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周铭我想你累了
    过了好一会,爱德华才睁开眼睛,他转头看向周铭问:“你不做礼拜吗?”

    “据我所知,今天好像并不是礼拜天,而且我们的信仰或许也并不相同。”周铭回答。

    “那你应该庆幸,现在并不是在四百年前,否则你就是教会所敌视的异端,是要被绑上火刑柱的。”路易开玩笑道。



    周铭坐车继续往哈佛大学的方向驶去,这是爱德华州长的安排,刚才酒店的时候,周铭和林慕晴还有童刚李成伊尔别多夫聊天时,突然接到了爱德华的电话,他说有重要的事情找周铭商量,关于起诉的,因此要他尽快去到哈佛大学见面,他由于行程安排今天会在那里。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劳伦斯和路易都把目光集中到了爱德华身上,他才站出来对周铭说:“在说事情之前,我想先问周铭先生你一个问题,我知道你和你的律师还有布鲁克议员一起去了法院,并向法院递交了对加勒比等四十五家投资公司的诉讼请求对吗?”

    “当然,这不是我们都商量好的吗?如果你们想在这上面反悔我可是不答应的。”周铭说。

    “周铭先生请放心,既然已经决定好了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反悔的,只是我想先向周铭先生确认诉讼已经成功了对吗?”爱德华又问。



    爱德华说的这些就是周铭当初和他所商量好的对策,可现在周铭听着,他的眉头却皱的越来越深了。

    “州长先生,那么你说这些究竟是想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周铭问。

    “我在想周铭先生你做了这么多,是不是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了呢?”爱德华问。

    听到爱德华的反问,周铭先是一愣然后说:“州长先生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错了,你这么说是要把我从这个事情里踢出去对吗?”

    爱德华摇头说:“这怎么可以呢?咱们可是盟友,而且对亚当斯家族的所有策略都是周铭你一个人想出来的,否则我想我们甚至都找不到亚当斯家族的弱点在哪,我们怎么会干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呢?只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们想着周铭你都已经做了这么多事了,肯定累了,剩下的就让我们来帮你完成吧。”

    随后爱德华又补充一句道:“当然,我们之前对周铭你的所有承诺,我们都还是一定会兑现的,不管是你的人身安全,你在布莱顿的商业地位,还是其他的现金报酬等等。”

    几乎是爱德华的话音才落,林慕晴就很不满道:“喂,州长先生,就你刚才说的这些话,怎么听还是不让我们继续参与的了,之前我们的联盟不是已经说好了,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共同进退的吗?可是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之前我们在想计策的时候你们不给予帮助,现在我们的计策已经开始实施并取得效果了,你们就来让我们离开了,你们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是很没有道德的吗?”

    林慕晴愤怒的声音有些大,让前面台上天主唱诗班都不由停了下来。

    对此,路易挥手让唱诗班继续,然后对林慕晴说:“林慕晴女士,你作为一位淑女,不应该有这样的表现。因为你刚才的话,我想你似乎对我们误解了很多,一如爱德华刚才说的,我们并没有过河拆桥,只是单纯的为了周铭先生着想,你是他的情人,我想你也应该要考虑他的健康吧?”

    “这点路易先生大可放心,除了他的父母,我一定是最关心他的人。”林慕晴说。

    “既然林慕晴女士如此关心,那又何必再让他劳心伤神呢?反正事情已经有了结果,好好品尝自己的收获不是更好吗?”劳伦斯也说。

    林慕晴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拦在了她的面前说:“我能感受到你们的关心,不过你们真的确定你们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做了吗?虽然现在我已经对那四十五家投资公司提起了诉讼,但这却还并不是决定性的,局势还并没有那么明朗。”

    “是吗?不过我认为周铭先生你或许是多心了,因为至少在我们看来,只要这次诉讼提起,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们针对次级贷款和布莱顿银行的目的是达到了的,而且亚当斯家族在其中也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最近他也一直在找我们商量对策,从这就能看的出来。”路易说。

    接过路易的话头,爱德华也说:“而且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我们也都是布莱顿银行的董事,次级贷款也对布莱顿银行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因此接下来如何处理,我们也会比周铭你更了解,毕竟我们只是要教训亚当斯家族,而不是毁了这个有一百多年的布莱顿银行,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周铭点头说:“当然能,因为如果换成是我的话,我也同样会这么做的。”

    “那么周铭你的想法呢?今天我们找你就是为了这个。”劳伦斯问。

    “我的想法吗?”周铭说,“我觉得吧,我为这个事情忙前忙后这么长时间,诉讼也是我去法院提交的申请,可以说既有功劳也有苦劳,那么至少我为我的沃顿保险公司要一百亿的无息贷款没问题吧?而且如果我的公司日后有什么问题,你们也必须帮忙,你们觉得怎么样?”

