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仅存的最后尊严
    凯特琳的座驾是一辆加长的林肯轿车,她坐上车以后就只是坐在座椅上发呆,而前面坐在副驾驶上的女保镖则在打着电话。

    ……

    布莱顿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城市,不过半个多小时以后,周铭就回到了哈佛的宿舍里,叶凝蹦蹦跳跳的出来迎接对周铭说:“老师,刚才深蓝航空公司的董事长马克先生邀请您出席深蓝航空的董事会,时间就在下个礼拜一,您看您有空过去吗?”



    那边当凯特琳跟那位接她的保镖出门,保镖就对她说:“凯特琳殿下,您是高贵的哈鲁斯堡公主,怎么能这样随便的和普通人接触呢?我很希望您刚才并不是为了避开我的视线,才特意叫我去买东西的。”

    



    “这没问题,”叶凝随后担心的问,“老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呢?您不是说过港城那边是你最信任的吗?”

    “的确是这样没错,不过这次我需要想的是另外的事情,叶凝你也别担心了。”周铭说。

    “老师我知道的,能让您为难的问题都是非常大的问题,那都是我们无能为力的……”



    周铭欣慰的笑了:“你们都是最优秀的,所以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做到,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请你们先努力吧。”

    周铭随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是带着喜悦的,尽管今天在南布莱顿的花园餐厅里,那个叫凯特琳的皇室公主带给自己不小的冲击,但金融班的同学们还是很能给自己提气的,周铭相信自己只要有这班可爱的同学们,再加上自己重生以来的决心和勇气,不管任何困境都一定能跨过去的。

    只是周铭突然想到,凯特琳是被要求来对付自己的,可她现在并不这么做了可怎么办?

    周铭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因为凯特琳在回去了山林的城堡型别墅以后,的确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凯特琳的加长林肯轿车停在草坪上,凯特琳从车上下来,她愣了一下,因为在眼前她经常坐的椅子上,现在正坐着一个另外的男人,这个人她很熟悉,就是亚当斯家族的罗伯特。

    凯特琳当即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但她却并没有发火,只是问他:“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问我在这里做什么?”罗伯特笑了,“我想第一个问题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吧?我记得你答应过我要帮我整死一个叫周铭的家伙,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计划正在进行当中,那个中国人已经把自己的业务全部收缩了,他的钱不出银行的门,无论是谁都没办法针对的,我们所要做的,就只有等待海湾计划的机会了,因为他就是为了等待这个机会的。”凯特琳回答说。

    “还真是这样说的呀!那么你刚才出门是做什么去了?”罗伯特又问。

    凯特琳淡淡的回答:“很抱歉罗伯特先生,这个问题我有权不回答你,我现在很累我需要休息请你让开。”

    不过罗伯特却并没有让开,他仍然挡在凯特琳的面前,咬牙切齿的说:“我知道你答不上来,因为你根本就是去见那个中国周铭了对吗?然后你把我要对付他的消息告诉了他,你真是恶心的婊子!”

    凯特琳马上看了自己的女保镖一眼然后说:“是我的保镖小姐告诉你的对吗?”

    罗伯特也马上喊道:“这和谁告诉我的并没有关系,现在重要的是你违背了我的意志,不仅没有完成我给你的任务,还把消息透露给了那个中国人,你……”

    不等罗伯特说完,凯特琳冷冷打断他的话道:“罗伯特亚当斯先生,我希望你明白一点,我的名字叫特蕾西亚凯特琳,我并不是你们亚当斯家族的奴仆,就算我现在不得不帮你们主持海湾计划,这却不并不意味着我会成为你们的傀儡,听从你们的一切命令!”

    “特蕾西亚,哈鲁斯堡皇室吗?”罗伯特这一次笑了,“尊贵的凯特琳公主殿下,您还真以为现在还是在几百年前,你们哈鲁斯堡在欧洲建立神圣罗马帝国王朝的日子吗?很抱歉,你们的王朝早就不复存在了,在你们的麾下已经没有一个平方米的领土了!现在的你们,不过就是一群流浪狗而已。”

    罗伯特说着又马上改了口:“哦不好意思我表达的不够准确,应该是一群自以为高贵的流浪狗而已。”

    罗伯特抬手指着凯特琳的鼻子接着辱骂道:“你这个婊子,你知道要不是我的家族收留你们,你和你的父亲就会被卖到墨西哥去当奴隶,还住什么城堡,进行什么海湾计划?现在我才不过让你做这么一点点的小事,你就和我说你的尊严,你还有什么尊严可言吗?你们所谓可笑的尊严早在你们接受亚当斯家族的恩惠时,就已经被我们踩在脚底了!”

    “现在的你们,不过就是一群让人厌恶的蛀虫而已!”罗伯特怒骂道,“一群贪得无厌的东西,什么都是乞丐都能当得这么有尊严了,真是让人恶心!”

