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为了最后的准备
    “非常感谢布鲁克议员的爽快。”周铭笑着说,“既然布鲁克议员已经同意了,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我今天过来也确实是要布鲁克投资公司的管理权有用的,我知道公司还有几千套抵押房产对吗?”

    听周铭这么说,布鲁克差点一下没跳起来,他质问周铭道:“中国人你想干什么?把我公司剩下的抵押资产全部贱价出售吗?你这根本不是在拯救,而是在毁灭布鲁克投资公司,我早就知道你是一个邪恶的恶魔了!我告诉你,就算我们有合同,但你只有管理权,并没有出售公司抵押资产的资格,你知道吗?”

    “我就静静的在这里看你当一条疯狗。”周铭对于布鲁克的疯嚎只是淡淡的说,“不过你的疯狗似乎搞错了对象。”



    要知道,布莱顿银行的最大股东可是亚当斯家族,族长克里斯托的另一个职务就是布莱顿银行的董事长,那么现在周铭能开出布莱顿银行的支票,这也就意味着是周铭的行为得到了亚当斯家族的默许,对他来说,这就是他根本无法接受的现实。

    



    布鲁克非常泄气的说,他知道这些律师就是讼棍,他们既然能说出合法这一点,就能想尽一切办法来证明,就算上了法庭也未必能占任何便宜。

    周铭笑了,他来到布鲁克身边对他说:“布鲁克议员你也不要如此沮丧嘛,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能让布鲁克投资公司能够尽快摆脱所有的债务,能轻装上阵的重新发展,不过我尽管现在拥有了布鲁克投资公司的管理权,但你现在还是董事长,最后做出决策还是应该你来完成的。”

    布鲁克对周铭的话很不以为然,他并不相信他会真的为了布鲁克投资公司好,但他也不想放弃董事长的职务,因此他只能答应:“中国人,我可以为你工作,不过在此之前我希望能知道这些资产究竟要卖给谁,我相信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吧?”



    “中国人,原来你是真的想要一口把我的布鲁克投资公司全部吃掉吗?还是你以为我不知道沃顿保险公司是你的公司呢?你这个混蛋,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会守着我的公司,哪怕要和你对簿法庭,就算到最高法院,我也一定会把这个官司打下去的!”布鲁克怒吼着对周铭说。

    面对愤怒的布鲁克,周铭却十分冷静:“我认为布鲁克议员你的情绪有点过激了,我承认沃顿保险公司是我的公司,但我这么做却并不会进行任何不正当交易,我会愿意付三亿美元的价格来购买这些剩下的抵押房产。”

    周铭接着说:“布鲁克议员,我想你也明白,随着次贷危机的爆发,很多抵押房产都被重新推到了市场上来,现在你想将这些抵押房产变现是很难的,也只有我会帮你,因为我已经注资了六亿美元,那么我何不再投入三亿美元,彻底将布鲁克投资公司完全从破产的境地带出来呢?”

    布鲁克被周铭的回答搞蒙了,他愣愣的看着周铭,已经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了。

    周铭笑着最后说:“我知道布鲁克议员你并不相信我,但我想这花花绿绿的美元还是不会骗人的,你说呢?”

    “我知道你是个恶魔,作为上帝的信徒,我不应该和魔鬼做任何交易,但是如果你真的能拿出全部九亿美元注进布鲁克投资公司,那么即使出卖一次自己的灵魂,也是可以接受的。”布鲁克说。

    “看来布鲁克议员不愧是一位资深参议员,在审时度势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周铭说着和布鲁克握了手,“既然布鲁克议员已经答应了,那么我希望这份合同能尽快签署。”

    这一次布鲁克的回答非常果断:“只要你的资金到位了,我就随时能准备好。”

    周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才心满意足的离开,回到自己的车上,周铭见童刚李成还有伊尔别多夫有些担忧的表情,周铭不由问:“你们难道在担心我会吃大亏吗?”

    三人相视一眼,最后李成说:“周铭小兄弟,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重情重义的人,你对于自己的承诺是一定要拼命做到的,但你能从布鲁克投资公司那里拿回三千套房产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一次我认为没必要再花三亿美元将剩下的房产也都买回来,老实说这笔交易是很亏的。”

    对于李成的反对,周铭非常平静,他只是说:“那么我希望能听到一个很亏的理由。”

    伊尔别多夫于是道:“或许从最初的房价来看,三亿美元的交易是赚了的,但问题是目前受到次贷危机的影响,大量的抵押房产被抛售出来,价格还会进一步下跌,现在出手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原来如此,可是我想说的是我并没有打算自己掏钱呢?”周铭问。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都愣住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周铭居然会反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明明是刚才在布鲁克投资公司和布鲁克谈好的交易,怎么现在周铭却说他并不打算掏钱呢?难道他还打算再用一次詹姆斯吗?可这种事一旦发生了第一次,要想再钻这个空子就是难如登天了呀!

