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跟我一起念:哥瘟滚
    果不其然,当周铭吻上林慕晴的耳垂时,就能感觉到她呼吸频率的变化;当最后周铭往里面吹气时,林慕晴终于忍不住的呻吟出声,她也同时推开了周铭娇声求饶道:“周铭咱们大清早的不要闹了好不好。”

    周铭却挑着眉头说:“那可不行,谁让你刚才在我面前装睡的?现在我就要好好教训你,否则我答应,我难受了一早上的兄弟也不会答应。”

    林慕晴委屈道:“那是你们男人每天早上的正常反应,不关我的事……啊!”



    周铭又笑了,虽说周铭一直知道林慕晴没睡着,但是这样的表演也太拙劣了一点。

    



    中午十二点半,周铭林慕晴和童刚李成在酒店的中餐厅一起吃午餐,同时周铭的律师艾伦也一起来了,这是因为他们要谈关于公司资金的授权问题,涉及到很多法律问题,因此需要有专业的律师在场,这和信任无关,只是一种避免未来纠纷的手段,也是童刚和李成主动要求的。

    周铭首先向童刚和李成介绍了艾伦,李成马上用英文对艾伦说:“艾伦律师你好,首先我没有任何质疑你专业的意思,只是我们这一次的交易会涉及到很多国家甚至是国际法,以及国家之间法律相互转换的问题,非常的复杂,你确定你能处理好吗?”

    艾伦无谓的耸了耸肩说:“我不能保证百分之百,但至少目前你们所涉及的国家法律,我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最后李成给了艾伦一个答复时间,艾伦才把合同放回自己的公文包里。

    一个小时以后,午餐结束,周铭和林慕晴分道扬镳,这是必然的,因为林慕晴来布莱顿最重要的确是为了周铭,但在布莱顿这里也并不只有周铭这一件事的;要知道布莱顿是美国东北部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在布莱顿财团的引导下,这里的资本非常活跃,因此这也是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公司会把美国分部放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在房间里,林慕晴是在床上求饶的女人,但只要出了门,她却还是支配庞大资本的港联投董事长,就连童刚和李成这样的港城大亨都要给她几分薄面的。

    林慕晴和童刚李成这两位董事一起去美国分部,周铭也驱车赶回哈佛,不过在出了布莱顿市区的路上,周铭却突然被一辆跑车给拦住了去路。

    周铭皱起了眉头,因为他认得那辆跑车就是那位罗伯特亚当斯的。

    他这是要来报复吗?

    周铭不知道,不过那边罗伯特的确是带了一个非常强壮的白人保镖,周铭看到那边罗伯特走下了车,相信自己也很快就能得到答案了。

    罗伯特一直走到周铭的车前,很有礼貌的先敲了敲窗,周铭打开车窗说了一句“靠边停别挡道”,然后把车停在路边才走下车。

    面对周铭这样的做法,罗伯特先是一愣,然后也一边让保镖去停车,一边过来对周铭说:“非常抱歉我拦了你的车,但我也确实是有点事情想和你说的,不知道周铭先生现在是否有空听我说呢?”

    “如果我说没空,我也不想听呢?”周铭反问。

    对于周铭的反问罗伯特并不感到意外,只见他两手一摊说:“那恐怕周铭你是别想走了。”

    周铭同样对罗伯特的答案不感到意外,他无谓的耸耸肩说:“看来是没得选择了,那么我只有洗耳恭听了。”

    说着周铭还对罗伯特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罗伯特自动过滤了周铭的嘲讽,他问周铭道:“威尔亚当斯,我想周铭先生一定认识这个人吧?”

    “当然,他是芬威区法院的法官,我曾在一个案子上和他打过交道。”周铭随后问,“那么罗伯特先生是给我带来了什么关于他的消息吗?”

    罗伯特点头说:“没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我不知道周铭先生你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但是他现在正在想办法对付你,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公司都逃不掉,为此他昨天还专门举办了一个游艇派对,目的就是寻找同盟,其中他就找到了我。”

    罗伯特想了想又说:“我知道,或许周铭先生你会认为他的身份不过就是个亚当斯家族的外围成员,或许表面看来的确是这样,看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很意外的消息,那就是他同时还是家族的私生子,虽然对于我们这些直系成员来说还是差远了,但如果他愿意,也是能调动很多资源的。”

    “这么和你说吧。”罗伯特说,“其实在几年前威尔先生并不会什么法官,而是某个大型投资公司的ceo,后来就是因为私自动用家族资源对付一个外人,导致对方破产,由于对方是个身家十亿的富豪,他的破产让布莱顿震荡了好一段时间,威尔是为了平息家族的怒火才被降为法官的。”

    之前周铭一直都没有说话,直到罗伯特说完以后他才说:“那么罗伯特先生,你对我说这么多是想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

    “两个问题,当然也可以是一个问题。”罗伯特说,“第一是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第二则是只有我才能救你。”

    “条件呢?”周铭又问,“我不相信罗伯特先生你会这么无私帮我。”

