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不可思议的来访
    “那老师您打算怎么办?”李阳又问,其他金融班同学也都跟着问。

    周铭第一时间并没有回答,而是先伸手点了点他们说:“我说你们这些家伙连这个问题都不知道怎么解决吗?那你们还配称为是金融班的学生?当然是再找一个候选人了,只要选好了候选人,再联系罗杰斯和深蓝航空公司的那些客户,让他们都帮忙捐助一点,这就等于一个新的完整的选举人了。”

    随着周铭的答案,所有人都高兴的叫喊起来:“老师这真是一个好办法,老师不愧是老师,就是聪明!”



    听着叶凝和金融班同学们的话,周铭的心里非常欣慰,因为他们这样的表态无疑就是信任自己到了一个近乎极致的地步了。

    



    “这一次是老布鲁克议员在背后捣鬼,虽然选举委员会最后的调查报告还没有出来,但我相信在老布鲁克议员的干预下,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所以为了不让我们的努力白费,最好的办法还是找出新的候选人,至于你这边,只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才好。”周铭对黄毅说。

    黄毅感动的摇摇头说:“我不会的,老师,其实当初您选我的时候就是对我莫大的信任,我也很清楚自己是块什么料子,如果不是您,我这辈子都不会有资格去参选议员,现在出了这个事情您要另选是肯定的,您还要照顾我的想法,真是非常感谢您!”

    周铭微笑着拍拍黄毅的肩膀说:“如果你真能明白,当然是再好不过了,不过你放心,如果以后再有机会,我肯定会再帮你参选的。”



    只是有些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像找参选的候选人一样,毕竟有总统资质的人绝不是满地乱跑的,金融班的同学们一连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为此叶凝都对陈树李阳发起了牢骚。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都几天过去了,咱们这边却一点进展都没有,这里可是哈佛大学呀,在美国的历史上也出过好几位总统的,难道我们连一个社区议员都找不出来吗?你们当初在老师面前表态的时候那么厉害,感情都是嘴把式吗?”叶凝说。

    “叶凝,我们真不是嘴把式!”李阳解释说,“你知道本身美国人和其他西方人就歧视华人,再加上之前媒体对我们的妖魔化宣传,现在校园里那些美国人连话都不敢和我们说了,我们能找到的就更少了。”

    “可这些都不是理由!”叶凝说,“我们当初都是答应了老师的,我们就一定要完成任务!”

    听里面叶凝这么说,周铭微笑着推门走了进去说:“叶凝,这个事情还真不怪你们,是我的要求太高,我还真就是奔着总统的要求去选的,因为我要的可不仅仅是个社区议员。”

    “老师您的高要求是对的,剩下的就是我们执行的不到位了,您总是和我们强调执行力的问题,说一个企业如果失去了执行力,那么将很快走向下坡,因为再好的决策都无法执行。”叶凝说,“而现在就是我们在向您展现我们执行力的时候,我们要高要求自己。”

    尽管刚才李阳还和叶凝在争吵着,不过现在他也附和着说:“我完全同意叶凝同学的话,老师我们会完成我们对您的承诺,找到最好的候选人。”

    “好吧,那我等着你们胜利的好消息。”

    周铭最后给他们打气然后退出了房间,外面金融班同学找到周铭,说有人找他。

    周铭好奇的来到大厅,果然见到一位老熟人,是哈佛学生会总会的主席丹尼,周铭请他在大厅坐下,周铭问他:“丹尼主席突然造访想必是有什么事吧?”

    丹尼点点头说:“当然,我听说你这里的竞选最近出了很多状况,你的选举人资格被取消了是吗?”

    周铭靠在沙发背上,也点头说:“看来丹尼主席的消息非常灵通,没错就是这样,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只是不知道丹尼主席你的想法是?”

    “要不周铭同学还是考虑一下加入我父亲的竞选基金吧?”丹尼说。

    “还是那位约翰律师吗?”周铭问。

    丹尼回答道:“没错,我认为周铭同学你应该关注一下其他的竞选,现在约翰律师的表现非常不错,我很有信心他能拿下市众议员,而不仅仅只是一个社区议员。”

    “的确市议员和区议员没有可比性,但我想我还是有自己的想法。”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我不排除以后我会改变想法,但绝对不是现在。”

    “我明白了,不过我希望周铭同学能快些做决定,因为我是真的很想和你合作,但要是拖的时间太长了,等到约翰律师竞选形势明朗了,你要再想进来就没可能了,我希望周铭同学能考虑清楚。”

