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黑暗里准备(上)
    周铭说完就带着叶凝和其他金融班学生朝课堂走去,在路上,周铭对陈树和叶凝说:“虽然竞选有奥马尔,我也相信他的能力,不过我们这边依然不能掉以轻心,我们更要把主要精力放在资本市场上,最近的期货市场行情怎么样?尤其是国际市场的石油价格,还有我们的资金呢?都从深蓝航空公司和股市上抽出来了吗?”

    “目前海湾地区的形势比较复杂,科威特为了自己的利益在不断提高石油产量,结果造成国际市场石油价格的不断走低。至于我们的资金……”

    回答周铭的是陈树,周铭见他的话有些吞吞吐吐的便对他说:“没关系,有什么就说什么,在我面前不需要掖着藏着。”



    奥马尔和言师说完就一起上车离开了,看着周铭的那辆别克轿车消失在路的尽头,叶凝对周铭说:“老师您放心吧,有维达社区一百多华人的支持,奥马尔会轻松赢下这次选举的。”

    



    “老师这是有原因的。”陈树慌忙解释道,“由于我们的资金是以组合投资的方式进行分散性的投资,本身就存在回笼繁琐的手续,而且我们的投资领域又是集中在债券票据和高利率存款上的,这些资金都是需要持有时限的,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抽调回来。”

    听陈树说到这里,周铭又问他:“那么如果把我们的投资拍卖出去呢?就是把我们手上所持有的不管是债券还是票据还是存款这些东西,都抛售出去呢?可以回笼多少资金?”

    “什么?全部抛售?”



    陈树想了一下回答说:“老师,这我和同学们都没有具体算过,不过保守估计我们的八千万投资,如果按照强行回笼的标准,恐怕最多只能回笼六千万左右。”

    “那么如果按照既定方案投资到期呢?”周铭又问。

    陈树想也没想的马上回答:“如果按照现有的利率和市场行情,在两年到期后预计能得到一千五百万到两千万的投资回报。”

    “也就是说如果现在强行回笼资金就会损失两千万的投资回报和两千万的本金,这一上一下就是说我会有四千万美元的损失,这个数字已经超过公司资产的三分之一了。”

    周铭自言自语的说着,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这都是一笔巨款了,尤其现在自己在美国的资产就只有这么多的情况下,一下损失超过三分之一的资产,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明智的企业家所为,虽然周铭最后相信是能赚回来的,但一下丢掉这么多钱,还是会让人难免感觉到肉疼的。

    早知道开始就不教他们玩投资模型了,或者让他们拿自己的钱去搞投资模型,这样就不会有今天的选择了,真是没想到呀,挖个坑最后给自己跳了。

    周铭无奈的在心里想着,等他回神过来就看见陈树叶凝还有其他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在看着自己,等着自己做决定,周铭大手一挥:“反正还有一天的时间,我们先去上课,等下了课我再给你们答案。”

    周铭说完就带着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继续朝教室走去。

    ……

    一轮日月照三千大世界,每一个人都可以是一个世界,而每一个世界都共生同存同时又各不相同。

    这边当周铭带着金融班的同学们坐在教室里上课的时候,另一边奥马尔和言师已经开车到了维达社区,奥马尔也开始在言师的带领下,研究维达社区的结构,想想自己应该用一个什么竞选口号。

    而除了周铭和奥马尔,一直在针对周铭的老布鲁克也还没有死,他也在继续他的故事。

    在南布莱顿的议会山上,老布鲁克拿着自己的文件夹才刚走出议事厅就被人叫住了,老布鲁克回头,是议长安东尼。

    “安东尼议长有什么事吗?”老布鲁克好奇的询问。

    “刚才的会议,我很感谢布鲁克兄弟对我提出新法案的支持,所以我想邀请布鲁克兄弟一同共进晚餐,顺便再商量点其他的事情。”安东尼说。

    老布鲁克对此想了一下说:“安东尼议长,对于你告诉我的消息,我非常感谢,我也因此让那个中国人被取消了竞选资格,不过我也在您的法案上投了赞成票,我想我已经履行了我的承诺,虽然我很同意在议会里,各个参议员之间要有联盟,但我更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安东尼议长您说是吗?”

    安东尼笑了笑说:“放心吧我的布鲁克兄弟,我是个商人,但我却并不是一个抠门的商人,对于那个中国人的事情,从刚才我走出议事厅以后,我就已经忘记了,我这次找你要说的是另一件事,一件意义重大的事,我需要得到我的布鲁克兄弟的支持和帮忙。”

    “是因为我和那个家族的特殊关系吗?”老布鲁克反问。

    安东尼毫不避讳的点头说:“没错,因为有些事情比较复杂,我或者说我的合伙人,需要得到更大的支持,而纵观整个美国,有能力给予支持,也只有少数几个家族能做到,而你背后的那个家族,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

    “可是你知道我只是一个麻州参议员,简单来说我就是那个家族放在台前的一个傀儡,并不能影响那个家族的任何决策。”老布鲁克说。

    安东尼笑着摇摇头说:“我的布鲁克兄弟,你太妄自菲薄了,我的确知道那个家族的骄傲,不过布鲁克兄弟你可并不是傀儡,你是非常重要的参议员。”

    老布鲁克还想说什么,安东尼却先说道:“布鲁克兄弟你或者现在不需要做任何决定,你可以先和我一起吃晚餐,等见到了人听到了事情以后,再把你的所见所闻如实的带给那个家族就好了,在这个事情上,就算我欠你一次,我知道你也是个生意人,这笔生意你看对你有利可图吗?”

