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第二思路(中)
    瓦钮沙也点点头说:“没错,在布莱顿的那段时间是我这辈子收获最多的时间,我亲眼见证周铭先生的操作,那真是完美的艺术!”

    ……

    时间回到了90年8月2日,在南布莱顿区中心的花园餐厅内,老布鲁克和威尔亚当斯正坐在这里喝着红酒吃着牛排,当然也免不了要聊一些其他事情。



    见伊尔别多夫这样,瓦钮沙也叹了口气,他对伊尔别多夫说:“老师,其实要我说这也怪不得基米维京,也是老师你自找的。”

    



    “那亚当斯家族这么大一个家族,就没有其他人了吗?任由一个小学生这么任性?”老布鲁克感到很费解的问。

    对于老布鲁克的费解,威尔亚当斯只是心灾乐祸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正如威尔亚当斯先前说的那样,罗伯特亚当斯出了花园餐厅就马上赶回了位于布莱顿北方的城堡别墅里,由于这里目前是海湾计划的重要指挥部之一,除了亚当斯家族和准许的人以外,其他人都是不允许入内的,所以罗伯特才会一个人赶回来了。



    听到罗伯特的踹门,凯特琳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不过很快就舒展开了,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合上自己的文件放在桌上然后问:“罗伯特先生有什么想法就说。”

    “要说想法我肯定比不上尊贵的公主殿下,只是我认为目前的海湾计划少了点什么,应该要变得更激进一点。”

    罗伯特一边说着一边朝凯特琳走去:“既然现在科威特战争已经结束,全球油价也因为战争的影响开始持续上涨,可以说全球的金融资本都在享受着这次盛宴,那么这么一场我们亚当斯家族费心尽力挑起的战争,为什么要他们都来分一杯羹呢?”

    “所以罗伯特先生你想怎么样?”凯特琳问。

    “我的想法很简单,现在战争不是已经停止了吗?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利用这个平静的机会,投入资金把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想办法再压下来一点呢?这样就能让那些闻着气味来的鬣狗吃到一块砖头,只要这些乞丐吃了亏,不敢再大规模的进入市场,那么最后的最大得利,不就是我们了吗?”罗伯特说。

    凯特琳并没有急着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罗伯特。

    罗伯特对此很不悦的皱了一下眉,然后接着说:“凯特琳,我是有想法的,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你看就像那个该死的中国人,他明明什么本事都没有,手里的钱也都是东拼西凑借来的,还弄出了什么理财保险这种庞氏骗局一样的恶棍把戏。”

    “现在,我们亚当斯家族好不容易联合洛克菲勒财团一起主导了海湾计划,但是那个中国人却像一条狗一样,闻着味道就追过来了,想要从我们做好的蛋糕上挖走一块,这是我作为亚当斯家族的直系成员,所绝对不同意的!”罗伯特大声对凯特琳说。

    凯特琳就这么静静听完罗伯特的话,然后淡淡的问:“这就是罗伯特先生的理由吗?”

    罗伯特挑了一下眉反问:“怎么这个理由不行吗?这是我作为亚当斯家族的人所必须要想的!就算我是真的为了针对那中国人周铭又能怎样?我知道他肯定会在科威特战争以后拼命看涨油价,可这时我就要让油价下跌,我要让他赔光他的储备金,让未来海湾战争真正爆发以后,他没钱可用!”

    说到最后罗伯特冷哼一声:“我知道公主殿下会以为我又在命令你,但我想说这并不是这样,是因为我说的就是海湾计划原本就要做的,我……”

    罗伯特还想说什么,不过凯特琳却先说了一句话,让他一下愣住了。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那就按罗伯特你说的那么安排好了。”凯特琳说。

    罗伯特瞪大了眼睛看着凯特琳,眼里满是不可思议,他完全不敢相信这是凯特琳的回答,因为过去她不是总会端着自己哈鲁斯堡王朝公主的架子,才不肯听自己的话吗?怎么现在居然这么听话了呢?

    不等罗伯特想明白这个问题,凯特琳就又问他:“你不怕那中国周铭早准备好了第二种思路吗?”

    “第二种思路?你以为那是谁?那可是愚笨的中国人,我想他现在肯定在拼命往期货市场里砸钱吧,谁让中东局势现在这么恶劣的。”罗伯特说,“其实他的想法没错,可他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可以操控的,并且木偶的线就被我攥在手里的!”

    “我明白了,我会做的。”凯特琳说。

    罗伯特很意外看着凯特琳对她说:“公主殿下看来是真的想明白了,那么请公主殿下放心,只要你听我的话,你们哈鲁斯堡的人在布莱顿就是我们亚当斯家族最尊贵的客人,无论你们有任何困难,或者是谁欺负了你们,你都可以来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出气的!”

    面对罗伯特的话,凯特琳只是冷冷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罗伯特上下打量了凯特琳几眼说:“尊贵的公主殿下,你听话起来的样子看起来还是非常漂亮的嘛,你说你过去为什么总是要和我过不去呢?说不定你让我高兴了,你会有机会嫁进亚当斯家族的……”

    罗伯特的话被凯特琳的一记耳光打断了,面对罗伯特愤怒到几乎要杀人的眼神,凯特琳依然冷冷的说:“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么请罗伯特先生出去吧。”

    “你这个哈鲁斯堡的小婊子,你不要以为我和你好声好气说话,你就可以这么嚣张!”

