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第二思路(上)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自己了解到了一些海湾战争背后的内幕。

    首先是海湾战争的发生,并不是自己最初认为的意外,而是一场由美国资本所精心策划的阴谋;其次自己得罪了财团中重要家族的人物罗伯特,他也有部分操控和影响的能力。

    这非常重要,因为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以后,海湾战争并不是立即爆发的,而是等了四个月的。



    周铭还深深记得那时候的自己什么都不懂,只记得黑色星期五的确切时间,就拖着贷款来的四十万,和林慕晴一起早早的来到了港城,掐着时间等着黑色星期一的发生。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在资本市场上,无论是先跌后涨还是先涨后跌,最终给投资者的结果都是亏损。

    由于在证券市场上存在一个收盘价的问题,因此对于实时价格并不表现那么明显,然而期货和外汇市场都是有实时价格的,也就是说价格涨了你马上就赚钱了,亏了也是马上钱就不见了,玩的就是一个心跳。

    正是这个原因的存在,一般投资者在投资期货和外汇的时候,都会留着很多的储备金,就是以应对这种情况,否则每天价格几十次的起伏下来,任何投资者都要亏死了。可周铭这一次由于是事先确定了时间,是把所有资金都投入进去了的,并没有留储备金,万一发生了波动,那自己就不知道要亏多少钱了。



    然而现在肯定有人在前面挖了个坑在等着自己,问题就变得复杂了。

    昨天当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谈判破裂,周铭之所以在整个市场都开始恐慌的时候故意投资一千万逆市看跌,周铭会这么做的确是要试试水的,不过周铭的试试水并不是试整个石油期货市场的水,而是要试罗伯特的水,看他有没有能力影响市场的。

    就是因为最后的结果,才让周铭不能不多一层顾虑,看上去才显得很不自信了。

    在这些复杂的想法下,周铭最终长叹一口气说:“慕晴姐,我倒是也想自信一点,但关键这些问题我不能不去考虑。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就已经这么复杂了,更不知道背后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问题了。”

    “所以周铭你刚才才会那样说了?”林慕晴问。

    周铭无奈的点头道:“没错,我们不能一条路走到黑的,遇到问题的时候总是需要转换一下思路的。”

    ……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餐厅内,童刚和李成也坐在一起在讨论着问题,他们的眉头紧锁,面前的饭菜几乎没动,可见他们想的事情也并没有那么轻松。

    “童大哥,你认为事情真有周铭小兄弟说的那么严重吗?”李成问。

    童刚摇头说:“这个事情很难说,毕竟到现在为止周铭说的都是他的猜测,并没有什么事情能证明这种猜测,就算是昨天石油期货价格的突然下跌,也很难说是专门针对他还是早就定好的,毕竟一个幼稚的年轻人能影响这么大的计划,本身这个设定就太不合理了,我相信亚当斯家族能存在三百多年,不应该是这样的。”

    童刚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有一点,还记得我们当初评论周铭时候我说过的话吗?我们相信的是周铭这个人,我们相信他一定会给我们带来利益的。”

    “所以我们应该完全相信他了?至少在这个问题上。”李成问。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虽然周铭并算不上我们的下属,但就算我们只属于合作者,我认为我们也应该相信他,否则我们还不如趁早散伙自己干自己的好了。”童刚说。

    李成默默的点头:“我明白了童大哥,关于这一点,我会向公司董事会说明白的。”

    童刚则摆摆手说:“不用了,这种事情我想还是我亲自说会更好一点,毕竟这一次公司还有很多临时的投资客户,只有我说的才最有说服力。”

    ……

    几乎就是在童刚和李成的隔壁,伊尔别多夫就坐在那里操着俄语在打着电话,还有几位北俄人也坐在这里,不吃饭就看着伊尔别多夫打电话。

    这些人有一位是非常年轻的北俄人,他叫瓦钮沙,是伊尔别多夫从北俄带出来的,不过由于他年纪过轻,伊尔别多夫就并没有带他进会议室了。

    此刻瓦钮沙正坐在那一边暇有闲心的切着自己的牛排,同时仿佛心不在焉听着伊尔别多夫的电话。

    “没错,今天周铭先生就是这么说的,他担心直接的投资会产生一定的风险,因此他的建议是换一种思路,我个人认为他的想法是非常好的,那边童刚和李成都是中国人,我相信他们也一定会支持这种想法。所以我现在给你们打电话,算是给了你们一条出路,你们不是总说错过了上一次机会吗?那么现在第二次机会来了,我也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们了,能不能把握住你们自己看了。”

    说完伊尔别多夫就挂断了电话,有些愤愤的说:“这些该死的家伙,又想赚钱又害怕但风险,真是一群没卵的混蛋!”

