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你没资格和我说话
    随后鲍特勃就说出了事情的经过,九天前,也就是在他当选维达社区议员以后的第三天,美通物流公司就在维达社区红红火火的开起来了,甚至还在退出的广告里恶意给他的维达物流造谣了,鲍特勃怒不可遏想找奥马尔的麻烦,却被围观群众给打了。

    回去以后鲍特勃决定和奥马尔一较高下,可在美通公司的低价竞争,以及广告所带来的影响,让维达物流公司的营业额一落再落。

    “虽然维达社区只是一个普通的社区,但由于这个社区背靠查尔斯河,此外社区里也有很多公司的业务经理,他们都需要有一个良好合作的物流公司,因此我的公司每天都至少能几百美元的进账。”说到这里,鲍特勃抬头看了周铭一眼接着说,“可自从美通物流公司进来以后,我的公司已经有三天没有一个客户了。”



    鲍特勃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沉默了好一会才狠吸了一口说:“周铭先生,我错了,如果你想要维达社区议员的位置我可以让给你,但我需要你马上把美通物流公司给撤出维达社区。”

    



    “所以你就把自己给弄成这副凄惨的样子了?好向我博取同情对吗?”周铭饶有意味的问。

    面对这个问题,鲍特勃的脸色突然变得羞愤起来,他告诉周铭:“这并不是我自己弄的,是我的秘书,也是我的情人,那个墨西哥的婊子,都是她贪图我的钱财,还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

    尽管鲍特勃说的不清不楚,但周铭还是不难猜到事情的经过,无非就是鲍特勃的情人贪图他的钱,现在由于奥马尔的介入让他的收入变低了,并且随时都有破产的危险,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位情人显然不愿意再跟着他了,但他又舍不得放手,结果在一来二去的拉扯中,那位情人就把他给变成这样了。



    不等鲍特勃的话说完,周铭就摆手打断他道:“我有一点很好奇,你这些天真的想法,是谁告诉你的?”

    鲍特勃把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里,一脸茫然的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

    周铭也看着鲍特勃说:“怎么你好像不明白我的意思吗?我并不接受你的认输,我也不需要你辞掉你议员的职位,还有最后一点,我也不认为议会会重新选举,或许也会重新指定一名议员过来。”

    “那周铭先生您究竟想怎么样?”鲍特勃问。

    周铭笑了:“你问我究竟想怎么样?我想你也是太自我感觉良好了一点,你凭什么认为你有资格和我直接对话?有什么事情你就去找奥马尔吧,他会处理的,我马上要去上课了,奉劝你一句,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了,否则我会保证你会比今天惨一百倍,请你相信我,我会说到做到的。”

    给鲍特勃留下了最后这句话,周铭转身和**回去了宿舍,只留下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鲍特勃。

    回到宿舍,周铭看了窗外的鲍特勃一眼,然后拨通了奥马尔的电话:“现在鲍特勃就在我宿舍的门口,你马上过来把他给处理掉,我不希望当我回来的时候还能看到他那张让人厌烦的脸。”

    周铭下完命令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吃早餐,都没再看外面的鲍特勃一眼。

    而在门外,鲍特勃在周铭走后一边在嘴里呢喃着‘为什么会这样’,一边靠在自己的车上瘫坐了下来,鲍特勃是真的蒙了,他无法相信自己连和那个中国人平等对话的资格都没有了,难道他是要随便找个人来安排自己吗?可自己是个美国人,他只是个中国人呀,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鲍特勃抬头看着远方升起的朝阳,他知道今天是一年太阳照射时间最长的一天,可他却感觉到了一阵刺骨的寒冷。

    没过多久,又一辆车开了过来,一个高大的黑人来到了鲍特勃面前,为他挡住了太阳,鲍特勃看着这个人,然后他突然愣住了:“你是奥马尔,是你来安排我了吗?”

    奥马尔笑了一下,然后蹲在了鲍特勃面前反问他道:“要不然你以为呢?你现在还有资格和周铭先生面对面谈判吗?”

    鲍特勃低下了头,的确他现在已经没有了资格,对他来说,维达物流公司就是他的一切,失去了维达物流公司就等于失去了一切,或许他还有社区议员的身份,可那如果没有维达物流公司的支持就是个屁,要知道基层议员都是兼职议员,是没有一个美分薪水的,也就是说如果维达物流公司破产了,那么他连活下去都做不到了,还如何做议员呢?

    “奥马尔,我知道我错了,我已经认输了,我可以把议员让给你来做,我只要我的维达物流公司好吗?”鲍特勃急急的说。

    奥马尔笑了:“但是很可惜,一个小小的社区议员我并看不上眼,我要的就是公司。”

    鲍特勃瞪着奥马尔说:“那你这是想要我去死吗?”