    “当然没有无私,我的条件就是你昨天接走的那个女人林慕晴。”罗伯特说。

    罗伯特说完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不知道你和她之间是什么关系,不过我也不想知道,但是有一点,我个人是非常仰慕她的,不管是对于她的美丽还是她的能力,我非常希望能有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昨天本来也是我准备好的,是准备接她一起去参加游艇派对的,但可惜因为你这一切都泡汤了。”

    “知道吗?你昨天做的事情让我非常没有面子,也让我非常非常生气,甚至我都想直接杀了你!”罗伯特说着又笑了起来,“不过算了,我总算是亚当斯家族的直系成员,和你计较这个就太掉身价了,所以我今天来找你商量一下,只要你答应我,咱们之间的问题就一笔勾销了,不仅如此,我还能帮你解决威尔亚当斯的报复,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罗伯特随后转了话锋道:“否则你可就要面临最可怕的报复了。”

    周铭没有说话,只是定睛看着罗伯特,罗伯特以为周铭是在挣扎,接着对周铭说:“我知道你很舍不得,因为像林慕晴那样极品的女人,换做是我也一样舍不得的,但是你是男人,以后还有远大前程,不应该为了一个女人毁了这一切,那就太不值了,你说对吗?”

    周铭轻轻掏了掏耳朵,抬头看着罗伯特问:“你说完了吗?”

    罗伯特不疑有他的点点头,周铭随后招手让他过来,罗伯特尽管很诧异周铭要做什么,但还是伸头过来了。

    随后周铭对着罗伯特的脸呸就是一口唾沫吐在了上面,然后说:“跟着我一起念,哥瘟滚!”



    周铭呀周铭,你昨天要了我就是我的男人了,以后可不许欺负我,一定要对我好!

    躺在周铭的身边,林慕晴嘟着一张红艳艳的小嘴,纤细的手指戳着周铭在心里说着,不过突然间周铭打了一个哈欠,林慕晴马上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般,急忙又躲回了被子里装睡起来。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想到自己抱着娇美的慕晴姐猛烈的撞击,还有慕晴姐对自己的声声呻吟和求饶,顿时让周铭立即有了反应。

    



    林慕晴想对周铭解释什么,不过周铭哪里会听这个话,直接翻身上马,挺枪直刺,就把她后面想说的话全给堵回去了,再然后房间里就又是一片春光乍泄。

    就这样,由于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的晨练,周铭和林慕晴直到将近午饭时间才起床出门,出门时候林慕晴的俏脸红扑扑的,感觉羞死人了。

    



    周铭随后睁开眼看着林慕晴的表现不由笑了,其实他早就醒了,只是想多睡一会所以才没睁眼起来罢了,不过林慕晴后来的表现都是能感觉到的,虽然周铭并不知道林慕晴那样戳自己一下是在干什么,不过周铭却不难猜到她肯定在心里没说什么好话。

    慕晴呀慕晴,既然你不告诉我,那我就只好自己找你要答案了。

    



    “那就好。”李成说着拿出一份合同交给艾伦说,“那么艾伦律师,这一份是我们委托周铭先生代为操作资金的文件,上面明确了权力义务以及责任,是我的律师团队连夜赶出来的草稿,你可以看一下,如果有什么需要修改补充,或者是有什么疑问,都可以随时提出来。”

    艾伦接过合同文件,他先象征性的翻看一下,然后点头说:“这没问题,我会尽快研究这份合同的。”

    



    嗯哼!

    林慕晴不自觉的闷哼一声,显然是被顶到了的结果。



    周铭心里说着,然后大手伸到胸前握住了一团柔软,同时嘴巴也展开了行动,不过却并不是往下而是往上,在林慕晴的嘴唇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然后就直奔小巧的耳垂过去;这是周铭昨晚从后面抱着林慕晴的时候发现的秘密,她的这里非常敏感,也正是这个发现,即使林慕晴第二次也很累了,但还是有了第三次。

    



    一个想法诞生在周铭的脑海,然后周铭马上行动抱住了林慕晴诱人的娇躯,周铭能感觉到林慕晴的身体略略僵硬了一下,但或许是害羞不知该如何面对,所以还硬撑着没睁开眼睛。

    让你再装!



    ,



    早上,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林慕晴从睡梦中醒来睁开了双眼,首先看到的就是身旁男人的侧脸,林慕晴觉得这是非常有男人味道的侧脸,否则自己也不会从港城追到美国来把自己交出去了。

    



    周铭这么在心里说着,慕晴这个称呼是后来被林慕晴要求该的,原因很简单,他们都已经做这事了,周铭还叫她慕晴姐,会让她感觉非常奇怪,最后就只能叫慕晴了。

    周铭想着同时向下看去,固然在林慕晴的身上盖着一条毛毯,却仍然遮挡不住那玲珑的曲线,更重要的是在毛毯下面的娇躯还是一丝不挂的,那是昨晚最后一次,林慕晴太累就直接睡着了,周铭只是拿热毛巾帮她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至于衣服……男人只有帮女人脱衣服,再穿上多麻烦,所以就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