    一直在专心和牛排较劲的瓦钮沙这时也才抬起头来对伊尔别多夫说:“老师所言极是,他们都是一群贪婪的恶魔,不过在我看来,那位来自中国的周铭先生才是真正的魔王,因为他能完美操纵着这些恶魔的**。”

    伊尔别多夫却摇头说:“瓦钮沙你错了,那周铭先生真正厉害的,是克制**的能力。明明中东局势恶劣,他却能放弃石油换一种思路,这是最难得的。”

    “可是老师,您说如果周铭先生万一猜错了该怎么办?”瓦钮沙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林慕晴帮周铭叫了两个非常有国内风味的菜肴,但尽管如此,她仍然觉得周铭似乎有些眉头紧锁,于是林慕晴不由担忧的问:“周铭,现在中东的局势不是一直按照你的预想在发展吗?怎么你现在反而这么担心呢?你不是一直都最有自信的吗?”

    周铭对此苦笑了一下,按理来说自己的确应该要有自信,不是因为中东局势一直在按自己的预想那样发展,而是根据自己前世的记忆,局势就应该是这么发展的。



    那么这样一来,随着中东局势的持续恶化以及后来海湾战争的爆发,油价的持续上涨是肯定的,在自己的记忆中,油价都一度突破了四十美元大关,最高到了四十五美元了的,这可不是新千年后,四十美元的原油价格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因为价格是从科威特战争前的十五美元涨上去的。

    



    这四个月的时间,是给美国政府对全世界关系的协调和对战争的准备,同时谁又能说不是在给资本调整市场的时间呢?尽管具体的事情周铭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周铭却清楚记得,在科威特战争爆发以后,油价曾有过起伏波动,甚至还有段时间是出现了逆增长的。

    或许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要原油价格的大盘总体是在上涨就够了,如果是三年前的周铭肯定也会这样想,但是有了这三年经验,尤其是在哈佛上了半年学以来,周铭懂得更多了,真正的投资者绝不会这么看的,此外期货市场从来不会对如此懒惰的投资者有什么好脸色。

    



    90年8月2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科威特战争爆发,当天美国在海湾附近的所有军事基地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随后美国“沙漠盾牌”行动开始,美国开始向海湾地区紧急增兵并建立防线,以防止伊拉克继续入侵沙特,并秘密拟定随时行动的“沙漠风暴”计划。

    此后,美苏达成共识,要求伊拉克无条件地从科威特撤军,并充分恢复科威特的主权、合法政权和领土完整,同时停止对伊拉克的一切武器供应与军事援助。同天阿盟也要求伊拉克马上撤兵,联合通过旨在谴责和对伊拉克加以经济制裁的第661号决议。

    



    当然自己也可以和其他投资者一样留足储备金,这样就可以应对价格波动了,但如果自己这样做了,那何必还要找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一起来投资呢?自己随便准备个几百上千万美元投进去不就好了吗?反正按照价格的涨幅和一些操作手段,自己赚个几千万是没问题的。

    既然已经叫他们过来了,就必须要把资金全部给投进去,要知道就是慈善事业都争取要把利益最大化,更不要说自己这是正儿八经的投机了,总不能做的比慈善还要心慈手软吧?

    



    就是说只要自己在战前抓准时机下了原油价格的涨单,那么等到战争结束以后自己就可以收获两倍的利益,一如自己之前在港城股灾前做的那样。

    如果自己是刚从国内出来,刚刚重生或者并没有知道那么多事,自己肯定就这样下单等收账了,可问题就在于,自己已经不是三年前的自己了。



    可是现在情况大不一样了,自己手握巨额资产,就算什么都不做,都能逍遥快活一生,做个快乐的败家子了。因此自己没必要豪赌这么一场,现在利用海湾战争入手原油期货,只不过是本着一种有钱不赚王八蛋的原则,想让自己在美国的资产增长更多而已,并不是三年前的孤注一掷。

    



    现在想想,周铭觉得自己那个时候真是无知者无畏,根本都还不明白黑色星期一为什么会发生,背后又掩藏着什么,就那么傻愣愣的把自己的全部家当给押下去豪赌一把了,完全没想过如果黑色星期一没有发生会怎么样。

    不过自己那时候也是没办法了,反正是一穷二白,就算从头再来一次,自己也仍然会去赌那一把。



    ,



    若克餐厅是天梯大厦的自营餐厅,中午,周铭和林慕晴来到若克餐厅吃午饭,他们刚刚结束和童刚李成以及伊尔别多夫的会议,而他们之所以没有一起,就是他们需要各自理一理刚才会议上的思路。

    



    当美国国务卿和伊拉克外长在日内瓦会晤,但是双方都认为没有妥协余地,会谈没有取得任何成果以后,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才开始轰炸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海湾战争正式爆发。

    这就是周铭记忆当中的海湾局势,虽然各种战争事件的时间周铭并不记得很清楚,但有一点周铭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这样的过程仍然会发生,即便是有了自己的影响,有了罗伯特亚当斯的从中作梗,但两大财团的密谋计划,不可能会因为一个年轻人的任性而做出根本改变的,哪怕这个年轻人是亚当斯家族的重要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