    听着罗伯特一连串的怒骂,凯特琳被气得浑身发抖,晶莹的泪珠不断的在眼眶当中打转,但凯特琳死忍着就是不让眼泪掉落下来。

    面对凯特琳这样的坚强,罗伯特却又笑了:“怎么样?你这个小婊子,你不要以为这里还是在奥地利,不要以为你这张漂亮的脸蛋能给你带来什么,我告诉你,在这里你什么都不是,如果可以,我会分分钟从贫民窟里找一群一辈子没有洗过澡的黑鬼来强暴你;这里也不会有任何哈鲁斯堡的仆人!”

    “现在,你只有不断听我的话完成我的任务,你才能像狗一样被我养在这里,你知道吗?所以你必须给我对付那个中国人,如果你做不到,就别怪我真的翻脸了!”

    罗伯特在丢下这句话以后就离开了,只留下凯特琳在原地,不过她也并没有马上哭,而是等罗伯特走了以后,先回去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才嚎啕大哭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天上的父,仁慈的主,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那个人渣,他为什么会是亚当斯家族的人呢?”凯特琳大哭着说,“不过就算是又能怎样,我是不会如你的愿的,这是我身为哈鲁斯堡公主仅存的最后尊严!”



    在刚才的谈话里,凯特琳已经讲的非常清楚了,她今天会来这里只是因为诺德里曼先生的嘱托,对于她来说,她是否对自己出手就只在她的一念之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就凯特琳在燕大经济讲堂时的表演和她被选为海湾计划的负责人,这些都说明她有对自己动手的能力,她之所以不动手,就只是因为他骄傲的哈鲁斯堡皇室自尊,而这也是最让周铭感到不能忍受的。

    原因很简单,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失败的,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绝不能被打败!



    虽然这或许是凯特琳的个人性格所决定的,但亚当斯家族对自己的态度,却已经很说明了问题,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无论自己多努力,对于那些真正由古老的隐世家族所组成的世界里,自己还是不够看。

    



    周铭想了一下说:“下个礼拜一已经很邻近8月了,就让陈树和李阳代替我出席这次董事会吧,他们也需要锻炼一下的,至于马克先生那边我会亲自给他打电话的。”

    叶凝点头说好,周铭又对她说:“另外待会我要回房间休息一下,除了有关于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事情外,其他的事情都不要来吵我。”

    



    如果凯特琳对自己出了手,自己技不如人被干掉了,那自己认栽,可现在她却为了自己的自尊不愿意出手,这是一种形同陌路一般的无视,比轻视和蔑视要更加耻辱,因为那等于她已经认定只要她想做,就随时可以打败自己,或许她真的有这个能力,如同在燕大的时候她轻松打败那些骄傲的燕大学子一般。

    然而自己却不是那些人,自己的名字叫周铭,是一个两世为人的人,是绝不允许自己如此之弱的。

    



    叶凝在周铭背后默默的说着,周铭回头看着叶凝,她接着说:“不过请老师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努力充实自己,尽可能的追上老师您的步伐,做老师您最有力的助手,帮助老师您解决一切问题!”

    随着叶凝这起誓一般的话语,其他金融班的同学们也都一个个的站了出来,分别对周铭说:“老师,现在您是我们的老师,我们接受您的帮忙和保护,不过终有一天,我们会能帮助和保护老师您的!”

    



    “好吧,你现在可以无视我,你可以认为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你们的世界不是我目前能想的,但是总有一天我会用我的能力,证明我也是可以走进你们那个世界,我不但会在里面走来走去,我还会跑来跑去,在你们的天宫里去搅他一个天翻地覆,都给我等着瞧吧!”

    周铭默默的在自己心里起誓着,然后和**一起离开了葡萄园餐厅,由于周铭走的是另一条路,没有跟上凯特琳,因此他并不知道凯特琳那边的事。



    然而得胜归来的凯特琳并没有高兴,只是在为自己感到一种悲哀。

    



    这话让凯特琳当即皱起了眉头,不过作为皇室公主,就算是没落皇室,在良好的教育下,她也依然保持着非常好的涵养,没有发任何脾气,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我希望你明白,我才是哈鲁斯堡的公主,并不是你们的仆人,你也没有任何监视我的权力,我想做任何事,都不需要经过你的批准。”

    尽管凯特琳没有发脾气,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但这句话却仿佛蕴含着无穷尽的力量一般,让女保镖再不敢多说什么了。



    ,



    周铭就这样看着凯特琳离开了葡萄园餐厅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他一句话也没说,周铭也明白自己就算要说什么也都没用。

    



    当然,周铭从很多方面不是没有了解到,这个世界并不像自己想象当中那么简单,可自己经过三年的努力,从临阳到港城到克里斯科最后到布莱顿,自己赚的钱从几十万几千万现在一直到了多少万亿。可以说自己所拥有的资产,已经超过了自己前世已知的很多富豪,甚至自己还见证了一个超级大国的破产。

    可即便如此,凯特琳这位没落的欧洲皇室公主,还是对自己表现出了一种看路人甲一般的无视,然而自己可是重生之商界大亨这本书的主角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