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离家出走的唐然
    “慕晴姐,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要做我的女人,那么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不要说什么相信你能解决,应该说你要相信我们能一起共同解决。”周铭说。

    “可是还有现在周铭你最重要的事情……”

    林慕晴着急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打断她道:“慕晴姐,难道你还不明白吗?现在你的事情就是我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我周铭连自己女人的事情都摆不平,那我连个男人都算不上了!”



    周铭抬头很诧异的看着林慕晴:“或者慕晴姐你可以先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慕晴嗯一声点头回答:“其实就是唐然失踪了……应该明确来说也不算失踪而是离家出走,她在留下一张字条以后就跑来美国了,我姨妈知道我现在就在美国,她就急忙打电话给我了。”

    “跑来了美国?”周铭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说,“这是什么情况,慕晴姐你能说的再明白一点吗?”

    林慕晴点头说好,随后周铭就了解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个事情是偷偷来的,但也不知怎么就那么巧,那天唐然正好要去民政局办事,就碰到了自己父母,知道了这个事情,当时唐然就和父母在民政局闹起来了。

    唐然不仅怒骂魏华不要脸,追求不成居然直接走她父母那边,要瞒着她办结婚证,一点也不像个男人;唐然还责怪父母完全不尊重她的意愿,要包办她的婚姻,是一种封建思想残余。

    “当时闹的很大很凶,不仅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出来调解,后来闹到连派出所都来人了,大街上围了很多人。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吧,我姨妈和姨丈觉得非常丢人,就很愤怒的骂她是涻灶罅,这是南江那边骂人的话,就是说唐然是一辈子嫁不出去的姑娘。”

    说到这里,林慕晴这不免感到有些愤慨:“后来我姨妈和姨丈更过分了,他们居然把唐然给锁在家里,还是要给唐然把结婚证办了,可唐然很聪明的叫来开锁公司从家里跑出来了,她再也没有回过家,只给我姨妈和姨丈留下了一张她去美国的字条,所以我姨妈就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这真是一个操蛋到让人愤怒的故事。

    这是周铭在听完林慕晴的叙述以后最直接的想法,因为唐然的父母想让唐然快点嫁人这本身无可厚非,但你们给她介绍对象就好了,就算介绍一个人渣也仅仅只是介绍,都没什么关系,但他们居然还瞒着唐然拿户口本出去直接办结婚证,在被唐然撞见以后就把唐然给反锁在家里,这就很过分了。

    “我虽然知道现在很多老一辈的人的思想很顽固,但逼她结婚不成就把她反锁在家里这也太过分了,难道唐然不是他们的亲女儿吗?”周铭很愤慨的说。

    面对周铭的愤慨,林慕晴的表情却有些愕然,她告诉周铭:“说起来唐然好像还真不是我姨妈姨丈亲生的。”

    这一下周铭也傻眼了,他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一句气话居然就成真了。

    林慕晴接着给周铭解释:“我记得我以前曾听我姨说过,她好像以前得过病,所以无法生育,她为了能

    给姨丈留个后,就从外面抱养回来一个孩子,就是唐然。”

    听着林慕晴的解释,周铭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似乎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但一会半会又说不上来,并且现在也并不是纠结其他的时候,周铭就放下了自己的疑惑,可这时的周铭还并没有意识到,他放下的这个疑惑,才是很多问题的关键,不过这是后话暂不提罢。

    周铭无奈的耸了耸肩说:“好吧,可就算是领养的女儿,但在家里养了二十多年,总有感情了吧?把女儿这样逼着嫁人,一言不合就反锁家里这怎么看都过分了的。”

    说到这里周铭叹了口气没有再往下说了,毕竟那是别人的家事,就算再过分自己一个外人说三道四乱嚼舌根的也不太好,更别说唐然那时还那么喜欢自己。

    于是周铭搔了搔头说:“不过说再多也没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而且唐然也已经来了美国,我们还是先找到她才是重点。那么慕晴姐你那边有什么线索吗?毕竟美国这么大,如果一点线索都没有,要找起来就太困难了。”

    林慕晴点头说:“这点还是知道的,我姨丈发现唐然离家出走了以后就立即动用关系去查了,发现唐然办的是一张旅游签证,根据唐然的签证以及调取的出入境记录,她选择的目的地是旧金山。”

    “旧金山?她为什么要去那里?”周铭非常疑惑的问。

    “我想这或许是因为她对那里最熟悉吧。”林慕晴说,“她以前的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就在旧金山,在她从干部学校毕业以后,我姨和姨丈曾带她去旧金山旅游过一次,所以她在完全不了解这里的情况下,才会选择最熟悉的地方。”

    周铭默默的点头说:“原来如此,这倒是一个还能让人放心的消息,不过她一个人跑到美国来始终还是不行的,慕晴姐,我想我们尽可能的马上动身去旧金山吧。”

    “尽可能马上?周铭你真的要去吗?”林慕晴惊讶的问。

    “那当然,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慕晴姐你说出来的,我当然要做了。”周铭笑着回答。

