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女人的想法
    要是其他人,只怕就反应不过来,跟不上周铭的跳跃节奏了,但婕拉只是一愣,随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周铭你是说他不是真心想要帮你,而是现在形势让他必须选择帮你,对吗?”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解释,”周铭说,“毕竟我和他并不认识,只凭我和诺德里曼先生的数面之缘,可没那么大面子,并且借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在资本上,并没有什么友谊,有的只是共同的利益。”

    “可是你们之间层次差太多了,能有什么共同利益呢?”



    “和我估计的差不多,那也是这位杰佛曼先生让你给我透露唐人银行和海湾消息的?”周铭又问。

    



    周铭还想接着说点什么,不过想了一下却没说出口,婕拉问周铭:“你是想问我关于唐人银行以及他背后财团的事对吗?”

    周铭毫不避讳的点头说:“我本来是很想问,不过后来想想等我自己成长起来一步步去探索也是很不错的,有些事情太早知道了未必是什么好事。”

    婕拉被震惊了:“没想到周铭你这么年轻就能有这么强的自制力,真是太了不起了!”



    “难道你以为是洛克菲勒吗?”婕拉摇头说,“虽然洛克菲勒财团是石油的代名词,但这一次是有布莱顿财团参与的,布莱顿财团与洛克菲勒财团是合作伙伴,与摩根财团才是死敌,从27年前德克萨斯那一次总统遇刺开始,他们之间的仇恨就再也解不开了。”

    周铭默默听着默默点头然后对婕拉说:“非常感谢婕拉老师的介绍,我想我明白了。”

    周铭嘴上说的是非常客气,不过周铭心里当然不会相信事情就这么简单,毕竟来说连海湾战争背后都藏着这么大的资本纠缠,那么那次总统遇刺背后,谁能说没有更复杂的背景呢?并且刚才在昆西餐厅里那位杰佛曼先生也说过了,资本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那么反过来也一样,资本也不会有永恒的敌人。

    只是这些话周铭就是自己想想,没有告诉婕拉的必要了,周铭可没有当面怼人的乐趣,但他也不会简单的接受女人的想法。

    告别了婕拉周铭就回去了宿舍,叶凝等在宿舍门口,来回的徘徊,见到周铭急忙三步两步的跑过来,可来到周铭面前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周铭。

    周铭笑着揉了揉叶凝的小脑袋问她:“怎么在门口左摇右晃的,没事做了吗?”

    叶凝摇头小声的说了一句不是,然后抬头起来问周铭:“老师,您和婕拉老师见面了吗?在哪里吃的饭,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呢?”

    对于叶凝的问题,周铭感到很暖,因为这就是女人,她们无论聪明与否或者现在的形势怎样,她们最关注的,永远都是她们最在乎的男人。

    面对周铭的笑容,叶凝再一次低下了头,她也明白自己这个时候不该问这些问题,可他就是控制不住。

    周铭拉起她的小手说:“叶凝你不用不好意思,其实你这些问题都问到了关键上,首先我的确和婕拉老师见面了,不过她是带我去进另一个人,主要也是那个第三者要见我,我们是在哈佛校园里的昆西餐厅吃的饭,不过今天并没有吃好,我才吃了两口就离开了,下次有机会,我带你一起去吃。”

    叶凝当即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了:“好呀老师您可不许骗我!”

    周铭也笑着说了声好,看着叶凝纯真的笑容,周铭感觉自己就是个恶心的流氓,说的话完全就是对女孩子对症下药的泡妞嘛!

    哄好了叶凝,周铭回到宿舍,接到奥马尔打来的电话,说选举委员会已经定好了投票的时间和地点,他也给所有支持他的选民分别通知了时间,如果没有其他的意外,他很有信心拿下这次选举,然而事情就是如此的捉弄,就在第三天,意外发生了。

    第三天一大早,周铭才下了第一堂课就接到了奥马尔的电话,他在电话里非常惊慌的对周铭喊着不好了。

    周铭感到有些惊讶,由于后面还有课,周铭就约奥马尔去附近的食堂餐厅见面。

    到了食堂餐厅见到奥马尔俩人才坐下,奥马尔就迫不及待的对周铭说:“周铭先生不好了,今天早上选举委员会打电话给我说要改变投票的时间和地点了。”

    “临时改变?这是出了什么事吗?”周铭问。

    奥马尔摇头说:“不是这个原因,周铭先生您或许并不知道,在美国选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一般来说定好的日子是不允许随意变更的,而一旦变更了时间和地点,往往也就意味着有人在做手脚了。”

    周铭没有说话,示意奥马尔接着往下说:“美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任何行为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之下,包括选举;然而政治权力又是很多人想要操纵的,在这种情况下,多数党派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就会控制选举委员会在有利于他们的时间和地点投票。”