    随着周铭的问题,爱德华劳伦斯和路易三人都笑了,他们对视了一眼后爱德华说:“当然没问题,一百亿美元的无息贷款,此外我们三人还可以额外给你两亿美元,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这就叫红包。”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就太感谢了。”周铭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那么接下来我就可以尽情享受自己的假期,和挥霍这巨额的财富了!”

    随后周铭就离开了,只是在离开之前,周铭还给爱德华他们留下了一句话:“只希望你们不要为今天的决定后悔,因为我并不认为亚当斯家族已经无计可施了。”



    “我认为刚才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的话周铭你还是有必要听听的,毕竟是你把他们救出来的,有了这件事,你和他们之间就并不再是纯粹的利益关系了,他们也真是为了你和为了现在的形势所着想的。”

    林慕晴对周铭说:“就连周铭你自己都说,在你提起对那四十五家投资公司的诉讼并索赔千亿以后,整个棋局就已经快要进入收官阶段了,但据我所知收官阶段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如果这最后的官没有收好,那么之前的一系列布局和其他的努力就都会付之东流,这是你所想看到的吗?”br/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林慕晴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不过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给周铭吓出了冷汗,林慕晴疑惑的看着周铭说,“真不知道周铭你为什么那么执着要去找然然,连我这个表姐都没你那么紧张,就好像她是你女朋友一样,太奇怪了。”

    



    “不愧是过去法兰西帝国的王室,看来你们过去也没少干过这种事情吧。”

    调侃了一句,周铭随后问:“不过今天我可不是来和你们讨论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的,相比这个,我更有兴趣知道你们究竟找我有什么事。”

    



    “而且,”林慕晴接着说,“我们和那三大家族的联盟并不那么牢靠,他们三家和亚当斯家族共同主宰布莱顿财团已经两百年了,这么长的时间里什么风浪会没见过?就算他们之间因为某些问题产生了分歧,但终归放到布莱顿财团里,他们还是一体的。”

    “现在周铭你帮他们从亚当斯家族手里夺权,他们会鼎立支持你,可是当局势一旦明朗了,他们还会那样支持你吗?还是会想尽办法把局势掌握在自己手上呢?”林慕晴说。

    



    周铭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感觉爱德华的话有点奇怪,但还是回答道:“只能说已经提交了,成功与否还是要看后面的庭审辩论。”

    “只要能成功的提交上去,我相信接下来的事情都肯定没问题的。然后随着新闻的扩散,整个市场都会知道投资公司在s合约上的欺诈行为,这会进一步打击次贷市场,又由于这些公司都或多或少和亚当斯家族有很大的关系,这场诉讼无论成功与否都会给亚当斯家族非常大的压力。那么最后只要我们再在布莱顿银行中间出点力,就能很快的拿下亚当斯家族。”爱德华说。

    



    “或许等我找到她以后,她会很感激然后要嫁给我也说不定。”周铭打着哈哈说,换来林慕晴没好气的白眼。

    见林慕晴没有继续纠结下去,周铭这才松了口气。



    周铭没来过教堂,但也看过很多国外的电影,因此他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走过去最后坐在了爱德华身边。

    



    约摸一刻钟以后,周铭的车到了哈佛,直接开进了哈佛北院一处幽静的教堂,这是爱德华安排的地方,说在这里进行礼拜,顺便一起商量事情。

    周铭和林慕晴通过门口的检查走进教堂,里面非常清净,天主唱诗班在台上梵唱着,就只有州长爱德华、哈佛校长劳伦斯和洛威尔家族族长路易就坐下下面靠后的位置,他们双手合十似乎在祷告。



    ,



    周铭的黑色轿车行驶在去往哈佛大学的公路上,道路两旁的树木在不断的倒退,林慕晴就坐在周铭身旁。

    



    周铭知道,林慕晴现在所说的这些反问,就是刚才在酒店的时候,童刚李成还有伊尔别多夫说过的话,周铭不是不知道这是他们的肺腑之言,也不是想不到现在的形势。甚至于周铭的理智也在不断的提醒他,要是放弃这边去帮林慕晴的姨丈姨妈去找唐然,绝对是一个愚蠢的做法,可隐隐周铭却总觉得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这个事情他应该去做,为了唐然也为了林慕晴,为了自己身为一个男人。

    然而这些话周铭却并没有办法对林慕晴解释,他只能退而求此说:“慕晴姐,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也并不是一个不顾全大局的人,不过眼下我们还是要去爱德华那里,听听州长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其他事情等我们回去再说吧,或许州长先生要给我一些新任务让我无法脱开身也说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