    林慕晴还想说什么,但这时周铭的房门却突然被敲响了,周铭过去开门,是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

    见到周铭和林慕晴在这,他们都并不感到意外,伊尔别多夫还开玩笑说:“希望我们的突然来访没有打扰到二位的浪漫世界,不过还请二位原谅,因为我们更关心今天去法院的情况,虽然我们已经看到新闻了。”

    “其实情况就和你看到的一样。”周铭摊开双手回答。

    林慕晴这时却说:“童主席李董还有伊尔别多夫先生,我希望你们都能劝劝他,他说他要去旧金山,而且还要尽快和马上。”

    这话让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三人都很惊讶,因为他们都不明白什么情况,对此林慕晴解释说:“这个事情都怪我,是我说了不该说的事情,是我的一些家事。”

    “虽然我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如果只是家事的话,周铭小兄弟我想你并不应该丢下布莱顿这里的事情,因为没有什么比现在更重要,如果那边的家事真的很重要,我可以选择派我最信任的人,动用我全部的力量来帮你们。”童刚对周铭说。

    但周铭却还是摇了摇头:“童主席,我非常感谢您的帮助,但我想我还是有必要走一趟的,这并非是对你的不信任,而是因为我有预感。”

    (本章完)>



    “慕晴姐,你刚才在电话里说接到了国内的电话是怎么回事?”才走进房间,周铭就向林慕晴发问道。

    “是岭南我姨妈打来的电话,关于我那位表妹唐然的,不知道周铭你还有印象吗?”林慕晴既犹豫又很小心翼翼的问。



    不会……真是这个事情吧?

    



    林慕晴的眼睛湿润了,她听着周铭那句霸气绝伦的话,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融化了一般,尽管林慕晴一直以来都是很崇拜很喜欢周铭的,但在这一刻,她只觉得周铭就是唯一。

    周铭微笑着随后又问:“所以慕晴姐你还是要先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不是吗?”

    



    面对林慕晴这个问题,周铭猛然愣在了那里,因为他是真没想到会是这个事情,尽管路上他就接到了林慕晴的电话,林慕晴也提到过是什么事,可那时还是在车里,又有艾伦和布鲁克坐在身边,周铭是真不好接太长时间的电话,就没有仔细去听去记,所以现在对于林慕晴的问题感到十分的意外。

    不过在意外之外,随着回忆涌上心头,周铭还感到了有些尴尬,这是周铭想起了自己在岭南的时候,唐然似乎对自己有好感来着,尽管周铭没对唐然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但在流氓罪还没有被取消的这个年代,这种随意撩妹的行为是要坐牢的。

    



    要说起来,这个事情也并不难理解,简单说来就是由于自己的原因,唐然要和之前那个对象分手,可对方并不同意,还在对唐然死缠烂打,唐然的父母看唐然的年龄一天天大了总不结婚也非常着急,为了避免邻居一天天的在背后说闲话,唐然的父母要强迫唐然嫁给魏华,就是他们给她相中的‘对象’。

    唐然对此当然是死命不答应,但并不是每一个女儿的父母都有那么开明的,尤其是在这个年代,于是唐然的父母就偷偷拿走户口,要瞒着唐然帮她和魏华办结婚证。

    



    周铭有点心虚的这么想着,可接下来林慕晴的话却让周铭傻了眼。

    “周铭很抱歉,是我太不懂事了,现在明明就是你进行计划的关键时刻,你都已经把加勒比投资公司路易斯投资公司圣马丁投资公司和新曙光投资公司等四十五家投资公司告上了法庭,并索赔一千亿美元,这可以说是你向亚当斯家族吹响了战争的号角,我怎么还能拿这种事情来烦你呢?我太不应该了!”林慕晴非常自责的说。



    不等林慕晴说完,周铭就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然后周铭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才将她后面的话给堵在了肚子里。

    



    周铭没法不诧异,因为他原本低头是因为自己内心的尴尬,可却没想在林慕晴眼里居然成了烦恼,她以为自己是在这种时候闹出这一出闹剧感到烦躁,所以她才无比的愧疚和自责。

    林慕晴却仍然摇头道:“我已经错了一步,我不能一错再错了,周铭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的事业,你要联合三大家族打败亚当斯家族,这些小事情是不能让你操心的,我相信我自己也能解决……”



    ,



    在送走了布鲁克和律师艾伦以后,周铭就急急忙忙赶回了酒店,他没有通知同在酒店的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直接来到了林慕晴的房间。しxs520

    



    尽管对周铭来说,那并不是自己主动的,可问题是这话很没说服力呀!难不成自己随便耍耍帅,人家女孩就上杆子追不成?在公家单位上班的唐然好像条件也没那么差吧,相反还是个香饽饽呢!否则在南江的时候,她的‘对象’就不会对自己那么敌视了。

    当然了,从另一方面来说,或许自己现在身在美国,以自己现在的身家,国家也不会拿自己怎么样,可关键那是林慕晴的表妹,要是人家真告状上来,还是很让人羞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