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吕后命
    “至于我,”唐军说,“要我不是正宗的唐氏宗亲,景荣大哥也不会在出国前那么放心的把然然过继给我了。”

    “只是这个身份在国内太过敏感了,所以唐叔叔您才总说自己成分不好对吗?”周铭问。

    “没错,我可不想被拉出去游街批斗受那份罪,再者说了我也没景荣大哥的那份魄力和本事,更不想和这个离开了一百五十年的超级家族,再扯上什么关系了!”



    抛开自嘲,周铭听出了唐军话中的重点,他马上问道:“听唐叔叔你的语气,你也知道这个唐氏家族,并且你也知道然然的身世秘密对吗?”

    



    “我倒真想和你妈一样,单纯的只是想给你找个有钱人,南江本地的对象,但是很可惜。”唐军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说出了他的秘密,“其实让你嫁在国内是你亲生父亲的意思。”

    一边说着唐军一边还拿出了一个信封交给唐然,唐然打开来,里面有几页信纸,唐军对唐然说:“那就是你父亲托港城的朋友带给我的信,上面写了很多,但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意思,现在的唐氏家族很乱,每一个人都想着要当家族的皇帝,如果有一天他死了,他们为了争夺继承权一定会打你的主意。”

    “当初放你在我们家是因为不了解国外的情况,一旦他出了事你就将在那边没人照顾了,而现在则是为了避免你成为家族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先在国内随便找一个普通人嫁了,这样他们即使找到你,也会为了家族的面子而放弃。”



    在唐然身后,周铭和林慕晴也都面面相觑,虽然眼前这一幕是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的,总算没有那种拿唐然当筹码,或者是嫁女儿为了要彩礼那种很恶心人的事情发生。

    想到这里周铭对唐军说:“唐叔叔我想应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是我没有搞清楚状况,也是我误会了你们的好心。”

    唐军摆摆手:“你做的很对,是我们没有做好,那个魏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要真把然然嫁过去了,她过得不好,我们也才要内疚一辈子了。”

    想想也的确是这样,周铭的突然出现完全打乱了他们的想法,不过要是没有周铭,天知道唐然最后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婚姻,是天天遭受那个魏华的家暴?还是依然被唐氏家族的人抢来当成了砝码,周铭不知道,不过周铭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都不是他想见到的。

    “好了,那些过去的事情就都不要再提了,说说你们现在吧,我只是听慕晴说周铭你在帮然然竞争唐氏家族的继承权对吗?”唐军问。

    周铭摇摇头:“就在昨天,然然已经正式成为了唐氏家族的族长了。”

    这个答案让唐军非常惊讶,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不过很快他就回过了神来,非常真诚的对周铭说:“这一定都是你的功劳对吧?非常感谢你。”

    随后唐军又对唐然说:“只是这唐氏家族可是一个延续了一百五十年的大家族,你这个族长一定会非常辛苦的,然然你又从来没有在这样的家族里待过,你能行吗?”

    对此唐然非常有信心的回答:“绝对没问题的,我会努力充实自己,做好这个族长的!”

    面对唐然的这份信心,唐军沉默了,好一会以后才叹息一声道:“看来一切都是注定了的,然然你可能不知道,当初你出生的时候你父亲就曾找家里老人给你看过,说你有吕后命,当初你父亲很奇怪为什么是吕后而不是武则天呢?现在我算明白了。”

    对于这个说法,周铭和林慕晴都愣了一下,没想到这里还有那么玄学的东西在里面,要知道吕后和武则天同为权倾天下的女人,她们最大的区别就是有没有称帝,换句话说,就是一个靠自己走上了人生巅峰,而另一个至始至终都还是需要依靠自己的男人。

    周铭对此笑道:“看来我命中注定是然然的贵人了。”

    解开了这些疑惑,车内的氛围也变得轻松了起来,这时林慕晴看了一眼时间后问周铭:“看时间那位州长大人也该来了,你都安排好了吗?”

    周铭对此点头说:“保证不会让州长大人掉身份的。”

    ……

    来自布莱顿的航班降落在旧金山机场,麻州州长爱德华和路易才走出头等舱,就立即被等候在这里的记者们给围住了,你一言我一语的向他们抛出了为什么来旧金山的问题,是要出席什么重要活动吗?还是有什么秘密行程,又或者是约会好莱坞的某位性感女星?还是在为以后可能的国会选举做准备。

    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记者和他们口中的问题,爱德华完全没有任何准备,要知道他们特意没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就是不希望引起媒体的注意,却没想还是被记者给堵着了。

    饶是爱德华习惯了面对记者也还是被吓了一跳,最后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说:“很抱歉大家,我这次来只是来会见一位老朋友而已,并没有其他的任何意思,没有性感女星,更没有国会选举。”

    说完爱德华就不再理会这些记者,在保镖们的开路下,他和路易离开了机场。

    当他们坐上了早已准备好的车上,路易调侃道:“看来州长大人就是州长大人,走到哪都有记者追随嘛!”

