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向左向右
    周铭摇摇头笑着说:“**,其实我未必有你想的那么志向高远,我也没打算做陈胜吴广,只是我隐隐觉得美国这边的形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平稳,至少在这些美国财团相互争斗之间,或许我也可以做点什么。”

    一番谈话之后,**发动了车子,带着周铭回去了宿舍,不过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这边当周铭的车才离开大厦门口,另一辆车子就从另一边开过来,正好和周铭的车子错开了,老布鲁克就坐在另一辆车上,同时和他一起在车上的,还有他的律师萨皮罗。

    老布鲁克也来到了唐人银行大厦,他下了车也直奔胡佛的办公室而去。



    “从表面情况来看是有那么一点,不过从局势情况来看你也是没有其他选择的,毕竟你现在已经和布鲁克家族结下了死仇,而布鲁克家族又是布莱顿财团的一员,现在布莱顿财团还没有出手,或许是没必要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但谁也不能保证以后都不会碰上。”

    



    “布鲁克,今天的事情是你在背后做的手脚对不对?”有人指责老布鲁克。

    老布鲁克对此则是微微一笑:“你能这样说让我感到非常高兴,这代表着我的影响力又更上升了一步。不过小矮子,我还是劝你注意自己的言辞,最好要在布鲁克前面加上敬语,因为你们能否在唐人银行破产倒闭前拿到自己的存款,关键就在我身上。”

    大家还来不及惊讶,这时秘书小姐上前又说:“布鲁克先生您好,胡佛先生正在等您,请您随我进来。”



    胡佛仍然还在挂着点滴,老布鲁克见他这样不由笑了:“胡佛先生可是唐人银行一员大将,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没办法,这就是形势所迫呀!”胡佛无奈的回答,“不过布鲁克先生,我想您今天并不是专程来嘲笑我的吧?”

    “当然,我可没有那么无聊。”

    老布鲁克说着坐在了胡佛面前,他接着说:“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聊正事了,关于我之前的提议,不知道胡佛先生考虑的怎么样了?”

    对于这个问题,胡佛面有难色的说:“布鲁克先生,对于你的价格,我已经和总部沟通过了,总部那边很难接受,所以还希望布鲁克先生能再多加一些,只要我能说服总部,那么我们就可以立即签合同。”

    “原来是这样吗?”老布鲁克说,“可是胡佛先生你要明白一点,你并不是出卖这栋唐人银行大厦,而是只转让其中一部分楼层的租赁权,而这恰恰又是银行大厦中价值最小的地方,而且恕我直言,就唐人银行现在这个经济状况,这些楼层即使不卖给我,放在你们自己手上也是毫无用处的吧?”

    “对于这一点我并不否认,”胡佛说,“不过布鲁克先生,你出的价格实在难以接受,你知道我只是唐人银行的分行长,真正能做决定的是总部那边。那么既然布鲁克先生您是真心想要这些楼层,我也的确需要出售,那么何不各退一步呢?现在这样只会是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不是吗?”

    老布鲁克挑了挑眉,然后开始细数胡佛的履历:“胡佛先生,59年毕业于南加大,随后进入唐人银行工作,二十一年间从最基础的银行经理一直做到了现在的布莱顿分行长位置。”

    面对老布鲁克的娓娓道来,胡佛则是一言不发,他就那么静静看着对方,等着对方抛出自己的真正目的。

    老布鲁克也并没有让胡佛失望,他细数完胡佛的履历以后又说:“所以胡佛先生也是一个聪明人才对,那么我认为咱们之间也没有必要耍任何的小聪明,比如说胡佛先生刚才提到的总部,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唐人银行应该已经把事情的决定权全权交给了胡佛先生,我说的对吗?”

    胡佛还是一言不发,老布鲁克接着说道:“现在唐人银行的资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股票被人拼命的抛售,外面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取钱,而银行大厦的很多楼层根本就是当摆设的,如果今天我放弃了,那么他们就将失去价值,所以胡佛先生你还会坚持你的选择吗?”

    老布鲁克说完就靠在了椅子上,胸有成竹的看着胡佛。

    双方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好一会,当老布鲁克变得不耐准备离开的时候,胡佛才最终败下阵来:“布鲁克先生,我同意你的价格。”

    老布鲁克对此不屑的冷笑一声:“很抱歉胡佛先生,如果你在一分钟前点头,那么我会答应,可惜现在我已经没了耐心,除非你愿意再让利百分之十给我。”

    “你这是抢劫!”胡佛怒道。

    “胡佛先生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现在的耐心可是很差的,你需要尽快做决定。”老布鲁克说。

    胡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快速的点头道:“好吧,我同意。”

    老布鲁克哈哈大笑道:“这可真是一个让人开心的好消息,只可惜如果胡佛先生更早一些答应,那么才两全其美。”

    胡佛并不理会老布鲁克的调侃,他只是拿出三分合同说:“布鲁克先生,现在你的律师在这里,我们还是先把合同签了吧。”

    “真是一个性急的家伙。”老布鲁克把合同拿给了自己的律师萨皮罗,然后又问他,“胡佛先生,冒昧的问一句,当唐人银行出事以后,周铭有没有来找过你?”

