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选举结果
    看着凯恩和露西的身影逐渐跑远,奥马尔颓然的坐了下来,周铭也坐下来了,奥马尔对周铭道了一声谢,周铭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不要太在意,那就是一条咬人的疯狗,咱们是人,总不能人被疯狗咬了还计较那么多吧?所以要看开一些。”

    奥马尔摇摇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的选举恐怕危险了。”

    周铭没有说话,奥马尔接着对他说:“周铭先生您或许不知道凯恩家里的情况,这一次选举委员会突然临时改变投票的时间和地点,肯定是凯恩利用家族力量所做的手脚,我想我可能要失败了,我非常对不起周铭先生您。”



    凯恩的话才说到这里,就又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他只好跳开周铭他们的桌边,伸手指着周铭说:“是你,刚才就是你这个杂碎在踩我对不对?你们都是狗屎,只会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周铭对奥马尔笑了笑,只是很快的,他们最担心的结果就出来了。

    仅仅过了一天,芬威区选举委员会就公布了投票的时间和地点,是在6月3、4、5日三天的上午八点到十点和下午的两点到四点,在兰亚大街的34号投票点进行投票。

    得到这个投票的时间和地点以后,周铭和奥马尔就有了很不好的预感,因为这个兰亚大街的34号他们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不仅是他们,就连他们去那里的一路上问了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足足在路上转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才找到这个兰亚大街。



    首先这里只是一条非常老旧的街道,四周的房子或许个有特色,但都是一样高的,并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的门牌是没有规律的,如果不是一个个门牌看过来,恐怕根本找不到;其次这里道路十分狭窄,附近有商铺有居民楼,但就是没有停车场,唯一一个停车场是在一公里外的另一条大街上。

    总而言之,这里如果不是有人组织选民过来投票,就算是最忠诚的支持者,也未必会坚持来投票了。

    这样想着,周铭突然耳边传来一个略带嘲讽的声音:“哟?这位黄皮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呀?”

    周铭转头过去,只见一个非常富有美国形象的胖子正朝自己走过来,这个胖子周铭当然认识,他就是在选举日那天被自己找人泼粪的鲍特勃。

    周铭不想节外生枝于是说:“很抱歉我并不认识你,你恐怕认错人了。”

    然而鲍特勃却不依不饶:“你被魔鬼掏走了记忆,可我并没有,我可还记得你,该死的黄皮杂种!”

    周铭皱起了眉头:“我希望你能锁好自己的嘴巴,否则我不介意让半个月前的事情重演,不过这一次我一定会把东西全塞你那张锁不紧的嘴里去的!”

    周铭的话让鲍特勃回忆起了半个月前被人当众泼粪的恐惧,似乎那种浑身臭气熏天的样子又回来了,让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不过他却并没有因此退缩,他依然对周铭说:“你这个中国人,有胆子你就做,但是我告诉你,就算你泼我一千次一万次,只要有我在,你也别想对议员这个位置有想法!”

    “是吗?”周铭笑了笑问,“我很好奇究竟是谁给了你这个狗胆?”

    “这不关你的事!”鲍特勃说,“你只要记住,维达社区过去我是议员,现在和未来我还会是议员的!”

    ……

    时间很快到了6月3日的上午七点,周铭和奥马尔带着他们的选民来到了兰亚大街,由于事先勘察了现场,周铭知道投票点这里并不好找,因此他是集中带着选民坐大巴车过来的,一百多选民分别坐在了三辆大巴车上。可才到了这里,就立即有人打了退堂鼓,因为在这条狭窄的兰亚大街上,此刻已经挤满了人,大巴车很难挤的进去。

    “周铭先生,您确定我们八点钟可以投票对吧?因为你知道我们八点半就要上班了,虽然我很支持奥马尔的政策,但我更不愿意丢掉我的工作,或许我的工作挣的钱并不多,但那却是我们一家人最大的收入,而我和我的家人都不能失去这份收入。”

    这是一位维达社区的中年华人在对周铭说,除此之外另一位拉美裔人也在对奥马尔说:“奥马尔先生,我祝您成功,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在下午过来的好吗?”

    对于这些人的话,周铭只能无奈的点点头,随后就有将近一半的人走下了大巴车。

    “各位维达社区的选民们,你们知道每一个人在人生当中都会有改变自己命运的重大机会,而现在你们能坐在这里,就是做了一个最正确的选择,因为你们的选择,将会为维达社区的医疗环境做出最根本的改变,你们的行为,就是在拯救你们的家人!”

