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让做主的人来
    “那到还谈不上,不过却和唐然小姐的安危有关,我这也是在为她考虑。”

    说着胡佛还伸手指了唐然一下,接着说道:“我想或许周铭先生和唐然小姐你们并不了解现在的形势,也不了解几个继承人为了继承权的问题究竟闹到了什么地步,我就告诉你们,前几天有一栋别墅被人纵火焚烧了,里面包括佣人保镖在内的十二人无一幸免。”

    “你是想说如果唐然离开了这里也会有生命危险吗?”周铭问。



    随着唐然的话语,她的泪珠如同决堤了一般从眼中滑落,周铭并不是铁石心肠,唐然这样一幅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样子,让周铭伸手把她拥进了怀里对她说:“放心吧,有我在这里,没有任何人能逼你做任何你不愿意的事,然然你相信我吗?”

    



    “好吧。”胡佛摊开双手叹口气说,“不过至少我没有任何亏待唐然小姐的地方,并且我也非常尊重她的个人意愿。”

    “你应该非常庆幸自己是这样做的,否则我想我们就没办法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平和的聊天了。”周铭说。

    如果是其他人对胡佛这么说,胡佛肯定会嘲笑对方的幼稚,哪怕对方是某个组织的强力人物,因为这样的马后炮威胁实在弱爆了!但此刻说这话的人是周铭,却让胡佛心里咯噔一下,胡佛不明白,这种话明明出自具有碾压实力的人之口才真的具有威胁,但眼前明明只是一个被亚当斯家族轻松赶出布莱顿的周铭,怎么会呢?



    “尊重她自己的决定不是胡佛先生你刚才自己说过的话吗?”周铭好奇的反问。

    对此胡佛有些尴尬的说:“我的确是这样说过,不过我更在乎唐然小姐的安危,毕竟她是唐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周铭笑了:“第一顺位继承人?我看胡佛先生或者说你身后的那位继承者,真正在意的并不是唐然的安危,而是需要她心甘情愿的成为你们的砝码对吗?因为如果她要是不情愿,其他的继承者就可以借题发挥给你身后那位继承者抹黑,甚至取消他的继承资格,所以你才不得不这么做了。”

    说到最后周铭顿了一下,然后故意凑上前去问胡佛道:“胡佛先生,我这么说对吗?”

    周铭的话就像是一柄重锤一般狠狠砸在了胡佛的心上,让他心神俱裂,他没想到周铭只是寥寥的三言两语,居然就把事情给说透了,而比起这个更让他所恐惧的,是他根本不明白周铭的目的何在。

    “看来是我猜对了。”周铭转头问唐然,“你有什么想法?”

    唐然都没考虑的回答:“我不想继承什么唐氏家族,我不想要什么唐人银行,我只要马上离开这里,我一秒钟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了!”

    面对唐然的答案,胡佛马上反对道:“不行!你必须留在这里,否则你只会多一个敌人!”

    胡佛说话的声音都变调了,可见唐然的话是真让他着急了,或许他背后的人给他下了死命令的,要他务必说服唐然,如果唐然要是真跑了,他背后的人是不会放过他的。

    但唐然显然才不管胡佛心里的想法,只是说:“多一个敌人就多一个敌人,你怕唐氏家族,我可不怕,只要有铭哥哥在我身边,随便怎么样都行!”

    胡佛十分错愕的看着周铭,他不明白周铭这个人有什么魔力,居然让唐然这么信任他;毕竟在他看来唐然的容貌品质都不差,别说她是唐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了,就算她只是普通的女孩,也不至于这样啊。

    对于胡佛的错愕,周铭也有些不尴不尬摸了摸鼻子,实在他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有怎样的魅力居然能让唐然这样信任和依赖。

    轻轻咳嗽一声,周铭说:“这样吧,既然唐然她这么信任我,那么就听我说两句吧。”

    只一句话,就让唐然和胡佛都安静了下来,因为他们知道周铭一定会有办法的,而周铭也的确有这个能力。

    “其实要唐然当这个第一顺位继承人,甚至接受你们的合作也不是不可以……”

    周铭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紧接着又说:“请注意我这里说的是合作,也就是在充分尊重对方的个人意愿,在双方平等的基础上,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起做事的一种方式,而不是你们的软禁和逼婚,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胡佛仿佛听天书一般的笑了:“合作?我想周铭先生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还是你在和我开玩笑?”

    “我想我并不是在开玩笑,相反我觉得我现在十分认真。”周铭看了唐然一眼说,“至少你说唐然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不是吗?尽管我们并不在乎这个身份,也不想掺和唐氏家族的继承风波,但如果现在既然已经被卷进来了,并且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既然这个身份可以为唐然带来很大的好处,我想我没有理解不去接受。”

    “我想我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周铭先生,你好像完全不明白唐氏家族究竟有多强!”