    “看来布鲁克先生对周铭还是非常关心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胡佛说。

    “我的确对那个小家伙非常关心,我时时刻刻都希望把他丢进查尔斯河里喂鱼。”老布鲁克说,“不过现在,如果他还没来找过你的话,我只是希望你能给他说,让他多准备一点降压药,因为我接下来给他准备了非常精彩的节目,只是这个节目对他来说并不那么友好。”



    在唐人银行大厦的行长办公室里,胡佛站在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眺望着不远处的查尔斯河,手里拿着电话,此时此刻他的办公室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没错,看来就像tir先生您所说的,周铭是一个年轻人,所以他会有年轻人的那股冲劲。”胡佛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然后接着说,“不过他身上也存在着很多不足,因为在离开之前,他特意问了我关于布鲁克和布莱顿财团的关系,我认为他还是太执着于自己的仇恨了,并不是真的要给我们打头阵。”



    与此同时,周铭已经和保镖**一起到了地下停车场坐上了自己的别克轿车。

    



    当老布鲁克到胡佛办公室的时候,正好看到秘书小姐在苦口婆心的劝着其他的顾客,老布鲁克玩味的说了一句:“怎么胡佛先生的办公室里这样乱糟糟的,唐人银行是要破产倒闭了吗?”

    一语惊人,老布鲁克的话顿时吸引了全部的目光,作为麻州的资深参议员,老布鲁克立即被人认出来了。

    



    “当然我也明白像他这样的人也不会真的甘心为我们所用,但至少他不能这么执着于自己的私怨吧?这个做法太不大气了,不是一个长远的投资对象,我的建议是先看看他的做法再说。”

    胡佛说完停了一下,认真听了那边的回答以后才说:“tir先生您放心,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定位,我会做好自己分内的每一件事的,虽然接下来的事情会并不那么让人愉快。”

    



    听到秘书小姐的邀请,老布鲁克又向其他人招了招手:“先生们,我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们,让我明白了等待自己拯救的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白痴,再见了。”

    老布鲁克非常嚣张的说完然后走进胡佛的办公室,外面的人都非常愤怒,可他们却对老布鲁克无可奈何,首先不说老布鲁克资深参议员的身份,背后的亚当斯家族他们更是惹不起,就单说老布鲁克今天可能的确是来给唐人银行注资,恐怕确实是来拯救他们的。

    



    “**,是不是觉得我刚才答应胡佛帮他们对付布莱顿财团,这有点被他们当枪使了?”周铭突然转头问。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并没有表现得惊讶,一方面是他兵王的心理素质超强,本身就没什么能让他惊讶,而另一方面则是周铭平时没事的时候就经常找他聊天,尽管他们之间是一种任务关系,但对于他们两人而言,更有一种感情在里面,因此**也习以为常了。



    周铭的话让**目瞪口呆,过了一会**苦笑着对周铭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看来我还是太保守了,只想着能找到盟友去共同对抗布莱顿财团,但是你却想到了未来如何干掉布莱顿财团或者取而代之。”

    



    **一点一点分析说:“周铭你在布莱顿这里是初来乍到,在没信息没条件的前提下独自对抗布莱顿财团是根本没可能的,必然要寻找联盟,现在既然有人已经抛出了橄榄枝,那么你顺势接下来也就无可厚非。不管他们的目的为何,至少能保证自己在未来正面遇到布莱顿财团的时候,有人能帮忙。”

    “没想到**你居然能从那么一点事情里分析出那么多道理,不过我想的可没你那么多。”周铭说,“我只是在想,我到美国来是要做出一番事业的,可是原来我并不了解美国的形势,也不知道哪个财团的构成,就算想和哪个财团打一架都找不到对手,更找不到重点,现在好不容易有人能给我指路了,我当然就要抓住这个机会。”



    ,



    “tir先生,果然和您预料的一样,刚才周铭来找过了我并询问了关于布莱顿财团的问题,我把布莱顿财团的主要构成告诉了他,他也表示愿意给布莱顿财团制造麻烦,这是让我很惊讶的,因为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尤其是在他的事业刚刚起步并且小有成就的时候,很多人都会选择稳步发展明哲保身,毕竟白手起家不容易,谁都不想反复的经历创业过程,那并不是一个好梦。”

    



    胡佛结束通话并没有直接挂断电话,而是他先看了一眼时间,随后拨通了门口秘书的分机号:“我这边结束了,你清理一下门口的顾客,如果可以的话让他们先行离开,告诉他们的存款肯定会没问题,而我们这里马上将有重要的客户要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