    奥马尔在大巴车上对所有剩下的选民做着演讲,不过奥马尔的讲话能坚定选民的心,却无法改变一些客观情况。

    当三辆大巴车好不容易开过狭窄的道路到达停车场的时候,却发现这里早已没了车位。

    “该死的,看来我们今天来晚了!”奥马尔气恼的说。

    面对这样的情况,黄毅提出建议说:“老师,或者我们可以直接把大巴车停在兰亚大街的路边,让选民下车去投票,反正只是临时停一下,应该没问题的。”

    回答黄毅的是呼啸而过的警笛声,几辆警车过去兰亚大街,很多交警下车,一张一张的在给路边违章停车的车辆贴罚单,如果遇到不配合的,拖车就直接进场把车给拖走了,同时还有警察在一旁待命,但凡看到了反抗袭警的,就立即上来给抓起来。

    “该死的,这些狗娘养的,他们分明就是不让我们投票的嘛!”奥马尔怒骂道。

    周铭依然保持冷静说:“不要急,这不是在我们意料之中的吗?既然眼前没办法,那我们先去找其他地方把车停了吧,反正上次我们过来的时候,不是找到过其他备用的停车场吗?只是地方远了一点而已。”

    周铭想了想接着又说道:“就算今天不行,还有明天后天两天时间,我们总还是有机会的。”

    然而最终的结果总是最坏的,到了最后,奥马尔还是输掉了选举。



    凯恩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他的身边还跟了一个很漂亮的白人女孩,从她低头在那不敢和奥马尔对视的情况来看,显然她就是给奥马尔戴绿帽子的露西了。

    “凯恩,你这个伪君子,你为什么还有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恨不能要把你大卸八块!”奥马尔愤怒的对凯恩说,甚至都从椅子上站起来了,双拳紧握,一副恨不能要吃掉对方的样子。



    最后一声是凯恩歇斯底里呐喊出来的,然后他抱着脚蹦跳起来,指着周铭他们说:“是谁刚才踩了我的脚?”

    



    奥马尔说着低下了头,感到十分懊恼,周铭却对他说:“先不要这么悲观,在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意思是不管对方做了什么,我们只要开动脑筋,还是会有办法的,况且只是改变了时间和地点而已,未必就能操纵结果,既然他们能准时找到那么多支持者,我们也同样可以。”

    奥马尔重重的点头,他站起来重拾信心道:“没错,我相信正义是不会被邪恶所战胜的!”

    



    凯恩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不过随后他就笑了起来:“奥马尔你太愤怒了,你这可不像一位哈佛出来的法学博士,倒像是马戏团出来的滑稽小丑,或者是从地狱深渊里爬出来的恶魔,尤其是你刚才那个狰狞的表情,简直惟妙惟肖。”

    奥马尔正要出手,却被周铭拉住了,周铭问他:“凯恩先生对吧,请你有什么事吗?”

    



    到了地方奥马尔惊讶的说:“我的上帝,如果不是凯恩在背后动了手脚,那么一定就是议会的那些人脑子里灌了水才会把投票点定在这里!”

    对于奥马尔的愤怒周铭可以理解,因为这里的确不是一个很友好的投票点。

    



    包括露西和奥马尔在内的所有人都很茫然的看着凯恩,周铭也很无辜的看着他说:“原来你的脚背踩了吗?那你可太不小心了,按照我们中国的说法,叫你五行缺德,不适合待在这个地方,否则你可能会有更严重的灾难,甚至会被恶魔附体,你怕不怕?”

    “我当然不怕,我是虔诚的基督徒,只有你们这些异教徒才该死……啊!”



    凯恩说完就三两步的跑开了,在他身后,露西深深看了奥马尔几眼,然后才跟上去。

    



    周铭无辜的两手一摊:“我说了,凯恩你五行缺德,并不适合待在这个地方,或者说你的脚还是不疼?”

    说完周铭站了起来,凯恩马上又后退了几步,他对周铭说着:“你这个中国人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要你们好过的!”



    ,



    周铭并不是第一次听到凯恩这个名字了,事实上当奥马尔回来找他的时候,周铭就已经听说了,他抬头看了凯恩一眼,这是一名高高帅帅的美国人,然而也就是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他用他的权势,不仅让奥马尔失去了当法官的机会,甚至还给他戴上了一顶非常屈辱的绿帽子。

    



    “中国人?”凯恩转头看向周铭,他上下打量了好一会以后才又笑出了声,转头对奥马尔说,“黑鬼,你现在也只能堕落到和中国人厮混到一块了吗?曾经那位法学博士的骄傲都到哪里去了,你可真让人失望。”

    说着凯恩一阵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听说奥马尔你最近在几个中国人的支持下在竞选议员对吗?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要更加不堪,我在想你是不是最近不看法学书籍而去看童华了,否则为什么会有这么不切实际的幻想呢?只是我很好奇的是,你究竟喜欢看灰姑娘还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因为她们都喜欢做梦……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