    老布鲁克笑了:“安东尼还是那个安东尼,我被你说服了。”

    晚上,老布鲁克跟着安东尼一起来到了议会山脚下的花园餐厅,要了一个古堡包厢,当老布鲁克走进古堡餐厅,他立即愣住了。因为他在来之前曾想到过安东尼会带自己来见谁,可能是某个家族的重要人物,从州长到国会议员都有可能,可他却万万想不到,安东尼带他来见的,却是一个年轻女人,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人。

    老布鲁克下意识看了安东尼一眼,心想这不会是你情人吧?

    安东尼当然明白他在想什么,马上小声对他说:“你别瞎想,这个女人的身份可比我们重要的多。”

    这时那个女人伸手请安东尼和老布鲁克坐下然后说:“布鲁克先生你好,我叫凯特琳,我想安东尼先生肯定还没告诉你原因吧?这是出于保密,为此我要向你说声抱歉,那么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这一次我专程拜托安东尼先生找你来,是希望通过你告诉那个家族两件事,一个是海湾,另一个是唐人银行。”

    女人的声音非常好听,但老布鲁克在听了她的话以后却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当言师听到奥马尔是周铭新选出来的候选人感到非常惊讶,周铭对他解释:“言先生,这是因为有人在背后阻挠,黄毅已经被取消了资格,我们不得不更换一名候选人,选了这位奥马尔先生,今天叫你过来是让你带他去维达社区进行考察的,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就不过去了的。”

    “这些该死的美国佬,就是欺负我们华人!”言师恨恨的说,“周铭先生您放心吧,我已经向公司请假了,我会给奥马尔先生当好向导的。”



    周铭随后又拿出一张纸条给奥马尔说:“这是我的律师艾伦的联系方式,关于你在维达社区的身份和房产等问题,他都是帮你处理的。”

    



    陈树这才深吸一口气说:“老师,昨天晚上我李阳叶凝和金融班的同学们奋战一晚上,估计今天能抽调回来的资金最多不会超过四千万。”

    周铭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皱着眉头说:“才四千万吗?这笔钱有点少呀。”

    



    周铭点头说好,正好这个时间是早餐时间,周铭就顺势邀请奥马尔和言师一起共进了早餐。

    奥马尔由于之前并没有接触过中国菜,今天第一次吃兴奋的大叫:“哦上帝,这个简直太好吃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怎么能把这些菜放进面饼里面去,这简直太神奇了!”

    



    陈树和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惊呆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讶周铭居然说出了这个办法。

    “没错就是全部抛售。”周铭非常确定的说,“陈树你不要管会损失多少,因为这样强行回笼资金是肯定要付出一定代价的,你就告诉我说能回笼多少就可以了。”

    



    奥马尔小心接过纸条,郑重的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您请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言师也说:“周铭先生,我会照顾好奥马尔先生的,如果您还有什么事,您都可以随时联系我,您知道我的呼机号码。”



    “那我们就等着他给我们带来的惊喜吧。”

    



    “这我毫不怀疑。不过这次选举我们不光要赢,而且还要赢的漂亮,赢得维达社区绝大多数选民的支持。”周铭想了一下随后问叶凝,“你也去过维达社区很多次了,你觉得奥马尔会拿出一个什么口号来?”

    叶凝摇头说:“维达社区是一个各项设施都比较完善的社区,我很难想象他能拿出哪方面的一句话口号来。”



    ,



    第二天早上,奥马尔早早的来到了周铭的宿舍,同时和奥马尔前后脚到的还有维达社区的言师,周铭给他们做了相互介绍。

    



    对于奥马尔的惊奇,周铭和金融班的同学们都感到有些无语,毕竟馅饼是国内非常普通的食物,但凡会做饼的擀面师傅基本都会做,哪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过周铭这也才想到,传说披萨的发明不就是因为西方人不知道怎么把馅料放进面饼里,所以只能胡乱堆在面饼上产生的吗?

    早餐过后,周铭问奥马尔会开车吗?奥马尔点了头,周铭于是把车钥匙给他:“为了方便你做事,在你竞选期间,这辆车就先借给你开了,今天我们经济系有课,而且布鲁克议员还在针对着我,如果让他知道了我另外找了你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不过有言先生和你一起去,他就住在维达社区,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