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州长,我需要你帮忙
    终于,上帝被周铭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感动,让奥马尔带来了州长的消息。

    州长去找奥马尔,而奥马尔又主动打电话告诉了周铭,这是非常幸运的,但要是没有周铭之前的坚持,要是周铭早早的就放弃了,那么还会有这个幸运吗?艾伦不知道,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再过最多一刻钟,周铭就要和州长见面了,那么他一直期待着的奇迹真的会在周铭身上发生吗?

    或许之前周铭曾有创造过奇迹,甚至都还拿到过总统的特赦令,但那是找了中国领事馆的结果。



    随后周铭通过自己找到詹姆斯,来到州政府,但在这里却又被告知州长提前出发了,并且还是在老布鲁克的干涉下。

    



    维达社区这里原本按照选举结果应该是鲍特勃,但由于奥马尔在周铭的帮助下搞了一个美通公司,直接把鲍特勃给打垮了,最后在鲍特勃的妥协下,尽管维达社区名义上的议员还是鲍特勃,但实际上管理社区一切事物,以及制定改革政策的,都是奥马尔。那么很自然的,鲍特勃的办公室也被奥马尔所接手了。

    原本鲍特勃坐在办公室主人的位置上,不过当周铭和奥马尔推门进来的时候,鲍特勃就如同屁股底下安了弹簧一般跳了起来,他这个样子,可见奥马尔平时对他的调教不错。

    “没关系的,鲍特勃你是维达社区的议员,你就坐在那里吧。”



    得知这个消息,鲍特勃很想狠狠抽自己一个大耳光,为什么自己当初那么不开眼非要和他们争什么议员,原来他们连州长都认识呀!

    鲍特勃可不认为州长是冲着维达社区来的,至少在周铭和奥马尔来之前,自己这里甚至连市长都没来过,更别说是州长了。

    在鲍特勃的自怨自艾中,一刻钟的时间很快过去了,随着外面传来消息,奥马尔和周铭起身下去迎接州长。根据周铭所得知的资料,这名麻州州长名叫爱德华,民主党人,在进入政治圈前是一名记者,由于职业的关系,在目睹了太多的事情以后,就转职成为了一名非常积极改革的政治家,直到竞选州长成功。

    周铭对爱德华州长的的背景了解的并不多,他只知道他的父亲是新英格兰传媒集团的董事会成员,同时还投资了非常多的娱乐公司。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当爱德华从记者转职政治领域,得到了非常强大的舆论支持,也因此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就成为了麻州非常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最后众望所归的当选议员,直至州长。

    而只要听过他的演讲,或者看过和他相关报道的话,都能知道他的核心思想,就是打破传统,不断的进行变革。

    当周铭脑海里转动着这些念头的时候,爱德华州长的车队已经到了维达社区,保镖们首先下车四周做着警戒,然后爱德华才走下车,奥马尔急忙上前两步主动握手。这位州长并不是一位高大的美国人,他的身高大概也就一米六左右,和一米八的奥马尔站在一起就显得十分矮小了。

    爱德华抬头看着奥马尔微笑着说:“没想到奥马尔都已经长这么高了,我记得上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可还在躲在你妈妈身后呢!”

    奥马尔对此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爱德华叔叔说笑了,上一次你见我恐怕得是在将近二十年前了,那时我还没上大学呢!”

    “是呀!那个时候你不仅没上大学,还很调皮,让当时刚当选议员的爱德华叔叔头疼得很呢!”爱德华说。

    就在爱德华和奥马尔叙旧的时候,旁边维达社区的人们都纷纷朝这边围过来了。

    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州长这么大的一个车队,再加上旁边围了一圈保镖,肯定会引来人们很大好奇的。同时爱德华作为媒体推出来的州长,他自己又是改革的先驱者形象,在州内拥有非常高的支持率,至少这个维达社区,在当时州长竞选的时候,是一边倒支持爱德华的,哪怕他们一次都没有见过爱德华。

    这个时候,他们见到爱德华州长,都欢呼了起来:“爱德华州长,我们是你的支持者,当初我说动了全家来给你投票的!你的医疗保险改革法案我非常支持,如果能在议会通过,以后我们就再也不怕生病啦!”

