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不配和猪相提并论
    三人都点头表示明白,周铭这才摆手让他们离开,不过当他们在临出门前周铭还叮嘱了一句:“出去以后也不要对大家说已经解决了,就尽量能不提就不提了,我相信你们知道该怎么做的。”

    等他们都出门以后,周铭拿出了呼机,上面有艾伦发来的一条信息,周铭马上拿起房间里的电话打了过去。

    艾伦那边很快接通了电话,在知道是周铭后他立即直入了主题:“周铭先生,我刚才查过了,发现了一个对您非常不利的消息,今天那个为我们开庭的威尔法官,他的姓氏是亚当斯,我想您应该能明白。”



    周铭笑着摇摇头说:“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告诉你们一些实情,关于今天法院的实情。”

    



    艾伦那边并听不懂什么**oss的调侃,他只是给周铭解释:“不过亚当斯家族在布莱顿立足三百多年,肯定是非常庞大的,今天这位威尔亚当斯只是家族的一个并不算重要的旁支,因此他没有接手任何产业,只是在芬威区法院当一个很普通的法官。”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对于艾伦的解释真不知道应该是笑还是哭了。

    该笑是因为威尔亚当斯只是那个家族的一个并不重要的旁支,说明事情并不是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而该哭,则是亚当斯家族连一个不重要的旁支都能当上法官,这个成就已经让很多人羡慕了,那么那些家族的核心成员呢?可想而知这个家族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可怕。



    这话让周铭哑然,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来这位未来白宫的法律顾问美国总统的律师也学坏了,知道这样来钻空子了。周铭对艾伦道了一声谢,然后挂断了电话,随后又拨了胡佛的电话,不过并没有人接,手机则是打不通,无奈之下周铭只好第二天去唐人银行直接找他了。

    唐人银行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多,周铭想直接上去找胡佛,不过胡佛的秘书却告诉周铭他没时间,周铭只好透过秘书问他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芬威区法院的威尔亚当斯法官,自己需要和他见一面。

    胡佛那边答应说好,周铭将信将疑的回去等消息,终于在第二天,胡佛的秘书打电话告诉周铭说已经帮他约好在餐厅见面了。

    胡佛帮周铭约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不过周铭在十一点半就先来到了餐厅,这是一种对对方的尊重,同时也是由于着急,毕竟今天是最后一天的理赔时限,也就是说如果这一天周铭再无法说服威尔法官,那么自己就将失去沃顿保险公司,因此无论如何周铭觉得自己都必须放手一搏。

    到了十二点,一个胖胖的身影如约出现在周铭面前,他就是威尔亚当斯法官。

    威尔赶到约定地点却看见了周铭,周铭起身主动和他握手问好,可他却根本不理周铭伸过来的手,只是轻蔑笑道:“原来就是你约我见面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私下约是一种违法行为,涉嫌妨碍了司法公正,我可以向检察院检举你,你会坐牢的。”

    周铭并没被威尔吓到,只是不尴不尬的收回自己的手说:“对于这点我很确信。”

    随后周铭转了话锋说:“我很确信你不会检举我,因为首先我们只是无意中在餐厅的偶遇而已,难道大家在路上打个照面也能妨碍了司法公正不成?另外来说,就是如果妨碍了司法公正,那么明知道是我约你还来了,那么威尔法官你也同样违法了不是吗?我想威尔法官大人你检举了我,自己恐怕也难逃法网吧。”

    威尔亚当斯的眼神变冷了:“周铭先生这是在威胁我吗?”

    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说:“这就看威尔法官大人你怎么看了,我认为我这更多的是咱们之间的一种交流,你说呢?”

    “交流?”威尔亚当斯笑了,“你不过就是个运气好一点的中国人,我是亚当斯家族的人,你是我法庭上的诉讼人,我是法官,你觉得我和你之间有什么交流的必要吗?”

    周铭并不理会对方的嘲讽仍然说:“我觉得非常有必要,毕竟这关系到一家资产过亿美元的保险公司,以及所涉及到的数十亿保单,这颗炸弹一旦爆炸,我想就是布莱顿市长都吃不消吧?威尔法官你认为呢?”

    “这的确不是一笔小钱。”威尔亚当斯嘴里念叨了一句,随后就又把话题转移到了周铭身上,“可这不都是拜你这个中国人所赐吗?”

    “我了解过你的保险公司,你名义上是卖保险,实际上你却承诺给所有投保人高额的利益回报,事实上你就拿着所有投保人的钱去从事一些不法勾当,或者直接拿后面投保人的钱去还前面投保人的利息,这是一种公然的庞氏骗局!”威尔亚当斯严厉斥责周铭道。

    威尔亚当斯见周铭没有立即说话,他便洋洋自得道:“怎么样?无话可说了吧,像你们这种恶棍就该滚出美国,趁着在我还没有检举你之前。”

    周铭抬头看着威尔亚当斯,冷笑着摇了摇头说:“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并不是无话可说了,我只是在考虑一个问题。”

    威尔亚当斯下意识的问是什么,周铭则告诉他说:“我在想,你是猪吗?”

