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维达社区的暴徒
    还有另外一点,也是准备的时间太短了,从周铭到布莱顿再到开居民大会,前前后后不过就两天的时间,基本上是没有准备直接上的,就算有多好的群众基础,这思想工作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至于奥马尔,周铭也很真心感谢,周铭原本找奥马尔只是单纯的知道他是未来的美国总统,自己想提前投资而已,却没想到他居然就把自己当成了最重要的人,不计代价的帮助自己。就刚才他介绍自己和后来帮自己解释的讲话,都很容易给他自己带来麻烦的,但他却并不在意。

    奥马尔尽管伤心自责,但一个能站在国家权力顶峰的人,他绝不会优柔寡断,因此他很快调整好心情又问周铭:“既然居民大会没办法说服他们,周铭先生您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



    一边说着,这些人一个个离开了广场,面对这样的情况,奥马尔流下了眼泪。

    



    周铭是开车来的维达社区,他的车就停在社区广场旁边的停车场里,周铭和奥马尔在广场开完了居民大会就朝停车场走去,可他们才到停车场,就见到很多人围在了停车场旁边,这些人染着五颜六色的头,身上都纹着纹身,手里还举着条幅标语,上面写着:中国人滚出维达社区!周铭请你游回中国!沃顿保险公司是骗钱的魔鬼!

    这些标语已经很好说明了他们的身份,都是专门冲着周铭来的。

    “我在维达社区已经两个多月了,这些人我一个都没有见过。”奥马尔说。



    “我不知道,但也不是没可能。”周铭说。

    周铭和奥马尔在这边聊天,却听那边突然有人大喊道:“快看呀,这就是那个中国人的车子,这就是他从我们手上骗走的钱财,让我们毁灭他!”

    说着一个头上梳了很多小辫的白人就抡起一柄铁锤狠狠砸向车盖。

    那咚的一声响让奥马尔心头一跳,他随即对周铭说:“要不周铭先生您还是另找一辆车吧?这里太危险了!”

    不过周铭却摇头说:“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不换车的好。”

    奥马尔并没有问为什么,因为他已经知道了答案,就在停车场那边,那些人你一下我一下狠狠砸着周铭的车,发出咚咚的响声,听着很吓人,但也能看到周铭的车并没有受到任何明显的伤痕,尤其奥马尔看到有人挥舞着铁锤去砸玻璃,一下都没砸碎,砸了好多下才开裂了几条缝。

    “这辆车是特制的,防弹防打砸,如果换其他的车还真不一定比这保险。”周铭说。

    奥马尔点头说明白了,然后他离开周铭跑到了另一边,距离周铭足够远了以后才对停车场大声喊道:“嘿!你们这群白痴,那个中国人周铭都要跑了,他在这边,你们快过来打死他呀!”

    奥马尔的喊声让停车场里的暴徒们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上的活计,然后一个个都随着奥马尔的喊声朝那边跑去。

    趁着这个机会,周铭和**马上几个箭步跑过去,飞快的打开车门上了车。

    **启动车子,汽车引擎的声音让那群人又回转了回来,有人大喊道:“我们被骗啦!那个黑鬼戏耍了我们,周铭已经上车要跑啦,大家快拦住他!”

    在这声呼喊后,那群人又跑回来想要围住周铭的汽车,他们一个个气势汹汹,他们挥舞着手上的棒球棒和铁锤显得凶神恶煞,他们嗷嗷叫着让周铭停车。

    这个时候只有傻b才会停车,就算是电影里的成龙,在面对一群人的时候还会受伤,**固然兵王但也不是一个眼神就能瞪死几万人的海贼王,尤其身边还有一个绝对不能受伤的周铭;因此他直接一脚油门轰到底,直接撞出去,至于眼前的这些暴徒,他是兵王可不是圣母,管他们去死呢!

    不过这些暴徒显然也没有做好拿命去拦的觉悟,他们见**直接踩油门撞出来了,一个个都嗷嗷叫的往后跑,生怕自己被撞了。只是当周铭的车开出去以后,他们才想起来把自己手上的棒球棒和铁锤朝周铭的车上砸去,但周铭的车是特制的,他们的东西只能在上面砸出几声响了。

    冲出了维达社区,周铭来不及庆幸,他突然想到了还在酒店的金融班同学们,于是周铭马上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陈树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陈树告诉周铭他们按照周铭的吩咐每天都待在酒店里并没有出去,在酒店里并没有人骚扰他们,这才让周铭放下了心。

    随后周铭又拨通了纽约总领事程俊的电话,告诉他说:“程领事,很抱歉有个事情要拜托你,我的事情我想并不用再多说了,现在因为一些原因,我担心亚当斯家族找不到我会把气撒到金融班其他同学的身上,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动用国家的力量帮他们转移一下吧。”