    作为一名政治人物,爱德华也向他们挥了挥手:“大家好,我也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见到大家。”

    不过爱德华的招呼也就打到这里了,毕竟他今天并不是来做演讲的,打招呼完就和奥马尔一起走进了鲍特勃的办公室,但即便是这样,身后还是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和尖叫。

    “你就是鲍特勃骂?努力做好你的议员,行使好自己手中人民赋予的权力吧。”

    走进办公室,爱德华对鲍特勃说道,不过爱德华也就对鲍特勃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请他出去了。

    爱德华和奥马尔坐下在接待区的沙发上,爱德华上下打量了奥马尔几眼感慨道:“没想到当初极度厌恶政治的奥马尔今天也会涉入政治,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因为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是非常有政治头脑的。这一次你竞选维达社区议员尽管失败了,却可以为你累积经验,也更可以让你去试着了解议员是怎么回事。”

    “谢谢爱德华叔叔,我会记住您的话的。”奥马尔随后转了话锋接着说,“不过爱德华叔叔,我希望暂停我们之间的对话,因为我有一位朋友他需要和您说话。”

    说着奥马尔推出了周铭,爱德华也适时的把目光转移到了周铭身上。

    “中国人?他就是支持你竞选,和后来帮助你成立美通物流公司的人吗?”爱德华问。

    奥马尔点头回答说:“没错,他不仅支持我竞选,甚至是他说服我参加竞选的,他叫周铭。”

    这让爱德华惊了一讶,但也很快恢复下来并对周铭道了一声谢,然后问:“那么这位周铭先生,我很高兴今天能在这里碰到你,这真是个意外,那么你究竟有什么问题想要和我聊呢?”

    “尊敬的爱德华州长先生,”周铭说,“首先我想说,今天我们见面并不是一个意外,是我得知了你要过来的消息以后特意在这里等着你的;然后我也并不是要和你聊什么,而是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这个情况是很正常的,毕竟州长的车队会选择安全的主干道行进,并且会保持一种匀速前进的态势,但**却可以抄小路过去,同时维达社区又是他非常熟悉的地方,综合这些原因,**当然可以赶在州长前面了。

    维达社区门口,奥马尔就等在这里,见周铭过来他马上迎了上来,由于刚才已经通过了电话,因此奥马尔也就不废话的直入了主题:“周铭先生,社区里面已经都准备好了,待会我会和州长先生单独交谈,到时候你就和我一起,我可以把时间全部留给你。”



    “比起周铭先生您对我的帮助,我这只是最微不足道的。”奥马尔说。

    



    但他可不是中国的太子更不是皇帝,中国领事馆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帮他呢?而且就事论事,依靠外交手段,能从总统手里讨到一张特赦令,但却未必能从州长手上要到七百万美元,毕竟一个是联邦,要考虑整体,而一个却只是州长,必须要对州议会负责。

    就在这一连串的想法中,艾伦跟着周铭到了社区办公室,因为根据美国的情况,这里没有街道办事处那样真正意义上的基层机构,因此每个当选议员的自治团体,就是最基层的管理机构。

    



    对于奥马尔的大方,周铭是很想照单全收的,不过为了稳妥起见,周铭还是先问了一句:“州长先生为什么今天会来找你?是关于维达社区有什么工作上的安排,还是你们平时就有联系?”

    奥马尔很明白周铭在担心什么,于是他很直接的回答说:“这点我也并不清楚,我们平时也并没有联系,只是在我小的时候,州长先生曾来过我的家里,说我非常有政治天赋,如果有一天我从政,他说他会亲自来看我,我想……或许就是这个原因。”

    



    周铭随意对他说了一句,但这句话听在鲍特勃的耳朵里就像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让他恨不能立刻从窗口跳出去。

    周铭和奥马尔他们对鲍特勃的尴尬没有任何兴趣,在办公室的接待区坐下就开始讨论起待会面见州长的细节安排,根本当鲍特勃不存在,而鲍特勃在偷听了他们的谈话以后才知道待会州长要来,这惊得鲍特勃险些没从椅子上摔下来。试想一个街道主任突然得知省委书记一刻钟以后要来是什么心理状态,鲍特勃就是这样了。

    



    时间紧急,因此周铭和奥马尔也没有多余的客套,就一起回去做准备了,艾伦机械的跟在周铭身后,对他来说,今天的一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作为一位善于斤斤计较的律师,艾伦很清楚威尔亚当斯是故意告诉周铭那个消息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周铭一个希望的方向,但这个希望却又是充满了艰难险阻,非常渺茫的,一百个人面对这个希望,恐怕有九十九个都会选择放弃,但周铭却坚持要一试到底。



    一般人这时必须要跳脚骂娘怨天尤人了,不过周铭却依然没有放弃,仍然在继续想办法追上去。

    



    这无疑又是一个催人放弃的消息,因为这很像是老布鲁克和威尔亚当斯联手故意设的一个局,目的就是逗你玩,但周铭却依然没放弃,继续追着州长的车队出去。

    如果要是一路跟着州长车队到目的地那没任何问题,但关键是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州长的车队已经走远了,他们追上去完全靠猜,不过最后还是让他们猜对了。然而这个时候命运却又开了一个大玩笑,一个红灯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眼睁睁的看着州长的车队消失在路的尽头。



    ,



    一刻钟以后,周铭的别克车就来到了维达社区,比州长的车队要先到达。

    



    这个原因周铭知道,因为奥马尔在后世的书里曾提到过,有一位政治人物对他的影响非常大,看来就是这位州长了。

    “既然如此,那就是非常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了,这对我非常重要。”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