    爱德华则摇头说:“你以为这些记者是碰巧在这里的吗?看来我们和周铭先生的晚餐是没希望啦!”

    “的确,这些记者出现的太可疑了,显然是有人故意安排好的,这样看来周铭先生的脾气还真不小了,只是不知道他最后能不能解决呢?”路易说。

    “相信他就可能,不相信就不可能。”爱德华说。



    周铭是来接唐然父母的,不过这些准备却并不是要来唐然父母面前炫富的,或许当初在南江的时候,自己多少有点想为自己和为唐然找回面子的不服气,但是现在却没必要,因为那毕竟是唐然的父母,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但也养了她二十多年,到老了这样讽刺他们也有点不像话。

    不过为了避免她父母再逼婚,自己也必须向她父母证明自己是有能力照顾好她的,至少绝对比那个什么莫名其妙的魏华要强到天涯海角去了。



    唐军也并没有急着解释,他带着唐然过来见到了周铭和林慕晴,唐军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最后叹口气说:“果然还是你呀!”

    



    唐军自嘲着笑着,但他笑着笑着他的笑容就冷淡下来,他随后问:“然然,在国内的时候我和你妈瞒着你要把你嫁给魏华,你是不是很恨我们?”

    唐然摇头说:“爸,我从来没有恨过你和妈,我知道你们肯定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对吗?”

    



    正是这个原因,周铭思来想去也就从车上说明是最为直观的,国内现在还并不富裕,私家车一般就是有钱老板的象征了,更不要说还是加长的礼宾车了,这样才又能说明问题,又不会过分刺激二老的最好办法了。

    站在机场出口,唐然焦急的来回扫视着人流,突然她高兴的踮起了脚,拼命挥舞着手臂,只见那边一个黑黑瘦瘦的中年人迎面走了过来,周铭曾在南江的时候为了解决魏华的事,专门请她父母吃过饭,因此周铭还有印象,那就是唐然的养父唐军。

    



    唐军最后看着唐然发自内心的说:“然然,很抱歉当初要逼你嫁给你不喜欢的人,但那也是我们不得已而为之的。”

    几乎是唐军的话音才落,唐然就狠狠扑到了唐军的怀里哭着说道:“对不起,爸,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你和妈都是那么爱我的,我怎么就会想不到你们突然逼婚肯定是有苦衷的呢?我居然还离家出走,我才是天底下最差劲的女儿了!”

    



    这话让周铭和林慕晴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其实之前周铭和林慕晴也想过他们见到唐然的父母第一句话会说什么,也想过很多种情况,却怎么也想不到会只有唐军一个人来了,还蹦出一句这么莫名其妙的话;对周铭来说,他曾做过唐然的男朋友去见过父母的,还稍微能理解这句话,但林慕晴就一头雾水了,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也都让他们事先准备好的说辞一套都派不上用场了。

    对此唐军也没多说,他们直接都先上了车;而坐上车后,唐军前后打量着这辆礼宾车,感慨道:“不愧是唐氏家族,这种车我在国内都没见过,只有幸去港城见过一次,都是大富大贵人家才有那个实力坐的,就我这成分,在商场工作几辈子恐怕都买不起。”



    唐军点头说:“这没有什么可惊讶的,当初唐氏家族在远渡旧金山的时候,原本就并不是要举家迁徙的,甚至真正去了旧金山的,还只是一个支脉,真正当年那个唐氏家族的宗亲,都还在岭南这边,否则当初唐氏家族的族长突然暴毙了以后,唐然她父亲唐景荣也不会有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身份了。”

    



    面对周铭的问题,唐军苦笑着说:“身为唐氏家族的一员,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其实这也是我今天会一个人过来旧金山的原因,林卫秀她只是一个普通女人,有些事她还是不要知道了的好。”

    “姨夫你说你也是唐氏家族的一员?”林慕晴惊讶道。



    ,



    下午四点,周铭带着林慕晴唐然再一次来到了旧金山机场,同时一起来的还有一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在他们身旁还围着一圈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如同结界一般将他们和人群隔离开来。

    



    唐然回头看了周铭,在周铭失笑对她点了点头以后,唐然才高兴的过去扑在中年人的怀里叫了一声爸。

    只是在高兴过后唐然才恍然发现怎么就只有养父一个人过来了,养母林卫秀却并不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