    周铭能看出他们的想法,于是回答:“我当然也不是要钻什么制度的空子,我是要用三亿的价格买下那剩下的房产,只是那三亿的价格,我并不打算自己掏钱就是了,因为我还有贷款。”

    一句贷款顿时提醒了三人,这次童刚说:“原来如此,周铭小兄弟你是打算先从你之前的那一笔贷款里拿出三亿美元来,还是拿着手上这些房产再去贷款呢?”

    周铭点头说:“我是要用之前的贷款,但其实那并不是一笔贷款,而是两笔,另外我这么做也不是要故意难为布鲁克,而都是为了最后对付亚当斯家族做准备的。”



    作为拯救者,周铭在布鲁克投资公司亮过相,几乎所有员工都认识周铭,因此周铭进来公司就被直接领到总经理办公室去了,这是由于布鲁克除了重大事情是不会来公司的,这里才没有准备董事长办公室,一般布鲁克来了公司以后都是直接去总经理办公室的,这是这个公司的习惯。

    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布鲁克果然在这里,又或者现在布鲁克投资公司的情况让他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



    说着周铭拿出了支票本写了一张支票给布鲁克说:“这里是一张六亿美元的支票,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布鲁克投资公司的管理权就正式转移到我手里了。”

    



    周铭说到这里扭头看了自己的律师艾伦一眼,艾伦很懂的站出来说:“我想我有必要提醒布鲁克先生一句,我的当事人和你所签的合同是接手了布鲁克投资公司的资产和债务的,因此我的当事人为了帮助公司偿还债务重新发展,他可以运用一切手段,其中就包括出售公司资产,这是属于我当事人的管理权。”

    “好吧,我明白了,中国人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见到周铭进来,布鲁克心里充满了厌恶,但他又明白周铭现在却是他公司唯一的拯救者,那种明明很恨对方恨不能一刀砍死对方,却又不得不小心讨好对方的想法,直让布鲁克恶心到崩溃。

    “周铭先生,虽然我很感谢你能在危难之中对布鲁克投资公司伸出援手,但我还是希望能尽快听到关于资金的好消息,而不是看到一个不能兑现诺言的傻瓜在表演,你知道我是州议会的参议员,在政坛上我已经受够了这些虚伪的小人。”布鲁克很嘲讽的对周铭说。

    



    周铭点点头说:“当然,我可以告诉你,这些抵押资产都会卖给沃顿保险公司。”

    面对周铭的答案,布鲁克当时就石化了,尽管他从来都不会相信周铭是会真的为了布鲁克投资公司的未来,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周铭居然会这么直接。

    



    布鲁克接过支票看了一眼,他立即就惊呆了:“布莱顿银行?”

    布鲁克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因为要说周铭能拿出这些钱,或者是周铭开出任何一家银行的支票,他都不会惊讶,可他怎么都想不到居然会是布莱顿银行。



    这个时候的布鲁克已经绝望了,因此对于周铭的话,他只是狠狠的一挥手,破罐子破摔的说:“随便吧,从现在开始这个布鲁克投资公司的管理权就给你了!”

    



    “看来布鲁克议员看东西还是非常仔细的,不过我想你这里可没有不收某个特定银行支票的规矩吧?”周铭笑着说。

    作为律师,艾伦在周铭之后也补充了一句道:“布鲁克议员你可以对这张支票的真伪进行查验,也可以进行短暂的延迟,但最多不能超过今天,按照之前的合同必须要在今天之内把布鲁克投资公司的主要管理权转交到我的当事人手上,否则就会视你违约。”



    ,



    从布莱顿银行出来,周铭林慕晴带着童刚李成伊尔别多夫还有自己的律师艾伦一起,直接去到了布鲁克投资公司。

    



    布鲁克的指桑骂槐周铭如何会听不出来呢?周铭针锋相对的怼上去说:“的确,我相信布鲁克议员你在虚伪方面,也肯定是有很深造诣的!”

    周铭今天并不是来给布鲁克找茬的,因此他只怼了布鲁克一句就转了话锋说:“不过我今天可不是来和布鲁克议员你探讨政坛表演的,我是来兑现我的合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