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只是开始
    “所以说布鲁克先生就这样被州议会给赦免了一切罪行?”沃顿饶有意味的说,这个时候他又变成了一种变态一般的冷静,“那么周铭先生你可要糟糕了,因为按照我认识的布鲁克,他在脱罪以后肯定会利用自己参议员的身份来疯狂报复你的。”

    “非常感谢沃顿先生的提醒,”周铭说,“但我想说他已经报复过了,动用议会的委员会权力,调动f抓我定罪,还在我回去的路上派人截杀我。”

    “这可真符合布鲁克议员先生的行事风格。”沃顿咧着嘴说,他看着周铭说,“那么周铭先生这一次还会放过他吗?还是周铭先生您找不到任何证据,议会的那帮家伙们同流合污,继续袒护着布鲁克先生?”



    里面沃顿接着说:“比起我在这里面,我想周铭先生您在外面肯定过的非常好,布鲁克议员您也一定解决了吧?只是很可惜,他会被重新关进一号看守所,这都是操蛋的权力游戏,如果我有幸能和他住在一个监狱,我会好好教教他就算是参议员也要学会尊重的!”

    



    周铭还是摇头:“并没有结果,在麻州副州长兼议会议长安东尼请我吃了饭以后,就在议会山下的花园餐厅里,他给了我一百万,要求我不再追究布鲁克的任何责任,包括不允许公开录影带里面的任何一丁点内容。”

    “一百万美元?”沃顿问,周铭点头说是。

    “安东尼议长还真是大方呀,一次就拿出了一百万美元,这个事情要是给选举委员会知道了肯定要大做文章的,毕竟这笔钱足够好几个穷人在布莱顿市中心生活一辈子了。”沃顿说,这一次周铭并没有说话。



    “喂!你这是要干什么,给我老实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沃顿身后的狱警马上发现了不对劲,立即上前拉住了沃顿并把他给压在了身下,不过这却并不能阻止沃顿,他仍然在挣扎着大喊着。

    “周铭,你这个该死无能的中国人为什么没能把布鲁克给送进监狱?你这个愚蠢透顶的家伙,我真想一脚把你给踢下查尔斯河,让你为你的愚蠢行为买单!”

    沃顿大喊着最后流出了眼泪:“周铭先生,你一定要帮我干掉布鲁克那个家伙,他就是一个让人痛恨的恶棍,我对他的恨要远远超过了周铭先生您,我对他是那么的忠心耿耿,一点也没有背叛他的意思,可他最后却那样对我,让我为我的忠心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还把我送进了这座监狱,我一辈子也不会忘的!”

    “他们以为他们有钱,有钱就可以买权,那么周铭你也有钱啊,你能买得起我的公司,你能设计一个股市局让布鲁克进来钻,那么你也可以去买权啊,否则你就是任人宰割的对象,你这个蠢货听懂了吗?”

    当沃顿喊出这些话的时候,那边又进来了两名强壮的狱警,他们一起把沃顿给拖出了接见室。

    “求求你!我求你周铭先生,您一定要干掉布鲁克那个家伙啊!”

    沃顿最后哭喊出来的话在周铭的耳边回荡,让周铭很是感慨,遥想就在半个月前,他还是恨不能要杀了自己,忠心耿耿投靠着布鲁克的,现在却哭着求着要自己帮他干掉布鲁克,不能不说是运气真奇妙。

    对于沃顿的心情周铭是能理解的,毕竟他是被人冤枉进监狱的,还是这种重型监狱,里面的手段就更多了,别的不说,就但看他刚才狱警过来,他下意识的夹了一下腿,伸手护了一下后面,就不难想象他在里面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了,那么再联系之前老布鲁克差点弄死他的事情,沃顿如果还能原谅那才是见了鬼了。

    ……

    与此同时在列克星敦布鲁克的别墅里,布鲁克正坐在自己的院子里发呆,这个时候院子们被打开,安东尼走了进来。

    “布鲁克兄弟,最近别来无恙啊!”安东尼向老布鲁克打个招呼。

    听到安东尼的声音,老布鲁克顿时如同枯木逢春了一般坐直起来:“安东尼兄弟,让我猜一猜,你一定是给我带来了什么最好的消息对吗?是关于周铭的,你一定和议会的那群家伙把他给丢进监狱里了吧?一定要是福克监狱,让他去和那个该死的沃顿一起,让他在里面受尽折磨去,最好出来的时候就脱肛了!”