    威尔亚当斯显然并没有想到周铭居然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当时就愣在了那里,过了好一会才伸手出来指着周铭说:“你刚才说了什么,你居然敢骂我?”

    周铭还是摇摇头说:“很抱歉我并没有任何侮辱你的意思,因为我觉得那句话是对猪最大的侮辱,你这个人比猪差远了,或者说根本不配和猪相提并论才对!”

    威尔亚当斯被气得浑身发抖:“你居然敢这么说我?你知道我可是亚当斯家族的人,你可知道你还有一个重要证据在我手上,你有作伪证的嫌疑,我随时可以把你检举到检察院,控告你妨碍司法公正,我可以把你丢进监狱里去永远不让你出来!”

    周铭戏阙着说:“没错我的法官大人,你的确是亚当斯家族的人,不过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旁支而已,至于那个重要证据,你觉得适合检举就请你马上行动吧,千万别犹豫,我很期待是谁在妨碍司法公正。”

    “至于你最后这句话,我觉得可以成为呈堂证供了。”周铭说话时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了一个微型录音机,还故意在他面前摇了摇。

    威尔亚当斯看到这个录音机,当时他的脸就白了。



    周铭一如往常一样,从法院出来以后他先把艾伦送回了他的律师事务所,然后自己才回的哈佛宿舍。

    当他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所有的金融班同学们都聚集在一楼的大厅里,见周铭回来都立即放下了各自手上的事情,不约而同的朝周铭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对于陈树这句话周铭满意的点了点头,他随后上楼回去自己的房间,同时还叫了陈树叶凝和李阳三人一起上楼。

    



    周铭笑了,他当然能明白,亚当斯这个单词是周铭这几天听的最多的词语,尽管不过每一个亚当斯都是美国国父,亚当斯就像中国的赵钱孙李一样,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姓氏,但现在艾伦既然如此郑重的提到了,那么显然这个亚当斯就是自己最担心的那个亚当斯了。

    周铭想到这里叹了口气:“能让这么厉害的家族做这样的事情,我也并没有办法,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老布鲁克那个家伙他还真把亚当斯家族给请出来了,我还以为**oss都是要到最后才出现的。”

    



    面对这么多道目光,周铭笑了,一个一个瞪回去说:“都看着我做什么?难道现在沃顿保险公司的账户被冻结了你们就没事可做了吗?你们不要忘记我们原本的目标是什么,我知道你们很关心公司的情况,我也很为你们的这种主人翁精神感到高兴。”

    周铭说着转了话锋:“但是有一点,我更希望你们能专注一点,至少不要这么轻易的就被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给干扰了注意力。”

    



    周铭慢慢呼出一口气说:“感谢艾伦律师,这个事情我知道了,你有没有办法帮我联系一下这位名叫威尔亚当斯的法官大人呢?”

    “很抱歉周铭先生,作为您的代理律师,在有案子的时候,我们是不能和法官有太多接触的,否则就会被视为是妨碍司法公正。”艾伦说,“不过周铭先生,但要是您无意在生活中碰到他,或者是不巧打电话拨错了号码打到他那里去了,还是法律所允许的。”

    



    周铭带他们回到房间,一起坐在沙发上,周铭问他们:“我想你们应该猜到我叫你们上来的原因了吧?”

    三人一齐点头,最后由陈树代表说:“老师您应该是要告诉我们一些特别的事情。”



    随着周铭最后一句话说出口,陈树叶凝和李阳三人立即倒吸了一口冷气,周铭让他们消化了一会然后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事,至少不会对我们接下来的任务造成太大的影响,不过这个事情暂时还是不要公开了,我担心会造成什么不必要的影响。”

    



    周铭强调道:“对于你们三个我很有信心,所以我可以告诉你们,今天法庭驳回了我的申请,也就是说我们的沃顿保险公司必须要在三天内支付超过七百万美元的理赔金,还是在目前资产全部被冻结的情况下,如果不能如期支付,那么司法系统就会介入,对沃顿保险公司的资产进行清算重组。”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周铭猜测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是老布鲁克议员的投资公司来接手我的沃顿保险公司。”



    ,



    (鞠躬感谢“wangshao83”的三张月票支持!)

    



    说到这里周铭故意顿了一下,然后环视了一圈才接着说:“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的话有些不太妥当,但我想说我并没有说错,因为就你们目前来说,你们并没有任何能力做出改变,无论我今天的开庭结果怎样,你们都无能为力,那么这就是无关紧要的事。比起这个,对你们更重要的,是完成我给你们的任务,直到你们真的有能力和我共同进退的时候。”

    面对周铭的话,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低下了头,陈树作为班长,主动站出来说:“老师我明白了,我们以后会更专注于你交代的每个任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