    程俊之后,周铭才拨通了林慕晴的电话,林慕晴在听到了周铭今天的遭遇后立即紧张道:“怎么会这样?那根本不是什么抗议人群,他们就是黑道势力嘛,是亚当斯家族派来抓你和打你的凶手呀!所以周铭你赶紧离开布莱顿回罗德岛吧,或者去其他地方我们重头再来,实在不行我们回港城,你也不要走洲际公路了,就普通的道路吧。”

    “真没想到事情居然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周铭自嘲的说了一句,他随后道:“慕晴姐你放心吧,离开我是肯定会离开布莱顿的,不过在走之前我想先去找爱德华州长谈谈,我总觉得有些事情很不对劲。”

    林慕晴更惊讶了:“周铭你还要去找爱德华州长?什么事情不能等离开了再说吗?我看这些事情根本就是他们三个家族搞的鬼,所以周铭你才会觉得事情很不对劲,你现在去找爱德华州长他会出卖你的!”

    周铭笑着说:“慕晴姐你放心吧,如果我的估计没错的话,我找爱德华州长肯定没问题,否则以奥马尔和爱德华州长的关系,只怕第一天我在开黑人家庭代表会议的时候,亚当斯家族就已经出手了,并不会等到现在。至于我的问题,也是和这有关。”

    林慕晴那边沉默了,过了好一会以后才说:“那好吧,不过周铭你千万千万要小心,你是我的全部,如果你出事了,我也就没了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毕竟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一套房产对于一个家庭的意义都是非常巨大的,这些少数族裔不管再如何气愤社会对他们的歧视,也不会拿自己好不容易买到的房子开玩笑。万一他们申请了个人破产,他们的房产被拿去拍卖了,到那时他们才真是欲哭无泪了。

    另外来说,他们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周铭,就要拿自己的房产出来支持周铭的想法,这也太离谱了。



    面对这些吵嚷,奥马尔站出来说:“各位,我请你们相信周铭先生,他所说的都是真心实意的话,他并没有欺骗你们,而且他的办法也是很好的……”

    



    周铭对此搔了搔头无奈道:“这点得等我回去重新规划一下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只有不愿意开动的脑筋,我相信办法总是有的,不过就是不知道亚当斯家族给不给我这个时间了。”

    周铭这话说的很随意,却没想真的就一语成谶了。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当有第一位拉美裔人站出来说抱歉的拒绝了周铭的提议以后,其他人也都纷纷站出来拒绝周铭的提议了。

    “这位是周铭先生吧?很抱歉我也不能接受你的提议,房子就是我家庭最重要的东西,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的,我也很相信你说的利率问题,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谁让我们是受歧视的少数族裔呢?现在每个月所要支付的还款也还在我自己的承受范围内,我想我没有必要申请个人破产。”

    



    “很显然他们就是亚当斯家族派来的了,真没想到他们的动作这么快,还好我没的居民大会提前了,要不然不管结果如何,能不能开完都还是个未知数了。”周铭说。

    听着周铭的话,奥马尔突然想到了什么:“周铭先生,你说今天这些少数族裔的家庭代表们,他们的反对甚至是谩骂会不会也是亚当斯家族在背后动了手脚的结果?”

    



    奥马尔拼命想解释,但却并没有听他的,周铭拉他回来示意他算了,随后周铭则说:“各位,我知道美国是一个崇尚自由的国度,既然在这里,我相信你们肯定也都向往自由,那么现在你们都不相信我,就请你们做出自己认为最正确的选择吧。”

    随着周铭的话,下面嘘声一片:“我们根本不用你来教我们怎么做,奥马尔先生,也请你不要再和这个中国人在一起了吧,你会被他污染的!”



    周铭的话是发自真心的,因为原本周铭自己就并不对能在居民大会上说服他们有多大信心,在昨天黑人家庭代表的会议以后,周铭就更没什么信心了。原因还是那句话,自己又不会任何操控人心的法术,怎么可能说服第一次见面的一群人,让他们把自己的房子抵押给银行去申请个人破产呢?这太玄幻了。

    



    “周铭先生我真的很抱歉,您对我是那么支持,但是我却一点也没办法帮助您,明明刚才就已经很动摇了,只要再努力一些就有机会了,可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奥马尔说。

    “奥马尔你已经做的非常好了,现在这个情况并不怪你。”



    ,



    很多事情只要有了一个开头,那么随后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对那些原本就很纠结的事情而言,比如周铭提出要这些少数族裔去申请的个人破产一样。

    



    有的人比较理智,而有的人则就很狂躁了,直接大骂周铭道:“你这个中国人,我看你根本就是在利用我们吧,我知道你是沃顿保险公司的老板,我也知道你和布鲁克议员有仇,我看你这么做就是为了报仇,什么告诉我们事实,什么为了我们着想,都是在欺骗我们!”

    在这些人当中更有一些华人则说:“周铭,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你这个人就是心机很深,要不是奥马尔的邀请,我根本就不想和你打交道,今天我算是看清楚你的嘴脸了,真恶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