    “比方说如果支持他们的人大都是时间充裕,而对手的支持者多是上班族,那么投票时间就可以安排在上班时间,地点就可以在难以停车和寻找的地方,这样就很容易让对手的支持者错过投票时间而自动放弃了选举权,那么多数党派无疑就在法律框架内用卑鄙的手段赢得了选举。”奥马尔说。

    听完奥马尔的话周铭笑了,尽管周铭从不认为美国和西方的选举就是真正的民主,却也没想到会这样肮脏,真是耍得好手段。

    “所以奥马尔你也认为这次选举委员会临时变更投票的时间和地点,也是为了帮助他们需要的候选人赢得选举了?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周铭好奇的问。

    这边当周铭德尔话音才落,旁边就立即响起了另一个声音:“哟这不是奥马尔吗?真是好久不见了。”

    奥马尔听到这个声音,先是浑身一怔,然后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转头看着他,咬牙切齿的突出一个名字:“凯恩!”



    突然周铭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餐厅中央的城堡,怔怔有些出神。

    婕拉见周铭这个样子不由打趣他道:“怎么?周铭同学是不是觉得这一次没有吃好呢?没关系,反正这个昆西餐厅开在这里已经超过两百年了,如果周铭同学真的很感兴趣,下次我可以专门陪你过来吃饭,不过只能让你买单了,毕竟你知道我做老师和研究员的工资并不高,可过不起这么奢华的日子。”



    婕拉满脸羞愧,但她却仍然拼命给周铭解释:“周铭我很抱歉,可其实我并没有想任何欺骗你的意思,只是先生不允许我说话。”

    



    这个问题婕拉才问出口就立即捂住了自己嘴巴,她有些担心的看着周铭,很怕自己刚才的话刺伤了这个自己在乎的男人,毕竟他年少英雄,肯定很自尊很骄傲的。

    对于婕拉的表现,周铭当然明白她在担心什么,周铭笑着对她说:“没有关系,我并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而且你说的也的确是事实,我和他的层次差太多了,否则我现在就是一个手里捏着好几家大公司的大托拉斯管理者了,正在运用资本让中东地区的局势不断恶化,不会是一个被他教训的人了。”

    



    周铭却并不理会婕拉的打趣,只是转头过来问她:“刚才餐厅里那个人不是诺德里曼先生对吧?”

    婕拉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她愣愣看着周铭,有些局促的问:“周铭你怎么会这样想?你不是亲眼看见了吗,你还和他交谈了那么长时间……”

    



    随之婕拉又低下了头:“不过事实上我也并不能告诉你什么,因为我也只是知道唐人银行隶属于一个古老的华人财团,这个华人财团和摩根等一些老财团的关系都很不错。”

    “摩根财团?”周铭惊讶道,“可据我所知摩根财团应该是一个垄断资本财团,他的大本营是银行,主要势力范围应该是在钢铁和铁路上面,可这一次对方的枪口是对着海湾的,那里只有石油。”

    



    “先生是谁?就是刚才那位和诺德里曼先生非常相似的人吗?”周铭问。

    婕拉点头说:“没错就是他,他名叫杰佛曼,由于他和诺德里曼先生是孪生兄弟,因此他们两个的长相十分相似,一般人难以分辨。诺德里曼先生明面上的身份是芝加哥大学教授,而杰佛曼先生,他明面上的身份是银行董事,但实际上他却是一个豪门家族的重要成员,我们这些懂的人都叫他先生。”



    “倒是没有哪里说错了,只是我感觉这个逻辑有点问题。”周铭接着说,“我想婕拉老师你应该还记得刚才我和杰佛曼先讨论的资本问题吧?”

    



    婕拉回答周铭说是,然后她想到了什么急忙又说道:“周铭,可不管是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在其他事情上,我都没有欺骗过你,而且这件事还是对你有好处的,至少杰佛曼先生他是真心想帮助你的!”

    周铭不说话,只是定睛看着婕拉,婕拉被周铭看的有些心虚:“怎么了?周铭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是我说的哪里不对吗?”



    ,



    周铭和婕拉一同走出昆西餐厅,好在这里由于消费的原因平时并没有什么人过来,否则他们这样一起出来,肯定会产生一些很恶意的猜想,要是知道了他们的师生关系,只怕猜想就更加肮脏和龌龊了。

    



    不等婕拉的话说完,周铭就打断她道:“就是因为我亲眼看见并和他交谈了那么长时间,所以我才更加确定他并不是诺德里曼先生,尽管他和诺德里曼先生非常相似。”

    周铭说到这里看了婕拉一眼又说:“当然我也并不怪婕拉老师你,我想你肯定也有你的苦衷,我只是不喜欢这种被欺骗的感觉,尤其是婕拉老师你的欺骗,这种感觉让我很难受你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