    丹尼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宿舍,周铭送他到了门口,当周铭再回头,却看到了陈树叶凝和李阳就站在自己身后。

    他们三个都咬着嘴唇,叶凝对周铭说:“老师真的很抱歉,刚才您和丹尼的话我们都听到了,这都是我们不争气,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候选人,您肯定就不至于这么被动了。”

    周铭摇头想说和你们没关系,但周铭的话还没说出口,李阳就先说道:“老师,要不我还是去找找奥马尔吧?他的话我们在这段时间已经调查过了,的确很有竞选的天分,只是他的观念,不过我想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们肯定有办法能改变他……”

    叶凝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就摆手打断她道:“不必了,奥马尔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人选,但他现在有他的想法,我想我们不必强人所难,他如果愿意,我想他会来找我们的。”

    就像是要证明周铭的话一般,当周铭的话音才落,宿舍大门就被敲开了,奥马尔走了进来,他在所有人的惊讶目光中直接走到周铭面前,向他深鞠一躬说:“周铭同学,我想参加竞选,拜托你!”



    大巴车上,所有金融班同学异口同声的惊讶叫道,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议会大厦,周铭在车上把黄毅被取消竞选资格的事告诉了他们;所有人顿时惊讶了,当然在惊讶之余他们更藏着愤怒,毕竟他们好不容易才幸运的从维达社区的同胞们那里拿到了签名,终于让自己又有了希望,现在你却说要取消资格,这哪能让人不恼呢?

    “老师,我看这肯定就是那布鲁克议员的主意,自从我们把小布鲁克送进了监狱以后,他就一直在给我们找麻烦,从保险公司的业务到现在的竞选,他就是一条粘着我们不放的狗!”李阳说,“之前他就找f诬陷抓过老师,现在也肯定是这样!”



    “老师您千万别这么做,您这就是折煞我们啦,我们都知道老师您也是没办法的。”叶凝对周铭说。

    



    当金融班同学们的叫喊声响起,**笑了一下,这才慢慢重新发动汽车。

    半个小时以后,周铭和金融班的同学们坐着汽车回到了宿舍,周铭马上召开会议讨论了寻找新候选人的事情,会议上金融班的同学们都自告奋勇的发言,提出了很多意见,最后周铭选出几条有代表性的意见交给同学们去做了,只是在会议后,周铭单独找到了黄毅。

    



    有了李阳带头,其他金融班同学纷纷附和道:“没错肯定是他,他就是条恶心人的癞皮狗!我们也要想办法对付他!还有艾伦,他明明是老师您的律师,却什么都没说,美国佬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总是自诩法制,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玩弄权术的资本主义腐朽走狗!”

    面对金融班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话,最后居然都牵连到艾伦身上去了,周铭伸手示意大家都静一静然后说:“同学们,这一次其实是我自己判断错误了,因为这个问题是艾伦律师早就提醒过我。”

    



    “老师这是真的吗?”黄毅喃喃的说,周铭肯定的对他点了头,黄毅感动道,“老师,我黄毅这辈子能叫您一声老师,是我最幸运的事!”

    ……

    



    在叶凝之后,其他金融班同学们也都纷纷说道:“是呀!老师您也是希望来美国经商的,您也只想做金融不参与政治,但这是没办法的,华人在这边太受歧视,如果不想办法争取自己的政治地位,任何商业活动都开展不下去的,现在事情发展成这样都是被逼的,我们知道并不是您的本意!”

    “老师,所以还请您振作起来,我们还都等着您带着我们创造更多奇迹呢!”叶凝最后说。



    周铭摇头说:“早有准备谈不上,不过现在黄毅被取消了竞选资格倒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想到这里周铭说:“你们的信任让我很感动,不过你们觉得我这就被打败了,你们不觉得你们低估了你们的老师吗?”

    周铭的话让所有人哄笑起来,李阳大着胆子问周铭:“老师,那这么说您早有准备了?”



    ,



    “什么?老师您说我们被取消竞选资格了?”

    



    “在美国的选举基本法里,为了避免有某一个财团操纵选举的事情发生,法律对选举捐助的数量和数额都是有规定的,一般来说像我们这种一个公司捐助的都是不行的。”周铭说着叹了口气,“不过我那时认为这或许是一个认知的盲点就没有在意,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我太天真了,在这里,我要向大家道歉。”

    说着周铭就站起来向所有人鞠躬致歉,而见周铭这么做,其他所有同学们都马上起立也给周铭鞠躬,这个时候开车的**见车内的情况都慢慢停下了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