骗市场和投资者,说我已经拿到了这笔贷款吧?这样是非常不道德的!”

    “这样做不仅是不道德的,甚至还是违反了证券法律的,我当然不会这样建议。”周铭说,“我所要你做的,就是直接的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宣布,深蓝航空重启了向布莱顿银行的投资贷款,并且谈判已经进行到了关键阶段,这样就可以了,我们就没有任何说谎的成分了。”

    周铭的建议让马克恍然大悟,他对周铭说:“没错就是这样,有些事情换一种方式的直接说,就是最有效的办法,周铭您真是一位语言上的天才!”



    他现在正在自己办公室的接待区里,坐在他面前沙发上的就是周铭,周铭听了马克的话以后说:“能做到这样就已经足够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提振市场的信心,而一味的吹捧却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反而通过第三方的客观分析能更好达到这个效果。”

    



    “周铭先生您来了,您刚才是去了深蓝航空公司对吧?马克先生那边的情况怎么样?现在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从周二开始,正在稳步上涨,处于一个抛售与买入平衡的关键时期,马克先生那边是千万不能出任何状况的,如果打破了这个平衡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罗杰斯对周铭一边说着一边把周铭请进了办公室,罗杰斯办公室的大背投上正是深蓝航空这一周的走势图。

    作为一位大客户经理,罗杰斯把所有精力都投到一支股票上,还是一支比较偏门的深蓝航空,这本身就是很不可思议的事。其实罗杰斯本身也无数次的思考过这件事,他为什么就要跟着周铭来投资这个深蓝航空,还是帮他说服了自己的客户一起来投资的。



    “罗杰斯经理你放心吧,马克先生也是一位非常有雄心壮志的企业家,他是不会丢掉自己的信誉和荣誉的,现在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持续保持住现在的状态。”周铭说。

    罗杰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周铭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认为您现在还是最好能多投入一些资金进行对冲,否则只是现在这么一点点的涨幅,我非常担心我的客户们会因为缺少利益而坚持不下去。”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问题,”周铭说,“罗杰斯经理你究竟是相信我还是相信这个市场?”

    罗杰斯当时就被问蒙了,他愣愣的看着周铭根本不明白周铭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铭给他解释道:“罗杰斯经理,你当初为什么要购买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不就是因为你对这个市场有信心,相信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在未来一定会涨起来吗?”

    我特么当初劝找客户们购买深蓝航空还不都是受到了你这个家伙的怂恿和欺骗吗?

    罗杰斯在心里骂着娘,不过他却并没有说出来,因为如果说开始自己还只是将信将疑,后面看到那疯狂的涨势也停不下来了,那么现在继续帮着周铭说服客户进行股票对冲,就纯粹是被周铭给忽悠瘸了,而这种羞耻的事情,罗杰斯哪还有脸去说呢?

    最后罗杰斯说:“可是至少深蓝航空现在还并不是一只很被市场看好的股票。”

    “那是因为市场都在观望,市场需要一个让他们改变的理由,而马克先生接下来宣布他们和布莱顿银行的贷款谈判有了巨大突破,就是这么一个理由,在此之前我们就只需要保持现状就可以了。”

    周铭见罗杰斯想说什么,他先说道:“你也不要说你的客户,他们是一定不会撤资的,至少现在不会,因为他们相信机会!”

    “我并不是想说我的客户,我是想说周铭先生您,”罗杰斯说,“您说您和布鲁克议员有冲突,也是他和您在深蓝航空的股票上进行资本对冲,您现在不断推动深蓝航空的股价上涨,就是在给他挖了一个陷阱,等着他往里面跳,可我不明白这么明摆着的陷阱他为什么要往里面跳呢?”

    “因为利益和猜疑。”周铭说,“利益这点自然不用说,布鲁克议员本身就是商人,有利益的事情他没理由不干,更别说他已经尝到甜头了。”

    “至于猜疑就不得不提那位一直跟着我的沃顿先生了。”周铭接着说,“其实我发现沃顿在跟踪我的事情他也知道,那么他就会想我为什么明知道沃顿在跟踪,还不主动挑破,只在黑色星期一开始的时候给了提示,我这样做的目的何在?是不是在设计什么针对他的阴谋?”