    说着罗伯特抬手就要打凯特琳,不过最终他的手都没能落在凯特琳脸上,因为被那位女保镖给拦住了。

    罗伯特这才想起凯特琳在亚当斯家族就没和自己对付过,不过因为海湾计划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不管是谁都不能打她的。但罗伯特也咽不下这口气,他咬牙切齿的对凯特琳说:“好你这个婊子,你给我等着,今年才是90年,秋天还没有到,以后还有你倒霉的时候。”

    给凯特琳留下这番话,罗伯特就离开了书房,随后一位秘书人员问凯特琳接下来怎么办,凯特琳说:“开始执行第二方案吧,现在是上午十一点,我要你们在十二点前在期货市场里投入至少二十亿美元,以及发布一些关于中东的有利消息,争取撬动原油价格的下跌。”



    99年的北俄联邦是一个新旧交替的大日子,在刚刚结束的大选当中,前总统钦定的接班人基米维京以超过50的得票率当选为新总统。而他的目标就是致力于发展北俄,恢复前苏联时期的超级大国地位,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首先要对付和清理的,必然是在那些趴在国家身上敲骨吸髓的金融寡头们。

    姆林宫里,新总统基米维京正在举行一次盛大的宴会,他举杯来到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面前对他说:“瓦钮沙先生,我已经收到了你主动出让股份给国家的文件,看来你是非常愿意帮助和支持国家的重新崛起,对此我代表所有北俄人向你表示感谢,同时我也会向你保证,联邦法律也一定会保护你的所有合法所得。”



    “基米维京这个混账!他以为他放我一马我就会感谢他吗?他这是在放屁,我们之前都那么支持他,可他现在当上了总统,居然翻过脸来就咬我们,真是一条疯狗!”伊尔别多夫痛骂道,“如果不疯的话,有本事他连卡列琳娜的财产也一块夺了试试看!”

    



    “威尔先生,你觉得我们的罗伯特小朋友能完成任务吗?毕竟这次的海湾计划据我们了解,可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老布鲁克问。

    相比老布鲁克的担忧,威尔亚当斯却信心满满,他回答老布鲁克道:“关于这点布鲁克先生你就放心好了,从我记事开始到现在认识他快三十年了,这罗伯特的性格我非常清楚,他的任性可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在他眼里可没有什么海湾计划,只有他想要做的事,我认为我们就等着他的消息好了。”

    



    “非常感谢总统先生,我也希望看到一个强盛的国家,因为我的身上也流淌着东斯拉夫的血液,同时我也更相信我的国家绝不会迫害谁。”瓦钮沙说。

    听到瓦钮沙这么说,基米维京笑了一下喝了一口酒说:“国家当然不会迫害谁,不过属于国家和民族的财富,尤其是那些非法所得,还是要予以收回的。”

    



    罗伯特赶回别墅第一时间就来到了作为海湾计划指挥部的书房里,此时凯特琳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边看着电视里的新闻,一边对比着自己手上的信息。

    就听砰的一声,罗伯特突然踹门进来了,然后冲凯特琳说:“尊敬的公主殿下,有个事情我想我需要和你商量一下,关于海湾计划的。”

    



    “老师,你莫不是气糊涂了?难道这能一样吗?”瓦钮沙饶有意味的说,“那边都是周铭先生的东西,基米维京要动,那是他不想再待在姆林宫里了。”

    听瓦钮沙这么说,伊尔别多夫突然一下变得沉默了,因为他也明白瓦钮沙说的就是事实。北俄总统在全世界人眼里,那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但要放在周铭先生面前,那还差了一个数量级。



    “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话,那这世界上就不会只有一位周铭先生了!”伊尔别多夫叹息道,“他就是这个世界的奇迹,很多时候我都很怀疑他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因为他的每一个想法都太超前了,更重要的是,他能完美掌控自己的情绪和**,他总能从最绝望的深渊里,找出一条通向光明的道路!”

    



    伊尔别多夫听着眼睛一瞪,正要说什么,瓦钮沙却先他一步说:“老师你莫不是忘了九年前在美国布莱顿时你对我说过的话了?当时我说那位来自中国的周铭先生才是真正的魔王,因为他能完美操纵着这些恶魔的**;可你却对我说那周铭先生真正厉害的,是克制**的能力。明明中东局势恶劣,他却能放弃石油去换一种思路。”

    说到最后瓦钮沙突然转了话锋:“可是老师,你一直当周铭先生是您的偶像,你也一直要我以他为榜样,可是你自己为什么做不到呢?”



    ,



    (鞠躬感谢“书友19745649”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面对基米维京这个答案,瓦钮沙立即明白了什么,于是在和基米维京聊天完,他还没等宴会结束就匆匆离开了姆林宫,一路来到了郊外的别墅里,在这里有一位光头犹太人在等着他,就是伊尔别多夫。

    伊尔别多夫见瓦钮沙回来急忙上前问情况如何,瓦钮沙告诉他总统先生不会非要置他于死地,但他的财产是不可能带出北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