    “稍安勿躁我的议员先生,我认为你完全可以听我说完以后再发表你的意见。”奥马尔用自己那非常有磁性的声音对他说,“我的想法是我的美通物流公司收购你的维达物流公司,然后你继续做你的议员,当然你不用担心你的生活问题,我可以让你担任我们美通物流公司的董事,支持给你议员的活动经费。”

    奥马尔说到最后顿了一下才问:“我这么说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奥马尔的声音非常好听,但在此刻鲍特勃的耳朵里,那就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音一般敲打在他的心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你这是想让我当你们的提线木偶?”鲍特勃咬牙切齿的问。

    奥马尔摇头说:“不不不,提线木偶这个说法太粗鲁了,我有一个更加好听的说法叫垂帘听政,毕竟你作为我们维达社区的议员,你需要受到社区的监督,我们都是可以向你提出任何建议的。”

    “这有什么区别?无非就是你把自己拉出来的屎给包装了一下而已。”鲍特勃恨恨的说。

    “鲍特勃先生看来是真的情有独钟了。”奥马尔说,“那么我也不和你废话了,你是想风风光光当你的议员,还是要落魄的去跳查尔斯河呢?”

    鲍特勃紧握着双拳沉默了半晌,最后才无奈的低下了头:“我明白了,我听你的安排。”

    “这真是个明智的选择鲍特勃议员。”奥马尔对他说,“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当初是不是有人在这次选举上帮过你的忙?”

    鲍特勃这个时候已经放弃了,对于奥马尔的问题他想也不想的直接点头说:“没错,他叫凯恩,他说他家里很有本事,可以帮我成为维达社区的议员。”

    “原来是这样,非常感谢。”奥马尔说。



    不能不说,**是真的将保镖的责任贯彻到了骨子里去了,要知道他们已经到美国有半年时间了,并且除了老布鲁克那次派人半路拦截车辆以外,他们完全没有碰到过任何危险,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怕大多数人都要放松警惕了,可**却仍然能保持警惕心,也就只有用生命报答周铭的兵王,才能做到了。

    周铭想了一下,然后点头表示知道了,他快速的吃完早餐,和**一起走出宿舍大门,看到**说的那辆车,那是一辆很普通的福特轿车,周铭看着那辆车笑了一下径直朝那边走了过去,那辆车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在周铭过去以后他就停了下来。



    他就是鲍特勃,只是现在的他蓬头垢面,不仅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脖子上脸上也都还有被指甲抓挠的痕迹。鲍特勃在周铭面前低着头,不敢去看周铭一眼,尽管他没有听过本山大爷那个王八和马甲的笑话,但周铭的话还是让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嘲讽气息。

    



    “维达社区就那么大,我在这里十年,这里有多少客户我都很清楚,为此我也想了很多办法,打折或者是压低成本,甚至挨个打电话去向客户们解释情况,但都没用。”鲍特勃说,“我也想过要和您竞争,或许您只是想出口气,我只要能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说到这里鲍特勃顿了一下又说:“但我只是一个小物流公司,我的资金就那么多,哪能和您的沃顿保险公司比呢?您都是亿万资产了。”

    



    咚咚咚!

    周铭伸手敲了三下车窗说:“里面这位朋友,我是周铭,如果是来找我的,就请出来说话吧,别在我宿舍周围绕了,你不晕我们还晕呢。”

    



    这真是一个狗血透顶的剧情。

    鲍特勃最后说:“所以我今天来是向周铭先生您认输的,议员的位置我会辞掉,议会会重新进行选举,我相信奥马尔能当选……”

    



    周铭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递给鲍特勃同时说:“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宿舍人多嘴杂,除非你还想被更多人笑话。”

    鲍特勃从周铭手中接过烟并对周铭道了声谢,当他把烟放进嘴里的时候周铭问他:“你是为了美通物流公司的事情来的对吧?”



    周铭对此并没有说话,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很明显给出了答案的,鲍特勃不得不再次妥协:“我明白了周铭先生,我会把事情全告诉你的。”

    



    “这可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鲍特勃先生你做出了这个决定。”周铭嘴上这么说着,可在他的语气当中完全听不出一点惊讶,他见鲍特勃低头在那似乎非常犹豫,便给了他一点动力,“如果鲍特勃先生需要考虑时间没有关系,我想我上课回来鲍特勃先生肯定考虑好了。”

    说完周铭转身要回宿舍,但鲍特勃马上喊住了周铭,不能不做出妥协:“周铭先生,我想我们还是谈谈维达社区的议员问题吧,其他的都无关紧要。”



    ,



    6月21日早上七点半,周铭正在宿舍里吃早餐,突然保镖**过来告诉周铭说外面有一辆车在宿舍周围来回徘徊,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目的。

    



    在周铭的劝说下,这辆福特轿车的车门被打开了,一个肥胖的身影从车内走了出来:“周铭先生很抱歉,我想我有事情必须要和你谈谈。”

    周铭看着这个虽然肥胖但是熟悉的身影愣了一会,然后突然笑了起来:“你不会是鲍特勃吧?怎么变成这样了,脱了马甲我差点就不认识你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