    罗杰斯点头表示理解,因为如果换成是他,他同意也会猜疑这些。

    周铭继续往下说:“那么后来深蓝航空顶住了他的抛售,股价开始稳步上升,他一定会想这是为什么?是不是这就是我给他的阴谋,等他经不起诱惑重新投资进来,我马上撤资抛售,把他的钱套在里面。”

    “难道周铭先生您不是这么打算的吗?”罗杰斯问。

    周铭笑着说:“我当然是这么打算的,也正因为我是这么打算的,我才要保持好深蓝航空股票的持续上涨。”

    “这又是为什么?”罗杰斯问,他此刻就是一头雾水。

    “还是那个答案……猜疑。”周铭回答说,“因为他知道我一定能猜到他看破了我这个陷阱,那么一般被看破了陷阱就应该没用了才是,我为什么还要持续保持深蓝航空的增长呢?那就只有一个原因,我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陷阱,我是故意做给他看,让他不敢轻举妄动的。”

    “所以他会在猜疑过后,再投资进来准备坑你一笔了?”罗杰斯试探着问。

    周铭点头回答:“就是这样。”

    罗杰斯长长呼出一口气,扶额摇摇头说:“周铭你这个计划的设计思路太复杂了,你猜我我猜你的,简直就是一条猜疑锁链。”

    “只是说起来复杂而已,但实际上还是我那句话,这就是一个阳谋,我告诉他这就是一个陷阱,然后等着他来跳。”周铭说。

    这时周铭的呼机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周铭拿出来看,笑着对罗杰斯说:“深蓝航空公司的新闻发布会就要开始了,相信马克先生会给市场打一剂强心针的,当然也是把最诱人的诱饵抛给我们亲爱的布鲁克议员。”

    “周铭你就是个赌徒。”罗杰斯说。

    周铭煞有其事的点头:“谢谢,我想我非常喜欢这个称呼。”



    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在遭遇了黑色星期一的滑铁卢以后,星期二开始他的股票除了在开盘时延续了星期一的颓势,在随后很快就稳定下来,并在午后开始稳步回升,这是现在布莱顿人谈论的最多的股票,他是布莱顿的一家民航公司,那么是什么让深蓝航空拥有了如此巨大的魔力呢?今天我们的股市观察请到了深蓝航空公司的董事长马克先生。

    随着女主持人的开场,马克在掌声中走进镜头,女主持人问他:“马克先生,我想电视机前的股民们现在肯定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你,希望你对他们说实话,深蓝航空公司究竟怎么了?”



    随后马克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这一次的黑色星期一是一个教训也是一次启迪,让我明白在市场这条河流里,只有不停奋力的向前游动,才能停留在原地,只有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力量,才能前进,而深蓝航空公司也正是这样一条有能力有勇气会继续前进的那条鱼,逆着水流去游泳!”

    



    “行了,”周铭摆了摆手说,“马克先生你有时间吹捧我,还不如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比如去联系新闻发布会什么的。”

    马克笑眯眯的点头答应,周铭随后离开了深蓝航空公司,驱车去到了布莱顿银行大厦罗杰斯的办公室。

    



    马克露出无奈的表情:“上帝又是这个问题,我想我现在已经快被这个问题给折磨疯了,你能想象我今天对一位七十岁的老人回答说深蓝航空公司很好,结果他跳起来把我打成猪头的情景吗?”

    马克才说完,旁边马上有人接话道:“如果马克先生你现在还这么说,我想我不介意帮您回忆一下那位老人的恐惧。”

    



    到现在投资的雪球越滚越大,自己的客户先后投了几千万美元进去,这笔资金足够对大多数中小上市公司造成颠覆性的冲击了,但是深蓝航空却仍然不慌不忙的每天只增长可怜的一个百分点,好在深蓝航空在开始的时候给了所有客户信心,否则就这么增长的程度,罗杰斯绝对要疯掉了。

    不过好在罗杰斯是一位乐观的人,既然知道自己上了贼船,就好好的利用贼船给自己带来更大利益吧。

    



    在一片欢呼中,这一期的股市观察就这么告一段落了,电视也随之被关掉,而关掉电视的正是刚才出现在电视上的马克。

    “这就是这一期的经济观察,我已经是尽可能的在要求电视台配合我们做广告了,不过他毕竟是一档经济类节目,还是需要保持一种客观性的。”马克说。



    周铭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反问他:“我听说马克先生现在重启向布莱顿银行投资贷款的事情对吗?”

    



    周铭随后说:“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讲,想要提振市场的信心,光凭一个电视节目也是不够的,深蓝航空公司还需要更多的新闻和动作。”

    “更多的新闻和动作?我不明白是什么。”马克一脸茫然的问。



    ,



    (鞠躬感谢“书友15931855”的月票支持!)

    



    这句话让现场哈哈大笑,就连女主持人也说:“马克先生最好还是能说点不一样的东西,否则恐怕可并不能向电视机前面的股民们交差的。”

    马克无谓的耸了耸肩:“那好吧,其实我也知道关于星期一的股价暴跌,外面有各种各样的传闻,但我想说这个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单纯的有人想要做空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再加上市场自身的一种技术性修正等等一系列的综合原因,才导致了那场黑色星期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