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求求你帮帮她
    帮周铭整理好了报纸,叶凝对周铭说:“老师,我知道您现在很生气,不过这个事情真的和您没有关系,您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这是他们自己找死,而我们现在所要做的,是如何淡化和消除这件事的影响。”

    有了叶凝开头,李阳也马上跟着说:“是的老师,现在因为这个新闻的影响,我们宿舍便利店的生意相比之前已经下降了很多,并且还有团体在便利店门口宣传封杀我们的便利店。”

    “还有沃顿保险公司这边也有很直观的影响,”陈树也说,“今天早上公司接到很多客户的电话,询问我们的保险会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会不会有任何不承保,或者到期不付款的现象,新客户已经没有,哪怕之前有再大的意向,但是在这些新闻的影响下,所有的客户也都不选择我们了。”



    当然叶凝想哭并不是为了维达社区,而是对周铭,因为周铭既然决定要参加维达社区的竞选,他就对维达社区的事非常关心;正因如此当维达社区华人们的车库费用和其他税费上调的第一时间,周铭就得到了消息,周铭不难判断这是谁干的,不过这也并不重要,对周铭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

    



    “首先在宿舍便利店这边,”周铭对李阳说,“我们可以赞助举办一次美国多民族的移民文化活动,并同时推出我们的便利店和商品,证明我们是帮助建设美国的移民之一,我们是和其他人一起的。”

    “然后是保险公司这边。”周铭把头转向了陈树和叶凝这边,“目前来说我们保险公司的投保已经接近一亿美元了,这本身已经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了,我们并不是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在不做银行的前提下要继续开发新客户,把这个数字滚大是很困难的,毕竟我们目前的市场已经趋于饱和。”

    “而现在我认为我们要做的,主要是做好我们已有客户的维护工作。”



    “好了,大家都忙各自的去吧,正好明天是周末,我们都有非常充足的时间来调整。”

    周铭说着要散会了,但这时周铭的手机突然响了,周铭接通,是黄毅的电话,他很犹豫的问周铭:“老师,留学生互助协会这边有人找到我们希望我们能帮忙,不过这个人的身份有些特殊,他说他来自维达社区,您看?”

    周铭对此感到非常惊讶:“维达社区的?你们现在在哪里?”

    对于这个问题,黄毅更感到很不好意思了:“我现在就在咱们宿舍的门口,如果老师您有什么其他想法的话,我马上带他离开。”

    周铭摇头说:“不用了,既然来都来了,就带他进来吧。”

    说完周铭就挂了电话,对陈树叶凝和李阳讲了一下事情,然后就起身下楼了,来到大厅就见黄毅带着两个华人站在那里。

    黄毅见周铭下来马上上前解释:“老师很抱歉,他们是从协会那里问到了我的宿舍地址直接过来的,我也没想到。”

    “不要紧的,来了也没关系,咱们这里又不是什么军事基地。”

    周铭笑着说了一句,然后上前和那两个华人握手问好:“你们好,我叫周铭,也是中国留学生互助协会的成员,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两个华人一大一小,当周铭说完,那个小的马上说:“爸就是他,他就是上次来社区宣传竞选的人,我还记得他。”

    这话让所有人心下一跳:莫不是来找麻烦的吧?

    那天那位滨海大姐撒泼打滚和胡搅蛮缠的样子还被他们深深记在脑海里,今天要说对反把报纸上的事情赖到他们头上,他们也一点不感到奇怪。

    不过事实却并非如此,那大一些的华人说:“周铭同学你好,我是维达社区的居民我叫言师,这是我儿子言旭,我这一次来,是希望您能帮帮忙的!”

    说着言师还给周铭深鞠了一躬,他的儿子也跟着一起向周铭鞠躬。

    这让周铭他们第一时间都愣了一下,毕竟他们原本都准备好对方在这里撒泼打滚的,却没想他是上门来主动找帮忙的。

    还是周铭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扶他起来请他在大厅坐下,周铭对他说:“言先生你好,你完全不需要行这么大的礼,你不妨先说说看到底什么事,如果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能帮一定帮你。”

    言师点头说好,然后问周铭:“我想今天早上的报纸,周铭同学你一定看了吧?”

    “我看过了,这美国的媒体太过分了,明明是布莱顿政府和议会的锅,怎么能甩到我们华人身上,还说是什么暴民,真是要多无耻有多无耻!”周铭愤愤的说。

    言师的情绪也随着周铭的话被挑起来了:“谁说不是?他们就是一群猪狗不如的畜牲!”

    随后言师平缓了一下心情才接着说:“周铭同学,虽然布莱顿市政府这个事情还有媒体的报道很不对,但影响却很坏,我的妻子在昨天的混乱中被警察抓走了,我去保释他们说不允许保释,我专程来周铭同学你这是想求你帮我把他保释出来。”

    言师的话说完,周铭还没表态,叶凝先问他:“你的妻子是四十多岁,一位从滨海过来的大姐吗?”