    胡佛接着说:“在两百年前,唐氏家族就已经成为了世界拥有财富最多的超级家族,后来因为鸦片战争和美墨战争,唐氏家族的核心全部移民到加利福尼亚,依靠自身的财富以及美国本地财团的资助,自导自演了一出西部淘金热潮,创建唐人银行依靠淘金热迅速累积资本形成以唐人银行为中心的加利福尼亚财团。”

    “随后的两百年间,加利福尼亚财团不断壮大跻身美国十大财团,而扎根旧金山的唐氏家族也更加可怕,就算比起布莱顿的亚当斯家族也不遑多让,甚至在财富和对本地的掌控上,还要更胜他一筹!”胡佛说。

    听着胡佛的话,周铭和唐然一齐哦了一声,胡佛对此立即瞪大了眼睛:“哦?”

    “那要不然呢?难道要我跳起来说唐氏家族真厉害吗?很抱歉,我想这并不是我的风格。”周铭无谓的耸耸肩说,“而且在布莱顿我已经惹过了地头蛇亚当斯家族,那么现在我自然也不在乎再多一个唐氏家族,更重要的是我以后也未必会来旧金山了,惹了好像也没什么关系的样子。”

    胡佛瞪大着眼睛正要说什么,不过周铭却先说道:“但是胡佛先生请你放心,我就只是这么一说而已,因为我并不想这么做,所以胡佛先生,我希望你能帮我联系一下你背后的那位先生,我知道在这件事上,你或许做不了主,所以我想我必须和他谈谈。”



    不过在此之前胡佛的确从布莱顿消失过一段时间,看来就是回旧金山来处理唐氏家族内部的继承问题,甚至还去了一趟岭南寻找唐然了,但却并没有找到,或者那个时候唐然就已经和父母闹翻或者离家出走了;而在唐然这边,周铭也总算明白她父母那么重男轻女,为什么还会抱养一个女孩了,感情这是族内大人物的遗女啊。

    这些事情总算是能和周铭的记忆对上号了,帮周铭解开了很多谜团,当然在了解了这些事情以后,也随之有了更多更让人头疼的谜团,只是这些都并不是当务之急。



    胡佛对此露出了无奈的一笑:“如果只是我个人而言,我当然很乐意这么做,但是很抱歉,这事关唐氏家族,也就是说唐然小姐你身上流淌着唐氏血脉的那一天起,这就是你注定要背负着的使命……”

    



    胡佛耸了耸肩:“这我无法确定,或许他们会下狠手直接斩草除根,又或许鉴于唐然小姐的特殊身份,他们会把她软禁起来,然后逼她和自己结婚,以此来增加自己的竞争力,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非常糟糕,也是我们不愿意见到的结局不是吗?”

    “在我看来,这和你的做法并没有多大区别不是吗?”周铭说。

    



    周铭和唐然在沉默,胡佛那边却接着说:“由于唐然小姐是叔爷唯一的女儿,那么她自然也就是族规里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但这个族规是在接触了西方王室规矩以后重新融合的新规矩,在大多数族人眼里,女人毕竟是嫁出去的人,她就算是第一顺位,对华人文化圈的唐氏家族来说也还是很没有说服力的。”

    “并且唐然小姐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生活在岭南老家,不仅从来没有在家族里做过任何事,甚至除了几个长辈很少有人知道还有这么一位继承人,就更谈不上什么支持了。”

    



    周铭并不在乎胡佛此刻心里的纠结,他接着说道:“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非常感谢你告诉了我这些关于唐然的事情,也很感谢你这两天对她的保护……”

    周铭的话让胡佛皱起了眉头,还没等周铭说完,胡佛就说道:“周铭先生,不要告诉我你最后的决定还是要带唐然小姐离开这里?”

    



    胡佛的话音未落,唐然就又叫道:“可是我不想背负这个使命,我甚至都不想要这个什么狗屁的唐氏血脉!”

    最后一句话唐然几乎是歇斯底里喊出来的,喊完以后,她又把目光转向了周铭,眼眶内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同时抽泣却又坚定的说:“铭哥哥,我是喜欢你的,我不想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如果要让我嫁的话我只要嫁给铭哥哥你,哪怕只是给你做小妾……铭哥哥我求求你,帮帮我!”



    和周铭的幸福被破坏,唐然怒视着胡佛,恨不能把他给扒皮抽筋了;另一边周铭相比就理智很多,只是饶有意味的问了一句:“为什么?难道这已经上升到世界和平问题了吗?”

    



    听周铭这么说,唐然才终于露出了笑容,她用力的点头说:“我相信!”

    美好的画面总是会被人打乱的,很不幸胡佛就是这样一个角色,这个时候他插话道:“很抱歉了两位,我知道我这个时候不应该说话,但我还是想说,因为事情到了现在,恐怕并不是你们所能决定的了。”



    ,



    随着胡佛的话音落下,周铭和唐然久久没有说话,毕竟这么震撼的消息是需要一定时间来消化的。

    



    胡佛最后得出结论道:“所以我想唐然小姐要想快速提升自己的竞争力,最好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和另一位很有实力的继承人结婚,这样实力和顺位的双重保障,就能确保唐然小姐的顺利继承了,我相信不管是谁,包括族内的几位长辈都挑不出任何毛病的。”

    几乎是胡佛的话才说完,唐然就大声叫道:“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是什么唐氏家族的继承人,我也不要继承什么唐人银行,我就是唐然,我出生在南江长在南江,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南江人,我不是什么继承人呀!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