    老布鲁克说着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马上补充道:“不过要把周铭的那个保镖分开,因为那个人有很大可能是一位兵王,如果他还跟在周铭身边,那根本判刑不了……”

    安东尼说:“布鲁克我的兄弟,我非常愿意和你说话,但我现在也不能不打断你了,因为我想我这一次并没有给你带来什么好消息,而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什么消息?难道说你还把他放走了不成?”老布鲁克警觉的问。

    “的确是放走了他,不过并不是我放的,老伙计,我这么说你能听得懂吗?”安东尼问。

    “我就知道议会的那些家伙就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猪,我们的布莱顿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连一个这样的中国人都可以骑在我们头上了吗?”老布鲁克愤怒的说。

    安东尼马上拦住了他:“老伙计你可不能这么想,这其中的问题是很多样化的,议会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但这并不是放过周铭的借口!”老布鲁克坚持道。

    “这的确不是借口,但却是更好的理由。”安东尼说,“毕竟我们不会处理你,而他未来也会在布莱顿继续求学和工作,我们能有一万种方法弄死他的,而现在不过才是游戏的开始。”



    周铭就在这辆轿车上,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车程才最终到达了这座监狱,周铭带着**按照监狱的程序进行登记,差不多半个小时以后被带到了一个接见室。这个监狱的接见室和后世电影里经常能见到的接见室布局差不多,就是一个被隔离的小房间,周铭坐在钢化玻璃的这一头。

    那边随着接见室的门被打开,一个蓬头垢面的人被狱警带了进来,他一直耷拉着脑袋,如行尸走肉一般的被带到接见室里坐在周铭的对面,他眼神空洞,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只是在抬头看到周铭的瞬间蹦出了一丝惊喜,但很快就又黯淡了下去。



    那边沃顿通过电话听到周铭这个问题顿时苦笑出声:“周铭先生请恕我直言,我认为您的这个问题实在问的愚蠢,我本身来到这个监狱就注定是一个悲剧,哪里还有什么好与不好之分呢?”

    



    周铭摇摇头说:“并不是,这一次我刚好带着摄影机,我已经把整个过程都拍下来了,包括人员的袭击和后来袭击人员指证布鲁克议员的证词。”

    “这可真是不可思议,周铭先生您居然能做到这点,那么结果呢?”沃顿问。

    



    “n638,你只有三分钟的接见时间,有什么话请你们尽快说完,最后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会面!”

    狱警大声说,他这话即是在对犯人说,同时也是在对周铭说,说完他就退到了后面。

    



    不过沃顿随后就爆发了,他大喊道:“可是你是周铭,你是从中国来的不平凡人物,你不缺这点钱,只是你不能输给布鲁克,管他什么操蛋的议会还是州长,难道他们就是天神下凡吗?你都去把他们的桌子给掀翻啊,就像你当初对我的时候一样!”

    沃顿越说越激动,到最后整个人都站起来趴到玻璃上去了,并且他还如同发疯了一般用手狠狠捶打着面前的钢化玻璃,大张着自己的嘴巴,一副要把周铭给生吞活剥的样子。

    



    “的确。”

    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因为沃顿的判决参杂了很多其他的因素,并不完全是法律的主导。原本按照正常程序,沃顿的判决至少要等到一个月以后,但现在法庭强行把他的案子提前做快速判决,为的就是把他尽快丢进监狱,并且还是把他这个经济罪犯给丢进了暴力犯罪的监狱,这些无一不是针对沃顿来的。



    相比沃顿,周铭显得十分冷静:“没什么不可能的,沃顿先生,你要知道这里是美国,布鲁克先生是议会的一员,而议会是一个立法机构。”

    



    周铭打断沃顿的滔滔不绝:“沃顿先生很抱歉我想我需要打断你的话了,因为布鲁克议员并没有被定罪,他也不可能被关进任何监狱。”

    “这不可能!”沃顿当即说,“以周铭先生您的本事再加上我的证词,他不可能会脱罪的!”



    ,



    一辆别克轿车从哈佛大学内开出,顺着1号麻州公路一路南下,一直开到了福克荒原上,在这里有一座专门收押各色严重犯罪罪犯的重型监狱。

    



    周铭拿起手边的电话,那边犯人也机械的跟着周铭拿起电话,尽管那人脸上满是胡茬和污垢,但周铭还是一语叫出了他的名字:“沃顿先生,在监狱里过的还好吗?”

    这个犯人就是那个曾经跟踪周铭的沃顿,周铭买下那个公司的创始人,他由于证据确凿的经济犯罪被快速判决关进了监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