    言师点头说是,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不等叶凝说话他先说道:“我知道我妻子当初和你们发生了一会误会,闹得有些不愉快,但是……”

    叶凝大声打断了言师的话:“误会和不愉快?言先生您这个用词可真是微妙呀!当初我们只是去维达社区进行竞选宣传,可你妻子倒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辱骂我们甚至还要报警抓我们,如果不是几位警察懂事,恐怕我们现在在监狱里面了,这时候谁来保释我们?是你还是你儿子?”

    言师被叶凝骂的缩起了脖子,他小心翼翼的说:“这位同学,我知道当初什么事情都是我妻子不对,她当初不该那样对你们,她是个白痴,她什么事都不懂,我也知道她险些对你们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错误,我在这里代她向你们道歉,可是她现在已经被抓起来了,她已经受到了惩罚,所以我求求你们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她计较,我还是求求你们帮帮忙,我给你们跪下了。”

    说着言师就真的就给周铭跪下了,同时还哭着对周铭说:“周铭同学,我求求你了,那天我看到我妻子她都已经被警察打伤了,你知道美国人很歧视我们华人,他们肯定不会在监狱里给她治的,甚至还可能会虐待她,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苦,这样下去她会死的!我求求你一定要帮帮她呀!”



    日前,芬威区议会大厦遭到数百名暴徒袭击,这些暴徒手持棍棒道具,他们试图通过袭击议会大厦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中午一点在警方出动防暴警察驱散袭击人群,并逮捕了三十二名主要领导者。

    据了解这些暴徒是属于青龙帮的成员,该帮派是属于布莱顿市内一个华裔帮派,一直以来从事非法偷渡和卖婬走私贩毒等非法活动,布莱顿市警方配合联邦调查局曾对此帮派进行过多次抓捕行动,相关人士称此次袭击活动可能就是青龙帮为了报复布莱顿市警方的抓捕行动。



    啪!

    



    周铭静静的听着,在他们都说完以后,周铭才幽幽叹了口气说:“真是一群蠢货!”

    随后周铭坐了下来说:“现在虽然媒体这边对我们非常不利,但也未必不是一个好机会,如果我们能在这次事件中树立公司的良好形象,就能达到比以往更好的效果。”

    



    布莱顿市长对此次事件表示愤怒,对所有参与这次事件的华裔表示谴责,他在事件后发表电视讲话说:布莱顿市是一个安宁祥和的城市,他绝不允许有任何人或者团体破坏和践踏人民正常生活的权力,他说市政府和警方绝不会妥协,一定会将所有犯罪分子一网打尽,还给所有布莱顿人一个平静的生活。

    同时布莱顿市长也呼吁人们尽可能远离一切华裔,以免被某些走投无路的华裔利用甚至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周铭强调:“要做好这个工作,我们就是要做好我们的投资,不管是债券还是股票,甚至我们还可以把我们的投资报表发给我们的每一位客户,让他们知道,我们是一直在帮他们赚钱的。”

    听着周铭的话,陈树叶凝和李阳三人不住的点头,他们都很聪明,知道现在的情况对他们非常不利,但他们更相信只要有周铭在,就能改变一切。

    



    周铭狠狠把报纸摔在桌子上并怒骂道:“这美国的媒体还要点脸不了?他们还有没有一点作为媒体人最起码的道德与良知了?还有维达社区的那些人,他们都是白痴吗?我不是都告诉了他们,我可以帮他们通过法律的手段来解决,可他们怎么就是不听,就是要去游行集会,现在全给人说成是犯罪分子了!”

    周铭的话就像是黄钟大吕一般在房间回荡,陈树叶凝和李阳都在房内,不过他们此刻却都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有叶凝默默帮周铭收好被摔在桌上的报纸,看着上面的新闻眼眶湿润。



    当这些新闻出来以后,叶凝他们今天上午去上课,明显发现学校里其他同学对他们的态度变了很多,都带有一些戒备和敌视了。

    



    周铭顾不上和维达社区闹过的两次不愉快,第一时间去到了维达社区,表示自己愿意帮助他们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事情,可那些人根本不理周铭,甚至还对周铭冷嘲热讽的,最终他们选择了去区议会大厦门口游行集会,结果就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叶凝管那些不知好歹的人去死,哪怕他们也是华人,可关键这些人做的傻b事情也影响到了他们。



    ,



    (鞠躬感谢“清风驿站”的四张月票支持!)

    



    ……

    这是麻州日报在事件发生以后第二天的头版头条,并且不仅是麻州日报,还有布莱顿时报和东北事件报等诸多媒体都在第二天对芬威区议会大厦门口发生的时间进行了报道,当然所有媒体的一致口径都是某华裔帮派对布莱顿市政府的挑衅和报复行动,并对事件表示愤慨和谴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